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走近丝路古城布哈拉 寻访与中国的千年之缘

 作者:孙娟  来源:回回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29 15:16:09

公元前2世纪,一条连接欧亚大陆的古代陆上通道开始出现。这条后来被称为“丝绸之路”的古代商道以汉代古都长安为起点,一路向西延伸,穿越中亚腹地,通往欧洲。它不仅促进了沿线地区的发展,也促成了不同文化的相互交融。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千年古城布哈拉就是古代丝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它见证了古老商道在历史上的繁华与衰落,经过2500多年历史的冲刷依然保持着原有风貌。

布哈拉是中亚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而且是为数不多完好保存了公元4世纪到20世纪建筑遗迹的古城,被称为“城市博物馆”。1993年古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关于‘布哈拉’名字的由来,说法很多。俄罗斯学者认为,布哈拉的名称源自梵语(古印度)“维哈拉”,是“佛教寺院”的意思。古代中国人曾将这座城市称为布霍。

透过卡梁清真寺大门看对面的米里-阿拉布经学院

 

布哈拉准确建城日期也无从考证。历史学家、布哈拉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罗别尔特.阿里梅耶夫说,在布哈拉古城地下20多米纵深的范围内,发现了不同时期的大量文物和古迹,证实这片地区自古就一直有人类居住。最早的人类足迹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多年前,那个时候渔猎部落已经来到了泽拉夫尚下游三角洲地带。阿拉伯人占领这里后,之前的大量文献资料都被销毁,所以历史学家基本是通过中国的古老文献来了解布哈拉的历史,比如《汉书》、《唐书》、《魏书》等。这些文献对于确认布哈拉城市的历史以及整个国家的历史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历史学家、布哈拉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罗别尔特.阿里梅耶夫

历史学家、布哈拉遗产研究中心主任罗别尔特.阿里梅耶夫是土生土长的布哈拉人。在这座古城里生活了69年。布哈拉国立建筑艺术博物馆就是由他亲手创办。顶着三十几度的高温,他陪同我们一道参观了古城的主要建筑。老人熟悉这个城市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建筑,熟悉它们在一年四季的每一个“表情”,因为这里的一切早已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为什么布哈拉可以在此后成为古丝绸之路的重镇?阿里梅耶夫告诉我们,一方面是源于布哈拉的地理位置,它位于中亚的中心地带;另一方面还得益于活跃在古丝路贸易交往中的粟特人。那个时候生活在泽拉夫尚河一带的粟特人生性好客,以善于经商而闻名。粟特人有这样的传统,如果家里生了男孩,那么就要在他的手上放一枚钱币,在他的舌头上抹上蜂蜜,这样就会让他在长大之后“能说好听的话”、“能赚更多的钱”。粟特人讲亚拉姆语,而恰恰那时在欧洲很多地方也使用这种语言,因此正是这些粟特商人将中国与地中海地区连接在了一起。考古学家曾在中国发现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墓葬,墓主就是粟特的商队首领,此外还有双语的粟特文和汉文的墓志铭。这些都证明了布哈拉的早期居民粟特人曾沿古代丝绸之路到达了东方。

 
布哈拉古城米里-阿拉布经学院

 

公元8世纪初的时候,阿拉伯人占领了布哈拉。伊斯兰教开始在这里传播和盛行,随之出现的是建于不同时期的上千座清真寺、经学院、宣礼塔和祭祠场所,使布哈拉一度成为了伊斯兰世界的精神中心。现在的布哈拉古城内还保存有百座文物古迹。布哈拉的建筑以“沙漠色”土黄色为主,清真寺的蓝色穹顶以及建筑物外墙上蓝色为主调的各种图案装饰,让人眼前一亮,心中也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神圣感。两天的行程里,想走遍这里所有的古迹,真的很难,因为许多的地方都值得停下脚步慢慢欣赏。

 位于波依-卡梁广场周边的宣礼塔、清真寺和米里-阿拉布经学院是布哈拉古城的标志性建筑群

 

卡梁宣礼塔高46米,地基深度16米。它用来召唤祈祷,也曾经是疲惫的沙漠商队的灯塔。

 卡梁清真寺建于1514年建成,走进里面,宽阔的长方形露天院落三面被悠长的拱顶回廊围绕。

 回廊雪白的墙面没有一丝装饰,营造出一种强烈的庄严感

 阿尔卡禁城与古城墙 


整座城堡位于布哈拉市西侧,是布哈拉现存最古老的历史遗迹。布哈拉汗国后期统治者的堡垒。它建于城中的高地上,象征着统治者的权威与不可接近。城堡外墙长度790米,城内面积4公顷,城墙高度16米-20米。据说,有一面城墙上一直挂着长长的皮鞭,它是布哈拉汗国权力的象征。城堡里分布有宫殿、朝臣办公场所、清真寺、监狱、仓库、手工作坊、马厩、武器库、造币厂、交易市场、医院和药店。禁城外是列吉斯坦广场,再外围是热闹的集市和奴隶交易市场。

 
伊斯梅尔.萨曼陵墓  萨曼王朝开国君主的陵墓。公元9-10世纪 布哈拉曾是萨曼王朝的首都

 霍加·纳斯尔丁(阿凡提)雕塑 

 

