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气韵清真︱流传于牛街礼拜寺的明正德青花阿拉伯文七孔山子

 作者:金立言  来源:​ 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8-11 13:26:38


气韵清真

流传于牛街礼拜寺的明正德青花阿拉伯文七孔山




640.webp.jpg
金立言


        文物承载文化,收藏传递喜悦。伊斯兰教自唐代传入中国,至今已逾千年,在此过程中,伊斯兰文化与中华传统文化水乳交融,先贤硕学不仅留下了宝贵的思想学说、文献典籍,更创造出璀璨的物质文明。例如:建筑装饰、书法艺术、石刻砖雕、瓷铜玉器、掐丝珐琅、琉璃制品、竹木牙角等等,无不独树一帜,饮誉海内外。

 

        近年来,国内学界对伊斯兰教本土化的研究越发重视,而上述这些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正是千百年来外来宗教与本土文化彼此影响、相互借鉴的重要见证。文物具有具体直观、形象生动的特点,是文化的载体。当前,国家文物局提倡"让文物活起来",正是看到了这一重大意义所在。

本文作者与回宗正(1933—2013)乡老

 

       北京两庆书屋工作室特别关注中国伊斯兰文物的收藏与研究。多年来,在国内外的大小拍卖会购藏相关作品,尤以明清时期的瓷器、铜器等最具系统,颇具特色。在2017年底举办的"窑火丹青-两庆书屋藏瓷"展览中,反映伊斯兰文化影响的相关系列藏品受到收藏界及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及好评。

 

       牛街礼拜寺微信公众号将定期推出"气韵清真"专栏,介绍宋代以来的相关文物,通过文物展示中国的伊斯兰文化,传承和弘扬丝路精神,助推“一带一路”倡议。敬请关注。


640.webp (1).jpg

〈图1〉


       牛街礼拜寺〈图1〉是北京著名的清真寺之一,始建于辽代统和十四年〈996〉,明宣德二年〈1427〉扩建,正统七年〈1442〉整修,成化十年〈1474〉敕赐寺名为“礼拜寺”,是为北京四大官寺之一。寺内南北碑亭内各有弘治九年〈1496〉的“敕赐礼拜寺记”和“敕赐礼拜寺增修碑记”两碑。此两碑之文字部分内容收录于穆斯林学者回宗正编纂的《北京清真寺碑文辑录述要》(图2)。


〈图2〉  


          值得注意的是,北碑亭的“敕赐礼拜寺增修碑记”所记发愿人多为宫廷宦官,包括“尚衣监太监刘升”,“司设监太监何江”,“尚膳监太监张钺”,“都知监太监杨永”等人名〈图3-4〉,可窥知其出身信仰,是极为珍贵有用的史料。牛街礼拜寺尚存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的同名“敕赐礼拜寺记”石碑及清代石刻文物,其中广为人知的包括康熙圣旨牌,道光“行有恒堂”大铜炉等。


〈图3-4〉


        2008年,牛街礼拜寺在寺内开辟了“牛街礼拜寺历史文化陈列”,公开展览寺史资料,文物文献等,并出版《清真古韵——北京牛街礼拜寺》。〈图5


〈图5〉


        展厅中陈列了流传下来的多件古陶瓷,其中重要作品包括青花阿文七孔山子〈图6〉。此器现高23公分,造型奇特新颖,以瓷土堆塑山子状,表面阳刻唐草叶脉,凸出器面,极具立体感。顶部镂空七孔,中间一孔,周围六孔环绕。两面上下各有几何图形开光四处,内书阿拉伯文字,笔法流畅。青花发色雅致,釉光明亮,白中闪青,具典型正德官窑特征。

〈图6


           荷兰阿姆斯特丹博物馆收藏一件类似山子〈图7〉,连同瓷制台座,底款“大明正德年制”,外加双方框。此山子高于牛街藏品,可知礼拜寺之器下部台座破损遗失,现为残器,虽残犹珍。经过请教相关学者,七孔山子的铭文大意为:“安拉使他的国家繁荣”。


   〈图7〉


         若着眼于山子顶部之镂空七孔的话,同样形制的正德阿文官窑器还有台北故宫博物院及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圆形七孔花插等〈图8〉,或为相同用途。


   〈图8〉


          此类正德官窑的官样出自何处,何时由谁主导设计一直是学界的关心所在。关于这一点,《朝鲜王朝实录》〈图9〉的记载值得重视,即武宗在即位之初的正德三年就已经把回回人迎入宫阙,拜为师傅。旁观者清,朝鲜使节笔下的正德皇帝疏于朝政,宠信宦官,儿戏宫廷,但是对伊斯兰教的兴趣始终未减,他学习阿拉伯语,品尝清真美食,观赏技艺表演,生活得多姿多彩。


〈图9〉


          问题是,众多文献记载同样表明,相比伊斯兰教,武宗对佛教的热情有过而无不及,他通晓佛经梵语,自封大庆法王,造寺大内,群聚诵经,演法内厂,收集法物,迎请活佛。那为什么在正德官窑中反映佛教题材的器物却寥寥无几呢?如牛街礼拜寺碑文所示,我们认为这还是在他身边活跃的回回人太监为了投其所好并彰显权势,积极参与了官样瓷器的设计制定。

 

          事实上,牛街礼拜寺的弘治九年碑文记载了多位回回人太监发愿修建清真寺的事迹。而明初以来,宫廷一直委派太监督陶,正德朝亦然。在此背景之下,不难想象他们参与了官样的设计。

    

         总而言之,正德官窑的阿拉伯文瓷器件件器形别致,烧造讲究,青花淡雅,纹饰新颖,不仅体现了正德时期精美的制瓷水平,而且反映出十六世纪前期的时代背景:伊斯兰气息风靡明代宫廷,外来宗教文化和中国传统工艺撞出火花,烧造出标新立异的官窑瓷器,在中国陶瓷史之长河中独树一帜,文化史意义至为深远。


来源:牛街礼拜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