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红军回忆录】 《延安岁月》马青年回忆录

 作者:佚名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4-17 20:17:41

【红军回忆录】

《延安岁月》

马青年回忆录






640.webp.jpg
红军马青年

马青年

صالح

      马青年(1917-1997),男,回族,又名马青廉,经名撒力海,陕西省安康县城关人。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排长、连长、政治指导员、红十五军团政治部宣传干事。参加了长征。 1997年11月4日因病在西安逝世,终年80岁。是中共七大旁听人员,中共十二大代表,第二、第三、第五、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延安岁月》

     


         延安——中国革命的圣地,从1937年1月至1947年3月曾经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毛泽东同志与他的亲密战友们曾在这里长期生活与战斗,指导中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度过艰难困苦的岁月,从胜利走向胜利。这一时期,延安的回民工作空前活跃,我党的民族统一战线理论,包括对回民民族的政策与实践也逐步走向完善与成熟,其中许多重要的方针与原则,至今仍有指导意义。

         在这里,成千上万的革命青年,包括许许多多回族青年,都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得到锤炼,成为民族解放事业的中坚。

一、从抗大到中央党校

        从1938年春到1945年秋,我除了中间有两年时间(1941年1月至1942年12月)在陕甘宁边区院东地委统战部工作外,前后有5年多在延安生活。“西安事变”后,随着全国抗战局面逐步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断扩大,党需要培养大批民族工作干部,以此带动全民族参加抗战,巩固与扩大抗日民主根据地。当时,组织考虑我是民族干部,又担任较高的领导职务,故于1938年4月至1938年9月派我到抗日军政大学一大队二支队学习,先当学员,后兼任支部书记:1938年10月至1939年5月又把我调到抗大一大队九支队,任政治指导员兼队长:1939年6月至1940年10月,我又由西北局组织部分配到中共中央党校第三十七班,这是一个专门培训回族干部的高级班,我担任班主任,兼任支部书记、总支委员。当时中央党校的校址在延安东郊桥儿沟天主教堂旧址内。由于是少数民族班,学员先学汉语,再学马列主义理论和军事,因而,学习期限最长。回忆起来,当时的教学很有特点。

640.webp (1).jpg


           一是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即按实际需要安排教学。首先是向群众学习。新来的学员都要到农村去生活一段时间,与农民同住同劳动。这是入校第一堂必修课,对提高学员的群众观点、实践观点和劳动观点,有很大帮助。在学习军事方面,不少军事干部,除当学员外,还兼任军事教员,对大家进行制式训练和作战训练。这期间还组织过半个月的野营学习。从延安到延长200多里的路程,每日进行数十里急行军,还要学习进攻、防御、侦察等科目,虽然十分艰苦,但大家情绪很高涨,受到了一次严格的军事和纪律教育。再就是学习马列主义。当时,学习马列主义,对不少学员,尤其是对少数民族学员来说,是新鲜事。虽然人了党,但还没有正式学习过马列主义理论,有的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因而,对我们许多学员来说,是一种启蒙教育,时间虽不长,收获却很大。过去心中只有一个字,就是跟着党“干”。通过党校学习,懂得了一些马列主义,为以后长期从事领导工作奠定了理论基础,也找到了一个自学的门径,为日后继续深造创造了条件。在理论学习中,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如学习政治经济学,大家就联系所了解的社会经济情况、本民族的历史,作分析,写心得,因而体会较深,收获也较大。

         二是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组织学员的党内生活。学员党支部由民主选举产生,党内生活充满民主气氛,上下左右互称同志大家平等相待,友爱相处,亲密无间,批评与自我批评也开展得很好。许多人至今怀念党校回族班生活,这是一个重要原因。三是发扬忠诚、团结、紧张、活泼的校风和艰苦奋斗的传统。党校领导与教员十分注意对学员的革命气节教育,给大家讲建党以来为共产主义事业英勇牺牲的无数革命先烈的英雄业绩,包括马骏等回族烈土的事迹,激励学员要像他们那样为共产主义的伟大事业奋斗终生。那时,尽管条件艰苦,每人每月只发3元津贴费,粮食主要是小米,缺菜少油,肉和白面每周只能吃一次,而且量很少,但大家依然情绪饱满,学习十分刻苦。有时晚上没有灯,就借助月光学习,甚至摸黑讨论问题,气氛同样热烈。党校文化娱乐活动也开展得生动活泼,大家因陋就简,又唱又跳,十分热闹。中央党校确实是一个充满民族团结气氛、十分可爱的大家庭。我就在这样一个革命家庭中度过了一段令人留恋不舍的美好时光。

