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荐读 | 马坚先生与商务印书馆的世纪情缘

 作者:佚名  来源:西北分馆 商务印书馆西北分馆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11-10 12:26:47

640.webp.jpg

商务印书馆即将推出的《马坚著译文集》(全9卷)


编者按:

马坚先生和商务印书馆,最初结缘始于1934年出版的《回教哲学》,时至2018年出版《马坚著译文集》,已建立了八十余载的出版情缘。从最初策划文集,到着手收集、整理、编纂,再到核校编辑,经过十余年的不懈努力,在马坚先生逝世四十周年之际,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马坚著译文集》,终于与广大读者见面了。这是四十年来首次全面整理马坚先生遗作,也是追怀马坚先生恒久的纪念。

马坚先生的著译作品,时间横跨两个世纪,涉及阿拉伯语、英语、波斯语等多种语言,跨越宗教学、哲学、教育学、语言学、文学、历史、天文历法、物理化学等学科,是阿拉伯历史文化、伊斯兰文明、中东研究、阿拉伯语教学等多个专业领域扛鼎之作。除部分专著已经出版外,发表于1949年前后报刊、杂志上的著译作品仍有很多尚待收集,诸多手稿也亟需整理,文字量、文稿的复杂程度、整理、出版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早在1996年前后,商务印书馆就曾动议出版《马坚著译文集》,马坚夫人马存真女士还为此撰写了后记。后因诸多原因,推进工作两次搁浅。直到2012年,出版人阿羊、何克俭重启文集出版计划,在林松先生的指导建议下,与马坚之子马志学共同筹备并成立《马坚著译文集》编委会,在马坚夫人马存真女士及家人的大力支持下,着手整理马坚先生遗稿并尽可能收集马坚先生已出版、刊发作品。六年来,编委会成员数次往返图书馆,马坚先生故居,马志学老师处,找寻文稿,厘定篇目,整理分类,辨识残篇……编辑们更是数次校勘编辑,不辞辛苦。文集耗时之久,耗力之多,非同寻常。虽然还有很多不足和遗憾,但这场跨度十余载的出版情缘,还是成全了最初的心愿。


下文是节选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马景博士的《马坚先生的汉文译著及其学术贡献》一文(原载于2018年10月《中国穆斯林》“马坚先生归真40周年纪念专刊”),题目为编者所加。感谢作者梳理了近一个世纪以来马坚先生与商务印书馆的出版渊源,让我们得以回顾这段作者与出版人互相成就的佳话。


640.webp (1).jpg

1956年,马坚先生于北大燕东园25号书房留影


马坚先生是我国著名的阿拉伯语言学家和译著家,他一生的伊斯兰教汉文译著较多,但并没有引起学术界足够的重视。本文在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对他的伊斯兰教汉文译著做一个全面的梳理,以彰显他的著作在中国伊斯兰教史、中国伊斯兰思想上、中国伊斯兰教学术史上的地位和贡献,并以此纪念先生逝世40周年。

《回教哲学》,处女译著

640 (1).webp.jpg


《回教哲学》1934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回教哲学》是马坚的第一本译著,尽管翻译中困难重重,但译者内心充满喜悦,因为译著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中国穆斯林没有系统论述一神论信仰著作的空白。对此译者指出:“一神论是回教哲学的基础,回教的各种宗教学科,无不以一神论为最后的根据的,所以信奉回教者,必习一神论,研究回教者亦当从一神论入手,我国素无适当的汉译的—神论专书,可供教内教外人士的参考,这是莫大的憾事”(穆罕默德•阿布笃:《回教哲学》,马坚译,商务印书馆,1934,第1-2页。) 

《认主学大纲》译文内容在《月华》连载至第十一章后,马坚与上海商务印书馆达成协议,正式刊印单行本,遂更名《回教哲学》,列入“回教哲学丛书”,1934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35年再版,并附有“勘误表”。译者早年所在学校的机关刊物《伊斯兰学生杂志》做了报道,特别推荐“欲明了伊斯兰为中正大道者,不可不人手一编”(《回教哲学再版》,《伊斯兰学生杂志》1935年第1卷第5期。)1943年该译著列入“伊斯兰文化丛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次年再版。

