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札马鲁丁

 作者:石云里  来源:科学春秋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17 21:03:58

札马鲁丁有什么来头?

IMG_7239.PNG

当代中国画家想象中的札马鲁丁(来自文献[1])



    13世纪的蒙古扩张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与中亚和西亚地区之间的天文学人才与知识的交流。1220-1221年,契丹族学者耶律楚材(1190~1244)伴随成吉思汗西征,在撒马尔罕接触到当地的天文学家,与他们就当时两次月食的预报展开过辩论。正是从他们那里,耶律楚材第一次学习到由地理经度之差而造成的东西两个地点之间的地方时差异,并在自己的《西征庚午元历》中首次加以应用。当时他已经注意到阿拉伯天文学(主要属于古希腊的托勒密天文学系统,传入中国后被称为回回天文学)在五星计算方法上比中国历法更加完备,所以就据之编制了一部《麻答巴历》,可惜已经失传。

 

    不过,西域天文学更大规模的东传发生在忽必烈(1215~1294)登上政治舞台之后,而在其中起到过关键作用的人物是一位名叫札马鲁丁的波斯人,在中文历史文献中,他有时也被称为札马剌丁。


IMG_7240.PNG

2008年,为庆祝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银川市在新月广场塑造了著名回族历史人物雕像十余尊,其中包括札马鲁丁。(来自网络)


    据《元史·百官六》记载,“世祖在潜邸时,有旨征回回为星学者。札马剌丁等以其艺进,未有官署。”也就是说,在忽必烈还是王子的时候,曾下令征招从事天文学和星占学的穆斯林专家,札马鲁丁等人以他们的才艺自荐,但那时并没有建立相应的机构。这是中文史料中札马鲁丁出现的最早时间。由于忽必烈登上蒙古大汗之位的时间是在1260年3月,所以这件事应该发生在这之前。


    1263年,忽必烈下令建立了回回星历、医药二司,命西域人爱薛掌管。到1267年,札马鲁丁向忽必烈进献了《万年历》一部以及“西域仪象”七件,包括黄道浑仪、天顶仪(即托勒密长尺)、春秋分晷影堂、冬夏至晷影堂(即在西域天文台上流行的大型四分仪,其圆环的直径达到5m)、天球仪、地球仪(这是目前所知最早将球形大地观带到中国的仪器,可惜当时的汉族学者们可能极少有人能理解其意义)和星盘,《元史·天文志》中对这些仪器的结构与功能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IMG_7241.PNG

12世纪的波斯天球仪(伊朗国家博物馆藏,石云里摄影)


1271年,忽必烈定都大都(今北京),改国号为元,同年正式建立回回司天台,命札马鲁丁为“提点”(相当于今天的天文台台长),1273年又命札马鲁丁以回回司天台提点的身份掌管新成立的秘书监。该机构不仅负责收藏历代图籍和阴阳禁书,而且还掌管着回回和汉族的司天台。 

IMG_7242.PNG12世纪的波斯星盘(伊朗国家博物馆藏,石云里摄影)

    近年来的研究表明,元朝的回回司天台是13世纪出现在东亚的一个重要的阿拉伯天文学中心。这座天文台不仅有完备的仪器装备(也就是札马鲁丁进献的七件“西域仪象”),还藏有一百多部波斯文的数学、天文学、地理学、机械学、炼金术等方面的著作,其中包括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十五卷(“兀忽列的四[Eukleidēs]孹算法段数十五部”)以及托勒密的《至大论》(“麦者思的[almagest]造司天仪式十五部”),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个天文台开展了一系列独立的天文观测,并且编制了自己的天文表。只不过由于在回回司天监工作的天文学家都是西域人,他们的工作语言是波斯语或者阿拉伯语,所以天文台的工作极少为朝中的汉族天文学家们所了解。


IMG_7243.PNG


IMG_7244.PNG

建于14世纪的撒马尔罕天文台上的大型四分仪(也有人认为是六分仪)示意图与实物遗存(来自网络) 

    札马鲁丁显然具有多方面的才能,因为1261年他曾受命担任过籴粮官。1285年,他又向忽必烈提出了编纂全国地理图志的建议,得到批准,并指导编纂,由此导致了元朝《一统志》的成功编纂。这是这位波斯天文学家为元朝做出的另一项重要贡献。

    1287年,札马鲁丁升任集贤院大学士中奉大夫行秘书监事,官至二品。同年,他还率领匠人织造过著名的波斯织锦“撒达剌欺”。1289年,他又上书请求给编纂地理图志的官员加薪升职。到次年9、10月间,他在秘书监的位置就由马可剌丁接替。所以,他可能在此前不久刚刚去世。

札马鲁丁创立的回回司天台在东亚留下了十分重要的天文学遗产。1368年明朝建立后,朱元璋不仅把原来为元朝效力的20多位西域天文学家从大都招到南京新建的回回司天监工作,还把元朝秘书监和回回司天台里所藏的波斯天文学图书全部运到了南京,又命令汉族官员同来自西域的天文官员合作,在1383年后完成了《天文书》和《回回历法》两部著作的汉语翻译。其中,《回回历法》不仅得到明朝官方天文机构的采用,而且在15世纪还传到了朝鲜,被李朝天文学家改编成《七政算外篇》,供官方天文机构使用。


IMG_7245.PNG1477年明朝天文学家贝琳重刻的《回回历法》(来自日本国家档案馆)


IMG_7246.PNG

朝鲜李朝天文学家于1442年前后据《回回历法》编成的《七政算外篇》(来自韩国国立奎章阁档案馆)

