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中国清代伊斯兰经学家——马明心

 作者:佚名  来源:360百科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3-19 16:20:26

    中国清代伊斯兰著名经学家、苏菲主义(伊斯兰教神秘主义)学派哲赫忍耶教团创始人。1718年(清康熙五十七年)生于甘肃阶州(今甘肃陇南市),1781年(清乾隆四十六年)农历3月27日被清廷杀害于兰州东川门,终年63岁。


殉教说法


    1781年,马明心的学生苏四十三与华寺门宦在循化因传教首次发生矛盾,由于清廷官吏偏袒华寺,挑起两派械斗。苏四十三率众反清,杀死前来镇压循化哲赫林耶派的知府杨士玑和副将新柱,攻克河州城,围攻兰州。时马明心已被捕杀于兰州城,其家属均遭株连,季子充发云南,未至其地,病殁于抱母井,年仅8岁。长子马顺清被发配云南墨江县的朗寨充军,后被马明心的学生营救脱险。马明心的3个女儿和妻子张氏被充发伊犁为奴,长女行至吐鲁番头道河子跳河自杀,二女和三女流落他乡,张氏在某旗官邸为奴,当年趁过年之机杀死旗官全家,自首后被处死。


    马明心全家躬耕自食,虔诚传教35年,教众遍及西北,门下弟子散居各地。虽然清廷多次镇压,但其继承人本着"舍希德"(即殉教者)的精神,继承和发展了哲赫林耶的宗教教旨,以至延续至今。


    马明心的死是历代新教哲派信徒的悲苦纪念,也是历代哲派回民起事的重要情感原因。后世历代回民起事几乎都是哲派起事德延续。他的死在当时激起苏四十三更加扩大暴动、持续数月,直至被清庭调集多省兵力镇压(死伤一万,其中清庭镇压八千,其仇恨面愈加扩大。这些镇压中还有老教回民兵马的协助,因此回民中新老对抗也进一步加剧),随即又激发出乾隆四十九年哲派的田五暴动及清庭的镇压,这些广泛仇恨后来还引发清代同治时期哲合忍耶派第五代教主马化龙的起事(史称"陕甘回变,是"同治回乱"的重要组成部分,西方学者有称之为东干战争。"同治回乱"是1862年陕西任武、白彦虎、甘肃马化龙等几地回民领袖共同发动的农民起义。1862年基于"秦不留回"的灭族谣言,杀死前来谈判的高级官员,裹挟大量回民参与其中,发展到三十万,有"陕回十八营"之说,部分起事者有建立纯粹的伊斯兰国家的目的,以白彦虎为首的部分起义者对陕甘汉民极尽杀戮,造成回汉民族的严重对立,陕甘汉民多有灭村惨剧,而陕回亦急剧下降,这场战争死亡数百万人,几占当时陕甘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是人类史上最惨烈的悲剧,最后由左宗棠率军镇压平息,马化龙为保部属性命,在金积堡余部投降,旋被杀害,部属安置于张川、平凉等地。白彦虎部作恶多端,是陕回十八营中唯一不准向政府军投降的,该部参与了阿古柏分裂行为,其后人现居中亚,其语言也为陕西方言。


    对马明心的死,民间有不同看法和说法,一些人称之为殉教,一些人称之为罹难,称呼不同,所指相异。


真实过程


    《宁夏文史》第一辑刊《宁夏满族变迁》《金积堡之战》《伊斯兰教哲合忍耶派概述》《董福祥戎马生涯述略》,其中何兆国著《伊斯兰教哲合忍耶派概述》,所述史实基本如下:


    《宁夏文史》第一辑所刊哲合忍耶概述


    《宁夏文史》第一辑所刊哲合忍耶概述


    马明心离开撒拉族地区后,该教派仍在撒拉族中继续传播。到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清廷又以高压手段封闭了新教(哲合忍耶)3座寺院,并将马明心的学生、循化地区新教首领贺麻路乎刑杖后,披枷发往新疆乌鲁木齐为奴(说明:该事的原因需要更多资料才能了解)。这些措施,加深和扩大了新老两个教派之间的矛盾,促使新教群众和清朝统治者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加速了哲合忍耶教派的反清斗争。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三月初,两个教派终于爆发大规模的械斗。先是马明心在撒拉族地区的得力弟子苏四十三(尕苏阿訇)和韩二哥(循化人,家有资财,有权势)率其信徒千余袭击了老教村庄,杀死教徒百余人,裹胁部分人随教,迫使许多人外出逃亡。随后老教告到陕甘总督衙门。


