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高盛:“新的中国”值得关注的四大投资机会

 作者:曹泽熙  来源:华尔街见闻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11-25 20:23:38


从发明蒸汽机、发电机、计算机,再到因特网的广泛应用,新的科技浪潮一直主导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大调整,并不断涌现出新的产业,促进社会进步。未来10年,又有哪些新产业值得我们期待?那些产业能够给投资人带来最丰厚的回报?


高盛集团把这些年来中国的变化归纳为一个概念:“新的中国”,在这个概念中,新兴工业、互联网、新消费和健康产业是值得关注的投资机会。高盛预计,这四大产业的年均增长大约为20%,大约是中国GDP年增速的三倍。


高盛将每个产业又细分了2-3个行业,并依据不同行业的影响力进行了赋权:



新兴工业占比21%(其中高端制造业占8%,IT制造业占9%,清洁能源占3%);新消费占比32%(其中电动汽车占2%,娱乐产业占14%,教育产业占16%);互联网占21%(其中电商、游戏占15%,互联网金融占6%);健康产业占26%(其中医疗健康服务占19%,医疗保险占7%)。


1、这四大产业有什么特点呢?


首先,增长将继续保持强劲。在过去三年中,这四大产业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8%,高于GDP年复合增长率8%。我们认为,在未来,这四大产业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19%。



第二,不仅仅局限在互联网领域。中国的互联网和技术企业吸引了很多投资者目光。但是,我们只赋予了互联网22%的权重。除了互联网,包含了娱乐、旅游、教育等在内的新消费,以及健康产业和新型工业产业等等,比重都比表现抢眼的互联网企业大。



第三,不同于“新经济”。互联网和新兴工业的比重占到了52%,而健康产业和新消费的增长率约为15%,这和“新经济”的定义不同。



第四,增长绝不仅仅是量的增长。这四大产业不满足于夺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同时还在市场上享有更大的定价权,并在价值链中处于更高端的低位。


最后,有自己的周期和逻辑。这四大产业的增长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较小,有自己的增长周期。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理解这四大产业,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把宏观经济数据拆分为第一、二、三产业,以及投资和出口。之所以这四大产业能成为中国的朝阳产业,高盛认为,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因素:


首先,2012年以来,第三产业的增速超过第二产业:



第二,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发生明显改变,网购正在蚕食更多的线下购物市场份额:



第三,越来越多的“软基建”(水务、教育、医疗、文体)落地,推动中国新消费:



第四,在出口方面,中国的低附加值产品出口比重下降,高附加值产品出口比重上升:



此外,中国政府也有一系列政策推动这四大产业的发展。对于国家的扶持,高盛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第一,智力资本。研发投入是直接反映智力资本投入的数据。2015年,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大约占到了GDP的2%,同很多发达经济体相当。专利申请方面,2015年,中国申请专利数占到了全球的29%,已经超过欧洲,并和美国相当。


第二,人力资本。中国非常重视教育投入,2015年的教育投入大约占GDP的3%。长期的教育投入让中国拥有充足的工程技术人力资源。


第三,基础设施建设。在过去十年中,中国高科技产业中心建设年复合增长率达13%。


2、未来中国的4大投资机会


中国经济这一轮下滑有明显的周期性因素。中国一直出口很重,尤其是发达国家是我们主要的出口市场,而自2008年以来,发达国家普遍没有走出危机。当前状态 最好的美国,也没有真正恢复元气。危机之后既没有出现过6-7%的反弹,也没有达到危机前3-3.5%的增长水平。失业统计如果不把放弃求职超过一个月的 也算上,也是超过8%的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导致危机的很多体制问题并没有因为危机而进行改革,西方发达国家什么时候能重回健康良性的增长,很难预期,比 较悲观。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出口在今年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将难以发挥作用。


三驾马车中的消费增长很好,但我不建议政府通过刺激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因为刺激出来的消费不是建立在劳动生产率提高,进而收入提高的基础上,就终将难以持续。人们超过收入水平的高消费一旦成为习惯,就必然去贷款,这无疑加大金融危机的风险。


现在有声音说,中国过去的投资拉动型的经济增长不可持续,应该是消费拉动型的增长。我认为消费非常重要,但消费是经济增长的目标,不能作为未来长期经济增长 的拉动力。消费增长的前提应是收入不断增长。如果收入不增长,单纯消费增长的话,家庭很快就借贷,借贷多了以后就负债累累,危机也会到来。


消费增长的潜力,是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怎样才能不断提高?应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提高每个劳动力的产出水平和附加价值水平。但不管是企业成本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还是社会成本的基础设施完善,都需要投资。未来,中国有没有好的投资机会?


