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郭隆真

 作者:黄成俊 董凤鼎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18 10:29:58

t0156a6bf8dda3bdf18_size=364x500.jpg

    

    六次入狱,视死如归


    郭隆真(1894-1931年),女,原名郭淑善,出生于河北省大名县金滩镇一个回族乡绅之家。她的父亲是位开明的读书人,母亲是位恪守封建道德的女性。郭隆真自幼聪明、倔强,反对封建礼教束缚,她拒不按传统习俗裹脚,也不接受包办的婚姻。她喜欢阅读进步报刊,积极寻求救国真理,在经过革命风暴的锻炼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我党早期杰出的女革命家。她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先后六次入狱,最后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消息传到天津,正在天津女师上学的郭隆真就和周恩来、马骏、邓颖超、刘清扬等首先响应,带领学生和各界人士,掀起了如火如荼的爱国运动。


    发动男女学生游行示威,声援北京的学生运动。5月5日晚,经郭隆真和邓颖超等研究后,于5月6日下午由郭隆真主持召开了直隶女师各班代表会议。郭隆真大声疾呼:“国难当头……救国救民,爱国不分男女,救国不能后人!"她倡议迅速行动起来,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在郭隆真等同学的带领下,女师很快联络了天津中西女中、高等女校、普育女中等女校学生六百多人,于5月25日在天津义仓街江苏会馆举行了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成立大会,选出刘淸扬为会长,邓颖超、郭隆真等为评议委员兼演讲队队长。她们日夜奔波在天津的大街小巷,向各界群众揭露帝国主义和卖国贼的罪行,宣传争取妇女解放的道理,有力促进了五四运动在天津的迅猛发展。


    率领天津各界代表赴京请愿,反对在《巴黎和约》上签字。6月底,京津万余学生汇集新华门请愿,要求政府拒绝在丧权辱国的“巴黎和约"上签字。郭隆真作为天津学生代表的一员,积极参加了请愿活动。在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下,经过激烈的斗争,最终迫使北洋政府未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领导京津学生声援山东惨案,要求惩办回奸马良。8月3曰,山东反动军阀济南镇守使马良捣毁了山东回民爱国团体,枪杀了回族爱国志士马云亭、朱春涛、朱春样,还宣布戒严,“马良祸鲁”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公愤。郭隆真、马骏、刘清扬等—百多名回族学生,来到天津清真北寺,在阿訇和回族民众面前,痛斥回族败类马良的罪行,砸烂了马良为清真寺题字的大匾。8月23日,郭隆真再次赴京参加请愿,要求政府惩办马良。她在总统府门前发表做慷慨激昂的演说,被反动军警逮捕。8月26 日,马骏率领京、津、鲁等地各界代表五千多人,展开了三天三夜不屈不挠的示威请愿斗争,要求“释放被捕代表”,“惩办卖国贼马良”。由于全国人民的声援,郭隆真等获释。


    成立“觉悟社”,推动爱国运动深入广泛的发展。1919年9月初,郭隆真总结了请愿示威的经验教训,提议为了斗争的需要,天津学生联合会和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应该更紧密地联合,成为天津爱国运动的核心。这个主张得到周恩来等人的支持,经过一番酝酿和准备,于1919年9月16日,觉悟社成立,出版刊物叫《觉悟》。社员们不用本名,以抓阄的方法决定每个人的代号,再按号码谐音取一化名。周恩来是五号,化名伍豪;郭隆真是十三号,化名石衫或石珊。觉悟社一成立,就得到李大钊的指导和称赞。


    觉悟社成立后,应山东爱国团体的要求,郭隆真等八人和上海、南京、河南等省十八个爱国团体的代表,第三次进京请愿,又被军警逮捕。由于郭隆真等人义正词严的斗争和全国人民的支持,被拘押一个多月后释放。


    郭隆真回到天津后,就和周恩来领导了天津各界抵制日货,要求直隶省公署惩办勾结日本浪人殴打学生的奸商的斗争。结果,周恩来、郭隆真等二十一人被警察逮捕。他们秘密串联,进行绝食斗争,反抗非法隔离、拘押,争得了互相往来、看书学习的权利。在被押期间,郭隆真曾经患病,但她斗志旺盛,毫不妥协。4月11日是她的生日,周恩来代表大家向她赠送礼品,祝贺生日,使她深受感动和鼓舞。由于被捕者和天津各界人士一起坚持斗争,在关押半年之后,周恩来、郭隆真等21人被宣布“期满释放”。法庭门前欢呼的人群把他们包围起来,赞扬他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爱国主义精神。

  

    五四运动后,一部分先进的青年知识分子,为了认识世界,改造中国,兴起了赴法勤工俭学的热潮。郭隆真和周恩来、张若名等197人,于1920年11月7曰,乘坐法轮波尔多斯号,由上海启程,于11月13日到达法国马赛。


    经友人介绍郭隆真与张若名进入巴黎贩—家云母厂当工人,工作条件非常艰苦。这期间郭隆真直接接触了法国工人和华工,亲身体会到了资本于1921年秋考入法国省立女子高等学校,生活异常凄苦。目睹中外统治者的腐败黑暗家对工人的压迫和剥削也具体了解到了法国和欧洲工人运动的情况。她努力学习法语,如饥似渴地阅读法文版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她工资很少,还节衣缩食帮助张若名入校学习。她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得到广大勤工俭学学生的称赞。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法国,经济日趋萧条,自1920年秋冬起,物价飞涨,法郎贬值,许多工厂的资本家裁减工人,赴法勤工检学的学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绝大部分中国留学生无工可做,求学不得,生活无着,有的被生活所迫而自杀。郭隆真于1921年秋考入法国省立女子高等学校,生活异常凄苦。目睹中外统治者的腐败黑暗,留法学生饥寒交迫、告急无门的残酷现实,使郭隆真悲愤交集,咬破中指,写下《人道血书》。继之,她有含泪写下《泪书》,寄回国内发表,向社会各界作血泪控诉,并呼吁支援。


