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陈经畲

 作者:董凤鼎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4-19 15:42:01

t01fac20b9e3578b224.jpg

艰辛劲业,总善济世


    陈经畲(1880~ 1967年),出生于南京吉兆营一个机户的家庭,他一生致力于商业和民族工业,兴办社会福利事业。陈经畲把握住千载难逢的时机,将在商业中积累的资金及时投入工业,成为新兴的民族资产阶级,成为回族在发展商品生产中的杰出人物。


    陈经畲祖辈以织锻为业,他幼年时,陈家的织锻作坊已奄奄一息,尽管他父亲带领全家辛勤劳动,机抒声日夜不停,也难得温饱。陈经畲就是在母亲的织机旁一口稀粥一口酱菜度过了他的幼年。


    陈经畲经表兄金润生引荐到汉口的"义盛成”货店当了账务先生,表兄年迈体弱,他安排表弟坐上账桌就有让贤之意。经过五年的实践后,25岁的陈经畲被推上了经理的交椅。


    陈经畲任经埋后,从开拓鞋帽市场入手,以具有特色的鞋帽带动广货业的兴旺。 首先,刷新门面,更改店名。为了表示既有继承又有创新,将“盛”字改为“顺” 字,全名为"义顺成鞋帽广货店”。接着,他又集中一部分资金自办鞋帽作坊,聘请名师,仿苏杭式样,自产自销,货源充足,顾客盈门,从此,义顺成的鞋帽就风靡了武汉三镇。


    —年后,为开辟货源,陈经畲又派他的同窗好友杨叔平前往上海设立申庄,专司采购事宜。从此,汉口义顺成的货架上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慕名来买鞋的,也都买到了称心的日用品。义顺成的业务做得蒸蒸日上,不断增长的利润转化为资本,使陈经畲产生了更上一层楼的愿望。然而,这时正是辛亥革命前夕,清政府处于风雨飘摇之际,他审度着局势,不惜保险金,将全部货物存放在英商天祥洋行内。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枪响,各商号惊慌闭市。战斗中,武汉三锁硝烟弥漫,—片大火,遭焚者无不哀号顿足,只有陈经畲稍微心宽些。待到清朝被推翻,民国成立,社会秩序恢复,剪去发辫的陈经畲满怀光复的喜悦又出来重整旧业。大火后,市场物资紧缺,义顺成虽成废墟,存货却丝奄无损。他在废墟上搭棚营业,抛售百货。这样,义顺成既缓和了汉口在辛亥革命后的物资紧缺,同时也获得了可观的利润。这时,一座三层楼的新建筑在歆生路拔地而起,这就是义顺成的新址。义顺成以货真价实赢得新信誉,并拥有了三个企业:上海申庄,汉口门市部和批发部。


    辛亥革命以后,社会上流行各种救国的思潮。陈经畲把握住帝国主义忙于相互厮杀而无暇东顾的大好时机,创立了汉昌烛皂公司。公司设在背倚汉水的汉正街,1915年筹建,次年即投产,出产有七星皂、仙桃皂、婴孩皂。这些商品在市场上都是新牌子,一开始销路并不顺畅。陈经畲便亲临推销第一线,带着一队人马,举着彩旗,带着皂箱,鸣锣击鼓,他们路过五金店、广货店、香烟摊时,都要停下来,请求代销,洽谈成功,当场将肥皂留下。推销过程中,陈经畲十分注意倾听代销店对质量的反映,发现问题,立刻解决。所以,汉昌烛皂公司的产品很快就打开了销路。


    在建立销售网的过程中,陈经畲善于利用同族、同乡的关系,各通衢都有几家回族人开设的商号,他们都十分愿意代销这种肥皂。不久,汉昌公司的产品就通过他们打入了河南,湖南、江西、四川的市场,并站稳了脚跟,经过他的一番苦心经营,经营效益跃居同行业首位。1927年,他被推选为汉口市百货业和化工业公司的主席。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全国人民掀起抵制日货运动。他以身作则,将"百货店”改为“国货店"。尽管同一条街的其他百货店,变换手法继续出售日货而利市百倍,陈经畲则甘心忍受萧条而不改销售国货的立场。同时,他也利用抑制日货的大好时机,在工业上扩张自己的市场。这一年的肥皂销售员由2万箱升至7万箱。 1933年,他被推选为汉口市商会会长。


    

    陈经畲创业于汉口,事业有成,南京吉兆营的故居也改换了门庭,父亲也被尊称为“陈老太爷"了。陈老太爷六十大寿时,陈经畲携带妻儿衣锦荣归,为父亲祝寿。老人对祝寿约法三章:一是只收礼金不收礼品;二是不开筵席;三是筵席费和礼金全部施舍给贫困的穆斯林同胞。