640.webp (2).jpg

中央党校

          1940年10月至1941年1月,组织又送我到中央马列学院学习(兼任支部书记)。这是我党在延安创办的第一所专门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理论的学校,院长由洛甫兼任。学员入学一般都要经过考试,大多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又经抗大、陕公、党校等学校的初步训练,具有学习和研究理论的条件。课程设有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西方革命史、联共(布)党史、党的建设等,教员多为兼职。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陈云、洛甫、艾思奇等都亲自授过课或作过报告。他们讲课、作报告,深入浅出,理论联系实际,对学员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掌握马列主义基本理论、提高思想修养起了很大启蒙作用,确实是终身受益。马列学院毕业后,我调陇东地委工作了一年,又于1943年1月至1945年8月调到中央党校二部,任二十七班支部书记,其间曾担任“延安回民救国协会”理事长,领导发起召开了陕甘宁边区回民代表大会,参与筹备成立了“回民文化促进会”。

640.webp (3).jpg

在延安

         在延安学习、工作、生活的5年多时间,是我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时期,使我从一个具有朴素阶级感情,参加红军后又一直从事武装斗争,对革命理论只粗浅了解的回族青年,逐步成长为一个比较系统地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理论,并以此指导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较为成熟的党的一级民族领导干部。1945年4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我被所在的中央党校二部二十七支部选为列席代表:有幸参加了七大全过程,亲身感受到毛主席路线的正确,更加坚定了在毛泽东的旗帜下前进,跟共产党,走回回民族解放之路的必胜信念。

二、成立延安回民救国协会

        为了推动陕甘宁边区回民的抗日救亡运动,积极参加抗战工作,促进边区回民发展文化,1940年1月,由中共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组织,由中央党校的我和王占魁、王谦、苏汝智,八路军政治部的金浪白,马列学院的马文良,西工委的牙含章,以及女大的苏冰等,共同发起成立了“延安回民救国协会”。

640.webp (4).jpg

《新中华报》1940年3月5日对会议的报道

         同年2月26日在延安北门外举行成立大会,会场内外遍贴回文与汉文合璧之标语:“团结回汉两族共同抗日!”“发扬回教的反侵略精神!”“拥护国共合作抗战到底!”等,充分体现出了这次大会的意义。

       到会者除抗大党校、陕公、女大、边中以及马列学院等校的回民同志外,尚有邓发、李卓然、徐一新等同志以及边区政府和文协的代表及其他来宾,堪称边区少数民族建立自己组织的第一盛举。

       主席报告开会意义后,即请邓发同志讲演,他指出:今天的这个会是全国回汉两大民族团结的象征。敌人现在力图挑拨回汉民族分裂,我们应该强调回汉间之抗日团结。过去回汉之间互相不信任与仇视,完全是大汉族主义压迫的结果。中国共产党历来是主张民族平等的,陕甘宁边区内的回民已得到自由独立幸福的生活就是证明。全国回民应争取回民族在宪法保障下的民族平等地位。

         接着李卓然,徐一新、贾拓夫等同志讲话,后有女大、陕公等校代表讲话。女大、党校、陕公、马列学院等校代表提出:本会全体参加延安宪政促进会,争取回族在宪法中的平等地位,建立延安回民食堂,出版刊物与组织回族问题研究会,建立中国回教救国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在延安建立清真寺,等等。这些提案均经大会一致通过。

