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白崇禧

 作者:海正忠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3-28 14:00:34

t0198636bedcb8af970.jpg

    战神“诸葛”,梦断宝岛


    白崇禧(1893-1966年),字健生,经名欧默尔,出生于广西桂林临桂县山尾村。民国时期的军事家,国民党军高级将领。


    其始祖伯笃鲁丁是元代诗人,曾任广西廉访副使,是位虔诚的穆斯林。后裔将“伯”改为“白”。白家祖上原本是世代书香门第,到白崇禧父亲白志书一代,始弃文从商。其母马氏共育有七男四女,相继夭折三个男孩一个女孩。白崇禧在长成的四个男孩之中排行第三。白崇禧的父亲白志书在桂林西乡苏桥墟开设一家名为永泰林的店子,主要经营日杂百货,生意也还算兴隆。但好景不长,白志书因病去世后,所雇账房先生李瑞芝尽数卷走白家财产,致使白家度日维艰。尽管如此,白崇禧的母亲马氏没有让儿子辍学回家,而是继续支持他读书。毎到夜深人静,无论白天多么劳累,马氏也要坐在灯下一边做针线,一边看着白崇禧读书习字。


    白崇禧幼时聪明好学,勤奋努力。5岁即入读私热,深受先生喜爱,14岁便以优异成绩考入广西陆军小学,入学不到三个月,因病退学。1909年,16岁的白崇禧以第二名的好成绩被广西省立初级师范录取。不久,辛亥革命爆发。受到革命进步思想熏陶的白崇禧,跟同学们一起踊跃报名参加了广西北伐学生敢死队。从此,白崇禧步入纷纭复杂的军旅生涯。


    广西北伐学生军是一支志愿队伍,不拿国家饷银。这支热血沸腾的队伍经湖南至湖北,一路颠簸劳累,初尝军旅之苦。到湖北正是隆冬天气,经常大雪纷飞。学生们缺衣少粮,冻饿交加,但大家士气很足。用他自己的话说:“内心兴奋无比,其热诚足以御外迫之寒气。”南北议和后,广西北伐学生军同其他省的学生军一起奉命解散,编入南京陆军入伍生队。受训半年后,又进入武昌陆军预备学校。白崇禧通过在陆军预备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的军事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正规学习训练,毕业后,他已经是一位踌躇满志的青年军官了。


    1916年,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白崇禧回到广西,被分派到陆军第一师第三团任见习官。不久即升任至上尉连长。其间,白崇禧先后参加了广西剿匪和禁烟运动。他看到广西土匪横行,民众饱受匪患。经权衡利弊,白崇禧毅然一改广西历来对土匪的招抚政策为进剿政策,收效甚大。—时传为广西清乡剿匪史上的佳话。 1925年前后,在剿灭地方军阀,统一两广的问题上,白崇禧不但极力促成了黄绍竑与李宗仁两军的联合,更凭着自己的足智多谋和勇敢善战,在讨伐旧桂系军阀沈鸿英、唐继尧等战役中,屡建奇功。其时,28岁的白崇禧是"定桂讨贼军”前敌总指 挥兼参谋长,李宗仁为总指挥,黄绍竑为副指挥。白崇禧治军严谨,奖惩分明,并且严于律己,冲锋在前,从而使他颇受部下拥戴。正是:"勤军不用忧强虏,白马将军一箭摧。”


    1924年,白崇禧加入国民党。I925年,旧桂系军阀对广西的统治结束,白崇禧成为新桂系首领之一。1926年春,两广统一之后,桂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军长,党代表是黄绍竑,白崇禧为参谋长。白崇禧率兵打仗的才干韬略,在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中得到了更为充分的体现。


