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阿訇传记(壹)——辩经论道

 作者:黄保国  来源:聆听一种声音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11-11 20:57:37

阿訇传记

                           (壹)

                 马敬吾阿訇(一)

                 

                  马敬吾阿訇小传

       马儆吾,原名马广庆,字儆吾,民国期间河南四大阿訇之一(马儆吾、尚希贤、虎彦章、刘志三),生于1880年,卒于1951年。开封府人氏,是中国著名阿訇果园哈智马万福的得意弟子,曾经跟随其学习十余年之久。1917马儆吾阿訇年到开封后,早期在文殊寺附近的回族渔民中宣传伊斯兰教,后到文殊清真寺任教。1919年与开封东大寺洪宝泉阿訇曾经辩经论道。1920年前往沈丘至元清真寺任教,1922年回文殊寺任教长,并先后在文殊寺街清真寺暂住三次。1929前后在武汉开学并于1933年买地兴建开封北门大街清真寺。1942年第二次与开封东大寺王殿辅阿訇辩论,并著有《答王殿辅阿訇书》一书。1944年去上海赴上海小桃园清真寺,鸿寿坊清真寺开学。一生曾经在开封,郑州,周口,亳州,商丘,上海等地开学任教,一生志立于宣传伊斯兰教,于1951年归真于上海小桃园清真寺。

微信图片_20191111205812.jpg



                   辩经论道

       马敬吾阿訇从恩师马万福阿訇门下学成后回到河南开封。按时间推算,马敬吾阿訇应该是中原地区传播伊赫瓦尼的阿訇,由于传播新思想,收到一些传统阿訇的阻挠,甚至有些传统阿訇登门与其辩论,凡遇此事,他都非常谦和的与他们交流,从不争执,他一直遵循《古兰经》的教导:“你们当用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

       当时,在河南方城,有位在当时在中原地区已经相当知名的的尚希贤阿訇,尚希贤阿訇一直瞧不起初学归来的马儆吾。一次,他背上一部经,带着简单的行装,从方城出发徒步去开封文殊清真寺找马儆吾阿訇辩经,一心想着去纠正他的错误。

       马儆吾阿訇得知尚希贤阿訇远道而来,先用好茶美食善待,再以兄弟般的情怀关心,第一天不提辩经之事,先将其在清真寺安顿好。


微信图片_20191111205816.jpg


       第二天,尚希贤阿訇就告诉马儆吾阿訇这次开封之行的意图,其实,马儆吾阿訇早已知道,大师登门,必有赐教。在辩论之前,马儆吾阿訇提出几点要求:

       一、友谊第一。我们辩经要基于《古兰经》的教诲:“你当用优美的言词与人辩论。”不要争吵,无论对错。

       二、求知求真。辩经的宗旨是为了取长补短,相互学习,以求知求真为原则,不为争高低,只为求真理。

       三、凭经论道。辩经以《古兰经》和《圣训》为主,其它经典为辅。

       四、相互尊重。无论谁胜谁负,仅限于我们两个人知道,不得外传(其目的是为了保护相互的名誉)。

       相互达成了这样一个“君子协定”,就这样,辩经开始了。为了不让外人打扰,马儆吾阿訇将辩经地点设在文殊清真寺的讲经堂。三天后,尚希贤阿訇收拾行李向马儆吾阿訇道别,因为有之前的君子协定,辩经的情况,谁胜谁负没人知道。


微信图片_20191111205819.jpg


       尚希贤阿訇回到方城后,就辞去方城清真寺阿訇一职,准备收拾行李离开。清真寺的乡老不答应,他们认为,阿訇做得好好的,怎么辩经回来就要辞职呢?非要尚希贤阿訇说出理由。尚希贤阿訇说:我学识浅薄,以前的很多观点都是错的,误导了大家,请大家原谅,故要辞职。清真寺的乡老不让他走,他们认为:错了可以改啊!你既然知道错了,你也纠正纠正我们的错误,也好让我们得以提高。就这样,尚希贤阿訇又被留了下来。虽然没人知道他们俩辩经谁胜谁负,但尚希贤阿訇回去辞职的事已经说明了一切。

      其实,找马儆吾阿訇辩经的不只是尚希贤阿訇一个,最早找他辩经论道的是封东大寺洪宝泉阿訇,当时的河南四大阿訇中其他三位都与他辩过经,他曾经还跟后来任开封东大寺阿訇的王殿铺辩过经,因为辩经还著有《答王殿辅阿訇书》一书,在书中这么自述到:“儆吾少年少读诗书,因奉伊斯兰教,故对阿文经典,学习十余年之久,求真主相助,稍得一知半解,已近三十年,对于学生教授及向教胞宣讲之经典,统根据真主皇言,圣贤审定之经典,绝不敢(以译本不受考者)参加期间。……”当然,辩经论道也总会受到少数人的抵毁和漫骂,对此他在这本书的最后这么写道:“对于辱我、骂我,概不计较……”


微信图片_20191111205822.jpg


       一位优秀的阿訇或学者,他的品行不仅仅只限于其学识,更在于其宽厚的胸怀和高尚的品德,他不仅要以学服人,更要以德服人。马儆吾阿訇不仅学富五车,更是为人谦和,虚怀若谷,让当时所有认识他和知道他的人,无不被他渊博的学识而折服,更为他高尚的人格而敬佩。

       从清末到民国时期,在中国的文化界和学术界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百花争鸣的时期,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在中国的穆斯林中也同样出现了百花争鸣的现象,尤其是中原一带的阿訇和学者,他们用宽厚的胸怀对待不同的教派和学派,他们以谦和的态度与各种不同观点的人交流,他们以海纳百川的胸襟包容所有文化与文明,马儆吾阿訇更是他们中的一位佼佼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