          最后公推金浪白、马文良、马寅(陕公)、马青年、苏冰五人为理事,理事长由我担任,正式宣告“延安回民救国协会”成立。这是陕甘宁边区少数民族的第一个抗日救亡团体。

       1940年3月10日,发表了《延安回民救国协会告全边区回民同胞书》,现全文抄录如下,以供回族研究工作之用。


《延安回民救国协会告全边区回民同胞书》


全边区亲爱的穆民们:

        延安各界的穆斯林弟兄们,在边区党政军各界人士帮助之下,成立了自己的回民救国协会,并提议在延安建立清真寺与清真食堂。同时鉴于目前抗战形势之需要,发起组织“中国回教救国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

         两年又八个月的抗战经验证明,日本帝国主义者不但要灭亡蒙、汉各民族,同时也要灭亡我回回民族。日寇在沦陷区对回民的屠杀,在大后方对回民的轰炸,日寇在回民中的各种阴谋活动,都是很明白的事实。特别在目前抗战阶段,日寇为了要破坏我们国内各民族的抗日团结,以达到其灭亡全中国的目的,不惜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来挑拨回汉两族的分裂,如收买回奸,组织的“回教总会”,高唱建立“回回国”,挑拨回民“防共”“反共”等。因此,加强回汉两族的抗日团结,粉碎敌人的欺骗诱惑阴谋,成为目前极端重要的任务。

       我们边区的穆民,在抗日民主的边区政府领导之下,已经得到民族平等、民主自由和民生改善的各种权利和幸福,我们参加边区政府选举和边区各种政治活动,我们有抗战建国的集会结社言论出版之自由,我们不受苛捐杂税和高利贷的剥削,我们有自己的清真寺和回民学校,享受着从来享受不到的教育,我们和全边区人民团结得像自家弟兄一样,共同为抗战建国的最后胜利而努力。但我们边区的回民还应该更进一步地努力改善与提高我们的经济生活,积极参加边区的民主政治,发展我们们的民族文化,并与汉族人民建立更紧密的团结,在全国人民面前做出一个回汉抗日团结的模范。为着这个目的需要我们全边区的回民建立一个统一的组织,以便在边区政府领导下,为更加提高与发展我们边区回民的政治经济文化而努力。同时我们边区的回民还是全国回民中的少数,在我们边区以外的广大穆民他们还受着大汉族主义者的压迫,同时顽固派正在指使与挑拨回民“防共”“反共”来反对真正给回民平等自由幸福的抗日民主模范地的边区。这种不平等的民族关系与最危险的“防共”“反共”的挑拨,正妨害着全国回民抗日积极性的提高和同汉族的团结,正给日寇挑拨回汉分裂以根据。因此,为了要巩固全国的回汉团团结与粉碎日寇的挑拨阴谋,更加需要我们全边区的回民统一组织起来,并与全国各地回民建立联系,帮助全国各地地回民都能得到同边区回民同样的平等权利,以激发全国回民的抗日热忱而巩固回汉两族的抗日团结。

         因此,我们认为组织中国回教救国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在目前是迫切需要的。为了使边区分会迅速地建立起来,我们希望全边区的穆民一致动员热烈参加,各县回民都踊跃地推举代表参加中国回教救国协会边区分会的成立大会,特别希望各寺阿訇参加领导,届时延安的穆斯林弟兄们竭诚地欢迎各地阿訇、穆民的到来,我们设置专所招待,使边区分会顺利地建立起来,为促进全国的回民抗日运动,巩固全国的抗日团结,为粉碎日寇对回族的挑拨以及为争取全国回回民族与中华各民族的解放而斗争。

延安回民救国协会启三月十日       

(原载1940年3月22日《新中华报》) 

640.webp (5).jpg

     

         当时在延安发起组织“中国回教救国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这一名称是经过党中央研究决定的,是为了同国民党的“中国回教救国协会”发生关系,进行统一战线工作,扩大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斗争的影响。因国民党不承认回族,称回教,我们也用了这名称。边区独自的回民组织,则统称回民。1940年10月7日,在延安中央大礼堂同时举行中国回教救国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边区回民文化促进会成立大会暨边区回民第一次代表大会。出席这次会议的有边区各分区的回民代表和在延安的全体回民。朱德、王明、洛甫、高自立、谢觉哉以及各机关的代表100人出席了大会。大会由定边马阿訇主持,按伊斯兰教的仪式举行。大会讨论了争取回族在全国的平等权利与抗日团结,边区回民的任务,保卫边区和发展边区经済以及边区回民在经济、文化方面的提高等间题。

