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从明代古籍所载战船尺度推测中国古船“料”的含义

 作者:何志标  来源:​ 国家航海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2-16 17:20:21

宋元明时期有关船舶的文献中常常出现的表示船舶大小档次的量词“料”究竟是什么意思?未见古籍史料对此有直接且明确的解释,现代的专家学者时有研究和论述,虽不乏卓见,但仍未搞清楚“料”的本意到底是指什么,因而是一个长期困扰学界的难题。

近三十多年来公开发表的有关船“料”的学术论文有多篇,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台湾海洋大学苏明阳教授2002年刊发在《海交史研究》01期上的《宋元明清时期船“料”的解释》和我国著名古船研究专家何国卫教授2011年刊发在《国家航海》第一辑上的《析中国古船的料》。

苏明阳教授的主要论断是“宋元明三朝船舶所用‘料’是指船上可利用载人、货的容积”,并提出船料的估算方法是“船料=船底长(尺)×船面宽×舱深(尺),再除以十而得”。

何国卫教授明确指出“宋元明时期史籍记述古船时出现的‘料’字是表示船舶大小档次的度量单位之一,就其本意而言,它既不是指船舶载重量也不是指船舶容积,而是指船用物料。料与船舶的载重量和容积一样,都正比于船的长、宽、深,因此,料与载重量和容积之间必然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

本文在充分尊重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借鉴何国卫教授利用《南船记》和《龙江船厂志》所载战船尺度计算其料数的方法,对“料”的含义做出新的推测。

一、《南船记》所载七艘战船主船体所用木料的统计分析

参照《析中国古船的料》,选取同样的七艘战船,根据《南船记》详细记载的各项木料数据,对其主船体所用木料进行统计计算,结果如下表:

表1 《南船记》所载七艘战船主船体所用木料统计表

序号

船  名

号称料数

(料)

船长

(尺)

船宽

(尺)

船深①

(尺)

主船体所用木料体积

(立方尺)

1

四百料战座船

400

86.9

17.0

6.0

1689.7

2

四百料巡座船

400

86.9

17.0

5.2

1635.5

3

贰百料战船

200

62.1

13.4

4.5

570.3

4

贰百料巡沙船

200

67.0

13.6

4.2

721.0

5

贰百料一颗印巡船

200

61.5

12.6

4.0

615.3

6

一百五十料战船

150

54.4

10.6

3.6

466.8

7

一百料战船

100

52.0

9.6

3.7

371.2

注:①因《南船记》未记船深,此值取自于《析中国古船的料》,即源自《龙江船厂志》。

②《南船记》记载数值为1丈6尺,席龙飞《中国造船通史》转载为1丈6尺;《龙江船厂志》记载为“中阔壹丈壹尺”;《析中国古船的料》疑原记为“阔一丈六寸”之误,取1.06丈

表1中的主船体所用木料体积是根据《南船记》记载的每一块木料的长、阔、厚总计而得,对《南船记》记述每一块板的条文如“正底十三路长六丈五尺五寸、阔一尺三寸、厚三寸”、“左右中栈长七尺、阔二尺五寸、厚二寸二分”等稍加分析可知,这些数据应为船体当中构件的实测值,不是构件制作成形之前所用的毛料尺寸。

所谓“主船体”是指图1所示的船舶主体。

微信图片_20191216172056.jpg

图1  主船体图式

对于船型相同的船舶,主船体是高度相似的,所用木材的量与主尺度的大小之间应存在某种一一对应的关系。可以肯定的是主尺度越大,所用木料就会越多,但由于船体具有复杂曲形,这种“一一对应”难以形成简洁的比例关系。对于船型不同的船舶,船型差别越大,木材用量的差别也会越大。

分析表1所列数据,可得:

