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云南百年郑和研究:两个发现、一个服务、两个推动

 作者:高发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03-18 21:54:42



中宣部巜学习强国》和巜经济》杂志分别于2020年2月13日和3月9日刊发本文部分内容

                                     

我国郑和研究,如果从1904年梁启超发表《祖国伟大航海家郑和传》开始,已逾百年。在郑和的故乡云南,郑和研究起步也比较早,几乎与全国同步。1894年昆阳举人宋藩和学者苏荃在昆明滇池南端的月山上发现郑和祭父碑(马哈只墓碑),1912年云南晚清状元袁嘉谷前往考察,并于1913年撰《昆阳马哈只碑陵》一文,透露了郑和系昆阳人(今昆明市晋宁县),其祖父和父亲均为哈只等信息,从而拉开了云南郑和研究的帷幕。1936年辛亥革命遗老李鸿祥将军倡修玉溪县志,玉溪郑和后裔积极响应将珍藏的郑和家谱献出,李將军如获至宝将其交给袁嘉谷,袁嘉谷安排弟子李士厚研究,李士厚撰写《郑和家谱考释》一文,透露郑和系元代云南首任平章政事咸阳王赛典赤六世孙等信息,1983年李士厚又根据新发现的郑和家谱,撰写《从新发现的郑和家谱中进一步探讨郑和的家世源流》等文章,至此,郑和家世全部浮出水面。1992年昆明市举办规模盛大的“郑和下西洋587周年纪念活动”,云南郑和研究快速发展,全面展开,相关研究组织,研究刊物和研究队伍应运而生,学术活动空前活跃,产生了一批学术研究成果和歌颂郑和的文学艺术作品,促进了对外开放和地方经济发展。2005年,国务院决定每年的7月11日为全国“航海日”,郑和研究由民间层面进入国家层面。以此为契机,晋宁县、云南交通技师学院等单位兴建了一批有关郑和的纪念馆、博物馆、塑像、文化广场、研究基地等,夯实了郑和研究基础。郑和故乡晋宁很多街道、馆园、建筑物,甚至车队等均以郑和名字命名,纪念郑和,宣传郑和,已成为晋宁常态和晋宁文化现象。

省郑和研究会会员代表大会

微信图片_20200318221818.jpg

高发元会长作工作报告

微信图片_20200318221824.jpg

召开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大会.jpg

《郑和史诗》首发式.jpg

部分郑和研究著作

微信图片_20200318221828.jpg

微信图片_20191219160101.jpg

《郑和史诗》.JPG





云南百年郑和研究可概括为“两个发现,一个服务,两个推动”。两个发现即马哈只碑和郑和家谱的发现;一个服务,即郑和研究为改革开放和发展地方经济服务;两个推动,即推动郑和研究国际化和制度化。


“两个发现”深化了郑和研究

马哈只碑和郑和家谱的发现,是云南,也是全国郑和研究的重大事件。这两大发现为郑和研究提供了诸多信息。信息之一,郑和出生于云南昆明昆阳和代村,这一重大发现弥补了《明史》所载“郑和,云南人”而不知云南何处人之不足。信息之二,郑和系元代云南首任平章政事,咸阳王赛典赤六世孙,郑和祖父和父亲荫袭滇阳候。需要说明的是在元代,云南回族封侯,除了赛典赤家族而别无其他,郑和系赛典赤六世孙应确信无疑。。郑和出生在这样优越的家庭,有利于其自信性格的养成。信息之三,郑和祖父和父亲曾到麦加朝觐而被尊称“哈只”,这是我国历史上有据可考的最早的回族朝觐者。郑和出生在这样至少有两代哈只的穆斯林家庭,对伊斯兰教的“六大信仰”、“五大功修”,以及生活禁忌并不陌生,因为出生于一般回族穆斯林家庭的成员自幼也会受到这方面的教育和训练,这是父母的责任。信息之四,中国回族穆斯林到天方朝觐比玄奘到西天取经还要遥远,不仅穿山越岭,还要漂洋过海,路途之艰险可想而知。作为朝觐者的郑和前辈不可能没听过他们讲述而不受感染,这说明郑和在出使西洋前对西洋并不陌生。信息之五,郑和出身在家境好且信仰虔诚的回族穆斯林家庭,有条件进学堂接受儒家文化教育和伊斯兰文化教育。儒家文化和伊斯兰文化是两种体系完备而高度发展的文化,两者有许多共通之处。儒家的“中庸”和伊斯兰教的“中道”思想对少年郑和也会有影响,这是郑和作为出使西洋,和平航海统帅应有的基本素养。