640.webp (6).jpg

1942年6月陕北文化沟华北书店出版的土纸本回回民族资料

       会议选举了中国回教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干事,干事长为鲜维峻,副干事长为金浪白,最后,宣告中国回教救国协会陕甘宁边区分会成立。当时《新中华报》专门发表社论《陕甘宁边区回民代表大会的开幕》(附录于后)。1941年春,关中、陇东、三边各分区也相继成立了回协支会。分会和支会在边区回民中进行了许多工作,对推动西北地区的回民群众进行抗日战争,揭露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大回回国”的阴谋:对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打击国民党顽固派:对宣传抗日救国政策,增强全国各民族的团结,推动边区回民发展生产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作用。


附  录

《陕甘宁边区回民代表大会的开幕》(社论)

        由延安回民救国协会发展的陕甘宁边区回民代表大会已于七日开幕,在这次回民代表大会上要检阅和讨论边区回民工作并产生边区回民统一的救国协会组织。这是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

         回回民族是我国境内最大的少数民族之一。数百年来,回族长期受异民族压迫并经过多次反对异民族压迫的斗争。它是富于团结性和斗争精神的一个民族。在回族历史上,曾有马明心、白彦虎、杜文秀(均为领导回族反满赴义的烈士)、左宝贵(第一次中日战争殉国)、安德馨(榆关抗日全营殉国)、马骏(中共党员,为革命奋斗流尽了他最后一滴血)等出类拔萃的民族英雄。正如中山先生所说:“回民在中国历代所受压迫最甚,痛苦最多,而革命性最强。”又说,“回民向以勇敢不怕牺牲而著名于世,苟能唤起回民之觉悟,将使革命前途得到绝大之保障。”又说,“中国民族运动,非有回族之参加,难得最后之成功:打倒帝国主义之工作,非有回族之整个结合,亦势难完成也。”历史证明中山先生的论断是对的。现在有人企图否认回回是一个民族,说回回是回教徒,它和汉人只有宗教的差别。这显然是不合乎客观事实的,也是违背中山先生遗训的。

         日寇为了灭亡中国与奴役中国各民族的目的,久已在回族中进行挑拨分裂的活动,化装回教徒的日本奸细在民国三年即已深入西北各地,直到现在还还没有根绝其在回族中的奸细活动。日寇在回族中进行“大回教主义”“回民自治,成立回回国”“抗战是为了汉人,为了蒋委员长”“日本是回回民的保护者”“日本帮助回回民防共”等欺骗宣传。在它的占领区域,组织“回回民总会”,开办训练班,伪装提倡回教,企图争取回族有威望的阿訇教主,并利用回汉间的仇恨与顽固分子的“防共政策”在回族上层与下层进行分裂回汉团结的阴谋活动。

            日寇在回族中的阴谋活动,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的特别是由于历史上对于回族施行大汉族主义的压迫与回汉之间不易消灭的成见,由于直到现在还没有在政治上经济上以及文化教育上对回族实行民族平等的原则,由于顽固分子在回族中还在进行“防共反共”的活动等就使回族的抗日觉醒与回汉民族的抗日团结,还不能达到应有的程度。因此,揭破日寇的各种欺骗宣传,在实行民族平等的基础上,争取和团结回族到坚决抗日的阵线中来,是目前抗战中的严重任务之一。

