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郑和进京考

 作者:杨尔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7-20 20:00:12

IMG_3306.JPG

作者简介:杨尔文,汉族,1967年生于云南晋宁,中学高级教师,写过和发表过一些作品,云南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晋宁区文联,任晋宁区郑和研究会副秘书长。


郑和是怎样进入皇庭的?


传统的说法是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发动了统一云南的战争。命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和西平侯沐英为左右副将军,率领三十万大军进攻云南。云南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百姓流离失所,作为当地名门望族的郑和及其家庭,亦受到浩劫。郑和的父亲在战乱中死去,年仅三十九岁。年仅11岁的郑和被明朝军队掳去南京,遭阉割,赐与马皇后为侍童。马皇后死后,又转赐与燕王朱棣为侍童,郑和也随之到达北平。郑和作为燕王的侍童和宦官,在朱棣的关注下逐渐成长起来。郑和为人忠厚诚朴,才识卓著,因而逐渐得到朱棣的赏识和信任。洪武后期,燕王经常带兵出塞,追歼元朝残余势力,郑和此时已经二十多岁,身为内官近侍,他鞍前马后,随侍护卫燕王朱棣,多次参与征战。在这样的环境下,郑和迅速成长为众多侍仆中卓然超群者,成为朱棣的亲信和身边不可缺少的爱将。


有关郑和的书上大都如是说,郑和研究界也认可此说,似乎这已成为公论,也就没有细究。2013年起,晋宁县郑和研究会开始编撰大型文献《通俗郑和志》,为了保证志书的权威性和学术的严谨性,编委会多次到昆明邀请云南省郑和研究专家和学者进行学术研讨和审稿论证,关于郑和入宫的问题,中国回族学会会长、云南省郑和研究会会长高发元先生有独到见解,他认为郑和被明军俘虏,从逻辑上说不过去,所谓俘虏,即指战争中活捉的敌方从事战争的人员,即战俘。明军征云南时,郑和十一岁,他不可能是一名参战士兵,被俘的说法是说不过去的。另一种说法,当时明军从云南掳走了许多小孩,其中包括许多敌酋之子,这些小孩带到南京后,被阉割成太监。史书上确有此记载。《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十五年,朝廷成批量增加“阉人”作为内使,这一年十月十一日,增设内使361人,仅20天以后,即洪武十五年十一月初一,又增设内使76人。”合计437人。郑和很可能就是这些小孩中的一个。关于这一点,高发元会长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按《家谱首序》的说法,郑和的父亲及祖父,都世袭滇阳侯,作为朝廷高官,必然奋力抵抗,很多人认为郑和父死于抗击明军的战乱之中。以此看来,郑和属于敌酋之子,明军对郑和自然有杀父之仇,朱棣把郑和留在身边,无异于放着一枚不定时炸弹。所以郑和作为一名敌酋之子被明军掳走入宫,也不大可能,至少从情理上说不过去。高会长认为,郑和是作为秀童选入宫中的。当时觉得这种看法有道理,但又不敢完全认同。


大家知道,中国古代选入宫中之人,必须出身好,容貌好,才智好。当然,历史上有些太监少年时代之所以选择净身入宫,大都是因贫穷而走投无路,家庭生活所迫的缘故,这样入宫之人,大多平平淡淡,很少有作为有影响。这一点对郑和而言是可以排除的,他家里不穷,很富有。郑和的爷爷和父亲都曾到麦加朝圣,回来后被人们称为“哈只”,这说明他们家不但保持着虔诚的穆斯林信仰,而且家境依然富有,拥有相当的财力,再者,其父亲和祖父都世袭滇阳侯,是地方望族。一般情况下,普通百姓的子弟是很不可能选入宫中的,普通的人更是不可能。


2016年7月《通俗郑和志》在郑和故里发行后,玉溪郑和第十八代孙郑云良先生和第十九代孙郑梅丽女士来信,指出了《通俗郑和志》中几处关于郑和后裔表述有误的地方,为了弄个究竟,笔者又把原文和《故马公墓志铭》、《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玉溪郑和家谱》进行了认真对照,确有几处错误。但重新研读《故马公墓志铭》、《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玉溪郑和家谱》却有新发现:郑和不是被俘入宫,也不是被掳入宫,而是因郑和才负经纬,文通孔孟,特选于皇庭。


