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蜀回人物 | 竹琴圣手——贾树三

 作者:佚名  来源:蜀回 蜀中回回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1-30 18:01:12

竹琴圣手——贾树三


文/图:马晓东、哈培钰


微信图片_20191130180135.jpg


       竹琴,即道情,初为道士劝善说道的古老艺术,清末民初改为演唱历史及小说故事,始称竹琴。演唱者执渔鼓、简板,一人兼唱生、旦、净、丑诸角。词曲多袭扬琴唱本。成都唱竹琴者多,惟贾树三技艺精绝,当时称为贾派。

——《成都城坊古迹考》


       贾树三,成都回民,生于1891年。住皇城坝回民区八寺巷(人寿巷)清真八寺寺对门一个有几户人家的院子。父亲是阿訇,家中兄妹五人,一个哥哥三个姐姐,树三行五,人称 "贾五儿"。一岁半时父亲归真,两岁半时,因患病误诊吃药而双目失明,全家生活由母亲与二姐在皇城里的荒地种菜维持。几岁时树三即跟姐姐上街提篮小卖,每当他卖花、卖雪梨膏时,只要听着街上有琴音或说书声,就要去仔细听,他天资聪颖,记忆力超群,过耳不忘。由于他眼盲的原因,其他同龄小孩都少有和他玩耍,他苦恼之余,心中立下志愿,将来一定要有所作为,便下定决心学艺,以得一条出路。


微信图片_20191130180141.jpg

| 贾树三(中)与李德才、车辐合影。


       8岁那年,他开始向回民竹琴艺人马道洪学习。买不起竹琴,就将家里做饭吹柴火用的吹火筒拿来替用。后又向一位姓李的老师学习,李老师卖草药为生,大家叫他 "李草药"。贾树三刻苦用功,每日早起,拍琴、练声,同时请人念唱本,他反复记忆,细心琢磨。后又遇到另一位竹琴名手蔡觉之,人称"蔡须须",又教了他多种唱本。于是贾树三边学边沿街卖唱,有的听后给两个铜板,有的听后就走,分文不给,每天收入不能维持生活,故只得离家到外地去谋生,去眉山、乐山、宜宾等地,沿途拍唱。若遇到阴雨天,听众不多时,就只得在鸡毛店忍饥过一夜。


       1923年从外地回成都后,听到成都回民中有一个叫马少成的,熟悉三国演义,每讲三国时,十分动听,人称"马三国"。贾树三立即找到他求教,马少成便帮他将三国故事编成多种剧目唱本,极大丰富了他的唱本内容。由于贾树三对人谦恭礼貌,尊敬有加,遇到帮助他的人,立刻摘下眼镜,虚心听取意见,因此一些文人雅士都乐意帮助他。帮他改唱腔,帮他改唱本,如谭创之、陈国栋等对他帮助很大,回民中如马双鹤的大儿子也帮他改写过唱本。


微信图片_20191130180145.jpg

| 由车辐先生(杨槐)整理编辑的《贾树三竹琴演唱选集》。


       此时他的唱本已由几十本折子戏发展到能唱一百三十多本了,在唱腔上也达到了高深的境界。要扬琴、竹琴、相声等围坐一起,各唱各的角色,各显技能共同完成的剧目,通过他的不断钻研与苦练,不但进入角色,而且串生、旦、净、末、丑,一人独自拍唱完成,这是他在竹琴技艺上的创新,奠定了他在竹琴界的泰斗地位。


       由于贾树三的独创风格,成都东城根南街口锦春茶楼的老板李隽山特邀他去锦春茶楼演唱,每日下午三至五点,晚上则在总府街智育电影院对门的新世界茶楼演唱,工资依所卖茶碗四六分成。贾树三每两小时都是唱两个折子戏,当演唱一开始,喧闹的茶楼立即鸦雀无声,人人静声、竖耳倾听。当他拍打竹琴随着琴音进入角色,以清晰的吐词,圆润的唱音,逐渐将听众带入艺术的世界,唱出了剧中的活动形象,哀怨时如泣如诉,欢快时使听众感到热烈愉快,表演战争场面时,能以拍打竹琴的技艺,呼唤出千军万马之声,战鼓齐鸣,或搏斗厮杀,或将军的发号施令,也有受伤战士最后的悲鸣,唱到酣畅淋漓戏剧达到高潮之时,听众有的如痴如醉竟忘乎所以了!因此锦春茶楼上挂满了竹琴迷们赠送的对联和单条,如:


“耳听千军万马之声

回首依然贾瞎子

拍开风花雪月

伤心谁问李龟年”


       抗日战争期间,贾树三经常弹唱慷慨激昂、悲壮低沉的唱本,使人听了,爱国救亡之情油然而生。


       1942年冯玉祥到成都时曾专临锦春茶楼听贾树三的竹琴演唱,听完后激动地上台对满场听众大声说:“今晚听唱后,咱以为北方的刘宝全(时号称京韵大鼓鼓王)同四川的贾树三,可称为独唱双绝。”


       当年现场聆听过贾树三竹琴的李思桢、马廷森两位先生在文章中回忆到 :“当瞎子(贾树三)唱到《李陵饯友》时,只听得转腔换调,调子回环婉转,七折八叠,百变不穷,越唱越高。尔时,歌声、琴声难分难解,耳中但闻狂风怒吼,雪雾飞腾,胡笳报警,悲马嘶鸣,接着又是一阵呜呜咽咽,苍苍凉凉,悲悲切切之音。当唱到《三英战吕布》时,张飞鞭打,关羽刀剁,刘奋剑刺,吕布方天画戟上下飞舞,左遮右挡,直杀得烟尘滚滚,旌旗猎猎。战马嘶呜,号角呜咽,刀剑铿锵,杀声震天。台子中央一个瘦弱的瞎子,仅凭一两件竹器和一个喉咙,就把千军万马之势带到了听众眼前,歌声琴声一罢,台下掌声经久不息。”


       作家肖平在《地上成都》一书中感叹到:“观众弄不明白,这个身穿长衫、额头布满沧桑皱纹的竹琴先生,哪来那么丰富的感情,哪来那么感人的力量。”


       1936年上海胜利唱片公司邀贾树三灌制唱片,但被贾树三谢绝,故今人无法再聆听贾树三那优美奇妙的唱音。但据一些资料显示,20世纪40年代,英国伦敦大学东方文学研究院的毕业生西门华和瑞典人马悦然(即后来的世界著名汉学家、瑞典皇家诺贝尔文学奖终生评委)二人,曾在成都华西大学研习元曲和中国文学语言时,曾到书场录制过贾树三在现场的演唱(1949年《剧趣周报》),不知这些珍贵的录音还留存在世没有。


微信图片_20191130180151.jpg

| 1941年四川省会警察局给贾树三颁发的《登记证》。


       贾树三的亲传弟子有周玉龙、周玉林、裴墨痕、赵云龙、赵幼成等,第三代代表传承人有张永贵等。贾树三育有一子一女,据其女贾玉霞讲述,贾树三于1954年归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