(1)总的来看,船舶的号称料数越大,主尺度越大,主体所用的木料数越大。

(2)比较号称料数相同的四百料战座船和巡座船,其“制”相同,即船型相同,只是装备不同,战座船讲究威武气势,而巡座船则偏向隐蔽性,因其长、宽也相同,主体所用木料数只因船深不同而略有差别。

(3)对于号称料数相同的贰百料战船、巡沙船和一颗印巡船,船型有差别,正如《南船记》所述二百料一颗印巡船“较之沙船,料同而制稍异”,三者之间对比,尤其是贰百料巡沙船,因其主尺度不同、主体所用木料数有比较大的差别。

由此可以推断,古船号称的“料”确实是一个可以表示船舶大小档次的量,但并不是指建造船舶所用物料的多少。

同理,对于号称料数相同的船舶,如若其船型和主尺度不同,其舱容一般不同,因此古船号称的“料”数也不是指船舶的容积,当然更不是指船舶的载重量。

二、古建筑的“定侧样”给予的启示

古代木构架建筑在建造时一般采用“定侧样”的方法以确定各部分的细节尺寸,定侧样相当于现在的“画断面图”。对此,宋代李诫的《营造法式》卷五“举折”条有明确的说明:“举折之制:先以尺为丈,以寸为尺,以分为寸,以厘为分,以毫为厘,侧画所建之屋于平正壁上,定其举之峻慢,折之圆和,然后可见屋内梁柱之高下,卯眼之远近,今俗谓之‘定侧样’,亦曰‘点草架’”。唐代柳宗元的《梓人传》亦有相关记载:“画宫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

古建筑的“定侧样”一般采用“画横剖面图”的方式,只要确定了横剖面的样式和尺寸,房屋在纵向的尺度依其顺延的规律很容易确定。

古船的建造是否也采用类似的“定侧样”的方法?因未加考证而不能确认,但稍加推测,即可想见可能性极大。如果古船建造亦采用“定侧样”的方法,那么这里的“侧样”非“中纵剖面图”莫属。

船舶的“中纵剖面图”能直接反映船底和船面的“举折”之势、船深、横舱壁的位置以及舱长等,船体横向尺度的确定在保证“船阔”的前提下只需以“中纵剖面”为依据由船中向首尾、由下向上按“规制”掌握好“递杀”或“隆杀”即可。

船体中纵剖面的形状和尺度具有“总领”整船形状和尺度的作用,进一步分析可知,中纵剖面的大小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整个船舶的大小,尤其是在“船型制式”已知的情况下,不仅可以比较准确地反映该船的大小档次,而且与该船的容积和载重量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也可以用来粗估造船所需物料的多少。

由此推测:古船号称的“料”数有可能是其船体中纵剖面大小的量度。

下面根据《南船记》和《龙江船厂志》所载尺寸分别对七艘战船进行船体中纵剖面面积的估算。由于《南船记》和《龙江船厂志》对同类船所记尺度有所不同,因此以贰百料一颗印战船为例,分别列举其船体中纵剖面面积计算尺寸图如图2和图3,其它各型船尺寸图的差别与之类似,不再列出。计算结果如表2和表3。

微信图片_20191216172248.gif

2 《南船记》所载战船中纵剖面面积计算尺寸图

(以贰百料一颗印战船为例)

微信图片_20191216172254.gif

3 《龙江船厂志》所载战船中纵剖面面积计算尺寸图

(以贰百料一颗印战船为例)

表2 《南船记》所载七艘战船船体中纵剖面面积计算表

序号

船  名

号称料数

(料)

船长

(尺)

船深①

(尺)

中纵剖面面积

(平方尺)

1

四百料战座船

400

86.9

6.0

441

2

四百料巡座船

400

86.9

5.2

382

3

贰百料战船

200

62.1

4.5

237

4

贰百料巡沙船

200

67.0

4.2

220

5

贰百料一颗印巡船

200

61.5

4.0

208

6

一百五十料战船

150

54.4

3.6

167

7

一百料战船

100

52.0

3.7

161

注①同表1。

表3 《龙江船厂志》所载七艘战船船体中纵剖面面积计算表

序号

船  名

号称料数

(料)