    1926年6月,在国共两党的努力下,广州国民革命政府出师北伐。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白崇禧受蒋介石委任,辞去广西第七军参谋长职务,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参谋次长代理参谋长。他行进在正面进攻的部队中,身先士卒。贺胜桥 一役,吴佩孚亲临前线督战,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北伐军先锋团——叶挺独立团的将士们在叶挺的率领下,顽强作战、不怕牺牲、一马当先,同吴佩孚的主力军展开血战,为取得战役的最后胜利立下了卓越功绩。前线捷报频传,白崇禧这样鼓舞士气:"缺乏子弹只有刺刀赶快冲锋,革命军之补给靠前方,不能靠后方。打败敌人, 敌人之装备,便是我们之补给。"经过这次战役,国民革命军以锐不可当之势,终于将吴佩孚部击溃。大军乘胜前进,不久即拿下武昌。


    1927年春,随石杭州被攻克,在上海工农武装的支持下,北伐军一鼓作气,轻而易举地占领上海。3月,蒋介石任命白崇禧为上海警备司令。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国内形势急剧变化,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分子为了争夺革命果实,于1927年4月I2日在上海公然叛变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民主义,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白崇禧在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担任着策划和指挥,充当了蒋介石的刽子手。此后,白崇禧在蒋介石独裁的反动统治里,一直扮演着极其重要的反共角色。


    1931年,在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白崇禧当选为中央委员,不久国民政府授予其陆军二级上将军衔。1936年,蒋介石为了将白崇禧调离广西,曾任命白崇禧为浙江省主席,白崇禧婉言相辞。“西安事变”发生,李宗仁、白崇禧当即向全国发出反对内战、力主团结抗日的通电。“七七事变”的隆隆炮声,彻底摧毁了国民党蒋介石与日本帝国主义妥协求全的美梦。1937年8月2日,蒋介石电邀白崇禧去南京,共商抗日大计。其时,白崇禧的桂系幕僚都反对其入南京,因为蒋介石是 一个出尔反尔之人,唯恐对白不利。白崇禧不顾众人劝阻,毅然决然前往南京。他 认为:“如果自己不到南京,不但辜负蒋公之德意,则往昔揭示之抗日口号乃是自欺欺人,必将为国民所唾弃。”第二天,日本的报纸即刊出《战神到了南京,中日战争终不可避免》的文章。白崇禧飞赴南京后,即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一职兼军训部部长,在蒋介石身边参与高层决策。白崇禧赴任后立即投入到参与制定抗日计划中,所制定的对日战争时期之指导大纲,根据敌我双方的实力,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期(消耗战),第二期(持久战),第三期(反攻)。抗战初期,国民党军一直运用正规战术同装备精良、准备充分的敌人拼消耗,蒋介石称:“我们所到阵地,必须吃立如山,伤亡损失至何种程度,切勿后退一步。”结果毎一次会战后,都导致国民党军队损失惨重,并使国土节节沦丧,落入日寇之手。但是,自淞沪“八一三”抗战以来,我军民同仇敌汽、奋勇驱敌,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彻底粉碎了日寇"速战速决”的美梦。


    1937年11月以后,上海、南京等城市相继沦陷,国民政府在武汉召开军事会议期间,白崇禧审时度势,提出了“游击战与正规战相配合,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的对日战略方针。当有人诬蔑游击战是保存实力之做法时,白崇禧当即严词反驳说,中共能打好游击战,国军也就能打好游击战。打游击绝非为保存实力, “殊不知于敌后游击,任务极为艰巨,因补给困难,且多半以寡抵众,以弱抵强,故必须官兵加倍淬历奋发,机警勇敢,绝非保存实力者所能胜任”。后来,白崇禧还专 门编著《游击战纲要》一书,发放各战区作训练游击队之参照。对白崇禧提出的上述游击战建议,蒋介石悉数采纳。八年抗战,白崇禧不仅参与制定了各阶段国民党军队对日作战计划,还多次奉命协助或亲自指挥了若干会战,其中著名战役有:淞沪保卫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桂南会战、长沙会战等。


    1938年3月24日,白崇禧奉命奔赴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了中国抗日史上著名战役——台儿庄会战。历时二十多天的台儿庄战役,战斗空前慘烈。国民党军队在面对日寇大军云集,城池被几次攻破的愤况下,从将军到士兵,人人抱着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同骄蛮的日寇展开空前惨烈的战斗。子弹打完了,便同敌人进行肉搏,直至拼尽最后一滴血。在国民党军队英勇顽强的抵抗下,日寇最凶猛的师团之——矶谷师团主力消灭。台儿庄大捷是中国军队自抗战以来所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


