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郑和第三次下西洋就已到达麦加城

 作者:商 越  来源:辽宁日报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11-15 21:58:50

义县发现《天房国志》,记录郑和下西洋盛况

关键词:郑和;房国志;天房国志;西洋;郑和下西洋


  这是一件在辽宁义县发现的珍贵文物,是郑和下西洋的随队医生的后人,根据祖辈讲述,于清康熙年间记录并誊抄传于后世。经资深考古学家冯永谦考证,这件名为《天房国志》的文物为真品。文字记载了郑和第三次下西洋的盛况。令人惊喜的是,文中记载郑和于1411年到达西亚的中心城市麦加,这比史料记载的提前了22年。

  6个细节判断 《天房国志》为真品

  就《天房国志》的真伪考证,记者专程采访了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资深考古学家冯永谦。冯永谦告诉记者,郑和下西洋是中国古代规模最大、船只和海员最多、时间最久的海上航行壮举,但是有关郑和下西洋的史料流传下来的不多,更缺少实物见证。

  84岁的冯永谦最近几年曾数次去义县考证过这份《天房国志》,他从考古角度进行鉴定,根据6个细节来判断,这件《天房国志》是我国目前所知流传下来的,有关郑和远航唯一一份手写文物,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如果定级的话,够得上二级文物。

  冯永谦介绍,其一,看这份书写国志的用纸。这不是现在的纸,是清代的纸,有特有的细腻和组织结构,具有自然历史陈旧感;其二,看纸的水渍与破损程度。都发生在折痕处,大小不同,形状不一,是长时间夹在书籍中自然磨损的表现;其三,看文中内容,关于郑和远航中的旅行见闻,由当时随行人员通事(即翻译)马欢、通事费信及总制之幕(相当于秘书)巩珍,将第一手资料记录成书,即马欢于1416年完成的《瀛涯胜览》,巩珍于1434年写就的《西洋番国志》,费信于1436年成书的《星槎胜览》。将其中对天房国的描述与这份《天房国志》中记述的情景对比可知,它不是造假的人任意编造的,而是符合郑和下西洋的史料记载,且有增补内容,是新材料;其四,当时这份《天房国志》纸夹带在一本医书中,符合中医世家先祖随队医官的身份;其五,当年在义县卖医书的这家人是早年从河北搬来的,不是本地人,符合船队人员出发区域;最后,看其装裱的工艺,是义县学者邵恩库得此件后,为便于保存,而装裱成一条幅的,由于当地的装裱技术不是特别高,出现文字旁落,符合今天当地一般装裱实际,保留下来原件的历史损坏现象。由此,断定这是一件珍贵的真品文物。

  来自中医世家, 先祖口述见闻记录

  78岁的义县学者邵恩库向记者展示了其精心收藏的《天房国志》条幅:全篇用毛笔正楷书写,字迹工整隽秀,左下方有一枚朱文印章篆书“赵镜轩书记”五字,泛黄的纸张长59厘米、宽49厘米,共1402字。

  这份《天房国志》从何而来呢?邵恩库介绍,2005年,正值全世界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一天他在义县街头旧版书摊翻阅,偶然发现夹在一本医书中、写满文字的纸页掉了出来。邵恩库喜欢这上面秀美不失劲道的毛笔字,就连书带纸买了下来。回家后,邵恩库花费半年时间,对纸页出处、文字内容做了详细的调查考证,甚至到南京市图书馆查阅相关文献,调查结果让邵恩库大吃一惊。

  邵恩库告诉记者,这件文物原属义县东北街一个中医世家。这户人家是清朝初年“拨民入旗”时,从河北迁徙过来的“关里人”。其先祖医术高明,当年曾作为随队医生,参加郑和第三次下西洋。先祖生前时常将自己下西洋的见闻讲给儿孙们听,希望子孙能铭记这段历史。后人遵先祖遗训口耳相传,并于康熙年间记录誊抄传世。据郑和随行人员马欢于1416年完成的《瀛涯胜览》中记载,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随郑和出使西洋的2.7万余人中,有医官、医士180人,可以证明当时有大量的医生跟随着下西洋。

  记者在文末看到这样一句话:“大清康熙三十七年五月十一日□(此处缺一个字)晨泊浒清真学人,沧海训蒙述著于博济堂,宋四阿訇印版纸一张,留在丁醇一手,后经李正一誊录,传于一世。”据此可知,《天房国志》文字记录于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距今已有320年了。因为“晨”字前缺了一个字,因此,到底是名字叫晨泊浒的伊斯兰教学者讲述,还是接近研究伊斯兰教的学者搜集而来,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份《天房国志》由河北沧州私塾教师在博济堂写就,宋四阿訇将这份印版纸留在丁醇一的手中,后来经过李正一誊写抄录,传于后世。

  航行两年时间抵达麦加城

  众所周知,郑和的七次远航,始于永乐三年(1405年),终于宣德八年(1433年),前后共经历28年。

  《天房国志》中明确记述了郑和下西洋的日期、随同人员、参加人数、船只大小、路线以及天房国种种奇异见闻,包含了与传统史料相比更丰富的细节信息。如文中开篇便记载:“永乐七年,成祖文皇帝好修乐道,钦仰天房国真教,持谕驸马都尉宋彪、襄城伯李隆、太监郑和等各官旗校勇士军役,共二万七千四百一十员,命造大船六十三号,阔下是十八丈,上长四十四丈,差拨搬运齐备。春诏于七年三月初三日,从福建福州府长乐县五虎门开船。”

