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虎嵩山

 作者:王根明 虎希柏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5-11 22:13:58

t016eb125fb8e4cd820.jpg

矢志兴学,倡导团结

 

     虎嵩山(1879~1955年),名镇林,字嵩山,以字行,经名赛尔敦丁。宁夏回族自洽区同心县人,我国著名伊斯兰教经学家、教育家。曾先后在宁夏同心、固原、银川、吴忠,湖南常德,甘肃临夏、平凉等地开学、办校。他信仰笃诚,品德孚众, 知识渊博,为人谦和,治学严谨,讲学有方;他一生致力于伊斯兰经学研究,用他广博的阿文、汉文、波斯文及伊斯兰教经学知识,翻译编著了十多种经训典籍及教材书籍,达几百万字;他努力推进穆斯林文化事业,积极投身回族新文化运动,创办中阿学校,提倡在经堂教育中“中阿并重”开展翻译著述活动,并身体力行;他毕生致力于执教育人,发展经堂教育,讲经兴学,弘扬伊斯兰教真谛的事业;他以超凡的胆识,积极倡导宗教革新,改革教门中的不良习俗,号召摒除不合教义的陈规陋习,提倡“凭经立教,遵经革俗”,积极支持社会进步事业;他呼吁加强民族和教派问团结,并一生践行,堪为楷模;他一生热爱祖国,矢志不移,抗战时期,曾满怀激情,呼吁抗日:他不惧权威,疾恶如仇。他也热爱自己的宗教和民族,毕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以清真寺为家,一刻也不敢忘记身为学者的使命,忠于职守,虔诚敬业,生活俭朴,回报穆斯林大众的养育之情,服务于祖国和穆斯林大众;他教子有方,将他的独子虎学良培养成他的得力助手和著名青年学者;他无沦走到哪里都能受到人们的尊敬,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行。


    新中国成立后,虎嵩山曾担任甘肃省平凉专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甘肃省政协委员、西海固回族自治区(后改称自治州)政协副主席及中国回民文化协进会委员等职。1955年于甘肃平凉清真西大寺归真,安葬于宁夏同心县祖空,终年76岁。


    20世纪30年代,中国穆斯林中的一些知名学者、阿訇发起了一场规模盛大的新文化运动。他们改革旧式的经堂教宵,积极提倡中阿并重的新式学校教育,兴办各种“中阿学校”,努力培养中阿兼通的新一代民族宗教人才。同时,大力开展伊斯兰教经典和阿拉伯文化的翻译及著述活动,编辑出版了大量汉译经典及新式教科书,其影响波及大江南北。虎嵩山大阿訇是宁夏地区这一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正如杨怀中、余振贵在《伊斯兰与中国文化》—书中评论说:“在中国穆斯林新文化运动史上高居榜首的应是王宽,其次则为哈德成、王静斋、马松亭、达浦生、庞士谦、马以愚、虎嵩山、马坚、纳训等前辈。”


    虎嵩山于1925年朝觐回国,在湖南常德清真寺执教一年回到宁夏后,大力倡导和兴办穆斯林新式教育,苦心培养人才数十载。他在西北首倡在清真寺教育中加授汉语,并创办镇戎县回民自治公会、同心清真学校、固原三营中亚学校、宁夏私立中阿学校、吴忠中阿师范学校等,为国家和回族穆斯林培养了许多品学兼优、中阿兼通、著述丰富的人才,对西北乃至全国伊斯兰教育事业的发展和进步起到了开拓与创新的作用。其弟子中人才辈出,很多人成为全国伊斯兰教界、文化界的著名人物。如:马坚、马元卿、丁振翼、马才忠、张春三、王子忠、马明文、周生清、虎学良、马福龙、冶正纲、马昆山、丁育三、罗明道、马贤、马忠杰、纪玉清、葛维礼、金秉铎、纳海等。1934年,虎嵩山应宁夏省政府主席马鸿逵聘请,在银川合作创办宁夏私立中阿学校。1938年第二次受马鸿逵邀请,在吴忠创办宁夏穆斯林最高学府吴忠中阿师范学校。他亲自为吴忠中阿师范学校制定办学宗旨:“中阿并通、才德兼优,沟通汉回文化,开发西北,阐扬教义,复兴中国。"学校广招各地优秀青年入学,一时人才云集,盛况空前,大开翻译著述之这些学校的创办集中了当时宁夏回族中的一些知识精英,上海、云南、江苏、四川、青海及甘肃等地的很多学生慕名前来宁夏求学,为全国培养出了一大批品学兼优的人才。


