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连良

 作者:李炳君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5-27 23:21:27

t0197f2866b5a54d533_size=156x244.jpg

从艺半百,马派流芳


    马连良(1901~1966年),北京市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他8岁入科班,潜心学艺十年,先宗谭派,后创马派,为“四大须生”之首。曾任北京京剧团团长、北京戏曲学校校长,为发展改革京剧艺术和培养青年京剧演员作出了重要贡献。


    马连良的开蒙武戏教师是茹莱卿,一位有真才实学的好老师。头出戏是《石秀探庄》,虽然只有一个角色,可是相当吃功夫,手眼身法步,要求处处到位,一动一静,一举手一投足,都要干净利落,功架大方优美。马连良悟性很好,学起来挺开窍,动作灵活洒脱,腰腿又有功夫,不用费劲,老师很高兴。接着又教了他《淮安府》等小武戏。改学须生是以后的事。有一回赶场演《天官賜福》,应工老生迟迟不到, 萧长华先生焦急中见马连良站在身后,就问:“让你来这个天官行吗?”“行!”肖先生高兴地说:“马连良,今儿个天官由你扮,别害怕,我给你把场!”有肖先生撑腰,马连良心里踏实,舞台上嗓子响亮圆润,昆曲唱得丝丝入扣,悦耳动听,赢得观众阵阵掌声。从那以后,就由萧长华、蔡荣贵、叶春善几位良师亲授他老生戏。 几位老师认为马连良人才难得,把掏心窝的本事都拿出来,精雕细刻地培养马连良。 七年科班,马连良已经誉满京城。1918年已经小有名气的马连良回到“富连成见了社长叶春善,敬礼问安之后,提出二度入班学艺的请求,他的这一举动出乎师傅们意料。商量的结果是不必再按年期限,什么时候学成就什么时候出科。一些老观众听说马连良又进班学戏,都想来看看他,凡是他的演出,整个戏院都是座无虚席。


    三年以后,马连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搭班到上海演出。剧场老板看到马连良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心里冒凉气:这个重金聘来的角儿能叫座吗?便特意组织票友搞了个联谊会,大家淸唱消遗。轮到马连良了,他一曲《黄金台》,字正腔圆,韵味浓郁,咬字切音喷吐有力,可让票友服了,大家又是道辛苦,又是问温暖。


    打炮戏是《南阳关》,海报子一出,因为有堂会那个若,没费劲,票就卖完了。戏一开场,马连良扮的伍云召出场亮相,精神俊逸,浑身一股帅劲,上海观众情不自禁给了个碰头好。唱腔中的“西皮转二六”,俏皮流畅,韵味十足,一句一个好。还有个叫绝的身段,是在辞别夫人,准备大战的唱词唱完后,把手中的令旗扔向下场门, 然后一个急转,又稳接在手,迈着刚健的台步下场,疾如脱兔,稳如泰山,又帅又脆,观众可炸了锅了。原来捏了一把汗的剧场经理没想到这个小老生竟有如此精绝的好身手,等着赚吧!之后,他又连貼了许多谭派名剧:《失空斩》《群英会》《借东风》《珠帘寨》《打渔杀家》等,他是贴一出,满一出,唱一出,红一出,红遍上海,饮誉申江。


    1927年,风华正茂的马连良自己挑班了,班名为“春福社”。在以后的四十年里,他辗转于京、津、沪,跑遍全国。曾和谭鑫培、郝寿臣、金少山等名角合作,也与周信芳、梅兰芳、张君秋同台,挂“正宗谭派老生”的牌子,演出的剧目也都是正宗谭派戏。如《定军山》《珠帘寨》《阳平关》《汾河湾》《打渔杀家》等,颇受观众欢迎。在他挂头牌之后,还挖掘、整理了一批老剧目,如《流言计》《临江驿》《鸿门宴》《许田射鹿》等。所有的唱腔、身段、动作、服装、扮相等,都无法可宗,只有自创新腔,自设动作了。马连良在自己深厚功底的基础上,广泛吸收各派演唱特点,博采众长熔于一炉,设计出一套适合自己声腔、身段的音乐、服装艺术。


