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回坊人物】《李殿君阿訇传略》(节选:第3、4节)

 作者:佚名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8-29 00:16:14

《李殿君阿訇传略》

(节选:第3、4节)

7e55149a2a384594b5db2bf7b2b5decd.jpg

2017720日(农历丁酉年六月廿八日)凌晨,在豫陕两省近半个世纪的经堂教育中堪称泰斗的学者型阿訇李殿君老人家溘然长逝。相关消息甫一传出,老人家的生前友好与众多门生均深感悲痛,白璋先生为此撰写如下文字以示悼念:

品高学萃,出南阳、入甘宁、下九江,益济秦豫。遭构陷刚正不阿,教门直声一代旗帜;

经筵讲读,编辞典、育新学、兴德化,百年一日。敦和睦延聘八方,德高望重教下楷模。

寥寥六十余字,李殿君阿訇的毕生经历已跃然纸上!为使老人家毕生为中国伊斯兰教的传承与发展鞠躬尽瘁的感人事迹得到永远的铭记与缅怀,仍愿不揣卑陋,敬撰此文!

第三节

治学有方 桃李芬芳

1955年夏,李殿君阿訇重返西安,回到十年前曾任教过的新市区清真寺,(1954年12月改名东新街清真西寺),从此,李殿君阿訇就一直定居在古城西安。

回到西安后,李殿君阿訇即全身心的投入到经堂教育事业上的。据曾任东城清真寺伊玛目的海鹏皋阿訇回忆,截止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先后接受李殿君阿訇经堂教育的师兄弟至少有二十人,李阿訇常常如数珍宝地道出学生的名字:李道顺、刘复礼、刘忠奎、苏训海(义德)、铁中原、石明镜、丁俊清、马长荣、马武聚、刘东升、钱培德、李培尊、马益民、马洪坤、武青山、武保山、闻耀华、闻洪敏、刘东升。

1958年5月全国展开了宗教改革运动,中央政府对这次运动曾三令五申的强调,必须以严肃谨慎的态度与和平的方法来推行工作,但推行过程中仍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违背政策的做法和打击面过宽的失误,西安有十余座清真寺都被迫关闭或挪为他用,包括全国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化觉巷清真大寺礼拜殿也遭关闭,直到1968年10月才重新恢复正常使用。

8fb5c3106edd41799788d60bbcdb0bb5.jpg

在东新街清真西寺任教的李殿君阿訇,这时也离开了清真寺前往西安、铜川等地多家工厂接受社会主义劳动改造。据当年曾与李殿君阿訇一起在西安南郊沙坡地区的砖厂(也就是后来的新安机械厂)参加劳动改造的郭荣老先生回忆,那个时候的生活本身就处于“饥一顿饱一顿”的状态,但李老仍在每年斋月到来时天天都用两个蒸馍加二分钱的咸菜再加一杯开水的方式,一直坚持封斋。在完成劳改后的1964年,李殿君阿訇又被下放到了当时位于环城南路东段的五一社也就是后来的市政二公司,直至1978年前后正式退休。在此期间,仍有不少学生断断续续地前往李殿君阿訇位于回民新村西巷的住处聆听求教。据曾在陕西省镇安县多家清真寺任教并曾在1997年至2008年期间担任西安市莲湖区新西北清真寺教长的文景安阿訇回忆,当年的他之所以有机会在李殿君阿訇身边听讲受教,主要得益于萧德珍阿訇的女婿马金山老人家的引荐。时隔多年,他仍对当年回民新村长年都是满地泥泞的路况记忆犹新,遇到下雨天穿着深筒的胶鞋也也要去听李阿訇讲课。

eb47b9f1eff640c4ab2949a87988e250.jpg

1958年起1983年被关闭长达25年的的东新街清真寺,在坊民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恢复了它的正常使用,从那时起,联盟巷的住所也成为李殿君阿訇讲经授课点,刘复礼、钱培德、刘景云、石国明、马孝信等中断学业多年的弟子又重新回到老人家的身边再次进修;金叶周、韩传金、柏聚真、柏庆真、刘孝亭、袁明雷等一拨年轻学生也相继自河南慕名而来。

