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化龙

 作者:王根明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3-24 22:24:16

t01e46ef12117278bf2.jpg

    生逢末世,曲宥族众


    马化龙(1810~ 1871年),经名毛俩•托布尔•屯拉•穆罕默德•艾依乃玛,逝世后追尊为赛义德•束海达依(阿拉伯语音译,意为殉教者的领袖)。祖籍甘肃灵州金积堡 (今宁夏吴忠市利通区金积镇)。祖父和父亲是哲合忍耶门宦的第三代和第四代教主。 马化龙幼时生活贫困,曾在伏羌(今甘肃甘谷)南关马二阿訇(又称关里爷)门下学习阿文和经学,学成之后"穿衣挂幛“,与其弟经商务农,曾捐得千总武职。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马化龙继任哲忍耶第五代教主。他和门下常往来于灵州(今宁夏灵武)盐茶(今宁夏海原)、同心、固原、盐池、平凉、秦州(今天水)、秦安、清水、伏羌等地,走访教众,宣传教义,广为传播哲合忍耶,还大量兴建清真寺及道堂。同时又以贸易经营致富,"于被省各口开设店铺,分布伙友,领本营运”; 组织人员四处经商,增强经济实力,对贫穷教众常予以经济援助。清曾毓瑜在《征西纪略》中说"马化龙者,甘肃新教巨魁也”,“自称总大阿訇由于各地信众增加,束脩馈赠随之增多,其子马耀邦又善理财,所经营的商业扩展至东北、西南及东南各大都市。在灾荒之年,对各地的贫苦群众,不分回汉均给予施舍,故又获得了 "马大善人”之称。马化龙既有经济基础,有政治地位,进一步发展了哲合忍耶,全国各回民聚居区都有他的教民,河北、黑龙江、吉林、汉口、云南和新疆都有他委派的热依斯。


    清咸丰年间,在列强侵略和各地人民反清浪潮的打击下,清廷穷于应付,对西北伊斯兰教的控制日渐式微,对地处边远地区的金积堡更是鞭长莫及,这为马化龙复兴教门带来了良机。同时,在统治阶级和各族人民的矛盾日益激化之际,当广大穆斯林群众反抗统治者的欺凌和压迫,争取自身的生存权利的斗争开展起来之时,他必然被推到了领导穆斯林战斗的最前线。


    同治元年(1862年)春,太平军抉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和四川农民军蓝大顺等部进军陕西,适逢渭南发生回汉纠纷,“地方官偏袒汉民……汉民复恃众欺凌,不知回性桀筠,亿万同心。日积月长,仇恨滋深”。这种仇恨终于导致在任武等人的领导下,揭开了清代西北回民第三次抗清斗争的序幕。同年8月,宁夏平远所(今同心、县豫旺乡)淸军把总马兆远(回族),首先响应陕西回民的斗争。接着,马化龙也在金积堡领导宁夏灵州、府城和平罗各堡回民同时举旗反清,于10月24日、10月25日一举夺取宁夏府城(今宁夏银川)和灵州城(今宁夏灵武)。至此,宁夏各县堡回民大多揭竿而起,反清烈火在黄河两岸和六盘山地区形成燎原之势。马化龙以总大阿訇和统理宁郡西河等处地方军机事务大总戎的身份,坐镇金积堡,委官颁印,全面指挥宁夏各地回民军与清军的斗争。同时还推行“安辑地方,保护汉民”的政策,倡修水利,发展农业。


    新任陕甘总督杨岳斌不得不向朝廷呼救:“现在河狄之贼扰于南,平固之贼扰于东,宁灵之贼扰于北,凉肃之贼扰于西。几于剿不胜剿,防不胜防。臣若株守省城,则饥军终虞坐困,若出省剿办,则根本时虔动摇。外察贼势,内度兵力,实属不敷分拨。”清廷这时才感到陕甘事态的严重性,急忙把正在扬州前线指挥与太平军作战的西安将军都兴阿调任陕甘总督,暂兼督办甘肃军务,令其指挥直隶、山西、 山东等省援兵从东北路定边、花马池进逼平罗县和宁夏府城;命固原提督雷正绝, 指挥甘肃提督陶茂林和河州镇总兵官曹克忠各部,从南部收复平凉、固原后,一路向金积堡进攻。不久,又增派湖北荆州将军穆图善为帮办甘肃军务,督带马步两军,与部兴阿会合,以壮大东北路大军。同时,又命阿拉善旗亲王贡桑珠尔默特,亲率蒙古骑兵开赴宁夏参战,支援官军的清剿战役。同治四年(1865年)五月,清军北、南 两路大军遥相呼应,形成对宁夏府和金灵地区夹击的态势。马化龙在金积堡附近的强家沙窝一战,大败南路清军,东北路清军在南路败势的影响下,军心不稳,兵无斗志,“府城久攻不下”。清廷大为震怒,将都兴阿免职,以新任宁夏将军穆图善接任督办甘肃军务。清军对宁夏的第一次淸剿被彻底粉碎。