首先,产业升级。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固然有很多过剩产能的产业,但产业升级的空间还非常大。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产业基本上在中低端,可以往中高端升级,升级会有很高的经济回报,也有很高的收益。


第二,基础设施。过去,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飞机场等方面的投资非常多,但主要是连接城市与城市的跨城际交通基础设施,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还相当短缺,比如地铁、地下管网等基础设施还不完善,这部分的投资也有很高的经济和社会回报。


第三,环境改善。经济高速增长付出的代价,是环境污染非常严重。要改善环境,应在现有的生产基础上改进技术,采用节能环保的新技术,这方面投资的社会和经济回报会非常高。


第四,城镇化。现在中国城镇化率是54%,一个发达国家城市化的比重一般超过80%甚至90%。中国要向高收入国家迈进,还要不断地城镇化,人口进入到城镇,需要住房、交通基础设施等一系列公共服务,这方面的投资也会有很高的社会和经济回报。


投资并非以政府为主体,而是以企业家为主体


应对当前经济挑战,应坚持选择三驾马车中的投资,坚决反对粗放投资、盲目投资。中国不仅需要投资,更需要有效的投资。


中国当前仍然具备投资的有利条件包括:财政赤字不高,居民和企业储蓄率高,外汇储备也充足。尤其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人均GDP还有很大差距,这也意味着产业投资的空间还有。


在投资方式上,投资并非以政府为主体,而是以企业家为主体。 企业根据比较优势,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产品与服务的升级换代,这是最大的投资。而在政府方面,主要投资于外部交易成本的下降,比如交通、通讯。以交通为例, 中国过去在城际交通方面改进很大,高速公路、铁路、机场、港口建设成果显著,但在城内交通方面欠缺,有巨大的改善空间。同时在环保、城市化方面也有很大的 空间。环保是社会收益很高的投资,而城市化方面,中国过去解决了外在美的问题,城市的地下管网还有待改造。


如果投资得当,企业家和政府都能把手里的牌打好,中国经济到2020年实现人均收入12615美元,进入高收入国家依然是有可能的。






高盛重磅:2018年,中国经济这么看






高盛认为,中国民间投资将继续增长,尤其是在制造业领域;消费仍将以超过8%的速度增长。在外部环境方面,全球经济持续复苏,美元仍将走弱,也将为中国经济提供较好的增长条件。


年末将至,外资投行纷纷回顾2017年,展望2018年的中国经济。


在高盛看来,2017年的中国经济表现良好。


经济增速加快、工业品价格反弹、货币和信贷增速放缓、人民币汇率稳定以及政策连贯性预期增强等因素,共同推动中国经济表现良好。


在资产市场上,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套“组合拳”,打击了房价过快增长过的势头;中国A股走出“慢牛”行情。


高盛预计,2017年中国全年实际GDP增速有望达到6.8%。


展望2018年,高盛依然对中国经济保持乐观。


2018,中国将实现经济目标并推动改革


高盛称,明年中国的实际GDP增速有望达到6.5%。高盛认为:


中国的政策将逐渐转向风险控制和维持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从外部来说,中国依然面对的是较好的环境。我们预计,明年全球经济将继续持续增长,增速有望达到4.0%。尽管美联储可能会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但是市场将会对冲美联储鹰派政策的结果。美元将会轻微下挫。


同时,高盛也看好中国明年的国内条件:


投资增速将进一步放缓。我们预计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固定资产投资上的增速将在2018年下降3到4个百分点,2019年将会下降更多。不过,民间投资将会出现缓慢增长,尤其是在制造业领域。


由于汽车消费增速的放缓,中国消费增速也将出现轻微放缓,不过,由于健康的就业市场以及显著的收入增长,中国的消费依然会以每年8%以上的速度增长。


今年以来,中国CPI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下降。不过高盛预计,明年的CPI将同比增长2.3%。


理解中国经济政策的关键词:平衡


在政策层面,高盛称,“平衡”是理解中国经济政策的关键词。




平衡的四个方面:绿色发展(蓝色线,经济增长单位能耗,左轴);创新(黄色线,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左轴);扶贫(紫色线,贫困人口占比,右轴);产业结构(红色线,第三产业占GDP的比例,右轴);右端三角形为中国政府设定的2020年目标。(数据来源:高盛、万得)


首先,是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平衡。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不过这些年来,中国日益重视绿色发展,十三五规划要求,单位GDP能耗降低15%,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18%。


第二个平衡指的是脱贫。根据中国的十三五规划,中国的贫困人口将由5600万人变为零,而在十二五规划期间,中国每年脱贫人数达1100万人。目前,中国政府也在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实现这一目标。


第三个平衡指的是创新。中国提出了提振制造业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2016年,研发费用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了2.1%,这一比例已经高于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但依然低于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水平。


第四个平衡指的是经济结构。2016年,中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例为51.6%,低于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59%)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74%)。按照中国的计划,在2020年第三产业将占到整个GDP的56%。经济结构平衡的另一个维度是消费和投资的比例关系。在中国,尽管投资占比在下降,但是依然占到了43%,比中高收入国家平均值的39%和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值的21%还是高出不少;消费占中国GDP的比重仅有39%,低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值的50%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60%。


中国消费(深色线)和投资(浅色线)占GDP的比重变化

数据来源:万得、高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