马哈只碑和郑和家谱的发现丰富了郑和研究的内函,深化了郑和研究,有助于破解郑和研究的某些难题。这些难题如:郑和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离开云南的?是作为战利品“掳掠”走的,是作为“俘虏”被押走的,还是作为秀童被选走的?为什么郑和始终是二十八年七次下西洋统帅的不二人选?为什么郑和船队核心层至少有4个云南人,4个云南人中至少有2个是回族?郑和信仰什么宗教?伊斯兰教,由伊斯兰教改信佛教,信仰多种宗教?郑和精神形成的文化成因是什么?郑和的父亲是怎样死的?战死,被俘处死,还是正常死亡?郑和还乡扫墓带有寻找建文帝的使命吗?郑和有情人吗?郑和饮酒吗?等等。以上这些问题的研究,如果与马哈只碑的发现和郑和家谱的发现所提供的信息联系起来,相信会找到更符合逻辑,更接近历史真实的答案,进而对郑和形像,郑和精神,郑和下西洋的意义作出更完整,更全面,更深入的诠释。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600.jpg

马哈只墓

云南省晋宁县郑和公园.jpg

郑和故居.jpg

郑和故里亭.JPG

IMG_0750.JPG


 “一个服务”体现了郑和研究的现代价值

    以和为贵,共享太平;不畏艰险,敢为人先的郑和精神跨越国家,跨越民族,跨越宗教,跨越时空,是人类的共同愿望和永恒追求。从郑和精神的普世性出发,弘扬郑和精神,理论联系实际,为现实服务是郑和研究应有之义和重要取向。云南郑和研究以此为指导改革开放和发展地方经济服务。


1992年7月昆明举办郑和下西洋587周年纪念活动。这次纪念活动,规模盛大,前所未有,应邀参会的海内外专家学者和嘉宾700余人,慕名而来的观光者数千人。纪念活动集学术研讨、招商引资、产品展销、文艺展演和旅游观光为一体,实现学术经贸双丰收。在学术研讨方面,参加学术研讨会的,除了来自北京、上海、江苏、福建、湖北、广东、辽宁、云南等地的专家,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外,还有香港、泰国的学者,共110人。年龄既有60岁至80岁的老前辈专家,又有40岁至60岁的中年专家,还有30岁左右的青年史学工作者,可以说是几代人共聚一堂,多民族学者参加的一次学术盛会。与会学者围绕郑和下西洋的背景、目的、地位、作用、郑和宗教信仰和家谱家世、西航的原因,郑和与改革开放,以及进一步拓展郑和研究的课题等方面展开研讨,收到论文91篇,出版论文集《郑和论丛》。为了深入持久开展郑和研究,并将郑和研究推向世界,与会代表提出了成立昆明郑和研究会,建立郑和研究出版基金,召开郑和研究国际会议,以及设立郑和研究横向协调小组,加强同国内外郑和研究组织的联系和合作研究等建议。在经贸活动方面,经贸成效显著,代表们参观考察了正在起步的昆明高新技术开发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海埂国家旅游度假区,近千名海内外客商参加展销洽谈。商品展销现金收入1.4亿元人民币,招商签定协议和合同96项,金额16亿元人民币。



1992年郑和下西洋587周年纪念活动之后,同年9月昆明市郑和研究会成立。1993年昆明郑和研究会为昆明市官渡区政府到香港招商搭桥,香港著名商界领袖霍英东等昆明郑和研究会顾问或赠送花篮或出席会议祝贺,招商大获成功,五天洽谈签订项目26项,金额2.1亿美元。香港《大公报》、《文汇报》、《经济日报》都以整版篇幅作了报道,台湾报刊也进行了报道。晋宁县一年一度举办的“郑和文化节”或“国际郑和文化节”,把研究与招商引资综合起来,不仅宣传了郑和精神,产生了一批研究成果,还累计引资200亿元,取得了学术经贸双丰收,推动了晋宁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

IMG_0753.JPG

IMG_0764.JPG

IMG_0752.JPG

IMG_0766.JPG

IMG_0767.JPG

郑和国际文化节期间的经济活动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643.jpg

马来西亚文化、经济代团应省郑和研究会邀请访问云南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647.jpg

马来西亚代表团与云南有关企业签约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651.jpg

  

    我国对外开放,唐宋两代重点是引进来,明代重点是走出去(郑和七下西洋),现当代则是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引进来体现自信,走出去体现力量,引进来与走出去是自信和力量的综合体现,近几年云南郑和研究服务“一带一路”倡议重大开放举措,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2013年,云南省交通技师学院,在省郑和研究会的支持、配合下,将郑和研究引进校园,在校园举办郑和下西洋纪念活动,建郑和文化广场,塑郑和铜像和郑和七下西洋石雕文化长廊,创办《郑和与云南水运》刊物,建郑和研究基地,并结合教学,设郑和水运系,投资4000万元建设郑和水运大楼,在滇池畔建水运训练基地,招收水运专业学生421人,并有194人毕业。郑和研究进校园还带动了学校的国际交流,近两年学校招收孟加拉、越南、老挝、泰国等“一带一路”国家留学生60人。

