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蜀回轶史 | 王静斋阿訇在重庆北碚的译经岁月

 作者:佚名  来源:蜀中回回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5-27 15:52:10

蜀回轶史 | 王静斋阿訇在重庆北碚的译经岁月

  

微信图片_20190527155251.jpg


王静斋阿訇在重庆北碚的译经岁月


文/图:寒溪夜浣


       巴比伦空中花园人皆晓之,但如果要说重庆的北碚在民国时期也曾有过一座空中花园——云龙山庄,你可能就要惊讶了。这座空中花园不仅真实存在,还曾聚集过众多名人雅士,甚至发生过一件对中国伊斯兰教影响深远的事而被奉为神圣所在。


       一个地方的神奇莫过于奇人奇事奇景,传奇的事情自然不能少,而这件事情也是我与云龙山庄结缘的开始。


微信图片_20190527155257.jpg


       说起云龙山庄名字的由来,坊间争议颇多。一说云者,云中深山隐者所居,龙者,龙行天下壮志所在,两者合一隐含着庄园修建者的人生愿景;二说庭院所在乐山乐水,山间云雾缭绕仙风道骨,水中江波浩淼巨龙奔腾,乃是风水聚集之地;三说庄园主人名中有“龙”,义薄云天故为“云龙”。


       然而不管是何种说法,其核心都绕不开庄园的主人刘肈龙。刘肇龙是一位在历史长河中着实不多的人才,早年东渡日本留学,回国后几乎干过党、政、军、工、学、文所有行当。然而却常年漂泊在外,对老父无暇顾及,加上从军从政为人清廉、教书兴业又仗义疏财,事业上干一行成一行,但囊中却罕有结余照顾家中。后来卢作孚到北碚建立实验区,邀请了一大批能人志士前来助力,早年就与卢作孚相识的刘肈龙当然在列,出任了江北县实业局局长,刘肈龙因此回到了故乡重庆。此番重回故里,恰好执笔的四本大学教材的稿费到手,索性贴上一些家用在北碚东阳的幺店子为父亲修建一座新的居所,取名为云龙山庄。 


微信图片_20190527155300.jpg


       记得十年前旅行中曾在一清真寺逗留半日,与寺内阿訇相谈甚欢,其阿訇在得知笔者老家在重庆北碚之后兴奋不已,忙问及云龙山庄的近况。自己虽从小土生土长居然从未听闻,后来听其道出前因后果,惊叹身边居然还隐秘着这样一个堪称中国伊斯兰教圣地的地方,正是在这里,王静斋完成了白话体《古兰经》全部30卷的翻译初稿,也难怪每每提及抗战时期伊斯兰教的发展历史,就总会提及这个嘉陵江边连本地人都早已遗忘的地方。


       王静斋到底为何人?在中国伊斯兰教界可谓家喻户晓,中国近现代著名伊斯兰经学家、著作家、翻译家、学者。生逢乱世,一生颠沛流离,历经千险却依然执着坚持,潜心伊斯兰学术研究和经典翻译,与达浦生、哈德成、马松亭并称中国伊斯兰近代史上的“四大名阿訇”,被誉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伊斯兰经学大师”,享有极高的声望和地位。而其最伟大的一件事情便是将《古兰经》翻译成中文,先后以文言文、经堂语、白话文翻译出版甲、乙、丙本3种不同文体的《古兰经译解》,深受海内外穆斯林信赖与欢迎,被视为最实用的汉译《古兰经》至今沿用。


微信图片_20190527155304.jpg


       在这些译经经历中,当属在重庆翻译乙种本的过程最为坎坷,也最常被后人津津乐道,已逐步化为一种精神的象征。1937年12月17日,王静斋在完成甲种本《古兰经译解》的基础上,开始尝试乙种本的翻译,不料抗日战争爆发,王静斋不得不从此踏上了躲避战火四处漂泊的漫漫长路。


       为完成经书翻译,王静斋携带大量典籍资料辗转来到陪都重庆,本想大后方会稍微安定一点。不料天天的日机轰炸,王静斋在市区十八梯等地以及成都来来回回换了好几个地方,都是住不了多久便会在冲天的火焰中化为一片灰烬,经书也是刚翻译了一部分便旋被烧毁,然后再翻译,再被烧毁,再翻译,反反复复。尽管锲而不舍,但翻译始终进展缓慢,有几次《古兰经译解》译稿几乎都要完工,却最终难逃全部被毁的命运。


       1940年9月,备受轰炸折磨的王静斋痛下决心,一定要找个能在乱中取静的地方一鼓作气完成巨作。这次,友人向他推荐了北碚的云龙山庄。


       尽管当时,支持抗战和兴办实业已经花尽了刘肇龙所有的钱财,当年盛极一时的空中花园早因疏于打理维护而渐现破败,但好客的山庄主人还是以其宽大的胸怀容纳着四面八方前来寻求庇护的人们。


       特别是战争爆发之后,深处高山密林的山庄,日本飞机几乎不会光顾,加上刘肇龙行伍出身,土匪军阀也罕来侵扰,更成为了一方躲避战乱的伊甸园,众多文人名士都寄宿其下,逃得一分难得的安宁。


微信图片_20190527155307.jpg


       这样的环境对于潜心翻译的王静斋来说简直可遇而不可求。1940年9月,王静斋稍作整理便移居到了云龙山庄,开始重振旗鼓翻译经书。对于这样的环境王静斋也格外珍惜,几乎天天夜以继日,手不停挥。其所寄居的厢房有一楼一底,但并不宽敞,尽管如此,他还是把上层全部都腾了出来,作为书房,而卧室、起居间、饭厅等都挤在了下层的窄小空间里。


       而译经的生活十分清苦,王静斋在《我之译经小史》一文中曾谈到:“ 日夜赶作,刻不停息。因年事已高,很觉吃累。有时夜不成眠,或夜半即醒。腰酸腿麻,手指觉痛。”也就是用这样一种精神,在搬到云龙山庄之后,仅仅用了半年时间,王静斋便赶译成30卷初稿,而云龙山庄在战火纷扰中难得的一份安宁,在王静斋完成译经巨作过程中更是至关重要。


       如今,空中花园随风而去,荒草及腰,却也掩饰不住当年的如烟往事,几十年前的盛况如同画卷在残垣中展开。


(节选自《北碚云龙山庄——消失的空中花园》,编辑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