在西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安排下,1983年11月29日,“西安市伊斯兰教满拉培训班”,遴选自西安市各个清真寺中的十五名满拉进行了为期两年的集中学习,有:西安市化觉巷清真大寺的马权英、贾喜平、马益平、马荣君、赵宝贵,西安市大皮院清真寺的马迎春,西安市大学习巷清真寺的马明义、刘永安、刘建荣,西安市小皮院清真北大寺的林怀清、许宝骥,西安市建国巷清真寺的刘瑞林、陈方成,以及西安市北关清真寺的刘永平、买红军等人,李殿君阿訇受邀担任培训班的授课教师。

李殿君阿訇讲授的课程主要有:《圣训珠玑》、《伟噶业》、《嘎最》以及北京外国语学院编的教材《阿拉伯语基础语法》。《圣训珠玑》和《伟噶耶教法经解》经典讲释过程中,李阿訇把原文句式所涉及的语法、词法分析讲解得清晰到位。以及李阿訇不用字典、博闻强记的海量词汇都给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也充分显示出他在阿拉伯语和经堂语方面的深厚功底。

1984年8月27日,西安市伊斯兰教协会召开第一次代表会议,李殿君阿訇出任常委职务。1985年5月,李殿君阿訇被聘为西安大皮院清真寺教长,五年任教中,在李殿君阿訇门下求学的回坊青年人日益增多,至今仍有很多老人在提及当年在寺里聆听李阿訇教导的盛况仍洋溢着喜悦之情,充满了留恋与思念。

b9f08557434544448d8f64430e8940c1.jpg

1986年1月,年届古稀的李殿君阿訇被聘任为陕西省文史研究馆的馆员。同年夏天,还曾亲自携同马书恩和刘瑞林前往河南,将年近九十高龄的法玉章阿訇搬请到西安以临时主持东新街清真西寺教务,并且直到1989年寺的重建工作基本完成。

1990年5月,李殿君阿訇再次出任东新街清真西寺教长1994年4月4日,建国巷清真寺、东新街清真西寺、东城清真寺和北关清真寺合力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毕业庆典,李殿君阿訇的亲自,为身边求学问道十余年的八位满拉:铁日海、刘瑞林、陈方成、法志申、陈连钦、韩传金、马超、赵文启穿衣挂幛。

如今,他们在汝南、侯马、镇平、延安,以及西安等地,正在逐渐成长为振兴陕西伊斯兰教大业的中坚力量。

1994年4月的时候,李殿君阿訇为大学习巷清真寺举办的“伊斯兰教与科学”培训班教授《认主学》,由于里阿訇专业学术典籍的攻读功底扎实,所以他的课程开讲后即获得了一致好评,受到了热烈欢迎。

f018a277b3ef4b5cb1de60952c484fd9.jpg

2001年11月,应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兼第一副首相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的邀请,李殿君阿訇前往麦加朝觐。

李殿君阿訇已连续当选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的第九届(1998年—2003年)、第十届(2003年—2008年)人大代表。2003年初,李阿訇向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提交 “关于保护和改造回坊的一揽子建议”个人提案,得到省人大的高度重视,西安市市长亲自写信回复。

2006年4月26日,西安市伊斯兰教协会召开第二次代表会议,年届九十高龄的李殿君阿訇出任名誉会长。

e3bb778e3ccd4dd5a18883b74655163b.jpg

同年10月28日,在马光荣阿訇与赵宝贵阿訇的共同陪同下,来自芝加哥大学的美国学者穆罕默德·侯赛因·侯赛尼·杰莱利在访问西安回坊人文古迹与知名学者的同时,亲自登门拜访李殿君阿訇。这位美国学者特意将访问时的具体场景撰成文,并结集成书,寄回中国以资纪念。描述李阿訇一段的大意如下:

