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是柬埔寨人?另类版本的郑和传说

 作者:仲力  来源:青年参考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10-01 17:33:00

 柬埔寨的郑和庙  


今年是郑和下西洋的600周年纪念。中国媒体对于郑和下西洋的大规模报道,只是笼统提到郑和的船队曾经抵达柬埔寨,却没有详细披露。而在柬埔寨,官方、民间和华人社团都  


没有举行关于郑和的纪念活动,只有坐落在金边以东100多公里的磅湛市郊的三保公庙香火正旺,青烟缭绕,诉说着郑和与柬埔寨的不解之缘。  


据当地的华人讲,磅湛市郊的三保公庙是柬埔寨现存的惟一一座郑和庙,它静静地安坐在湄公河古河道边上的诺哥巴捷古城内。诺哥巴捷意为“胜利之都”,是吴哥王朝时期的建筑,因其精美,当地人大多称其为“小吴哥”。柬埔寨著名的历史学家米歇尔·德拉内介绍说,这座与郑和的名字密切相关的华人庙宇——三保公庙,估计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了。  


磅湛的三保公庙在上世纪70年代红色高棉统治时期被夷为平地,庙中的三保公神像和两侧的守护神雕像被彻底摧毁。华裔柬埔寨人张自强冒着被指“亲中国”的风险,出资在原址重建了三保公庙,并于1991年6月22日竣工,才使这座记载了中柬友谊和郑和与柬埔寨渊源的历史遗迹得以保留至今。  



华裔重续郑和香火  


62岁的张自强是在磅湛出生的第二代华裔,祖籍中国广东省普宁县洪阳镇千金湖。他目前是柬埔寨可乐贸易公司和可乐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热心华人的社会工作,在柬埔寨华人理事会和潮州会馆都担任着领导职务。  


张自强说:“自古以来,三保公庙的香火一直很旺盛,我在青少年时代经常随父母前去祭拜。郑和是中华民族的英雄,600年前到了柬埔寨,不愧是柬埔寨华人的先驱与骄傲。”  


张自强回忆说,红色高棉于1979年垮台后不久,三保公庙的一位老庙祝把散落在地的三保公神像的碎块拼合起来,凭记忆用水泥草草重塑了三保公神像,之后又盖了一个草棚,把三保公供奉起来。上世纪90年代,磅湛市的华裔决定在原址重建三保公庙,张自强得知后欣然出资帮助重建。  


重建后的三保公庙的庙门正中书有“三保公庙”4个大字,两边门柱的对联是:“三圣名留青史,千秋威德扬北地。保公誉满赤州,万载神恩照南天。”  


进入大门是一个小院,正面是中国式的白墙黑瓦门楼,上书“三保殿”,两侧门柱上也有一副对联曰:“征异域赴异乡留庙貌于今垂万世,乃为民亦为国展神灵自古赫千秋。”  


根据历史资料记载,过去这副对联写的却是:“三征异域抚夷安邦遗像万年留瞻仰,保明尽忠辅政治国英灵千载永长存。”相比之下,现在的对联少了历史的雄壮,多了些现代的政治气息。在门柱两旁的白墙上还写着:“七出南洋留古迹,千年香火祀圣贤。”  


穿过“三保殿”,又有一个小院,右边的墙上画有青龙,左边的墙上画着白虎,正面神殿门正中书:“神光普照”,左右的对联为:“一代圣贤难却名声威胜地,万民祭祀尚留香火在人间。”  



张自强说,这些对联均已不是原来的文字,是几个华人根据各自的记忆拼凑出来的,由一位书法界的前辈书写,最后请柬埔寨的工匠雕刻而成,真可谓“集体智慧的结晶”。  


庙中供奉着3座神像,正中是金黄色的三保公郑和坐像,面相威严,双手合十,捧持宝剑。两侧各有一个护卫神像。由于这些神像是请柬埔寨的工匠塑造,又无原图比照,所以三保公的塑像颇有些柬埔寨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杰耶跋摩七世的风采。三保公在天之灵若知自己获此殊荣,也该“泪飞顿作倾盆雨”了吧?  


