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郑和研究在云南

 作者:高发元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3 16:45:24


在传统观念中,航海成了西方的专利,一些重大突破被西方作为“地理大发现”载入史册,“伟大航海家”的桂冠也载在哥伦布等人的头上。殊不知,对世界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航海时代的帷幕是由一个中国人拉开的。这个人就是世界伟大航海家郑和。

郑和,原名马和,回族,云南昆阳人。明洪武14年即公元1381年,明朝30万大军征云南,1383年班师回朝,马和作秀童选送南京。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马和随从征战。朱棣称帝,马和升为内监官太监,赐姓郑,改名郑和。

公元1405年至1433年的28年间,郑和奉明成祖朱棣之命率28000人的庞大船队,历经三朝,先后七次出使西洋,足迹遍及亚洲和非洲3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 “海上丝绸之路”推向最高峰。这说明中国古代不仅有过唐宋时期请进来的大开放,也有明代郑和下西洋走出去的伟大壮举。海权意识关乎国家的安全和强盛。闭关锁国势必落后,落后势必挨打。郑和下西洋给当代“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重要的启示和宝贵经验。

郑和是和平友谊的象征,600多年来他的美名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广泛传播,并逐渐深入到欧美,扩大到全世界。郑和和平航海对当今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是最有力的驳斥。如果中国对别的国家有什么企图的话那不是现在而是在600多年前郑和下西洋就可以做到,然而中国没有这样做,因为国强必霸不符合中国的文化传统。

宏扬郑和和平外交思想和敢为天下先的开拓精神,不仅是我国对外开放,和平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也是世界对话而不对抗,合作共赢的需要。中国需要郑和,世界需要郑和,郑和精神是世界的共同财富。

郑和下西洋比意大利人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87年;比葡萄牙人达伽马绕行好望角早92年,比葡萄牙人麦哲伦绕航全球到达菲律宾早114年。郑和下西洋规模之大,活动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涉及的技术之复杂,留下的谜团之多,意义之深远,使之成为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都关注的对象,它无以伦比的学术价值怎么说都不为过。

我国郑和研究始于20世纪初年,迄今已逾百年,近30多年,发展迅速,成果累累,迎来一个辉煌的发展时期。

云南郑和研究起步很早,20世纪初,马哈只碑的发现,弄清了郑和是昆明昆阳人。20世纪30年代郑和家谱的发现,弄清了郑和是元代云南首任平章政事、咸阳王赛典赤·瞻思丁的第六世孙。这两大发现,破解了数百年来郑和家世之谜,拓展和深化了郑和研究。1992年,昆明举办了规模盛大的郑和下西洋587周年纪念活动,活动集学术研讨、产品展销、招商引资、文艺展演、旅游观光为一体,获得了巨大成功,创造了郑和研究服务国家对外开放和地方经济发展的宝贵经验,体现了郑和研究的现代价值。1993年召开的首届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以及1994年我省赴马来西亚为期一个月的郑和下西洋图片展,迈出了我国郑和研究走向世界的第一步。继1987年晋宁县郑和研究会和1992年昆明郑和研究会成立之后,2002年,云南省郑和研究会成立,并与北京大学、云南大学共同举办了第二届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会议邀请英国海军军官孟席斯作“郑和最早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学术报告。孟氏这一观点曾在欧洲引起强烈反响。按此说,世界航海史就要重新改写,这无疑是对“欧洲中心论”的挑战。孟氏对郑和研究的执着精神和多学科的研究方法受到赞赏。省政府领导接见了他,昆明市政府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云南大学和云南省郑和研究会分别聘请他为客座教授和顾问。孟氏表示身后将把他大批珍贵的郑和研究资料赠送给省郑和研究会和云南大学,并将在最近兑现自己的承诺。这次郑和研究国际会议还倡议建立“世界郑和纪念日”。2005年国务院将每年的7月11日定为“中国航海日”,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大会,这标志着郑和研究正式由民间层面进入国家层面。云南的纪念活动丰富多彩,形式多样,期间召开了第三届昆明郑和研究国际会议。近年来,云南郑和研究随着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又有了新的发展。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省交通技师学院与时俱进,把郑和研究与教学结合起来,在校园建郑和文化广场,塑郑和铜像,设置郑和水运专业,与省郑和研究会共建郑和研究基地和创办郑和研究刊物,从2013年开始连续三年与省郑和研究会在校园举办郑和下西洋纪念活动,创造了郑和研究的新经验,新模式。