    新式学校的创办,使宁夏的穆斯林教育继明末清初中国经堂教育创始人胡登洲的弟子海师及海师之子海文轩在同心韦州办学之后再次出现了“天下之人裹粮问业,户外之履满焉”的空前繁荣局面,使宁夏成为全国穆斯林文化教育的中心之一,其影响波及全国,同时,也对宁夏及陇东回族穆斯林的文化教育事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48年,他又第三次应马鸿逵之邀,赴甘肃临夏筹办中阿师范学校(因时局变化该校未能办成)。虎嵩山阿訇的成长历程是在图谋报国报教,兴办回民新式教育,不断勇于探索新的生活的道路上成长起来的。他毕生在贫瘠荒芜的西北地区撒播教育和知识的种子,拓殖新的社会并改造旧的社会。就这样,他将他的生命的篇章贡献给了他的祖国,他的宗教,他的人民,并和那片干旱少雨、贫瘠荒凉的黄土高原永远融为一体了。


    虎嵩山一生治学严谨,广闻博记,学而不厌,在伊斯兰教学识方面达到了很高的境界。他的一生基本是在清真寺里度过。他在清真寺里倾心讲经著述教授学生,孤守寂寞、淡泊名利,将一腔热血、满腹经纶燃烧在一处处流动的“家”里,最后终归于清真寺;他熟谙阿拉伯文、波斯文,对汉文和汉文化也颇有造诣;他通晓《古兰经》、“圣训”奥义,精通伊斯兰教义学、伊斯兰教法学、哲学、伦理学、历史学和天文学;他尤其擅长通讲大部头经典,对伊玛目安萨里和伊玛目兰巴尼的经学思想有独到的见解和精深的研究;他的波斯文水平也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在国内享有广泛盛誉,马坚等云南青年来固原三营投师虎嵩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仰慕虎嵩山的波斯文水平,马坚还在以后的文中称赞其恩师“思想新颖,学识渊博,教授有方”;另外他对阿拉伯文、波斯文经籍中的古诗词也颇有研究,对《若海白亚尼》等大型经注中的一些深奥难懂的阿拉伯文,波斯文诗词均能旁征博引加以解释, 深得阿訇们的敬佩,堪称学养双馨、经汉两通的一代宗师。早在1939年,王静斋阿訇就将虎嵩山列入西北六大著名阿訇之一。同年深秋,白崇禧将军在同虎嵩山会晤时,借用他人评论,赞扬他“阿林如海”,“是中国回民的骄傲”虎嵩山不仅继承了经堂教育陕西学派经学大师的传统,传承了他们的品德,更重要的是在他一生教书育人的生涯中发扬光大了他们的思想,改革发展了传统的经堂教育。


    虎嵩山一生译著颇丰,集多种文字著述立说,是中国伊斯兰教历史上罕见的同时使用四种文字:汉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和“消经”写作的两位学者之一,成为既终身手不释卷,又应用多种语言不断著述的一代宗师。他通过他的著述倡扬敬主爱人、化己达真、爱教爱国、中正温和、追求真理、坚持正义、学习知识、不同宗教和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尊重。在同时代的西北大地成千上万的阿訇中,极少有像他那样育人与著述同时兼备的经学大师。他的著述主要有:《月论释难》(汉文版)《月论释难》(阿拉伯文版)《波斯文化精华》《中阿字汇》《教律摘要》《文法摘要》《亡人赎罪问题》《新月问题的研究》《阿文教科第一部》《阿文教科第二部》《伊斯兰教三字课本》《拜功之理》《波文之源》《伊玛目拉巴尼书信注释》《候赛尼大辞典》和《米什卡提圣训》(《圣训光龛》)等十六种,逾三百万字。正是虎嵩山对真主的虔诚、宣传伊斯兰文化的倾心、对人民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以及数十年如一日地学习著述,他才成为既博学多才,又著述等身的一代经学大师。