尊敬的伊玛目赛里曼·本·阿姆尔阁下,汉语名字叫李殿君。他的年龄也在与我谈话时当面告知,已89岁高龄。他是一位通晓阿拉伯语、波斯语、英语等三种语言的伊斯兰学者。他在待人接物时的个人习惯,也与中国其他学者存在明显不同:他们(尽量)避免让人提到自己的名字;他们不允许人阅览他们所藏有的手抄本经典,更不允许用照相机或手机直接拍摄与手抄本相关的图片,哪怕只拍几张也不行。(面对类似的请求),李殿君阿訇则允许你随便拍摄,即使你要把整本经典全部拍摄也完全同意。但愿他也能具有那些阿訇们对打算翻阅其手抄本的人的小心翼翼的态度之十分之一,以用于避免对其恶劣使用、谨防虫咬等悲剧事物上!这位大谢赫(李阿訇)却径直打开自己的书柜,对我有求必应!甚至其尽管因为年迈而行动吃力,还亲自将经籍搬来给我翻阅,而并没有依赖任何人的帮助。要知道,中国手抄本经籍的特点就是:体积大!(整本书)约有一米长、半米宽、一匝厚。(印刷这些经籍的)每页纸张,本身就够厚的,还要在这种纸张的两面再粘上两张纸,那就更厚了,其结果最终也就变成任何人凭借一只手都压根儿拿不起来!可是,(正是其根深蒂固的)伊斯兰美德使然,李殿君阿訇还是亲自将(这大而重的)经籍搬过来,以方便我的使用!祈主厚赐!

直到2012年,虽然年事渐高,但李殿君阿訇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信念,一如既往地坚持讲经授业。陈鹏、张长杰、虎磊、马亚杰、李长喜、马庆富、白亚辉、吕运兴、闫志民、徐志安、丁英会、穆拥胜、李海洲等来自豫陕两地的年轻后进者有幸在李殿君阿訇门下继续听讲受教,其中不少出类拔萃者而至今在中国伊斯兰教文化传播事业上默默耕耘,做出贡献。李殿君阿訇真乃胸怀坦荡,治学有方,桃李满天下。

第四节

清贫千般苦 功德万古存

李殿君阿訇人一生经历,虽屡受磨难,饱经风雨,但为传承中国伊斯兰教的经堂教育事业,信念坚定不移,一直都在身体力行付诸实践。

据大学习巷寺铁日海阿訇回忆:1976年,他在李殿君阿訇身边的听讲学习,尽管当年处于特殊岁月中,每个月回家一天,而他跟李阿訇的学习也就只能安排在每月仅有的这一天里,这样大约持续了将近两年。以后李阿訇可以每周回家一天,他跟随学习听讲的机会也增多了。

1980年以后,李殿君阿訇经常到建国巷清真寺参加日常的宗教活动,他也继续坚持每天中午到寺里向老人家请教学问。就这样,直到1994他在李殿君阿訇身边听讲受教大约有了十八个年头。铁日海阿訇回忆道:他在李殿君阿訇身边完成学业虽已过去二十多年了,但老人家别具一格的讲课特点至今令人刻骨难忘。李殿君阿訇对每一部经典的第一次开讲,首先让学生对学习内容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打好基础,再逐渐展开深入讲授,加强理解再做进一步强化。力争将细节问题和掌握知识的

解决在面对面的授课中,这样授课方法从根本上克服了因遵循精讲细讲的传统做法而造成成年累月都无法完整地讲授一部经典的现象。同时,老人家在讲讲经布道过程中旁征博引,的讲课风采,深深地留在学生的脑海。

据南城清真寺马光荣阿訇回忆:

当年的他,曾与马权英、马明义一起在惠世亮阿訇(1907—1983)门下接受传统的经堂教育。在惠世亮阿訇罹患眼疾后,他们三人又先后投师于李殿君阿訇门下,其中马权英早在1977年李殿君阿訇还在回民新村西巷居住的时候,即曾多次前往并当面请益或受教。

他在李殿君阿訇那里学习,始于李老移居至联盟巷以后,并以《嘎最》这门功课受益最多,而马明义投师李殿君阿訇门下的时间也大致在此前后。李阿訇授课特点是根据每个学生具体情况“量身定做”的,学生程度不同,讲释的内容多少也不一样,而且都是随来随讲,即使同一部经典也有进度差别,所以,在老人家跟前聆听讲经的人都不在同一时间,大家真正遇到一起的机会则少很少。

aec465bad721435b9fa016d26085853a.jpg

当时间进入1983年后,伴随着“西安市伊斯兰教满拉培训班”在西安市小皮院清真寺的正式开课,马权英和马明义又开始一起听老人家讲课了,而他们三人真正汇聚一堂的时间已经到1985年恩师任教于大皮院清真寺之后了。