          陕甘宁边区中的回民,在抗日民主政治之下,已经获得了民族平等的地位。边区抗战时期施政纲领中关于少数民族政策规定如下:“实现蒙、回民族在政治上经济上与汉族的平等权利,依据民族平等的原则,联合蒙、回民族共同抗日”;“尊重蒙、回民族之信仰、宗教、文化、风俗、习惯,并扶助其文化的发展”。因此边区回民在政治上已实现了自己管理自己事务之权,每个回民乡均由回民自己自由选举乡长,有回民居住的区县政府均有由回民组织的回民委员,并有回民参加政府行政工作。回民在边区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之完全自由,他们都已普遍地建立了自己的抗日救国组织。在经济上回民生活已得到改善,抗战前居住于边区的回民,均分得了土地,抗战后迁入边区的回民,亦由政府帮助其获得了公地耕种。经营小商业的回民,均能安居乐业,没有任何苛捐杂税的负担。边区政府对回民尽量减轻其负担,除必要的外,不在回民中动员牲口及征收公粮。在文化上边区回民都有了初步的提高,各回民区均先后建立了回民小学。多数回民积极地参加冬学夜校和识字班,进行着扫除文盲的工作。延安各学校有由全国各省来的回民受着抗战建国的教育。在宗教问题上,边区政府尊重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因此对于回教是向来就尊重的。最近在政府帮助之下,延安、陇东、关中、三边各地的清真寺,已逐渐建立起来,这就揭穿了日寇汉奷散布的“边区毁灭宗教,反对回教”等谣言。在回、汉关系方面,边区的回民与汉人基本上是在抗日救国的总目标下团结一致的,没有汉人压迫回民或回民压迫汉人的现象。但由于历史上回汉斗争的影响及回汉间风俗习惯的不同,所以回汉间部分的隔阅或成见,当然还是难免的。总之,边区回民不论在政治文化宗教各方面均已获得了平等与自由,这在回族历史上还是创举。正因如此,边区回民就拥护边区政府和共产党,团结一致并积极参加抗战建国事业。

640.webp (7).jpg

《回回民族问题》罗迈著(李维汉)

           边区回民代表大会的召开,在目前抗战形势下,实有重大的意义。这次回民代表大会,应当把边区回民过去工作的经验加以总结,并由此提出新的斗争方向,把边区回民统一组织起来,更积极地参加保卫边区建设工作,在政府领导之下,同时依靠回民自己努力,在各方面改进与提高自己,并以边区回民团结和斗争的实际榜样,去影响与团结全国回民为抗战建国而奋斗。这次回民代表大会的精神,主要的应当表现在这些方面来。然而边区回民当前的具体任务是些什么呢?主要的在于:

(一)更加提高回民参加民主政治的积极性,建立与健全政府管理回民事务的机关,选举回民参议员到各级参议会中来。

(二)增设与充实各回民小学,普及回民男女老少的政治文化教育,为担清回民的文盲而斗争。

(三)动员回民参加各种生产事业,政府帮助回民解决各种困难问题,更加改善回民生活。

(四)充实与健全回民各种群众组织,一方面是回民自己民族性的组织,一方面是参加边区一般的群众组织。

(五)更加改善边区回汉关系,提供回汉互相了解并尊重其风俗习惯,用适当方式解决目前引起回汉关系某种纠纷的婚烟问题。

(六)帮助回民建立各地清真寺,并教育边区汉族人民尊重回教宗教信仰及一切风俗习惯。

(七)加强回民内部的团结,在抗战建国的共同目标下,回族中各教派各阶层人士更亲密团结起来,首先是回族中的长老阿訇及进步青年担负起团结回民的任务。

(八)同边区外的全国回民团结及军政各界建立亲密联系,互相交换工作经验,推动全国回民抗日救国运动。

       上述任务的实现,须要全边区回民的努力,须要边区党政军民的帮助,也须要全国回民团体人士的关心。我们希望此次边区回民代表大会能够顺利地解决这些任务,拿边区回民团结抗日的样,去影响推动与号召全国回民团结起来,并与汉族及其他各民族弟兄般地肩并肩地坚持抗战到底,争取回族与中华各民族的彻底解放。

            最后,谨向边区回民代表大会致抗日敬礼,并祝回民代表大会成功!

(原载1940年10月10日《新中华报》)




马青年回忆录

640.webp (8).jpg

《回族人民解放之光》马青年回忆录,未来出版社,2007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