    虎嵩山的一些著作,由于适应了当时穆斯林学习及教学研究的需要,深受欢迎。 例如:他的汉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和“消经”四种文字对照的《候赛尼大辞典》一书出版后,无论是初版本还是再版本,都不断被民间穆斯林手抄或重印,近几年各地的翻印版本更多,五十多年后的今天仍在全国回族穆斯林聚居区广泛流传。正如余振贵、杨怀中编《中国伊斯兰教文献译著提要》一书中所述:“《候赛尼大辞典》是虎嵩山的重要研究成果之一,充分展示了编者深厚的伊斯兰教学识和姻熟的波斯文水平,也反映了当年宁夏依赫瓦尼派学者重视研究伊斯兰教理论的社会风尚。本书为学习《古兰经》注释提供了便利,因此在国内穆斯林中享有较高声誉。”


    虎嵩山出生于伊斯兰教世家,其父亲为虎夫耶教门宦的一位教主。他自小投身清真寺念经,还到外地寻访过名师。1897年,虎嵩山接受了被称为中国伊斯兰教 “现代维新运动”的“依赫瓦尼”派的学说,遂立志“凭经立教,尊经革俗”,进行伊斯兰教革新。此后几十年,他历经艰辛,遭受过各种非议与磨难,但由于虎嵩山采取溫和的传教方式,与其他教派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再加上国民党宁夏省政府主席马鸿逵等人的支持,依赫瓦尼在宁夏得以迅速传播。三四十年后,终于发展成为宁夏的一个主要教派,虎嵩山也成为宁夏及陇东一带依赫瓦尼教派的主要代表人 物。虎嵩山当时的主张和实践是令人深思的,他以追求真理的伟大的开拓创新精神冲破了一个由家庭和社会建构的旧世界,他以“新教”的主张和理论、兴办回民新式教育的终身实践,在如何将《古兰经》的精神贯彻到中国穆斯林社会,以及促进伊斯 兰文明与中华文明的交流与发展方面作了卓越的实验。他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所做的不是空洞的理论告诚而是身体力行的实践,不是口头的说教而是如何生活的楷模。他是一位中国伊斯兰的思想者,又是伊斯兰道德和生活方式的行动者。


    清末民初,甘肃一些地方的回族由于内部教派纷争,常有斗殴甚至流血事件发生,对宁夏地区也有一定影响。虎嵩山认为,这种教内的争斗会使冋族内部不和,破坏民族团结,他提出在“信主独一”的原则基础上,各教派之间应该相互容让,


    “互相尊重,各干各得",这一主张深得各教派群众的赞同,使宁更和甘肃的一些地方基本上避免了穆斯林内部教派间的争斗及流血亊件。1938年,虎嵩山在吴忠等地办学时,就不分教派,不论贫富,广泛吸收各教派中的有为青年。虎嵩山对各教派学生一视同仁,大家互相尊重,同舟共济,呈现出一派团结景象。


    1925~1926年,虎嵩山从海路经上海、新加坡、印度等地去圣地麦加朝觐。途中看到外国列强对中国人的歧视,不论回民汉民,遭遇完全一样,使他认识到没有富强的祖国,就没有个人的自由,就不会有民族的自尊。1938年,他在吴忠中阿师范学校任校长时,正值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之际,他坚决支持抗日,并提出“国家兴亡,穆民有责”。不论是在学校讲课时,还是群众聚礼时,他常常引用“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这一圣训,鼓励大家积极投身抗日运动。他指导学生出墙报、搞讲演,宣传抗日救国,他严厉批评那些对日本侵略者置若罔闻的穆斯林是伊斯兰教的“伪信者”。他还亲自用阿拉伯文和汉文两种文字书写了一篇反对日本侵略的祈祷词,分发全国各地清真寺。他在这篇祈祷词中怒斥日本侵略者“霸占我们的城市, 杀害我们的人民”。号召各寺教长在每周一次的“聚礼”拜前带领穆斯林大众高声朗读,祈求真主“援助我们的政府与国家,战胜我们的侵略者,消灭我们的敌人”, “给他们降临应得的惩罚!”虎嵩山的这一爱国壮举,代表了当时宁夏乃至全国广大穆斯林群众爱国爱教、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的强烈愿望。虎嵩山阿訇是现代中国伊斯兰教的精英,当阿訇不忘国难,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他挺身而出,带领回族穆斯林 大众,共赴国难。他在抗战中所表现出爱国主义精神和崇高品行的事迹将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