 

《回教真相》,发行最多的教义哲理译著

640 (1).webp (1).jpg


640 (2).webp.jpg

《回教真相》195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1936年马坚利用暑假,将《回教真相》翻译成汉语,最终的希望是:“贡献给我教内教外亲爱的同胞,我希望他们读了这本书以后,和我发生同样的感觉”。同时“我希望我国的回教学者,从此发愤,学些科学常识,同时鼓励教胞们,讲究科学,以收利己利人的功效,而谋坚确不拔的宗教信仰”(勒吉斯尔:《回教真相》,马坚译,商务印书馆,1951年,第2-5页。)。

《回教真相》1938年纳入“回教哲学丛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1939年再版;1943纳入“伊斯兰文化丛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451946年再版;1951年又出第六版,译者在该版本中结合时代特征和国内的形势,增加了“译者新序”。该书在中国穆斯林中的影响很大,读者需求量也很大,1981年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曾重印过一次,而在中国穆斯林民间曾多次印刷,有很多版本。


《回教教育史》,

首部介绍阿拉伯教育的译著

640 (2).webp (1).jpg

《回教教育史》1941年,商务印书馆印行


      1937年,马坚在埃及留学时,学校开设了伊斯兰教育史的课程。当时的教材并不是这本书,后经过老师的推荐,他通读了托氏的原著,觉得很有价值,所以立志将其译成汉语,以飨我国穆斯林。1938年他利用暑假四个月的时间完成,因生病住院,只好由同学马兴周誊写译稿。

《回教教育史》列为“伊斯兰文化丛书”,19414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1943年由该馆再出“手工纸”(葛铁鹰:《天方书话:纵谈阿拉伯文学在中国》,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429-433页。),1946年12月再版。


《回教哲学史》,最早的伊斯兰哲学史译本

     《回教哲学史》系阿拉伯伊斯兰哲学史著作。马坚留学埃及时,该书阿文版已经出版,回国前曾购买了阿文版本和英文版本,回国后利用闲暇的时间进行翻译。……本书比较全面、系统地论述伊斯兰哲学史的重要译本,也是我国学界所翻译的关于伊斯兰哲学理论的最重要的专著之一,成为后来学术界研究和翻译阿拉伯伊斯兰哲学的重要参考书籍之一,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回教哲学史》汉译本列入商务印书馆的“哲学丛书”和“伊斯兰文化丛书”,分别于1944年、1946年各两次出版。1958年由中华书局易名《伊斯兰哲学史》重新出版。


《古兰经》,

最有影响力的《古兰经》汉译本

《古兰经》1952年,商务印书馆出行


《古兰经》翻译是马坚先生毕生追求的“两件事情”(纳忠:《纪念马坚教授归真十周年》,《中国穆斯林》1989年第1期)之一。1940年马坚留埃归来不久,便到上海,协助伍特公和沙善余翻译文言文《古兰经》,同时利用空闲时间翻译白话文版本,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译成前9卷。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辗转到了云南沙甸,与其师哈德成共同翻译此书。1943年哈德成阿訇去世后,他独自翻译。1946年进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1952 年 1 月商务印书馆出版马坚译 《古兰经》(上册)(收录《古兰经》卷一第1章至卷八第6章的正文和注释)。195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古兰经简介》。

这个《古兰经》译注本,是马坚先生翻译注释《古兰经》的成果,由于种种原因,马坚先生的《古兰经》全译本只有明文没有注释,这个译注本则显得尤为重要。马坚先生在序言中强调:“《古兰经》的中文译本,虽然有六种之多,但我相信发表这个译本,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古兰经》有许多注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特色,亦各有价值”(马坚注释:《古兰经》,北京大学出版部,1949年,第3页。)。


《阿拉伯简史》,《阿拉伯通史》的缩写本

640 (2).webp (5).jpg

《阿拉伯简史》193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640 (3).webp.jpg

《阿拉伯简史》2016年,商务印书馆再版


《阿拉伯简史》的作者是费利普·希提(Philip K. Hitti),1943年出版。作者指出:“我希望这本阿拉伯世界简史,能够启示读者,它是我们自己的历史如何密切的一部分”(希提:《阿拉伯简史》,马坚译,商务印书馆,1973年,第2页。)。