    研究表明,《天文书》的底本是著名阿拉伯天文学家和星占家Kushyar ibn Labban (971~1029)的《星占学导引》(al-Madkhal fī Sinā at Ahkām al-Nujūm),而《回回历法》的底本则极有可能就是元朝回回司天监所编制的一份天文表(zīj,元朝文献中称之为“积尺”)。这份天文表所采用的大部分天文参数,尤其是日月五星的平运动、偏心率和本轮半径等,都与源自其他地区的阿拉伯天文表存在很大的差异,显然是独立观测和研究的结果。而在今天法国国家图书馆里,还可以找到一部与它明显同源的天文表,名叫《桑珠芬尼天文表》(Sanjufînî Zîj)。这份天文表完成于14世纪60年代,是为当时统治西藏东北地区的蒙古总督所编,编纂地点在撒马尔罕附近。天文表是用波斯文写成,但封面上却有汉字的藏架号(“X藏字号五十九张”)等,显示了其与中国之间的联系。据作者称,其中的太阳表是根据“札马里”(Jamāli)观测编制的,而“札马里”所指的很可能就是札马鲁丁,因为札马鲁丁的波斯发音是Jamāl al-Dīn或者Jamāl ad-Dīn,Jamāli是他本名Jamāl的属格形式,相当于“札马尔的”。由此可见,《回回历法》和《桑珠芬尼天文表》参照的极有可能就是札马鲁丁领导下的元朝回回司天监所编的天文表。


IMG_7247.PNG《桑珠芬尼天文表》手稿(来自法国国家图书馆)

    那么,这位札马鲁丁究竟是谁,西域文献里究竟有没有关于他的记载呢?李约瑟(Joseph Needham,1900~1995)曾推测他的名字为Jamāl al-Dīn ibn Muhammad al-Najiari,是从著名的马拉格(Maragheh)天文台来到元朝的,而马拉格天文台则是波斯大天文学家纳昔剌丁·徒昔(Nasīr al-Dīn Tūsī,1201~1274)在伊朗大不里士(Tabriz)附近为旭烈兀所建的。可惜,这种观点与札马鲁丁最早来华的时间不符,因为马拉格天文台到1259年才开始建设,此时札马鲁丁早已来华了。


IMG_7248.PNG

法国天体物理学家Jean-Marc Bonnet-Bidaud 的马拉格天文台场景复原图,最高的圆形建筑就是装有大型四分仪的塔楼


    其实,波斯历史学家拉施特(Rashid al-Din Ṭabīb,约1247~1318)在《史集》中(Jāmiʿal-Tawārīkh)描述马拉格天文台的创建过程时就提到了一位同名的天文学家:
“当时,有旨让极其伟大的、幸福的毛拉、人类的导师、贤明者之王、近年最可尊敬的活动家、火者纳昔剌丁·徒昔(愿真主饶恕他)在认为合适的地方建起一座观察星象的建筑物。他选择了在篾剌合[即马拉格]城建造了一座壮丽的天文台。这个情况的原因如下:蒙哥(1209~1259)合罕以其智慧的完美和远见卓识,卓异于[其他]蒙古王,他曾解答欧几里德的若干图。他有卓绝的见解和崇高的意念,认为必须在他强盛的时代建造一座天文台,他下令让札马剌丁·马合谋·塔希尔·伊宾·马合谋·集迪·不花里着手办这件重要的事。这方面的某些情况对他们来说是有问题的,而有关纳昔尔丁卓绝质量的传闻像风般地传遍全世界,[因此]蒙哥合罕在同其兄弟告别时对他说:“当邪教徒诸堡被征服时,把或者纳昔剌丁送到这里来吧。”当时,因为蒙哥合罕忙于征讨蛮子国[指南宋],远离京城,旭烈兀汗便下令让他[纳昔尔丁]就在我国[伊朗]建造天文台,因为他已获悉他的卓绝生活方式和天性的诚挚,希望他侍奉于他身边。在旭烈兀汗登上汗位7年后,在木爱亦答丁·阿尔即、法黑剌丁·篾剌吉、法黑剌丁·阿黑拉提、纳只马丁·答必剌尼·可藉维尼这四位学者的帮助下,伊利汗的天文台建起来了。”(引自《史集》)

    札马剌丁·马合谋·塔希尔·伊宾·马合谋·集迪·不花里的拼音形式是Jamāl ad-Dīn Muḥammad ibn Ṭāhir ibn Muḥammad al-Zaydī al-Bukhārī。其中的al-Bukhārī表明,他来自波斯呼罗珊地区的布哈拉城(Bukhara,现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那里曾是重要的阿拉伯-波斯学术中心。蒙哥最初之所以命令他负责建造一座天文台,显然是因为他具有天文学才华。但蒙哥很快听说了纳速剌丁·徒昔的名声,于是想让旭烈兀将此人网罗到自己手下。可惜,由于战事,亦或是出于某种私心,旭烈兀在见到纳速剌丁·徒昔后并没有将他送到蒙哥那里,而是让他留在自己的领地内,并在离自己都城大不里士不远的马拉格建立了那座著名的天文台。可见,如果没有后面的这些变故,那徒昔的天文台也许就会建在当时蒙古帝国的首都哈拉和林(Karakorum,今蒙古国境内)了。由于旭烈兀登上汗位的时间是1256年,所以按照《史集》的说法,马拉格天文台的建成时间应该是1263年左右。

    至此,札马鲁丁的来头现在已经基本清楚:他来自布哈拉城,是一位曾服务于蒙哥帐下的天文学家,但最后被忽必烈网罗到自己手下,为他编历书、造仪器,并在元大都(今北京)或者上都(今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境内)建立了一座回回天文台,成为东亚重要的阿拉伯天文学中心,与西亚的马拉格天文台遥相辉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