现在,我们认真分析一下关于郑和身世的三份重要材料。


首先看《故马公墓志铭》。《故马公墓志铭》里虽然没有直接说明郑和是怎样入宫的,但对郑和的家庭情况说得很详细,其父“生而魁岸奇伟,风裁凛凛可畏,不肯枉己附人。人有过,辄面斥无隐。性尤好善,遇贫困及鳏寡无依者,恒保护赒给,未尝有倦容。以故,乡党靡不称公为长者。”其容貌,其为人,其威望,可想而知。母亲温氏虽只“有妇德”三字,但其为人可见一斑。而郑和本人“和自幼有材志,事今天子,赐姓郑,为内官监太监。”仅“和自幼有材志”就足以说明郑和从小就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很多人忽略了两句非常关键的话,第一句:观其子而公之积累于平日,与义方之训可见矣。主要讲述郑和父马哈只平时注重美德善行之积累,对郑和所进行的仁义方正的家风教化。通过郑和来突出彰显其父的伟大。虽名为“故马公墓志铭”,为何要“观其子”呢?并用大量文字写郑和,很显然,因为郑和地位显赫,功成名就,光宗耀祖,是家族的骄傲。第二句:身处乎边陲而服礼义之习,分安乎民庶而存惠泽之施,宜其余庆深长而有子光显于当时也。说起云南人,人们所理解和想象的大都是蒙而不化的南蛮,本句讲述了郑和父亲米里金为滇阳侯,虽身处云南边陲,遵循和服从的是礼让道义的民风习俗,分抚安置平民百姓,施行的是实惠恩泽的举措,这句话点明郑和父亲是一位官员,不然,他怎么会而“分安乎民庶”和有“存惠泽之施”。正是这种高风亮节的美德善行,乡党才称公为长者。同样是这种高风亮节的美德善行,使他家成了积善之家,所以才会余庆深长,才会有子光显于当时。从《故马公墓志铭》看,郑和的父母非常好,家庭非常好,所受的教育非常好,郑和自己也非常勤勉,非常优秀,郑和自幼有材志,完全取决于家庭教育和环境熏陶,也正因如此,才会有“事今天子,赐姓郑”的机遇和成就。当然,和郑和自身的品德才华也是密不可分的。


其次再看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中的记载:“至明定鼎,太祖稽考前朝功臣,见咸阳王丰功骏烈,垂光史册,而社学管、养济院尤法良意矣,足为后世楷模。因将此二条登于阴骘书中,令天下仿行。追加咸阳王忠惠二字之谥,诏建庙,于春秋祭祀,永垂不朽。诏其后裔世袭侯爵。维时马三宝承袭,即擢为兵部尚书,太祖颇倚重之。后数有功于郑州,因赐姓郑,改名为和。后事成祖,努力王事。”


这段文字向我们传达出非常重要的信息。


第一,它道明了赛典赤赡思丁家族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家族,大明朝廷对前朝大臣赛典赤.瞻思丁的态度,尤其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对赛氏家族的态度。从文字中可以看出,朱元璋对赛典赤.瞻思丁是赞誉和景仰的。作为一朝开国皇帝,对前朝大臣有如此开明之举,是难能可贵的。纵观中国历史,很多开国皇帝对前朝官员都是深恶痛绝的,大都满门抄斩,斩草除根,以免后患。当然,关于赛典赤•赡思丁,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赛典赤治滇,名满天下,百世流芳。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后,赛典赤被委任云南省平章政事(相当于今省长),在任六年,备受云南人民拥戴。赛典赤在滇期间,减少赋税,招抚流亡人口,抚恤孤寡老人;兴办学校,首建孔庙,倡导儒学,教化民风;兴修水利,发展生产。赛典赤治滇六年,和平仁爱,边疆稳定,各族人民和谐共融;生产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裕安康。作为草莽起家的朱元璋,饱尝底层百姓的辛酸,以至于登基后悟出“地广非久安之计,民劳乃离乱之源”的深刻道理,也难怪他盛赞赛典赤.瞻思丁为“后世楷模”,以致“令天下仿行”。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第二,它道明了郑和进入皇庭的原因。因朱元璋赞誉和景仰赛典赤.赡思丁,为嘉奖他,遂“诏其后裔世袭侯爵。维时马三宝承袭,即擢为兵部尚书,太祖颇倚重之。”说明郑和是在朱元璋在位时就被召入宫了,并且“颇倚重之”。为此,笔者查阅了相关史料,尤其是明朝兵部尚书任职人员情况,没有查到兵部尚书中有郑和的名字。倒是查到一个叫马文升的明朝兵部尚书。一看名字便一阵欢喜,郑和的哥哥叫马文铭,这马文升是否是马文铭的弟弟?又迫不及待查到了马文升的相关资料:“马文升,字负图,相貌奇特很有气力。弘治第二年,担任兵部尚书,马文升在兵部任职十三年,尽心军务,孝宗十分信任他。马文升文武双全,特别注重气节,磨练节操,刚正不阿。正德五年去世,终年八十五岁。”马文升是孝宗年间的兵部尚书,郑和已辞世已近八十年。显然,郑和与马文升是扯不到一起的。


最后一句“太祖颇倚重之”尤为重要,太祖朱元璋死于1398年,郑和时年已经28岁。之所以要强调这一点,很多人持这样的观点:郑和父亲是元朝重臣之后,并且身居要职,世袭滇阳侯,必定效忠前朝,明军征云南,必然坚决抵抗,以至于39岁时就死去,必定是抗击南征明军以身殉国的。我觉得这种看法是武断的,郑和父亲39岁为什么就不会死呢?而且非得是抗击明军而死呢?万一是病死或意外事故死呢?考其生卒年月,米里金生于1344年,卒于1383 年,39岁,这一点在“故马公墓志铭”上写得清清楚楚。其世袭滇阳侯应该是朱元璋登基后的事,1368年明朝建立时,米里金24岁,时间上是吻合的。赛氏家族的官爵是元明两代王朝加封任命的,为什么说他必须抗明呢?


