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凤图

 作者:吴丕清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6-01 22:27:04

t0176059384f6558e38.jpg

中华武士,爱国爱民


    马凤图(1888~1973年),字健翊,今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杨石桥村人。集武术、医学、书法三艺于一身,曾自号“三艺斋老农”。知名爱国志士、社会活动家。


    马凤图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生于一个五代武术世家,幼读私绝,兼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六岁跟父亲马捷元学劈挂掌,并跟外祖父吴世科、舅父吴想堂学八极拳、青龙拳和中医及针灸。12岁正式拜盐山黄林彪为师,学通备、劈挂内外场拳法。受师偏爱,授以大枪、长刀及剑术,为黄林彪晚年入室弟子。


    宣统元年(1909年),以不第秀才资格考入天津北洋师范学院,不久,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为该会“燕支部”主要成员。为对抗日本武士道精神,同李存义、 叶云表、李书文、李瑞东等一起在天津创建“中华武士会”,亲任副会长兼教习。


    辛亥革命后,因参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而遭迫害,远去东北,流落沈阳等地教学。在此期间,与“关东三侠”郝呜九、程东阁、胡奉三结为金兰,相互传艺,将劈挂、八极等拳术传于东北,将戳脚、翻子等技法学到己身,同时,联合进步知识分子发起“新村运动”。1920年,返乡潜心研究武术与中医。


    1923年,家乡大旱,马凤图率二弟马英图,长子马广达赴豫投军于冯玉祥部。后随 冯进京,先后任前门税务稽查主任、通县税务局局长等职。其间曾掩护过中共地下党员刘格平;参与1924年冯玉祥发动的“北京政变”及驱逐末代皇帝薄仪出故宫等事件。


    北京政变后,随国民军撤出北京,应冯部要员张之江之遨,与弟马英图在张家口筹建、主持“新武术研究会”为冯军编订《破锋八刀》《白刃战教程》等武术套路和教材。翌年,冯军在南口大战失利,西撤甘肃,马凤图从此定居兰州,历任导河县知事,张掖县长,省府军法处长、专员、代厅长、观察使、中将参议等职。 


    在政洽上,马凤图倾向共产党的主张,他曾与爱国将领续范亭—起,多次撰文抨击时弊,反对对日不抵抗主义;1928年,在狄道县发起李大钊追悼会;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后,积极联络一些有影响的军政人士撰写文章,支持张、杨行动;1937年,鼎力相助,谢觉哉在兰州组建八路军办事处,他的高明政见、开明态度为谢觉哉所赞赏,在谢觉哉日记中写道:“九月七日夜至马凤图家,马人很开明,对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国共合作问题均有独到之处。”同年秋,马凤图看透国民党政府的腐败,不愿再与当时的甘肃省政府主席贺耀祖为伍,辞去省府参议之职,

在谢觉哉的安排下,率一批回族人士前往延安参观,受到延安各界人士热烈欢迎,在全国回族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从延安回来后,他决心退出政界,从此悬壶行医。


    马凤图虽在国民政府任职多年,但始终把人民疾苦挂在心上,从不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1928年,甘肃马仲英起事,张掖镇兵哗变。马凤图受任甘州视察长,到张掖视察镇兵哗变情况,目睹土匪蜂起,张掖城防空虚,灾难降临百姓。他心急如焚,当机立断,一边雇驮夫身藏密信赶往兰州,面呈省政府主席刘郁芬告急;一边积极协同张掖县县长刘广勋、乡绅余炳元招募民团守城,使全城百姓免遭劫难。


    1930年春,蒋、阎、冯中原大战爆发,甘肃境内兵空匪起,一片混乱,河西惯匪马腾云、韩子奇等人与青海马家势力控制下的土匪武装相勾结,乘机劫掠,控制河西。山丹、民乐等县县长弃县而逃,难民大批拥入张掖。张掖县城人满为患,城外土匪包围,形势十分危急。当时,兼任张掖县县长的马凤图早已接到随军撤离甘肃的命令,本不必冒险守城,但他想:一旦城破,百姓不知又要遭多大的罪,于是断然决定留守张掖,与十万百姓共存亡。在他的号召、领导下,全城官绅百姓,众志成城,成立城守局,训练民团,打造武器,使土匪不敢轻易攻城。城外匪军本想用计将城门骗开,于是派人送信进城,信中称“仰慕县尊德望,特来奉钺,权借片土栖身,绝不进扰张掖县城"。马凤图将计就计,派人以回赠礼品为由,深入敌营,摸清情况,掌握了主动权。4月17日,土匪发起攻城,双方激战两天两夜,张掖城安然无恙,土匪疲惫而退。19日凌晨,马凤图抓住敌人疲乏松懈的有利战机,亲率弟子王云、赵龙、李学义、 陈国珍等习武青年组成突击队,民团、百姓倾城出动,突袭敌营。匪军正在酣睡, 突然枪声大作,杀声震天,一时东窜西逃,乱作一团。马凤图深谋远虑,不予敌人喘息反扑之机,乘胜追击,直把残匪赶至梨园口溃散覆灭方罢。此次大捷,不仅保住了张掖平安,也使一方土匪势力遭到毁灭性打击,马凤图的军事才能由此震惊军界。此后,马凤图曾在甘、青两省担任过省府参议、民政厅厅长,省府秘书长、专员等职。在此期间,曾与以省政府主席朱绍良为首的省府贪官污吏进行坚决斗争。


    马凤图一生多才多艺,在武术、医学、书画、金石碑刻、历史研究等方面均有较深造诣,特别在武术和医学方面,获世人瞩目的成就。


    在武术方面,他所编创的“破锋八刀”、“白刃战基本战术”等刀法成为西北军的军训特色。1937年,七七事变时,西北军宋哲元部二十九军的大刀使侵华日军吃尽了苦头。此后,他又以沧州“五十五图”之棍法为框架,吸收西北乡土棍法、枪法之精华,编创了枪、棍融一的器械套路“风磨棍”。主持或参与创建了张掖县国术馆、甘肃省国术馆、青海省术馆和兰州华斌体育学社。提倡习武首先立德,曾亲自为中华武士会摈联:"势通百节招通胆,气润三焦德润身。”他逝世后,留有武术理论手稿数十万字。


    在医学方面,在其舅父所授中医与针灸的基础上.广学精研,不断提高,特别在内、妇、儿科治愈很多疑难杂症,与牛孝威、柯与参、董静庵并称兰州“四大名医”。曾主持创建“兰州建民国医研究学社”,参与创建“甘肃省中医院”,著有《马凤图医案医论》—书,为中华医学会会员,其医术医德在兰州一带有口皆碑。


    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不久,受杨得志诚邀,出任规劝宁夏马鸿宾部和平起义代表团副团长,赴宁谈判,为宁夏和平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参与宁夏回族自治区、临夏回族自治州的筹建工作,历任“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委员、甘肃省政协委员、民革甘肃省委委员、甘肃省民委委员、甘肃省武协主席等职。1973年,病逝于兰州,享年85岁。1986年,日本出版了介绍马凤图与二弟马英图生平及马氐武术专著,我国著名画家、敦煌学家常书鸿写了序言,并为马凤图绘制了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