船长

(尺)

船  深(尺)

中纵剖面面积

(平方尺)

1

四百料战座船

400

89.5

7.0

6.0

4.9

425

2

四百料巡座船

400

88.0

6.3

5.2

5.0

385

3

贰百料战船

200

60.8

5.0

4.5

4.4

232

4

贰百料巡沙船

200

61.0

5.0

4.2

4.1

212

5

贰百料一颗印巡船

200

58.7

5.3

4.0

3.8

203

6

一百五十料战船

150

55.0

4.0

3.6

3.6

175

7

一百料战船

100

49.2

4.0

3.7

2.3

137

因为所作中纵剖面面积的计算未考虑“船底”和“船面”的曲形即所谓“举折之势”,而且古籍所记载的尺度有可能比较粗略,如对于同类船,《南船记》和《龙江船厂志》记载的尺度只是相近却不相同,所以必然存在一定的误差,加之船“料”取整数的需要,依据表2和表3中的船体中纵剖面面积与号称的“料”数在可接受的误差范围内大约相等的结果可以认为古船号称的“料”数即是指该船船体中纵剖面面积的大小,且1料计为1平方尺。

三、“料”与船的容积的关系

 已知船的号称“料”数相当于已知船体中纵剖面面积,船体包括板材在内的总体积可以由“料”数乘以“平均宽度”得出,利用总体积可以方便地进行船的容积、净容积的估算。

“平均宽度”与船体横向尺度的变化有关。

下面以《河防通议》记载的一百料黄河运石船为例进行验算:

已知该船“船长四十尺,面阔一丈二尺,底阔八尺五寸,斜深三尺”,如图4所示。

微信图片_20191216172104.jpg

黄河一百料运石船横剖面图

粗略取船底长四十尺,计算得:

对于线型复杂的船型,“平均宽度”的计算难度大一些,应考虑沿船长方向尾、中、首不同部位船宽的变化,同时还要考虑从船底到船面横向曲形的变化。但对于熟悉该船的匠人,应该有能比较简洁地估算“平均宽度”的方法。

四、对“料”的含义所作的进一步解释

1、“料”引申为量词应视量度的对象不同而具有不同的含义

苏明阳先生在《宋元明清时期船“料”的解释》一文中对“料”来历进行了仔细的考证,结果是由一般性的文献里只查到“一料是截面一方尺,长七尺之木材”和“一料约为一石,而一石约为一百二十斤”两句解说,如1994年出版《汉语大字典》的“料”字条下,说“料是量词,载重计量单位,每料重为一石(参见《宋会要》、《食货》43卷之十六及47卷之十五)。”又说“过去计算木材的单位,两端截面一方尺,长足七尺的木材叫一料”,即一料为7立方尺的木材。《汉语大词典》之“料”条,所言与此完全相同。

同一字(词)典里对“料”字作为量词居然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定义,岂不自相矛盾?联系到本文认为的“1料计为1平方尺的面积”,岂不更是大相径庭?

其实,这几者之间并不矛盾。

“料”最原始的含义是指“计数”、“量度”,如《说文解字》(后汉)注“料,量也”,《玉篇》(梁朝)注“料,数也”,《增韵》(宋朝)注“料,计也”,《广韵》(宋朝)注“料,度也”,均注解的是其本意。“料”引申为量词应视量度的对象不同而具有不同的含义。如王冠倬先生在《中国古船图谱》中列举一例:宋宁宗时,黄干主持修建安庆府(安徽潜山)的城墙,“城分十二料。先自筑一料,计其工费若干,然后委官吏、寓公、士人分料主之。”很显然,这里的一料是指城墙的十二分之一段。

