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哈只墓碑与郑和家谱的发现

 作者:高发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5-21 19:08:05

微信图片_20200521182522.jpg

 

我国郑和研究,如果从1904年梁启超发表《祖国伟大航海家郑和》开始,迄今已逾百年。云南是郑和的故乡。云南郑和研究是从马哈只墓碑和郑和家谱的发现开始的。这两大发现解开了尘封数百年之久的郑和家世之谜,在郑和研究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马哈只墓碑的发现

1894年,昆明举人宋藩和学者苏荃在昆明滇池南端月山上发现郑和父亲之墓——马哈只墓。墓平面长3.6米、宽2.25米,长方形,回教墓形制;墓碑高1.65米,宽0.94米,厚0.15米,碑额呈圆拱形,上书小篆《故马公墓志铭》六字,正面楷书十四行,共284字,个别地方字迹残损。铭文大意是:郑和世居云南昆阳州(今昆明市晋宁县)。曾祖父颜,曾祖母马氏。祖父哈只,祖母温氏。父亲哈只,姓马氏。郑和兄妹六人,二男四女,长子马文铭,次子郑和。郑和事当朝天子,赐姓郑,任内官监大监。郑和父亲生于公元1343年2月9日,卒于公元1382年7月3日,享年39岁。碑文撰写者:端阳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左春坊大学士李志刚。墓碑背面记载郑和回乡扫墓的经过。

1913年,晚清状元,云南文化名流袁嘉谷撰写《昆明马哈只碑跋》一文,将碑文内容公之于众,揭开了云南郑和研究的序幕。马哈只墓碑与1929年在福建长乐发现的《天妃灵应之记碑堪称子妹碑,马哈只墓碑记载郑和家世,《天妃灵应之记碑》记载郑和下西洋伟绩。2006年,马哈只墓碑和《天妃灵应之记碑》,双双被国务院颁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微信图片_20200521182530.jpg

微信图片_20200521182544.jpg



郑和家谱的发现

1936年,云南辛亥革命遗老李鸿祥将军倡修玉溪县志,玉溪郑和后裔积极响应,将珍藏的《郑和家谱》手抄本献出。李将军如获至宝,将其交给曾撰写《昆明马哈只碑跋》一文的袁嘉谷先生,袁先生将其交由其弟子李士厚研究,李士厚撰写《郑和家谱考释》一书,披露了郑和家世、后裔和出使西洋的一些信息。1983年,李士厚先生从收集到的三种咸阳王《赛典赤家谱》及南京《郑氏家谱首序》(抄本)进行研究考证,发现马公墓志铭所载郑和祖父拜颜原来是咸阳王赛典赤长孙,曾封淮安侯;祖父马哈只名米的纳,封滇阳侯;父亲马哈只名米里金,袭封滇阳侯 。郑和系赛典赤后裔,按辈分推应该是六世孙 ,世系如下:赛典赤——纳速丁——拜颜——米的纳——米里金——郑和。

郑和系赛典赤后裔不仅有家谱可循,亦有文献可资,如明代学者史仲彬《致身录》载:“咸阳王家承载,郑和为咸阳裔,夷种也。永乐中,受诏行游西洋”。在元代云南穆斯林封候袭爵仅有赛典赤家族而别无其它,郑和祖父封滇阳侯,父亲袭滇阳候,所以,郑和是赛典赤后裔,从逻辑上讲也是成立的。


家谱是家族的历史。家谱与方志、国史并称中国史学的三大支柱。家谱是编修史志的重要资料,有的家谱史料价值极高,通常成为破解有关历史难题的关键证据。继马哈只墓之后,《郑和家谱》、《郑和家谱首序》等,披露了更多的郑和家世信息,至此郑和家世之秘完全浮出水面。



马哈只墓与郑和家谱披露的信息

马哈只墓和郑和家谱的发现,为郑和研究提供了诸多信息。信息之一,郑和出生于昆阳州(今昆明市晋宁县),这一信息弥补了《明史》所载“郑和,云南人”而不知云南何地人之不足,郑和出生地不再是悬案。晋宁位于昆明滇池之南,曾经是赫赫有名的古滇国核心区,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环境优美,郑和出生于斯,得天地精华之滋养。信息之二,“和自幼有材志,事今天子,赐姓郑,为内官监太监。”郑和原姓马,郑姓为明成祖所赐,显然政治上是得宠之人。信息之三,郑和系元代杰出政治家,云南首任平章政事,咸阳王赛典赤六世孙,家世显赫。在古代出身、门第对人的成长成才至关重要。信息之四,郑和祖父和父亲均为哈只,这是我国有据可考的最早的天方朝觐者。郑和出生在至少有两代哈只的虔诚的穆斯林家庭,深受伊斯兰熏陶。信息之五,中国穆斯林到天方朝觐比玄奘到西天取经还遥远,不仅穿山越岭,还要漂洋过海,路途之艰险,可想而知,作为朝觐者的郑和祖父和父亲不可能不经历,郑和也不可能没听过他们讲述而不受感染。可以说郑和在出使西洋前,对西洋并不陌生。信息之六,郑和出生在家境好信仰虔诚的穆斯林家庭,有条件接受良好教育,可在学堂和经堂学习儒家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儒家文化和伊斯兰文化,是两种体系完备、高度发展的文化,两者有许多共通之处,儒家的“中庸”思想和伊斯兰的“中道”思想,对郑和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而“中庸”、“中道”思想是出使西洋统帅应具有的素养。信息之七,郑和有兄弟姊妹六人,男二,女四。郑和长兄马文铭将其子马恩来过继郑和立嗣,所以郑和有后裔并不奇怪,郑和后裔分布在云南、南京和泰国。

微信图片_20200521182652.jpg

马哈只墓与郑和家谱的学术价值

马哈只墓与郑和家谱的发现,是郑和研究史上的两个重大事件,这两大发现丰富了郑和研究的内涵,深化了郑和研究,有助于破解郑和研究的有关难题。这些难题如:1、郑和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离开云南的:作为战利品被“掳掠”走的?作为“俘虏”被押送走的?还是做“秀童”被选走的?2、为什么郑和始终是二十八年七次下西洋的不二人选?3、为什么郑和船队核心成员至少有4个云南人,其中至少有2个是回族?4、郑和改信佛教了吗?郑和同时信仰几种宗教吗?5、郑和的父亲是怎么死的:战死?被处死?正常死?6、郑和返乡扫墓带有寻找建文帝的使命吗?7、郑和有情人吗?等等。这些问题如果与马哈只碑和郑和家谱提供的信息联系起来研究,可找到更符合逻辑,更接近历史真实的答案,有助于对郑和形象,郑和精神作出更完整、更全面、更深入的诠释。

(高发元,云南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现任中国回族学会会长,云南省郑和研究会会长)


微信图片_20200521182643.jpg

微信图片_2020052210522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