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左宝贵

 作者:史作杰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3-23 10:17:01

t01c78677ce3b17c6b3.jpg

抗倭援朝,壮烈牺牲


    左宝贵(1837~1894年),祖籍山东齐河,父辈迁费县。清末甲午战争中与邓世昌齐名而英勇牺牲的著名爱国将领。他出生在一个“乏恒产以谋生理”的贫苦农民家庭,而且父母早丧,他和两个弟弟艰难度日,备尝辛苦。幼年好武,以排演军阵为游戏,具有坚毅顽强的性格。


    18世纪50年代,太平天国和捻军的起义斗争,震撼了清王朝的统治地位,清政府为了镇压农民起义,大量招募兵马,扩充军队。1856年,为了衣食,左宝贵带两 个弟弟宝贤、宝淸参加了清军。此时,左宝贵只知道效忠王室,随清军一道与太平 军和捻军作战,后来还在东北镇压过起义军和盗匪。虽然,他以战功崛起于行伍之 中,接连升任千总、游击、守备、参将、总兵,直至钦命记名简放提督等,得到了功名和荣耀,但是,他和许多封建时代的英雄人物一样,受到历史的局限。其三十多年的征战史却并不光彩,充其量不过是维护清政府统治地位的一名武将,但从另—方面来看,作为封建王朝的一员武将,左宝贵有两点是值得肯定和颂扬的。


    第一,为民造福,忧民之忧。左宝贵虽然不懂得人民群众生活困苦的根源是封建统治和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不能在阶级斗争中站在农民一边来,只是愚昧地忠君尽职,但他毕竟出身贫贱,经历过穷困孤苦,所以,在其军事生涯,特别是驻屯东北时,尽量做一些助民济困的事,尤其热心于公益和慈善事业。


    1885年,左宝贵在沈阳同马建候等人倡议并捐资创办了“同善堂”,下设各种慈善机构。有:施医院,为无钱治病的人提供医药;栖流所下设粥厂二处,为流离失所生活无着的穷人提供食宿;专门收留逃离苦海的妓女而设济良所;还有孤儿院、 牛痘局等,尽力为穷苦百姓解决危难。左宝贵热心办教育,曾在沈阳、营口创建多处义学,并提供办学经费,有时还亲自到学校察看,使一些无钱求学的少年儿得到读书识字的机会。


    左宝贵关心百姓疾苦,约束其部下将士,不准欺压百姓。他得知粥厂的施粥官克扣粮米.坑人肥私的实情后,非常气愤,把施粥官当众处斩,饥民们为之欢呼。有一个管带(相当于营长)依仗自己是旗人,又与皇室有宗亲关系,霸占了民女。左宝贵不畏权势,果敢地把管带处死,然后,自己脱掉官服去见上司,准备接受处治。 上司权衡利弊,不愿因小失大,没有处分他所倚重的左宝贵。


    左宝贵驻守沈阳的二十年中,还致力于筑桥修路,方便民众。《沈阳县志》载:“县治四境津梁道路,多宝贵捐廉葺修。”修桥补路是公认的积德行善之举,值得称道。此外, 左宝贵曾督率军士救助遭受水患的灾民,使许多人免于水淹或饥寒,保全了性命。


    作为封建王朝的高级将领,能如此爱民,实属难能可贵。左宝贵牺牲后,沈阳民众捐资为他立碑,说明他得到了民众的拥戴。


    第二,反抗侵略,为国捐躯。这是他生命中光辉的篇章,是值得大力宣扬的。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日本侵略军向中国和朝鲜发动武装进攻,当时,中国不仅国势衰弱,而且淸政府中以慈禧太后和李鸿章为首的掌握军事和外交大权者竭力主张退让避战,委屈求和。日本的强横无理和清政府的妥协畏缩,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义愤,要求坚决抵抗日本侵略的呼声日益高涨。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清政府中以光绪皇帝为首的主战派决定加强军事行动,其中一项举措是派左宝贵、马玉昆、卫汝贵、 丰升阿各率一路军马开赴朝鲜,增援先期入朝的叶志超、聂士成率领的援朝部队。