    《借东风》是马连良的拿手剧目之一,那段“学天书”的大段二黄,是流传广、影响深的唱段。而这段唱腔,是马先生经过长期键炼,反复琢磨,几经改动而设计的一段新颖、独特的唱腔,至今仍脍炙人口。


    马连良相据剧情,对髯口、盔头、服装都进行了改革,如孔明的鹤氅,服装要求“三白”(护领、水袖、靴底)。对台幕也以武梁祠的石刻图案为原型,创造了古代车、马、人物画台幕,舞台显得新颖、典雅。对念白、台词他都进行了大胆的改革。《甘露寺》中,原唱“他有个二弟寿亭侯”,他改为"他有个二弟汉寿亭侯”;原唱“他有个三弟性情拗”,改为“他三弟翼德威风有”;原唱"东吴那个敢出头",改为“曹操坐把渔利收”。二十一句半的唱词,经他的改动,朗朗上口,一气呵成,还纠正了锚误,提高了论辩性。他又设计了一套适合他演唱的声腔,其特点是潇洒飘逸,甜醇酣畅,感情饱满,吐字真切。街头巷尾,不论是拉三轮车的还是达官显贵都爱哼 “劝千岁……”这段唱。马连良在继承前辈艺术精华的基础上,兼收并苗,博采众长,大胆创新,经过四十年的舞台磨炼,创出一个新的艺术流派——马派艺术。先是马连良和余叔岩、高庆奎被称为“老生三大贤”,后又和言菊朋、余叔岩、高庆奎合称“四大须生”。后三人息影后,他又和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被誉为后"四大须生”,马连良以首座当雄。


    1948年秋天,马连良应邀赴香港演出,正逢国民党逃离大陆,他生计艰难,如鱼困沙滩。 1951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还清了他欠下的偾务,回到祖国,在北京组成马连良京剧团。 在庆祝建党三十一周年的那一天,马连良受到周总理的亲切接见,度过了毕生难忘的夜晚。在朝鲜停战协定鉴字后,他和梅兰芳、程砚秋、周信芳等参加了慰问团,赴朝鲜为志愿军战士演出。


    为了培养更多的优秀京剧人才,马连良受周总理委派,担任北京戏曲学校校长,从那以后,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培养学生上。他一生收徒甚多,还有许多受过他指教的人和私淑弟子,现在这些人都成了各剧团的台柱。在20世纪60年代,河南周口越调剧团申风梅进京演出《收姜维》,马连良听说申是一个唱念做俱佳的优秀地方戏女老生,就亲自去看戏。演出结束后,他去后台祝贺,使申风梅受宠若惊,当即提出拜师的请求。马连良慨然允诺,破例收地方戏演员为徒。马连良对申风梅演的诸葛亮的唱念及服装身段都提出了改进意见,使得申风梅技艺大进,名鹊京城。


    马连良舞台生涯五十多年,他提携后进培养学生不遗余力。张君秋、叶盛兰、袁世海等人获得艺术的长足进步,并很快成为头牌,与马连良的精心安排、热心提携有直接关系。林秋雯、王吟秋、李玉茹、罗惠兰、李世济、王金璐、马长礼、张学津、冯志孝等都得到过马连良的支持和栽培。像李玉茹等青年旦角,当时不到二十岁,虽然演技不错,若与马连良搭档,自然配不上,但马连良却主动与他们并挂头牌。马连良还与赵燕侠、吴素秋合演《乌龙院》,使他们声誉日起。马先生提携青年的美德誉满梨园。


    “文革”中,马先生受迫害致死。1978年8月31日,北京市文化局召开平反大会,为马先生平反昭雪。1980年2月和1996年,北京市两次举办演唱会,纪念马连良先生,弘扬国粹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