  记者在郑和、王景弘等人于宣德六年(1431年)镌刻于福建长乐的《天妃灵应之记》碑文中查到,“永乐七年”(1409年)正是第三次下西洋的时间。查阅《明史·郑和传》,记者只查到郑和第一次下西洋的人员和船队规模:“永乐三年六月,命和及其侪(意为同类人)王景弘等通使西洋,将士卒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多赍金币。造大舶,修四十四丈、广十八丈者六十二。自苏州刘家河泛海至福建复自福建五虎门扬帆。”这与《天房国志》记述的第三次远航规模相当。

  关于郑和第三次下西洋,传统史料记载为:“永乐七年九月,皇上命正使太监郑和、副使王景弘、侯显率领官兵二万七千余人,驾驶海舶四十八艘”,而《天房国志》提及位次排在郑和之前的有宋彪、李隆两位官员,却未提王景弘、侯显的名字,官兵人数也精确到个位数。另外,文中详细介绍了郑和宝船的尺寸。“特别需要强调的是,郑和第三次下西洋的时间是‘永乐七年三月初三日’,而不是传统史料记载的‘永乐七年九月’。”邵恩库强调说。

  另外,郑和第三次下西洋的出发地、行程路线及所到国家也与传统史料记载有较大区别。据《天房国志》记述,郑和第三次远航的出发地是福建长乐县五虎门,而传统史料记载的是江苏太仓的刘家港。

  《天房国志》记载:“向西南行半月至占城诸国,又两载至古里国,仍向西南行三十昼夜,到忽鲁莫斯国,乃诸国商贾汇集、货财殷富之地……又西行两个月到满愷国,马有大头目官守御。又西行三日到满愷国王之城,此国乃贵圣穆罕默德降生立教之地……又西行至天房国,名为克而伯,乃造化天地之原,其地居四极之中有日影可证焉。”

  这些古代王国究竟在哪里呢?记者查阅地理资料发现,占城,在今越南中南部;古里,在今印度西海岸的科泽科德;忽鲁莫斯,在今伊朗霍尔木兹。“天房,即是天方,是阿拉伯麦加城的立方形高大石殿,文中指麦加城。”邵恩库告诉记者,据此,满愷国王之城应该位于麦加附近。

  “《天房国志》的面世,将郑和下西洋到达西亚天房国的时间,提前了22年。”邵恩库说,传统史料中,郑和于“宣德八年”(1433年)第七次下西洋时才抵达麦加,《天房国志》中记载经过航行两载到达天房,即是“永乐九年”(1411年)第三次远航时就已经到达。这是国内外郑和下西洋研究领域里的一个重大突破。

  西亚盛产奇珍异宝,还有五色棉花树

  在《天房国志》中,还详细记录了当时的麦加圣殿建筑和西亚风土人情。如写当地建筑的宏伟辉煌:“天房内外有四百六十六门,俱是金镶彩画。门之两旁俱白玉为柱,共有四百七十六株……其房四方平顶,俱是五彩宝石垒砌,内用沉香木为梁,赤金为阁,中悬玉环一个……其墙壁俱蔷薇露龙涎香冰麝和土造成,永远馨美不绝。”写西亚男女的穿戴装束时提到:“男子剃头留须,以白布缠头,足穿皮靴,身穿长衣。女人俱戴盖头,身穿掩足长衣,出乘车护面,非至亲世不相见。”记录当地民风民俗时,文中提到:“居民乐业,路不拾遗,买卖行使足色银钱,名为底纳儿,百工技艺最奇巧,说阿尔毕言语,国法禁锢酒……”

  文中展现的西亚,物产丰饶、琳琅满目,土特产珍宝类;有祖母绿、押忽珠、猫睛下眼、金刚钻、玛瑙、珊瑚、琥珀、五色玉、白玉、白铜、锡等物;香料类有沉香、枷楠木;各种异香果类;有万年枣、长生果、宴仙桃、玉液李曼浆梨、无花果、锁锁葡萄、五色香圆、玉手帕,西瓜甜,重六七斤一个。还有五色棉花树,高二三丈,一年开两次花,“长生不枯,可织五色西洋布,永不褪色。”

  此外,《天房国志》还记录当地出产异兽类,如麒麟(即长颈鹿)、狮象、犀牛、羚羊、狮猫、狮犬、银鼠、貂鼠、白狐狸、飞青鼠、千里马、红毛骆驼;珍禽类,如翡翠鹤、青鸾孔雀、驼鸡(即鸵鸟)、鸭鹅俱重5公斤以上。之后郑和等人又从天房国西行至募底纳国,“其民风国俗与天房国相类。”此后天房国王备上土特产,并绘天房国图,派遣使臣160人,跟随郑和一起返回明朝进贡。据此推测,应该有一张《天房图》被郑和带回中原,但已无从查找。

   研究价值珍贵,弥补史料不足

  关于明成祖朱棣派郑和下西洋的目的,《明史·郑和传》记载是“疑惠帝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天妃灵应之记》碑称,是“以宣德化而柔远人也”。

  郑和率船队出使西洋,主要的任务是宣诏颁赏,遍谕亚非诸国。船队每到一地,首先是礼节性地拜访当地国王与官员,宣布皇帝诏书,赐国王诰命、银印,赏给各头目品级冠带及礼物;其次是进行货物交易,贸采琛异。郑和船队满载绸缎、瓷器、铁器、金属货币等物,除了部分赏赐国王及酋长外,多数用来换取当地的特产。中国的丝绸、瓷器盘碗等深受各国人民喜爱,而郑和带回的则是宝石、珍珠、珊瑚、象牙等,以及大宗的香料。

  《天房国志》记载的特产与《瀛涯胜览》中对天房国的描述差不多。“起到对已有史料的必要补充、丰富作用。”资深考古学家冯永谦对记者说。记者 商 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