    陕甘总督勒尔谨委派兰州知府杨士玑,会同河州协副将新柱、皋司福菘等,带兵丁40余名赴撒拉族地区查办。新教群众听说,假装成老教信徒,抢先出迎,借以探听官府旨意。杨士玑等以为他们是老教,便表态说,官府要为老教作主,如新教不守法令,将尽洗之。苏四十三、韩二哥等听了清政府官员的这些言论后,大为愤激,遂决心率部暴动。是日晚杀死新柱,次日晨赶往旗台堡斩了杨士玑,夺取了大量军械和马匹,乘胜攻占河州(即今甘肃临夏)城,杀死知州、都司等官吏。这时正值连年灾荒,加以清政府又连年发动征服少数民族的战争,战祸频仍,赋税繁重,很多人痛恨清政府,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极其尖锐,原为哲合忍耶和老教之间的教派斗争,很快便转变成了以哲合忍耶教徒为主并包括若干其他教派的撒拉族和回族、东乡族等一些人的联合反清暴动。


    清总督勒尔谨闻讯后,一面调西宁镇副将贡楚克连尔由循化截住归路,并派循化文武官吏率兵赴河州镇压;一面将马明心逮捕,由官川解押兰州。苏四十三和马明心的义女赛利麦(撒拉族人)等闻马明心被捕,遂率男女教徒2000余人攻陷河州城后,由小路经唐汪川,夜渡洮河,兼程进逼兰州,要求释放马明心,扬言如不释放,即攻打兰州城。时起义军士气正盛。兰州只有清标兵800名,城中空虚。布政使王廷瓒大为惊恐,无奈之下,便迫令马明心登城,劝谕苏四十三等退兵。苏四十三等见马明心后,跪地泣不成声,口称"圣人"不止,马明心见此情况,乃劝其退兵。由于苏四十三等不解马明心的意思,仍围城不走,于是马明心将手杖扔下城去,众人得此,如获至宝,抢着抚摩,互相传递。王廷瓒等见此,认为放了马明心回去,必将酿成更大变乱,随即杀害了马明心,同时散布谣言说十日后释放马明心,并将马明心的随从先行释放从而麻痹义军,等待援兵(如在城上杀害即无有后话)。马明心殉教日期为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三月二十七日,终年63岁。

有关质疑


    第一,屠杀老教事件:


    马明心教派(哲派)与老教(的华寺派)之间的冲突里,苏四十三(尕苏阿訇)等率马明心的千余信徒屠杀了老教徒百余人、并裹胁部分人随教,迫使许多人外出逃亡。这种大屠杀及强制他人改教,是不是太过分?大屠杀的领导者有没有大罪?苏四十三一直被奉为哲派英雄,是否合乎人道人性?如果是老教回民屠杀马明心教派回民,对方是不是罪人?


    第二,杀害官府高级调解人事件:


    清政府调解者杨士玑等表态说"如新教不守法令,将尽洗之":官府有没有维护国民生命安全的基本责任?是单纯威胁还是威胁性调解?威胁性调解主要是防止双方惨剧升级。很明显,他是来调解的,没带来大军,他到一个危险地方去,仅仅带了防备不测威胁的四十余卫兵而已。面对一个大屠杀事件,陕甘总督衙门居然不能带军队捉拿罪犯,只能威胁性调解,说明力不从心,后来哲派起事快速攻破河州城(老教华寺的总寨所在),也说明当时官府力量不够。


    杀官府高级调解人马(《宁夏文史》第一辑资料,可知头天、次日,都杀了人,至于官府四十余人被杀了多少、是否统统杀了,还需要了解更多资料),是不是疯狂行为?屠杀老教,再杀调解者,这种连续乱杀,是不是极其横蛮霸道?是不是错上加错、罪上加罪?


    第三,这些乱杀事件里,马明心教主有没有责任和罪过?


    马教主是连续乱杀事件里屠夫苏四十三等现场指挥人的领导,有没有领导责任?


    第四,面对马明心派的连续乱杀,官府抓马明心以调解冲突,是否应该?


    官府抓马明心,当时没有杀他,不是为了处死他,还是为了为了调解冲突,希望他不要推动局势继续恶性演化。换个位置,如果是马明心面对手下之间彼此乱杀,他这个管理者是否该管事?


    只准自己屠杀他人,不准他人惩罚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正理吗?


    第五,哲派暴乱,攻破河州城、围攻兰州,达到如此级别了,官府杀马明心,应该如何看待?


    第六,同情者说清朝官府压迫回民,但问一问,马明心政教合一的民间宗教政权威胁回民社会的普通秩序、也威胁官府,这种独立王国的欲望和运动趋势,哪个正常政权会答应呢?退一步说,即便你有搞独立王国的权利(后来的马化龙也搞过建国),中央政府也有压制的权利,即便是各有一半理,也不能说新教与清政府之间是清朝先错了,那么,最初的冲突最多只能说是悲剧,哪能说清政府的压制无理?


    马明心教派的任性屠杀及暴乱升级使得乾隆皇帝将这个新教明确地定为"邪教"并在回民里采用乡约协防。


后世反省


    《何兆国:伊斯兰教哲合忍耶派概述》说:


    同治回乱后,马明心四世孙、哲派第七代教主马元章在教派内部改革了历史上强调'舍西德'(为教牺牲)的作法,极力主张爱惜民力。其实,这是一种反省与改良,意在批评哲派历史上不爱惜民力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