    陈经畲回汉口后,将全部礼金和筵席费立了一个叫“预悯堂”的账户,并规定自己和义顺成每年各捐两千元,存放生息。不久,就以利息在南京创设了"金陵城北送诊所"和以他父亲的字命名的“秋谭助学金”,以帮助贫困乡亲。之后,陈经畲又依靠自己的影响,率先捐献五千元,然后奔走于工商豪富之门,筹集了数万元,在汉口中山大道尽头的一块空地上建成了一座孤儿院,陈经畲任院长,收容孤儿300余人。


    1932年,陈经鲁所立的"预倘堂”账户,本息已有6万元。他和杨叔平共同合作投入15万元巨款,又在南京建立了一个孤儿院,规模比汉口的大得多,占地88亩, 房舍120间,陈经畲为院长,杨叔平为院务主任,负实际责任,收孤儿300余人。陈经畲的办院方针是教养并重,两地的孤儿院都设有各种手工场及农事实习场,孤儿们在这里既得到养育,又受到专门技能的训练。陈经畲在汉口、南京创办孤儿院的事迹受到当时国民政府的嘉奖,被授予“褒”字奖章一枚,他在同乡中的威望更高了。1935年,他又被选为江苏旅汉同乡会会长。


    正当陈经畲踌躇满志的时候,卢沟桥的枪声响了,不久,汉口告急,陈经畲撤到重庆,在郊区建了厂子准备重整旗鼓。不料,敌机连郊区也不放过,一枚炸弹落在工厂房顶上,把厂房炸为废墟,还炸死了2名工人。这时,陈经畲又打上海的主意,准备在"孤岛”重操旧业。1941年,陈经畲绕道香港潜入上海,不料刚到上海, 便被日本便衣宪兵逮捕。他受尽了折磨,度过了40天的非人生活,后经杨叔平以重金保释出狱,他心力交瘁,辗转回到重庆。至此,他才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没有中华民族的解放,就没有他陈经畲。


    抗日战争的胜利给陈经畲带来了希望,这时,他虽年逾花甲,但仍壮心不已。1946年年初,他回到阔别八载的创业基地汉口,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恢复他创立的事业中去。然而,因国民党与人民争夺胜利果实,并准备发动内战,造成通货膨胀,民不聊生,尽管陈经畲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但他的种种努力都又化成了泡影。


    就在陈经畲感到前途渺茫时,他的长子陈隆遇放在他枕下的一本《新民主主义论》像一盏明灯,使这位饱经沧喿的老人看清了脚下一条崭新的道路,从此,他便走上革命道路。1949年4月,在武汉守敌弃城南逃,解放大军还未进城时,昔日繁华的江汉路上行人寥寥,然而,早已闭店多日的义顺成百货店却意外地敞开大门,货架上摆满商品,迎接解放大军进城。


    武汉一解放,人民政府就开展了工商界的工作,组织武汉工商联参观团赴上海访问,陈经畲任团长,这是他在新制度下的首次社会活动。


    从上海归来后,他又作为华中地区工商界的代表人物,应邀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他见到了来自各行各业的叱咤风云的人物。他们虽经历不同,却有一个共同信念: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陈经畲与他们一起庄严地举手通过了《共同纲领》,选举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人民政府。他又参加了终生难忘的天安门广场的开国大典,在雄壮的国歌乐曲声中,注视着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当广场上响起毛泽东主席“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声音时,站在观礼台上的陈经畲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参加开国大典回来后,他被推举为工商联筹委会主任,中南区军政委员会又任命他为财经委员会委员。1950年,陈经畲被任命为武汉市副市长。1954年,他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并担任了中南民委、国家民委的副主任,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工商联和民主建国会从地方到中央都有职务。他还接待了许多亚非伊斯兰教国家的客人。更为荣幸的是,他以中国人民代表的身份参加了1955年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亚非会议。


    1957年,他被任命为湖北省副省长。


    1965年,陈经畲不幸身患肺癌,1967年5月26日,这位老人带着对外界刚刚发生的“史无前例”事件的困惑归真了,在一片“打倒”声中,他的丧事只能草草了事。


    粉碎“四人帮”后不久,湖北省和武汉市为他召开了追悼会,除党政领导外,还有50多位孤儿院的孤儿参加,他们有的已是将军、学者和不同领导岗位的干部,他们以无限的感激之情,缅怀自己的老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