    武汉保卫战期间.国民党军队分布于长江两岸,或倚大別山、九宫山、庐山等山脉构筑坚同阵地,或临湖泊大泽布防,并发动大规模的游击战。当时,国民党军 队主力大都集结于武汉周边,以期达到消耗敌人之目的。战斗中,日寇纠集海、陆、 空大批兵力云集武汉外围,旨在占领武汉,切断我国南北交通大动脉,最终达到其侵占全中国的罪恶目的。第五战区兵力主要部署于大别山及南、北麓三区。武汉会战,经时五个多月,“大小战役数十,伤敌陆军5万人以上,击沉敌舰过百,毁敌机百余架……”


    1939年年底,桂南会战时期,白崇禧奉命组建桂林行营,并被任命为桂林行营主任,统辖长江以南第三、第四、第七、第九4个战区。白崇禧指挥和指导了桂南会战和长沙三次会战。在桂南会战中,白崇禧指挥各军同日寇在南宁、昆仑关展开数度麓战。因敌人来势凶猛,致使南宁、昆仑关一度失守。白崇禧亲临前线,甚至深入到炮兵阵地,指挥收复战斗。昆仑关一役,中国军队以优势步兵辅以特种部队, 经过十几次冲锋,终于取得昆仑关攻坚战的胜利,这也是抗战以來所取得的首次攻坚战胜利。比次战役歼敌5000余人,其中一名是敌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闭旅团长中 村正雄。经一年多苦战,在抗日民众的全力配合下,1940年10月30日,白崇禧指挥第四战区所部收复南宁,进而大举追击,日寇残部只得由海路退却。


    抗战八年,白崇禧以副参谋总长身份先后兼任军训部部长、校阅部主任委员、 桂林行营主任、海军整建委员会主任等要职,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还为国民党军训练了20万军事指挥人员,为贏得抗战胜利作出了特殊贡献。为了表彰白崇禧在抗战中的业绩,1945年8月,国民政府晋升他为陆军一级上将。


    作为一位著名的军事家,白崇禧不仅有勇有谋,而且有理论,具备了一个著名 军事家的素质和条件。他天赋甚高,记忆力惊人。在行军作战之余,“手不释卷”, —面学习各种军事著作和理论,一面总结自己带兵作战的经验,并对军事战略深入研究,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军事理论,写下了大量的军事著作。其主要著作有:《现代陆军军事教育之趋势》《抗战中敌我战法之演变》《游击战纲耍》《全面战争与全面技术》《军事抗战与政治抗战》《军事战与经济战》《国民兵之建设教育》等。这些著作,不仅反映了白崇禧的军事见解,也对研究民国时期的军事、历史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参考价值。


    白崇禧在抗日战争中是有功绩的,他在抗战初期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友好,能互相合作、相互支持,共同打击日本侵略者;他积极参与制定对日作战计划、指导原则和指导大纲;奔波于前方火线,指挥或参与策划过许多战役,有拼搏的胆识,是 一位忠于职守的爱国将领;他还积极组织回族社团,发表了不少有关回族人民抗日救国,提倡爱国爱教的文章,教育回族,提高认识,纠正“争教不争国”的错误观念。但需要指出的是白崇禧具有反共的一面,在他漫长的政治军事生涯中,尽管曾经同蒋介石兵戎相见,较量交锋,但他一直追随和依附蒋介石,共同镇压革命的工农群众,捕杀大批共产党人,负隅顽抗,是一个反共到底的国民党死硬派。1949年去台湾后.白崇禧曾先后担任过伪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伪“国大代表”、主席团主席及中国回教协会理事长的职务,但再也没有取得蒋介石的信任,相反,蒋介石却把他视为丢失大陆的有罪者之一。自认未能善始善终的白崇禧,在孤独寂寥的晚年,只好将精神之安慰寄托在虔敬地信奉宗教上。


    1966年12月1日夜,白崇禧在台湾寓所去世,终年7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