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杜峰

 作者:马天龙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6-01 22:33:38

t01a48e0387a4aec39a.jpg

国家队员,篮坛一峰


    杜峰(1982年~ ),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杜峰从小爱好篮球,现为国家篮球队队员。


    他于1993年入新疆乌鲁木齐竞技体校,1996年入选广东索远队,2000年入选国家青年队,2001年入选国家队。


    杜峰在其篮球职业生涯中和他的队友取得了较好的成绩:1997年在第八届全国运动会上获得了第三名、2000年获亚洲青年锦标赛亚军、2001年获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亚军、2001年获得全运会第四名、2002年获得亚洲运动会亚军,2002年获世界锦标赛第十二名、2003年获亚洲锦标赛冠军、2003年获全国男篮甲A联赛亚军、2004年获全国男篮甲A联赛冠军、2004年获雅典奥运会第八名、2005年获全国男篮甲A联赛冠军。


    杜峰长得很英俊,但这位英俊的新疆回族小伙的篮球之路并不很顺。


    小时候,母亲并不愿意让他打球,一是他在家最小,二是想让他多学点文化。可父亲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同意他去考体校。谁知得过全疆速滑第三名的他篮球基础太差,在三十个人中考了个倒数第二,还是母亲走了训练科长的后门,他才进了体校的大门。


    1995年,新疆有位八一青年队的球员回家探亲,杜峰与他聊天之后,拿出自己的零用钱,买了张去北京的火车票,想试试八一队。全家紧急开会讨论,大家一致说不,姐夫赶忙去把车票退了。


    1996年北京体育大学在新疆招生,母亲咬牙放了行。杜峰坐了五天四夜的火车,肿着腿到了北京。三个月的速成训练后,要经考核录取,杜峰为此白天上课,晚上泡图书馆,很是用功。有一天,教练问他:“怎么样,能达到分数线吧?”杜峰心里没底:“够哈。”教练说:“那就不要了。”杜峰很干脆:“那我现在就回新疆。”教练过后派人把他叫到自己家,认真地说了一句话:“做大事就不能想后路!”随后告诉他48名考生中,只要三人,他是特批。杜峰非常高兴,这是他一辈子最难忘的事情。


    谁知没过两天,在北京体育大学的一位广东篮球教练看中了他,邀他去宏远,既可打球,还可上学,月薪八百元,比他父母的月薪还高。杜峰要和父母商量。那位教练每日都与在新的杜峰父母通话一小时,终于做通了他父母的思想工作。不久,杜峰的父亲带着他去了广州,随后放下一千元钱,眼里闪着泪花,颤抖着声音与正式走上篮坛的儿子告别。


    杜峰说,那是他事业甚至人生的转折点,他是十四岁时走到这个转折点的。职业球员吃苦像是吃饭,而对杜峰来说,吃饭也像吃苦。作为回民,队里没有淸真灶, 他常常吃不饱,回来泡方便面。广东天热,吃了牛羊肉容易上火,他只有吃鸡,吃久了也成为烦恼。而且他不喝酒,在外面吃饭又多了一层不方便。于是他的父母去广州开了一家面馆,专门解决他的饮食问题。一年后,他就进了宏远队,并很快被派去打青年联赛。


    第一次上场,他特兴奋,五分钟内扣了四个篮,可扣第四个时,对方一球员钻到他身下,造成他下落时左手骨裂,一个赛季也没能打球。他觉得倒霉,但并不气很快又上了甲A赛场。两米出头的他身材细长,司职二中锋,但在与国内大中锋的篮下对抗上却毫不示弱。1999-2000赛季,主场对北京,他在巴特尔面前以其灵活性好,弹速快的优势,独得27分,为全场最高,并抢得20个篮板,比巴特尔还多10个,被评为那轮的最佳中锋。而面对有姚明防守的上海队,他常灵活地内外移动,曾一场投过6个三分球。那个赛季,他在最佳新秀的评选中获得第二名。


    2000~2001赛季的杜峰太想打好球了,无形中有了压力,状态一直没上来。尽管如此,他在常规赛的扣篮、盖帽等项目上仍名列第九和十五位,并且第一次被选入新一届国家集训队。接下来两个赛季,杜峰日渐成熟,渐渐成为宏远队的领军人物。


    杜峰在家里是个孝顺的儿子,球场下最想念的就是家人。他坦言,自己的背后站着四个女人,她们分别是妈妈和三个姐姐。


    “最疼我的就是老妈啦!”当年妈妈怀上他时,上面已有三个姐姐,爸爸非要她做掉,妈妈哭若去了医院。签好字,就要下术了,恰巧医院停了电。妈妈回來的路上碰到了体工队一个维吾尔族叔叔,得知情况后,他痛快地说:“别做了,若生女儿我来养,生个儿子你们养。”就这样,杜峰终于保下来了。不仅多了个“干爸", 而且得到妈妈的格外宠爱。


    不过,被杜峰视为“红颜知己”的是大姐。他对大姐无话不说,甚至十分依赖,拿起电话就是几个小时。连在广东买房子这等大事,他都只征得大姐的同意。每次回家,做医生的大姐都要为弟弟做一次细致的体检,难怪妈妈说:“大姐都成你妈了。"


    二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常不客气地指出弟弟的毛病,说得杜峰常常中途挂断电话,但一听弟弟受了伤,她就哇哇哭起来,直劝他“回来吧!”


    在俄罗斯上过大学的三姐是家中最有文化的人。她与弟弟谈的最多的是学习和做人的问题。


    杜峰说:“她们都在背后关心支持着我,我打好球才是对她们最好的回报。”除此之外,杜峰还学会了为四位女性买东西,从口红、护肤品到衣服、手表,他都特在行,每次回家他都带回四位女性喜欢的一堆东西,只是有时他无法解决一件衣服四人都喜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