随着郑和研究的深入,我们还惊奇地发现,郑和下西洋的核心成员中至少有三个云南人,他们是郑和、杨庆和洪堡,三人都出身显贵,受过良好教育,并一起作秀童选送南京。今年6月,即上个月,习近平主席出访乌兹别克斯坦,访问了元代云南平章政事赛典赤瞻思丁的祖籍布哈拉。布哈拉是历史文化名城,拥有“中亚城市博物馆”和“丝绸之路之活化石”的美誉。 习主席在该国最高会议立法院作《携手共创丝绸之路新辉煌》的演讲中盛赞赛典赤抚滇功绩。赛典赤不仅在我国有很高的声望,在乌兹别克,在中亚,在伊朗都有很大的影响,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关联且有据可考的少有的重要人物之一。我们欣喜地看到,云南不仅南方海上丝绸之路有伟大的航海家郑和,而且在北方丝绸之路经济带还有杰出政治家赛典赤瞻思丁。这是奇迹,是云南的骄傲。

云南郑和研究如果从1913年郑和故里发现袁嘉谷著文开始已有百余年。百余年来的云南郑和研究可概括为“两大发现”、“两大推进”和“一个服务”。“两大发现”,即郑和故里和郑和家谱的发现。“两大推进”,即民间向国家,国内向国际推进。“一个服务”,即为国家对外开放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当下,以晋宁郑和故里和省交通技师学院为基地,以云南省、昆明市和晋宁县三个郑和研究会为组织网络的云南郑和研究,已进入有组织、有队伍、有成果、有刊物、制度化,常态化和国际化可持续发展的新阶段。

晋宁县委县政府历来重视郑和研究,还在1987年县委就率先领导成立了晋宁县郑和研究会。晋宁郑和研究会积极开展活动,利用郑和故乡第一资源,研究郑和的生平及其伟大历史功绩,挖掘郑和文化,弘扬郑和精神,成绩显著。1992年郑和下西洋587周年,晋宁举行了首次纪念活动,拉开了郑和文化节的序幕。迄今,“郑和文化节”已成功举办七届,并提升为国际性的“中国·昆明泛亚国际郑和文化旅游节”。如今晋宁很多街道、馆园、建筑物,甚至车队等多以郑和名字命名。可以说,经过30年的不懈努力,纪念郑和,研究郑和,宣传郑和,弘扬郑和精神,已成为常态,成为晋宁文化现象。晋宁郑和研究得益于一批有志于郑和研究的专家学者的带领,如徐克明、林广东先生和后起之秀研究会会长李飞鸿。他们咬定青山不放松,兢兢业业,几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几近忘我,令人感动。多年来,晋宁郑和研究,成绩斐然,就成果来讲,《通俗郑和志》可称得上是郑和研究标志性成果,是一部可以传世的力作。

《通俗郑和志》客观地记录了郑和及其七下西洋的史实和功绩,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多个学科领域为宣传郑和,研究郑和,宏扬郑和精神提供丰富生动详实的资料。全书思路清晰,图文并茂,情趣盎然。为使更多人喜欢读、读得懂,还大胆冠以“通俗二字”,用文学手法在可读性上下功夫,可谓用心良苦。

相信《通俗郑和志》的出版发行对广泛宣传郑和,深入研究郑和,大力弘扬郑和精神,会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