有说米里金参加了杨苴的抗明战争,为此,笔者又查阅了元梁王和杨苴的相关史料。


关于元梁王,史料记载:“洪武六年,遣翰林待制王祎等赍诏谕梁王,久留不遣,卒遇害。八年复遣湖广行省参政吴云往,中途为梁使所害。十四年,征南将军傅友德、蓝玉、沐英率师至云南城,梁王赴滇池死,定其地。改中庆路为云南府,置都指挥使司,命都督佥事冯诚署司事。二月诏谕云南诸郡蛮。”从文字中可知,元梁王和大明王朝是顶着干的,不共戴天,以致两次杀死大明使者。当时作为滇阳侯的米里金,应该是当时响当当的人物,好像没什么动静。


关于云南土官杨苴,史料记载:“十五年,友德等分兵攻诸蛮寨之未服者,土官杨苴乘隙作乱,集蛮众二十余万攻云南城。时城中食少,士卒多病,寇至,都督谢熊、冯诚等撄城固守,贼不能攻,遂远营为久困计。时沐英方驻师乌撒,闻之,将骁骑还救。至曲靖,遣卒潜入报城中,为贼所得,绐之曰:‘总兵官领三十万众至矣。’贼众惊愕,拔营宵遁,走安宁、罗次、邵甸、富民、普宁、大理、江川等处,复据险树栅,谋再寇。英分调将士剿降之,斩首六万余级,生擒四千余人,诸部悉定。二十五年,英卒,命其子春袭封西平侯,仍镇云南。”


杨苴叛乱中点到都督谢熊、冯诚,也没有米里金的名字,或许他和元梁王以及杨苴根本不是一路人。况且,他们家族为官,治理有方,百姓安康,正因如此,两代王朝才会器重他们,他们只会谢主隆恩,为王朝励精图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他史书上没有找到米里金和杨苴的任何牵连。


第三,它说明了郑和赐姓郑的原因。关于郑和的姓氏问题,历来有争议,一说是郑和在明军征云南时落难南华,被一郑姓回族老人收养,故姓郑。当然,这只是民间传说,不足为据。《故马公墓志铭》中只点明“事今天子,赐姓郑。”但没有点名具体原因。《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直接说明了赐姓的原因“后数有功于郑州,因赐姓郑,改名为和。后事成祖,努力王事。”这里的郑州不是河南省会,而是北京附近的郑村坝,朱棣发动靖难时,郑和在郑村坝立下赫赫战功,因此朱棣赐予郑姓,马和变成郑和。


关于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据“补修”者云:“我族宗谱累代相传,源源可考。发逆之变,毁于兵。族长犹能忆及,早补修……”这说明《首序》是根据族长回忆修补成的。凭记忆所补史实虽有谬误,但大都还是忠实于原谱,没有发现人为杜撰痕迹。家谱毁于兵乱,时隔多年,准确无误是很难做到的。如《首序》中关于郑和祖先的断代就有出入:“赛典赤•赡思丁生长子纳速剌丁,袭咸阳王,驻抚滇南。……纳速剌丁生伯颜,封淮安王。王伯颜生察儿米的纳,封滇阳侯;米的纳生马三宝,袭封滇阳侯。”就掉了“米的纳生米里金,米里金生马三宝。”当然,包括“诏其后裔世袭侯爵。维时马三宝承袭,即擢为兵部尚书。”实际上郑和是被提升为内官监太监而不是兵部尚书。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否认郑和被朝廷提拔任用的史实,仍然不能低估《首序》在郑和研究中的重要价值。


再次看玉溪《郑和家谱》。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旧书摊上买到一本李士厚先生1936年编著的《郑和家谱考释》,扉页上还写着:“赠希鲁先生存阅”字样,落款是学生李长弼,书已经泛黄,非常破旧。《玉溪郑和家谱》直接写明:“公次子和,才负经纬,文通孔孟,特选皇庭。”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起初我以为是李士厚先生编上去的,后来我又核对了《玉溪郑和家谱》最原始的影印件,最终证实确系《玉溪郑和家谱》中的原话。


近些年来,郑和研究在世界各地风生水起,很多研究文章是在固有的基础上东拼西凑,解构重组,并无新意,突破性的东西不多。郑和被俘入宫,被掳入宫的说法,更多的是史家和学者的推测联想,虽有一定道理,事实上并找不到史料的支撑。学术研究,一定要尊重历史,特别要重视史料和遗迹遗物的深层挖掘。《故马公墓志铭》、《南京抄郑氏家谱.首序》、《玉溪郑和家谱》是研究郑和家世最重要的史料,因而,也最具真实性和权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