马坚所选的《阿拉伯简史》是1956年第3版,并根据1963年《阿拉伯通史》第8版作了若干的补充。1972年翻译,19731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2016年再版发行,并多次重印。此版本流传广泛,受到学术界的高度赞扬:“该书以简练的手法勾勒出一幅阿拉伯国家兴起、发展和演变的全景画面,对阿拉伯人在创造伊斯兰文化、科学和艺术方面的成绩及其对西方的影响论述的比较详细,文字亦颇为生动。对中世纪以来阿拉伯世界和欧洲的关系,也作了全面的描述,为读者研究阿拉伯民族的历史提供了不少有一定参考价值的资料”(余振贵、杨怀中:《中国伊斯兰文献著译提要》,宁夏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405页。)。


《阿拉伯通史》,

首部全面论述阿拉伯历史的译著

640 (3).webp (1).jpg

《阿拉伯通史》197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阿拉伯通史》也是希提的主要著作之一,1937年问世,后来陆续修改重新出版,到1970年已经出到第十版。

马坚对该书的翻译开始于1957年,1965年全部完成,后他又根据第十版,对译著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希提著:《阿拉伯通史》,马坚译,商务印书馆,1979年,前言第2页。)。1979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成为当时中国人全面、系统了解阿拉伯历史和文化的重要译著,受到学术界的一致好评:“《阿拉伯通史》系统、全面地阐释了整个中世纪期间(直到近代)阿拉伯帝国范围内各族人民及诸国的历史全貌。由于作者写作功力深,基础厚,既重视分析,又注意史实的准确性,因此全书结构清晰,资料丰富翔实,文字生动活泼,广征博引,图文并茂,体现了当代阿拉伯史学家的研究水平,反映了欧美关于阿拉伯历史的新的研究成果。而译者准确、流畅的译笔,更使全书的内容得到完美的表述,遂使该书成为中国读者目前学习及研究阿拉伯和伊斯兰历史的权威性专著”(余振贵、杨怀中:《中国伊斯兰文献著译提要》,第404页。)。


《阿拉伯语汉语词典》,

最有影响力的阿拉伯语工具书

640 (3).webp (2).jpg


《阿拉伯语汉语词典》196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在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阿拉伯语教研室成立之初,马坚先生即着手编写《阿拉伯语汉语词典》,开创了我国高校阿拉伯语工具书编写之先河。该词典1966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先后多次重印,惠及阿语学界几代学人。2008年在初版基础上修订再版,至今仍是阿拉伯汉语的权威工具书。


结尾

马坚先生从事翻译,试图弥补明清伊斯兰教汉文译著的缺憾,解决新的历史时期中国穆斯林面临的问题,消除外界对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误解,加强各民族的团结。从这个层面上来说,马坚先生的汉文译著是对明清伊斯兰教汉文译著活动的延续与发展。如果说穆斯林译著家是“以儒家思想来阐发伊斯兰教的教理学说,又以伊斯兰教的教义来引申发挥儒学”,那么马坚先生的汉文译著“实际上都是艰辛的‘创制’工作,旨在使伊斯兰文化适应中国的新环境,适应中国社会的发展”(丁俊:《“天方之学”在中国的学术历程与学术精神》,《阿拉伯世界研究》2007年第2期。)。与我们今天所倡导的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发展是同步的。

马坚先生的汉文著述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学术界产生持久的影响,主要与商务印书馆有直接的关系。当时商务印书馆出版涉及伊斯兰教的书籍,首先由上海的中国回教学会审核,然后出版。商务印书馆出版马坚的许多著作都是畅销书。

今年是先生逝世四十周年,他在中国伊斯兰教学术史上的贡献是巨大的,他留下来大量珍贵的学术著作遗产,至今仍然颇受学术界的重视和参考。“整理他的译著,编出他的文集,是对他很好的纪念,是对他学术遗产的继承”(李松茂:《慧镜斋文萃》,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年,第8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