据广济街清真寺贾勇励阿訇回忆:

大约在1980年中,他曾在时任南城清真寺教长的刘尚志阿訇的引荐下,到时任西安市小皮院清真北大寺教长的马俊海阿訇门下求学深造。马俊海阿訇于1982年12月归真后,他又自行决定在李殿君阿訇的门下继续学习,并直到大约两年后才离开西安前往平凉。

在李殿君阿訇门下就学期间,为了方便,他就直接到西北城角的牛羊肉加工厂。在老人家那里讲《古兰经》、《伟噶业》、《麦克图布》和《依勒沙德》这四门功课为主。

他至今记忆犹新。当首与李见面交流时,老人家径直询问他在此之前已经学习过哪些经典。当他把自己当时的学习进度告诉给老人家以后,老人家也以“既然那些东西你已经学过了,我这里就不重复了”直接作答。

cee798cb0b26457683a7fa6c4b53bcdd.jpg

后来,当他对李殿君阿訇的授课存在似乎进度过快的疑惑时,老人家也用一贯的耐心为他及时解答了这个问题,即现在的学习主要集中在对相关典籍、相关学问的通晓上,而真正的理解必须通过学问上的不断长进和见识上的逐步拓宽,以及每个人在自我成长过程中自始至终的认真思考和用心领悟才能有望完成。

据杨希平先生回忆:

李殿君阿訇自1978年后仅凭每月数十元的退休工资来维持生计,李阿訇一直恪守了艰苦朴素、克勤克俭的传统美德。时至今日,老人家在日常穿着上留给大家的印象一直都是整洁、规范和庄重的,当然,李殿君阿訇在饮食方面的要求也同样简单,不仅一日三餐都是大多数河南人常吃的糊涂面,平生最钟爱的零食也只是水果糖和花生米。

自从搬迁到西北城角的联盟巷后,李殿君阿訇的居住问题才有所缓解,于是,在义务为大家传经布道的闲暇时间,在曾经的学生赵长春先生的关照下,老人家与师娘一起找到了又一条挣得生活费的生意。

简单说来,其实也就是每天需要把牛羊肉加工厂丢弃的牛肠拉回家,然后用手指头一点儿一点儿地把残留在牛肠上的油脂抠下来,最终把它们熬煮成牛油坨,以卖给用来制作肥皂的化工厂。这个活计听起来很简单,但干起来却也是非常的辛苦,毕竟在整天需要与牛粪打交道的同时,还要忍受蚊蝇的侵扰。即使这样,在当时个人生活如此困苦、经济状况非常拮据的情况下,李殿君阿訇也开始为学生们购买纸笔和图书了。

1eaed4ff8c1b446793d70c5ff2e67a5a.jpg

据郭荣老先生回忆:

李殿君阿訇当年在与大家一起参加劳动改造的时候,尽管每个人的生活状况都很困难,但老人家仍在工作的间歇时间以丰厚的伊斯兰教文化修养,与大家经常展开语言上的交流,而交流的内容也在多数情况下围绕着每个人对人生的正确认识广泛展开。不仅如此,李殿君阿訇后来还根据上述交流活动的心得,撰成以“伊斯兰人生哲学”为主题的学术论文,并曾经多人寓目,但原稿因时日过于久远也已故迹难觅了。

虽如此,毕生都坚守在传统经堂教育事业上的李殿君阿訇,不仅在“传道、授业、解惑”的氛围中始终抱持着“地不分东西南北”的开放态度,来自豫、陕、鲁、甘等全国各地的门下弟子比比皆是,而且还能从“人不分男女老幼”的先进思想出发,以力排众议的坚定态度为众多女性教胞传经布道…

品高學萃出南陽入甘寧下九江益濟秦豫剛正不阿教門直聲一代旗幟

經筵講讀編辭典育新學興德化百年一日延聘八坊德高望重教下楷模

李 殿 君

学术成果

1

d0983d63a6f84e559b09cc23e21feee4.jpg

1

ed045d786dd14df2b2ef799a05687f3b.jpg

0db531fb9d224ef482356b4d4ee9c4d7.jpg

李老翻译《古兰经》手稿

0d82877bb3ab466995c8f4aebba0efc1.jpg

部分清真寺的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