郑和研究与时俱进,为改革开放和发展地方经济服务,成绩显著,充分体现了郑和研究的现代价值,郑和研究及其研究组织也因此受到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支持而充满活力。

省交通技师学院院长,省郑和研究会副会长杨经元向马来西亚访滇代表团介绍学校宣传郑和文化,宏扬郑和精神,服务“一带一路”倡议的情况。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719.jpg

省交通技师学院郑和文化广场60米长郑和七下西洋浮雕

省交通技师学院郑和文化广场郑和雕像

省交通技师学院承办第三届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

省郑和研究会高发元会长杨经元副会长与马来西亚访滇代表团部分成员座谈合影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715.jpg



“两个推动”促进了郑和研究在世界广泛开展和持续发展

“两个推动”之一:推动郑和研究国际化。郑和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郑和精神是世界的共同财富。郑和研究应该走向世界,只有走向世界才会更有意义。郑和研究国际化,云南的方式是请进来,走出去。1992年昆明郑和研究会成立和2002年云南省郑和研究会成立以来,云南先后召开了三次请进来且影响较大的郑和研究国际会议。

    1993年10月昆明郑和研究会在昆明举办首届郑和研究国际会议。会议主题为:郑和下西洋与当代中国的全面开放。与会代表围绕这一主题着重从郑和下西洋与我国的对外开放,郑和与世界各国的友好往来,创立郑和学的构想等三方面展开研讨。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工商实业家共150余人,他们来自美国、澳大利亚、荷兰、摩洛哥、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中国港、澳、台等14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北京、天津、上海、辽宁、新疆、陕西、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云南等12个省、市、自治区。联合国教科文委、美国、加拿大、法国、缅甸、印尼、马来西亚和港、澳、台地区等一大批昆明郑和研究会的顾问发来了贺电。北京大学季羡林先生和周一良先生不顾年事已高欣然赴会,并作精彩的演讲。印尼驻华副大使苏纳约代表全体外国来宾致贺词,他说,郑和下西洋“提供了一个历史上的范例,即幅员广袤、人口众多,正在把自己建成一个强国的中国,并不对他国构成威胁。”会议分学术、经贸两个组活动,收到论文90多篇,出版论文集《郑和·历史与现实》。与会者赴滇池旅游度假区、晋宁郑和公园进行考察。这次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在全国乃至世界尚属首次,与郑和下西洋587周年纪念活动一样,其规模和影响前所未有,成为郑和研究由国内走向世界的重要标志。

     继1993年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之后,1994年,云南又不失时机地走出去赴马来西亚举办郑和下西洋图片展。图片展开幕式有数千人参加,规模盛大,气氛热烈。开幕式的序幕是这样拉开的:与会场相连的河道上驶来一条木船,船头上站立着由马来西亚著名演员扮演的身材魁梧,气度非凡的郑和。这别出心裁的设计场面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马来西亚国家二号领导人安华出席开幕式,并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他盛赞中马友谊,他以郑和和平航海为例,批驳所谓“中国威胁论”,他说:如果中国对周边国家有什么企图的话,那不是现在而是在500多年前郑和下西洋就可以做到,但中国没有这样做,证明中国是一个奉行和平友好政策的国家。这次马来西亚郑和下西洋巡回展历时一个月,所到之处,观众络绎不绝,他们细心观展,不时提问,对郑和下西洋有了全面直观的了解。巡展期间,展览负责人,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昆明郑和研究会会长高发元应邀作“伟大航海家郑和”的学术报告,并与参会师生和有关人士交流互动,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这次马来西亚郑和下西洋图片展获得圆满成功,是郑和研究走出国门的一次有益尝试。


赴马来西亚举办“郑和下西洋图片展”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700.jpg

IMG_0760.JPG

马来西亚前副首相安华出席郑和下西洋图片展开幕式与高发元会长亲切交谈 

IMG_0740.JPG

郑和国际文化节

参加郑和国际文化节的欧美朋友

                                                                                                                                     