    左宝贵早已预料到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曾对上建议加强战备,巩固边防。 他自己作好了随时参加对日作战的准备,所以军令一下,他的部队不到24小时就踏上了征途。左宝贵离开沈阳前夕,曾对一位友人说:"这次战争与剿灭胡匪不同,我怕是不会回来的了。”这些话表明,左宝贵深知敌强我弱,预料战局将对我方不利,同时也表明他做好了为国牺牲的思想准备。


    8月上旬,四支部队开到朝鲜的平壤,这时候才得知原在朝鲜的叶志超、聂士成的部队在7月29日的牙山战斗中失败,一时还无法知道他们的下落。左宝贵等将领便决定先驻守在平壤。此时,清政府内部主战的光绪皇帝主张我军发起主动攻击,而主和的李鸿章坚持采取守势,使前线将领们无所适从,只好据守平壤。8月下旬,叶志超、聂士成率败军来到,叶志超如同惊弓之鸟,心里充满了恐慌,却谎报军情, 反说打了胜仗,不但骗取了奖赏,而且还被淸政府委派统领在平壤的诸路兵马。败军之将升任最高指挥官,引起全军上下的惊讶和失望。叶志超掌握指挥权后,终日饮酒取乐,不做认真的备战,他已被日军吓破了胆,心里只想着随时放弃阵地,逃之夭夭。卫汝贵是李鸿章的亲信,不以国事为重,对部下不严格约束和管理,他那支队伍军纪很坏,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左宝贵对眼前的局面深感忧虑,建议撤走卫汝贵部,并抓住战机.主动进攻,以出奇制胜。他说,报国立业,在此一举,我们奉旨抵御外寇,即使力量不足,也义无反顾。


    由于叶志超不听左宝贵利用日军长途跋涉之机出奇兵进攻的建议,结果贻误了战机,坐等着日军对平壤形成包围之势,清军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境地。即使在被动的情况下,如果清军能上下一心,团结战斗,凭险据守,尚能与日军一决胜负。可是, 叶志超余悸未消,望风丧胆,主张弃城退却。左宝贵义愤填膺,怒斥叶志超,他说: “你们要是怕死可自行逃走,我是把这座城当做自己的坟墓了!"待到双方接战,叶志超又想弃城逃跑,左宝贵知道主帅一逃,就会全军溃败,于是就派兵士把叶监视起来。


    9月15曰,日军大举进攻平壤城,左宝贵率军防守城北面的玄武门。玄武门外有个五丈高的牡丹台和其外侧的四座垒台,构成外围阵地,控制住牡丹台,则可战可退,所以,日军集中攻城部队的半数以上兵力八千余人重点强攻牡丹台。左宝贵率领的守军仅三千人,虽与敌人众寡悬殊,但他们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牡丹台的战斗 异常激烈,枪炮轰鸣,硝烟弥漫。左宝贵冒着枪林弹雨在城头指挥,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双方伤亡都很惨重,日军依靠其优势兵力,终于攻占了牡丹台,守军被迫退到城上。左宝贵知道败势已不可挽回,就把皇帝賜给他的衣冠穿上,头戴崭新的翎顶,穿上鲜亮的黄马褂。部下劝他换下新装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左宝贵说: "我穿上朝服,为的是让士兵们看到我身先士卒,就能拼死作战。敌人注目,有什么可怕的?”他一边指挥,一边还亲自点燃炮火向敌人射击,士兵们受到鼓舞,个个奋勇杀敌,多次击退日军的进攻。在激烈的战斗中,左宝贵胸部中弹,为抗击侵略者保卫中朝领土献出了生命。


   日军付出很大代价之后,攻占了玄武门,慑于左宝贵及其部下的奋勇死战,敢贸然直进。叶志超慌忙下令撤退后,平壤才落入日军之手。


    左宝贵战殁后,光绪皇帝赠他太子少保的封号,谥“忠壮”。他为抗击侵略者而为国捐躯的事迹,得到了中朝人民的赞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