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韩幽桐

 作者:董凤鼎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4-19 16:01:44


法学女将,捍卫法制


    韩幽桐(1908~1985年),女,原名韩桂琴,出生在吉林省宁古塔(解放后为黑龙江省宁安县)一户贫苦的回族家庭。她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我国著名的法学家。


    韩幽桐因为家里穷,从小就愤恨社会上的贫富不均。当时天津的学生运动领袖马骏跟韩幽桐家是亲戚,马骏向她讲述革命道理,使她深受启发。后来,她到吉林省立师范学校读书,在这里又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便开始了早期革命活动。1925年,她转到吉林省立女中学习,并作为女中的学生代表,参加了全省各校学生代表组织的学联会,领导全省学生罢课、示威游行。在斗争中,她得到了锻炼。1926年5 月,韩幽桐从女中毕业,马骏从苏联写信给她,鼓励她到北京去,并把她介绍给北京的五四运动领导人之一郭隆真。韩幽桐在北京经郭隆真介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8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秋进入北京大学法商学院学习。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韩幽桐在革命斗争中变得更加成热,成为北平学联负责人之一。为组织学生到南京请愿,韩幽桐和另外两个学生代表领着学生队伍,高呼着“去南京要求政府出兵抗日”等口号,浩浩荡荡地直奔前门东火车站。韩幽桐和各校代表在车站召开会议,选出代表找站长耍求用火车送学生去南京。站长答复说:“奉张学良和铁道部的命令,不能开车! ”韩幽桐等各校代表又召开紧总会 议,决定进行卧轨斗争,以示学生南下的决心。于是,几分钟后,车站各条铁轨上,黑压压地躺满了人。整个车站都被学生占领,北平铁路交通陷入瘫痪状态。韩幽桐和其他代表率领一千多名学生到顺承王府,冲进张学良官邸。韩幽桐当而质问张学良说:“我们到南京要求政府出兵抗日,你作为东北军的军事长官,为什么不予支持?你这样做对得起东北父老和全国同胞吗?"张学良说,他是奉中央政府的命令暂不出兵东北的,也不能开车送学生南下。在学生的质问下,他答应立即发电向南京政府请示。


    学生们卧轨三天三夜,严重地影响了北平的交通,北平当局受到各界舆论的谴责。张学良被迫在12月7日下令开车。


    南下示威团到达南京后,国民政府大门紧闭,卫兵林立,蒋介石不敢出来见学生,他派出的代表被学生们质问得哑口无言。12月15日,学生队伍又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及外交部示威,缴了卫兵的械,砸了国民党党徽,因《中央日报》颠倒黑白,学生又砸了中央日报社。学生的抗日爱国行动进到国民党政府的残酷镇压,抓人的军警没认出韩幽桐,便把她和大部分北平学生押上了开往北平的火车。不料,韩幽桐到北平的第二天即遭逮捕,她在监狱里进行了顽强斗争。后经营救保释出狱。


    I932年,韩幽桐和张友渔一道东渡日本。


    在日本,她一边进行学术研究,一边进行社会调查,从事革命活动。她先在早稻田大学法学部当研究生,研究国际法。半年后,她考入了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当研究生,研究国际法和外交史,成为东京帝国大学第一个中国女学生。


    1933年,韩幽桐与张友渔结婚之后,张友渔回国继续担任《世界日报》主笔,韩幽桐留在日本读书。期间,她翻译了其导师横田喜三郎的著作《平时国际法》,该著作1936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她在法学方面的第一部译著。


    1937年,韩幽桐归国,回到北平,致力于华北救国会的抗日运动和左翼文化运动。后来,几经辗转,奉命到西安任西北联合大学教授。韩幽桐在联大讲授国际法和日本问题,以合法手段向学生灌输马列主义观点。课余时间,她和进步学生谈心,并争取中间学生。西北联大拥护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气氛越来越浓厚。韩幽桐是当时最受人注目的教授,为此,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部长陈立夫派他的干将张北海解除了韩幽桐的教授职务。韩幽桐离开西北联大后,国民党政府教育部安排她到重庆国立编译馆,她拒绝了这一安排,毅然投身干全国救国会工作。