《汉语大字典》里说“一料约为一石”,此“料”是重量计量单位;又说“两端截面一方尺长足7尺的木材叫一料”,此“料”为木材体积计量单位。两者之间互不相同,也互不相关。如果硬要联系起来,理解为“7立方尺的木材重约1石”,那就大错。

2、“料”作为量词用之于船舶在不同的情形下含义可能大不相同

既然“料”可以引申为重量或体积等不同的计量单位,那么都有可能被人用之于船。如果将一定的净容积计为1料,那么某船多少料则表示该船有多少净容积;如果将一定的载重量计为1料,则某船多少料表示该船具有多大的载重量。如宋代漕运粮船,“以五百料船为率,依例八分装发,留二分揽载私物。……八分正装,计四百石,二分加料,计一百石”,全载为五百石。由此可知,这里的1料即为1石的载重量,说相当于恰好装载1石米的净容积,也未尝不可。这里的“五百料船”中的“五百料”指的是该船具有五百石的载重量,与前述的“多少料座船”中的号称“料”数具有完全不同的含义,不应混淆。

3、作为船体中纵剖面面积的号称“料”数最能明显反映造船工程量的大小

王冠倬先生在《中国古船图谱》中多次提到的“料的原意是修建工程使用的计量单位”,古船号称的“料”正是这样的单位。

《龙江船厂志》有这样的记载:“‘室先基,船先底。’言工有始也。底有正(大船拾三路,小者递减,每船长短广狭,视船大小而隆杀之。)、有帮(初则为帮,左右各壹路。)、辅之以栈。栈必侧之,为拖泥、为出水、为中栈、为完口、为出脚(平铺完口之上者。),皆栈名也(每栈左右各壹路,惟渔船无出脚、无中栈。)凡船必崇其尾,故有插找(用板尖,其一端插于各栈之尽处也)。……”(参见图1)

在船之制式一定的情况下,在横向(横舱壁围长方向)船体外板的路数是确定的,船体建造的工程量的大小与船长、船深的大小以及船底和船面的曲形密切相关,综合起来即与船体中纵剖面的形状和大小密切相关。虽然我们还无法建立船体中纵剖面面积与造船工程量之间的数量关系,但只需想象其工艺过程,就能判断作为船体中纵剖面面积的号称“料”数较之船体的其它任何参数更能明显地反映造船工程量的大小。

4、“料”还具有量词之外的其它含义

“料”是个多义字,也可以作为“材料”、“物料”解,或许还有其它含义,而且都有可能用之于船,甚至在同一文献与作为量词的“料”一起使用,也应注意区分。如《龙江船厂志》中的“作船之务,工料先焉”、“况原料丈尺有限,若料大用小,不无破费之欺;若料小而用大,难免包赔之累”,再如《漕船志》中的“料额者何?治艘之需也。……国初,漕船派造于诸省及各提举司,其料价例为军三民七。……先年,每岁应用运船造于各省者,皆有司自行派料成造。”这里出现的“料”都是“材料”、“物料”的意思。

《明史》卷81志第五十七《食货五·商税》记载:“舟船受雇装载者,计所载料多寡、路近远纳钞,钞关之设自此始。……量舟大小修广而差其额,谓之船料,不税其货。”其中“所载料多寡”中的“料”明显指的是“货物”,“船料”之“料”应是指该船的“税银”,“量舟大小修广而差其额”是指根据量得船的尺度大小及肥瘦程度而确定所收税银的数额。

五、结论

中国古船“多少料船”如“四百料战座船”、“贰百料巡沙船”中号称的“料”,既不是指建造船舶所用物料的多少又不是指船的容积也不是指船的载重量,而是指船体中纵剖面面积,且1料计为1平方尺。此“料”不仅能明显反映造船工程量的大小,而且与船体的体积、容积密切相关,因而在熟悉船的制式的基础上也可以方便地用来估算船的载重量和船体建造所需物料的多少。


本文刊于《国家航海》第九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