在布哈拉,和骑着小毛驴的阿凡提大叔邂逅,会让整个旅程又增添了不少趣味。他是很多人儿时的偶像。阿凡提到底是哪里的人?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布哈拉呢?事实上,阿凡提的形象几乎遍及中亚各国。在我国的新疆,阿凡提的故事也广为人知。不同地区的传说中往往以智者或者导师的头衔来称呼他,如霍加、毛拉、阿凡提等。他生性开朗,足迹遍及中西亚多国。乌兹别克斯坦人认为,当他来到布哈拉就喜欢上了这里,并留了下来。

 

古代丝绸之路在布哈拉留下了很多的印记,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分布在不同穹顶之下的室内巴扎。据陪同我们的当地历史学家介绍,目前布哈拉古城内保存有3个室内市场,现在看来里面的商品都大同小易,不过在过去每一个市场都有明确的功能划分。

穹顶下的传统室内巴扎

各色精美的手工艺品

我们的此行的目的之一,是找寻布哈拉与中国的千年之缘。在这座古城里,从汉唐时期开始,古老商道在这里留下了哪些中国的痕迹。布哈拉国立建筑艺术博物馆副馆长卡里姆.鲁斯塔莫夫告诉我,在布哈拉阿卡城堡以及布哈拉汗国最后一位埃米尔的郊外行宫里,有一些非常珍贵的展品,包括通过古代丝绸之路运到布哈拉的中国瓷器。的确如此,在被当地人称为“夏宫”的埃米尔郊外行宫,有一间屋里满满当当摆了几十件瓷瓶、瓷碗、磁盘,墙上的博古架已经瘢痕累累,但是那些珍藏在玻璃橱窗里的小瓷碗还依旧保持着鲜亮的色彩。

 

珍藏在布哈拉汗国埃米尔郊外官邸里的各色瓷器

 

值得一提的是,在东西方的贸易往来还使布哈拉古城在18世纪时出现了早期的钱庄,其中还有专门的中国钱庄,专门为从各国来布哈拉交易的商人服务。他们这在这里用本国的货币兑换中国的货币。很可惜,这样的建筑并没有保存下来。 

穿梭在古老商道上的驼队不仅带动了沿线城镇的繁荣,还促成了不同文化的相互交融。中国的养蚕和丝织技术也随之传到了中亚,被传承了上千年。布哈拉古城周边绿化带中种植了大批的桑树,市场上丝绸制品深受各国游客的欢迎。在布哈拉新城区,中乌两国合资成立了丝绸加工厂,产品行销欧洲和亚洲市场。

丝绸厂的生产车间

在布哈拉,很多的传统手艺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失而失传。绣娘姆努瓦尔.法尔玛诺娃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手工艺人,她向我们展示了一件她耗时8个月才完成的作品—新娘礼服。售价大约在10000人民币。姆努瓦尔说,金绣也是当地的特色,在黑色的绒布上用金丝线绣出各种传统花纹。以前只有男子才能成为绣工,因为传统观念认为,丝线如果被女人的手碰到,就会被污染。不过,现在这个行当里女绣工已经非常普遍。姆努瓦尔的愿望是可以有机会到中国去看一下,学习中国的刺绣工艺,获取新的灵感。


姆努瓦尔.法尔玛诺娃耗时8个月才绣完的新娘礼服


绣娘姆努瓦尔.法尔玛诺娃告诉我们,她已经将手艺传给了儿子,由他来继续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在布哈拉采访的两天,当地人的好客缩小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感,总有人愿意和你交流几句,问一问你来自哪里,是否喜欢布哈拉。偶尔从你身边突然走过几个年轻人,他们会用英语打招呼,“hello”或者“Good morning”,然后又不好意思地哈哈笑着跑开了。大多数当地人尤其是老一辈中,还恪守着一些传统的社交礼仪,比如见到长者一定要主动打招呼,人与人之间问候要将右手放在心脏位置,以表虔诚等等。

 

匆匆两天,最遗憾的是没有品尝到当地的特色美食—抓饭。据说,布哈拉餐馆的抓饭到中午两点前通常就会售卖一空。晚上他们也不再补充。所以,想要品尝抓饭的美味,还真得赶早。

来到布哈拉你会发现,这座古代丝绸之路重镇如今仍然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旅游业成为拉动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在古城的一座座穹顶之下,还保留的传统的巴扎,商贩们兜售着各色精美的手工艺品。建于不同时期的清真寺、经学院、宣礼塔、城堡、宫殿吸引着前来朝圣的各国游客。漫步于此,历史和现代似乎没有了分界,一切如旧,一切又在发展之中。


坐落在老宅里的家庭旅馆

小贴士:

布哈拉距离首都塔什干600多公里,可以乘坐夕发朝至的火车前往,车程大约9小时。2016年连通塔什干到布哈拉的动车将开通,可以大大缩短路上耗费的时间。除了火车,布哈拉和塔什干之间每天都有航班往返,大约1小时左右就能够到达。布哈拉古城的小巷里隐藏着各种规模的家庭旅馆和酒店。我们这次就选择了一座在老宅里的小旅馆,餐厅的壁画都已经斑斑驳驳,随时让人有一种穿越历史的感觉。网上可以预定,非常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