    日本投降后,她按照周思来的指示,到东北做文化教育工作。1946年4月,韩幽桐被选为松江省人民政府委员,后又担任松江省教育厅厅长。她在指导全省的教育工作上,表现得有魄力、有水平,废除了伪满洲国各县的所谓闪立高等学校,一律按解放区学制改为中学。1947年,成立东北行政委员会,韩幽桐担任该委员会委员、教育委员会委员、民族委员会委员,主要工作仍是在做松江省教育厅厅长的工作。她跑遍了全省毎个县,每到一地总是住进那里的学校,深入了解情况。她经常把教员和学生分别集中,上大课,亲自作政治形势报告,还亲自发展了松江省第—批青年团员,培养出一大批干部。


    1949年夏,韩幽桐到华北任天津市教育局局长。1950年,她被调到北京,任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副司长。随着我国政权建设的开展,政法部门需要大批有专业知识的干部,1952年,韩幽桐奉命离开教育战线,担任最高人民法院华北分院党组成员、副院长。1954年,韩幽桐调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庭副庭长,并被选为第一、第二、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1957年,韩幽桐被选为全国妇联执行委员会委员。1958年,由于民族工作的需要,她被调到刚刚建立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任区党委委员、自治区监委委员,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等职。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韩幽桐多次以我国妇女界、法学界知名人士的身份,参加我国的对外友好活动。1960年4月,她应英中友协邀请,作为妇女代表团团长,率团赴英访问。I960年11月,她出席了国际民主妇联在波兰华沙召开的理事会。1962 年10月,她应阿尔及利亚妇联邀请参加阿国庆活动。1963年,她出席国际妇联在莫斯科召开的世界妇女大会。1963年下半年以后,她在北京专门从事法学研究工作,担任中国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党总支副书记、副所长;中国政治法律学会书记处书记。她积极组织和支持法学研究工作,热情培养年轻的研究人才。她自己的治学特点是: 反教条,重实际。韩幽桐在法学理论方面有三大贡献:一是在文章及讲话中论证了社会主义法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二是揭示了宪法最高法律效力的特征,三是明确了婚姻自由的含义。


    为增强我国和其他国家法学界的交往及学术交流,韩幽桐进行了不懈的努力。 1964年3月,她以中国法律工作者代表团团长的身份,率团到达布达佩斯,出席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第八届大会,并在大会上作了长篇发言。回国后,周恩来总理接见了她,赞扬她是善于斗争的一员女将,并幽默地称她为“穆桂英”。


    “文化大革命"中,韩幽桐受到迫害,被隔离审査。造反派在禁闭她的屋里贴大字报,她把大字报全撕下来扔到地上,以示她对“文化大革命”的蔑视。1972年夏,她作为“没解放”的人,去法学研究所“学习"。她向去看望她的老同志大胆表明了她对林彪、江青倒行逆施的看法,说:"这种情况一定要改变,不改变,国家要完。”


    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韩幽桐重新担任了法学研究所副所长。粉碎“四人帮”后,她以更加饱满的政治热情投入到健全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和对外宣传我国法制的工作中。1978年后,她担任了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法制组组长,全国妇联执委、常委,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等职。1978年2月,她针对“大赦国际”诬蔑我国在清査“四人帮"斗争中 “大批杀人”的谬论,在答记者问时阐述了我国的政治及法律,新华社向外播发后,外电特别注意转述她的这段讲话。她的讲话粉碎了 "大赦国际”对我国的诬蔑,捍卫了我国的政策和法律的尊严。


    韩幽桐十分关心我国法学研究的发展,关心各地对法律的贯彻执行情况,积极主张提高司法干部的素质。1978年,她在首都率先召开了民主与法制讨论会,对法学界解放思想、打破禁区,起了积极的促进作用。1979年,她参与主持召开全国法学研究规划会议,制定了法学长期发展的规划,为有计划、有重点地开展法学研究,为繁荣马克思主义法学园地创造了条件。1980年,她率中国法学家代表团访问奥地利,受到奥地利总统的亲切接见。


    在立法实践方面,韩幽桐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她作为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委员,积极参与了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婚姻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经济合同法的审议和制定工作。她还组织法学研究所、全国政协法制组直接参与了二十多个法规的起草工作,对六十多个法规草案提出了修改意见。


    1982年,韩幽桐患了肺癌,但她对提高司法干部素质问题、对失足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及部分地区妇女权利得不到保障的问题,还十分关心,她抱病到全国政协法制组参加会议,甚至还想到各地去作深入调査。然而,韩幽桐女士终因病情恶化,医洽无效,不幸于1985年3月13曰去世,享年7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