2002年10月,昆明郑和研究会与北京大学、云南大学在昆明举办“第二届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有来自我国和欧洲、亚洲、非洲的许多国家的100多位专家学者和驻华使节、热心郑和研究的海外华商领袖出席。会议围绕“世界的郑和”这一主题,分别从郑和的家世、郑和与中国外交、郑和与中国航海业,郑和与伊斯兰文化、郑和在世界航海史上的地位,以及郑和研究的新进展等问题展开热烈的研讨。孟席斯特邀作“郑和是发现美洲大陆的第一人”学术演讲,这一观点引来与会学者的热烈讨论。孟席斯是英国皇家海军潜艇艇长,业余历史学家,他走遍全球120多个国家,查阅了900多个图书馆,旁征博引,运用人类学、考古学、历史学、航海学、地图学,星象学和现代遗传学的多学科研究方法和丰富的资料,经过十四年的潜心研究提出“郑和首先环球航海发现新大陆”的观点,并于2002年3月15日在英国伦敦皇家地理学会宣布他的这一研究成果,在世界上引起强烈的反响。他的论据之一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使用的航海图是中国人绘制的。绘制世界航海图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需要强大的船队和高超的技术,当时世界上具备这些条件,可以绘制航海图的只有郑和下西洋的船队。他写了一本约五十多万字的书阐述他的观点。他提醒世界重新认识中国、重新评价中国对世界历史做出的贡献。孟席斯的观点虽然还在争论之中,但它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他的观点成立,那么西欧中心论的史学观就会受到挑战。孟席斯治学精神和研究方法及其成果对郑和研究无疑是一股清风,是郑和国际研究的一块丰碑。孟席斯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受到了与会人员的热烈欢迎,大家起立为他鼓掌致敬,云南省人民政府和昆明市人民政府的领导会见了他,昆明市政府授予他“昆明市荣誉市民”称号,云南省郑和研究会聘请他为顾问,云南大学聘请他为客座教授。作为感谢,孟席斯表示身后将把郑和研究的资料无偿赠送给云南郑和研究会和云南大学,并于2018年将重达一吨半的郑和研究资料运到昆明,忠实地履行了他的承诺。


2005年7月,全国举办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活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分别举办的纪念活动十分隆重,郑和研究在云南又掀起新的高潮,期间,纪念活动办公室、云南大学和省郑和研究会联合召开的郑和研究国际会议,研讨内容广泛,宏观与微观结合、历史与现实联系,取得了新的成效。

孟席斯作郑和发现美洲新大陆学术报告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707.jpg

孟席斯郑和研究力作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711.jpg

“两个推动”之二:推动郑和研究制度化。制度化是郑和研究常态化,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实现郑和研究制度化,组织是基础,刊物是平台,政府主导是保证。云南郑和研究制度化经历了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在组织方面,先后成立了晋宁县、昆明市和云南省三个郑和研究会。在刊物方面,从省郑和研究会创办《郑和研究通讯》开始,逐步形成了晋宁县郑和研究会主办的《晋宁郑和研究》,云南省郑和研究会与云南交通技师学院主办的《郑和与云南水运》。在政府主导方面,多年来云南郑和研究一直得到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为了进一步将郑和研究由民间层面推向国家层面,云南省郑和研究会于2002年提出建 “郑和世界纪念日”的倡议。2005年,郑和下西洋600周年之际,国务院决定每年的7月11日为我国“航海日”,这标志着郑和研究从根本上实现了制度化。当下云南郑和研究已进入有组织,有章程,有队伍,有刊物,有成果,有基地,有场所,有设施,制度化,国际化,可持续发展的新阶段。

刊物

微信图片_20200318215543.jpg


   云南百年郑和研究特色鲜明,创新发展,成果显著,成为国际国内郑和研究的一大亮点。然而,无论云南郑和研究,乃至全国郑和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和影响还是有限的,与郑和“海上巨人”的地位还不相称。从学术层面看,研究方法单一,参与研究的学科门类少,低水平重复研究多,创新研究少;史迹研究多,运用研究少;单打独斗研究多,合作研究少;国内研究多,国际合作研究少,郑和下西洋基本还是中国化概念,郑和研究基本是中国自己的研究。从社会层面方面看,郑和精神宣传还不广泛,国民对郑和下西洋知之甚少,青少年一知半解,国际影响有限,逊色于哥伦布。从政府层面看,郑和研究缺乏规划,经费投入不足。郑和研究还有很多事要做。要总结经验,解放思想,抓住以“一带一路”倡议为重要支撑的对外开放机遇,开创郑和研究新局面。要建立有效的研究机制,形成以政府主导,相关研究组织和研究机构参与,有规划,有项目,有资金投入的郑和研究新格局。要创新研究方法,提倡多学科参与,欢迎包括假说、猜想等不同观点的提出,对孟席斯,以及李兆良郑和发现美洲大陆的观点要给以足够的关注,进一步深入研究,寻找新的证据,作出最终定论。要加强应用研究,积极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智力支持。要以学生为重点宣传对象,加强郑和精神的社会宣传,在有关大学建立郑和研究机构或组织,培养“一带一路”人才和壮大郑和研究队伍。要以请进来和走出去等方式,开展郑和研究国际交流与合作,联合有关国家郑和研究组织共同倡议建立“郑和世界纪念日”,实现世界郑和研究制度化,扩大郑和在世界的影响。

 

(作者,高发元,云南大学原党委书记,教授,现任中国回族学会会长,云南郑和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