    在蔡和森、周恩来、李维汉等人领导下,郭隆真还积极参加了“二八”运动,反对中法庚子借款、收回里昂中国大学以及反对列强共营中国铁路,内除国贼、外抗强权的斗争,取得了一定的胜利。


    郭隆真在斗争实践中受到锻炼,坚定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于1923年经周恩来、尹宽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为被压迫民族和阶级开创了光明之路。1924年秋,郭隆真结束了四年的勤工俭学生活,和李富春、蔡畅等一起离开法国,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她亲眼看到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生气勃勃的情景,增强了对中国革命前途的信心,找到了救国教民之路。1925年春天,在国内革命形势高涨的情况下,郭隆真接到党组织的通知,满怀激情地回国参加革命。


    郭隆真回到北京后,在李大钊负责的北方区党委领导下工作。当时,正处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郭隆真被派到国民党北京市党部的妇女部工作,化名林一(林逸),创办了《妇女之友》刊物,很受群众欢迎。为了掩护革命工作,1926年党组织派她在北京西城报子街49号办了一所缦云学校,她的公开身份是学校领导人,实际是利用学校为阵地,秘密进行革命活动。在学校里党团组织经常开会,研究工作。郭隆真还常到香山慈幼院、北京女髙师、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发展党团组织。张秀岩、陈璧如、韩幽桐等都是她发展的党员。


    郭隆真在北京时住在井儿胡同四号的一间小门房里,屋子很小,摆设简单,生活俭朴。由于工作繁忙紧张,她的身体一度很不好,许多领导同志关心她的健康,劝她安个家,休息一段时期。但她全然不顾,一心扑在党的事业上。在警探密布的险恶环境中,她坚定不移,克服各种困难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受到李大钊的信任和器重。不久,郭隆真又担任了中共顺直(河北)省委委员。


    1927年春,奉系军阀张作霖逮捕了李大钊等一批共产党员,郭隆真为了销毁文件,掩护同志,未来得及撤走,被反动军警逮捕。郭隆真被关押在北京第一模范监狱,敌人审讯了几次,没有得到口供。她在狱中毫不屈服,鼓舞同狱难友坚持斗争,并向狱卒宣传爱国反帝思想。一名女狱卒受到教育,后来为她往外传递消息。当韩幽桐去探监时,见到郭隆真身穿囚衣,面容憔悴,不禁失声哭起来。郭隆真安慰她说:“别这样,这算得了什么,不要伤心。”


    1928年年末,郭隆真获释出狱后到上海寻找党组织,找到了分别多年的邓颖超, 继续投身到革命斗争的洪流中。1929年春,她被党组织派往东北搞工运,先到哈尔滨领导中东路的工人斗争,后调沈阳任满洲省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在恢复党团省委工作中,郭隆真又被敌人拘捕,但她机敏逃出。由于郭隆真工作成绩显著,被当时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同志评价为“在工作上最积极,在政治上最正确”。


    1930年,党中央把郭隆真从东北调回上海,不久便又派她去青岛。赴青岛途中,郭隆真曾在济南停留,开展群众工作。她经常到清真女寺去和回族女同胞一起谈教门,拉家常,宣传革命道理。她平易近人,口才又好,大家都乐意接近她,亲昵地称呼她"郭师娘”。到青岛后,她很快和青岛地下党的负责人陈少敏、董汝勤接上了关系,她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由于郭隆真卓有成效的工作,青岛连续爆发了纺织女工、烟厂工人的罢工斗争。青岛不仅恢复并健全了党组织,而且还创办了《红旗报》《海光报》等革命刊物。


    1930年深秋,郭隆真不幸被捕,这是她第六次落入敌人的魔掌。由于郭隆真坚决机智的斗争,敌人弄不清她的真正身份,但青岛市公安局觉察到张李氏(郭隆真化名)被捕后,“靑岛红旗”亦随之绝迹,由此认定她是一个宣传共产主义、鼓动工潮的“共党重要分子”,于11月17日将郭隆真押解到济南高等法院。


    郭隆真被关押在济南监狱,敌人对她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但她守口如瓶. 宁死不屈,表现出毫不动摇的硬骨头精神,连狱吏也说这样的人实在少见。


    1931年4月5曰,山东反动军阀韩复榘把郭隆真和前山东省委负责人邓恩铭、刘谦初、吴丽石等二十多名共产党员押赴刑场。郭隆真在囚车中,昂首挺胸,奄无惧色,她一路高呼口号,唱着雄壮的《国际歌》,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敌人“执法队”中的一个回族士兵,传出了郭隆真被害的消息,济南西关一带回族群众听后心情悲愤,他们不顾个人安危,冒着风险将郭隆真的遗体从刑场抬到清真西寺,西小仓街的白师娘为烈士料理冲洗事宜。丁绍志阿訇为烈士举行站礼后, 将其安葬于南坡义地。


    曾经和郭隆真并肩战斗的邓颖超高度评价她的一生:"她有火样的热情,爱护着国家、民族;亦同样以火热的高度,憎恨着当时亲日卖国贼。在五四运动中,在她一生的革命工作中,都证明她是一位坚决男敢、不顾一切、精诚不懈的奋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