    同治五年(1866年)年初,马化龙在大胜之后,主动把宁夏府城、灵州城和道、府、州大印一起退还官方,并向清军捐纳银粮,还改名为“马朝淸”,以示忠于朝廷。穆图善借此极力主抚,于是宁夏抚局告成。马化龙心里明白,当时“大军方萃力功平凉,势难兼顾,姑许投诚,以事羁縻”,朝廷的招抚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这给起义军争取到了休整、补充和修筑堡寨的宝贵时间。就在宁夏抚局之后月余,清廷就把镇压太平天国的湘军大将左宗棠从海防前线闽浙总督调到西北担任陕甘总督, 督办甘肃军务、钦差大臣,并调动湘,楚等各省援军,策划对西北回族人民进行大规模军事镇压。左宗棠分三路大军西征:南路由秦川、巩昌,进取河州;北路由绥远、花马池,进取灵宁;自统老营由平凉进驻省城兰州居中指挥。金积堡实际上是西北各路回民起义军的神经中枢,左宗棠首先集中主力剿办北路的宁夏部。对宁夏 军事行动也兵分三路:以湘军大将、广东陆路提督刘松山为主力,由定边、花马池直指金灵;以固原提督雷正绪和川军提督黄鼎为中路,从固原、镇原北上;以署宁夏将军金顺、豫军提督张曜为北路,专办河西府城一带。三军战役目标锁定金积堡。在清军新攻势的压力下,陕西回军“十八大营”纷纷退往宁夏地区,与马化龙领导的宁夏起义军并肩迎战。


    同治八年(1869年)夏,刘松山率老湘军进逼灵州地区。所到之处,对回族军民实施大屠杀,并派军队和强迫汉民抢收回民的庄稼。对于湘军这些野蛮行为,就连督办甘肃军务的穆图善和绥远城副都统定安等都感到做得过了头,担心会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因而急忙分别上书,指控刘松山的湘军在金炅地方"不分良莠,肆行杀戮,以致降回疑惧,陷城掠粮“激其走险,恐难收拾”马化龙被迫再次领导广大起义军进行自卫反击。当时从金积堡保卫战的战略上考虑,再次占领灵州城, 并派陕西回军马彦虎、李正荣等部南下攻打固原州城,以牵制清军的行动,并邀陕西回军白彦虎、马生彦等部驻守金积堡一带,准备与清军展开金积堡决战。不到—个月时间,清军刘松山、雷正绾、周兰亭、简敬临、张福齐等各路大军均已进逼金灵地区;金顺、张曜也控制了河西地区,第二次形成对金积堡夹击的态势。起义军为保卫大本营,保卫自己的家园,在金积堡保卫战中,人不分男女,年不分老幼,教不分老新,全民动员,堡寨为战,村户为战,各自为战。经过不到两个月英勇顽强的战斗,于次年二月十四日,把淸军宁夏战场的最高指挥官刘松山击毙于阵前, 打退了清军的攻势,取得了金积堡保卫战的首战大捷。左宗棠又保荐刘松山的侄儿刘锦棠接统湘军,全权指挥宁夏战场。刘锦棠为报家仇,对金灵回民进行了更加残 酷的镇压和疯狂的屠杀。但是,在起义军的坚决抵抗下,淸军接连受挫,清廷气急败坏地给左宗棠以“降三级留任的处分指责他“统厚兵、授重权,每年耗银八百万两,时至今日,连区区金积堡一隅之地亦久攻不下。照此下去,竭尽东南数省之脂苷,年复一年耗此巨帑,岂能日久支持”。还要他"扪心自问,实负朝廷重托“。左宗棠不顾一切,严令溃军限期拿下金积堡。同治九年(1870 年〉十月初,淸军艰难地攻下 金积堡周围大小堡寨一百多处,完成了对金积堡的四面合围。数万清军所围攻的金积堡城,周长不到五公里,城墙壁高四丈,厚约三丈许,四周环濠,堡中有堡,名叫“堡生堡”是马化龙的指挥部。此时,陕西回民起义军或南下河州,或投降淸军,堡城内的起义军人数有限,老弱伤病和妇孺居多,而且被围困日久,粮草断绝,“人皆以树皮、草根杂以牛皮、死尸为食”,但仍然拆毁房屋,以 “木石纷投,间以火球(用乱麻杂草为球浸以油),以致倾倒热汤、麦粥和锅碗盆缸,箱柜桌凳等,甚至以死尸投击”,视死如归的惨烈之状人间罕见。为了挽救堡内同胞的生命,马化龙于十月十一日自缚到刘锦棠大营请降,“恳求曲宥族众愿“以一 人之身抵罪"。左宗棠立即密陈朝廷,认为“马化龙稔恶三世,从宽必滋后患",应 “立杀无赦"。朝廷也认为“该逆狼子野心,屡降屡叛,此次如有乞降情亊,恐系缓兵溃围之计”,不能“堕贼诡谋,致贻后患"。


    同治十年正月十三日(1871年3月3日),刘锦棠将马化龙父子亲属22人凌迟处死于吴忠堡北门外四旗梁子(今宁夏吴忠市利通区文卫北街),后人为了纪念马化龙, 称他为“十三太爷”。同时被杀害的还有马化龙亲族一千八百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