灵验的三保公  


新庙建成后两三年,老庙祝过世,三保公庙改由柬埔寨人管理,香火依然旺盛,日常开销尚可维持。张自强继续不定期地出资为庙中购置用品,整修粉刷庙墙。  


令人惊讶的是,三保公庙始建于1448年的这个精确资料的提供者,不是柬埔寨的历史学家,而是该庙75岁的柬埔寨人庙祝潘恩。三保公庙在郑和下西洋结束后不久建得,也符合逻辑。 


 潘恩说,他从小就听老人讲,三保公非常灵验,前来庙中祭祀、求签的人很多,特别是每年5月。他指着三保公身后正在闪烁的七彩光环说,两年前,有一位重病患者来求三保公保佑他医到病除,果然灵验。为了还愿,他替三保公庙接通电线,安装了这个整夜大放光彩的七彩光环。  


另类版本的郑和传说  


尽管三保公郑和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人,但到了潘恩口中,三保公却成了少小离家去中国留学、被中国皇帝赐号“三保公”、后又回到柬埔寨报效祖国的英雄奇才。这个故事与柬埔寨佛教学院半个世纪前校订出版的三保公传说一样,都把郑和的“国籍”改成了柬埔寨,只是潘恩的讲述少了几分传奇色彩。  


搜集整理三保公传说的人是上世纪60年代柬埔寨作家协会的主席李添丁,他对中国的文化、历史颇有研究,也是第一个把鲁迅的作品介绍到柬埔寨的人。  


李添丁版本的郑和故事是这样的:  


很久以前,统治磅湛省的亲王决定建造王城和宫殿。附近渔场的一个女孩儿听说后,准备了精美的食品和礼物献给亲王。亲王见她美丽动人,遂一见钟情,纳其为妃,并很快升为贵妃。两年后,贵妃所生的王子聪明可爱,深得亲王喜爱。王子4岁时乘大船到当时科技最发达的中国读书深造。他勤奋地学文习武,仅用了10年便成为神通广大、能掐会算、深谙韬略、勇敢善战、精通百技的奇才,受到了中国皇帝的喜爱与重用,被委以朝廷“顾问”重任,赐封“三保公”。  


日月如梭,转眼三保公年过三十。他虽听说父母早已双亡,但思念故乡之情日增月长,便偷偷回到柬埔寨,四处寻找亲人,他还给自己起了个有柬埔寨风格的名字——达布仑。  


一位好心的妇人收留了他。一个偶然的机会,达布仑终于从妇人口中得知,她就是他离别多年的母亲。母子先后病故后,后人按照事先的嘱咐,在母亲的骨灰塔之东建了一座庙宇,放置了一尊达布仑双手合十向母亲致敬的石像。  


中国皇帝派大臣一路追到磅湛,方知三保公已离开人间。于是大臣在达布仑石像上用中文题了“三保公”几个大字,三保公庙因此得名。  


郑和是柬埔寨人的说法仍缺证据  


对于这个民间传说,米歇尔·德拉内说:“尽管柬埔寨尚未发现郑和到过柬埔寨的文字资料和实物证据,但依然坚信,中国史料中关于郑和七下西洋途经柬埔寨的记载是可信的。”  


51岁的米歇尔·德拉内,1973年从金边高中毕业,到法国上大学,攻读历史专业,获博士学位。1982年参加西哈努克领导的抗越武装斗争。1993年后他出任两届政府的文化部国务秘书,2004年年底出任教科文委员会副主席。近年来他撰写、出版了10多部柬埔寨古代历史和考古方面的专著,非常熟悉和重视中国史料中关于柬埔寨的记载。早在40年前他就到磅湛的三保公庙祭拜,至今仍进行着该庙与柬埔寨文化历史的比较研究。  


米歇尔说:“柬埔寨关于三保公的民间传说,只是说明柬埔寨与中国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的历史,却不能证明三保公就是柬埔寨人。中国东汉末年的康泰、元代的周边观,都成功到访过柬埔寨,而且留有宝贵的文字资料。因此,明代的郑和完全可以沿其先哲的路线造访柬埔寨。”他还说,柬埔寨的首都金边和进粒等地已出土了中国古代的铜鼓、铜镜、瓷器和古币等,这些都是中国人在柬埔寨留下的历史痕迹。


来源:青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