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海瑞

 作者:马增奎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16 14:59:17

t01ba2e5917e6df7262.jpg

    刚直不何,著名清官


    海瑞(1514-1587年),字汝贤,祖籍广东番禹,1514年出生在广东琼山(今海南海口)。为官于明代中后期,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清官之一,他自奉"生平为学,以刚为主”,自称刚峰,民间百姓拥戴他,尊称他为 “海青天”。


    海瑞四岁丧父,独依寡母,刻苦读书。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考中举人,次年进京,向朝廷上《平黎疏》,建议开道立县,以安定乡土,此策被广泛传颂。不久,他被任命为福建南平县教谕,之后,他相继出任淳安(今浙江淳安县)知县、兴国州判官、户部主事、应天巡抚,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等职。


    海瑞所处的时代,明王朝已是由盛转衰,腐朽溃烂,千疮百孔,社会动荡,阶级矛盾十分尖锐,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海瑞自为官起,用他刚毅廉正的行动力矫时弊,不畏死,不媚上,不贪利,一生实践了自己“以刚为主”的誓言。


    海瑞在任南平教谕(县学校长)时,执教严格,把学校办得井井有条。那时,常有上司和御史来学校视察,一些学官为讨好上司,见到长官就队在地上磕头,而海瑞不管谁来,都是挺立而只行长揖礼。他是教谕,站立在中间,两边的俯首趴在地上,看起来像个山字,又像个笔架。一次,某上司看到海瑞这种不恭顺的样子,非常生气,嘲讽说:“哪里来了个笔架?”海瑞从容答道:“参拜上司应当注意礼节。 这里是学宫明伦堂,是师长教授学生的地方,不应当屈身下跪。”在那溜须拍马盛行的社会,那位上司虽对他不满,却又没有办法。从此,海瑞得了个“笔架先生”的雅号。


    淳安是个贫瘠的山区,国家赋税徭役繁重,地方贪官污吏疯狂搜刮民财,广大人民贫困不堪,海瑞任淳安知县时,目睹现状,十分痛心。经过调查研究,首先整顿一县的吏治,定了许多条规。县丞、主菏、教谕、胥吏都要守职尽责,不许私营舞弊,如有一分一文贪污,便严加惩办。其次,紧缩县里一切开支,尽量减少对百姓的征派,取消一切不合理的需索,即使是来自上司的额外摊派,海瑞也顶着不办。 他一面千方百计减轻农民负担,一面又督促鼓励老百姓发展生产,深受人民爱戴。


    他在淳安时办了两件大得人心的事。


    一件是怒责胡大公子。胡大公子是浙江总督胡宗宪的儿子,胡宗宪是权相严嵩手下的大红人,骄横跋扈,无所不为。他的儿子仗势为非作歹,一次路过淳安,嫌驿站的官招待不周,喝令随从把驿吏倒挂起来。海瑞闻讯,带着衙役赶到驿站,抓 了几个打人的狗腿子,将胡大公子痛斥一顿,还将他所带的几千两金子收缴,全数 纳入公库。然后,海瑞利用胡宗宪过去说过的一句空话,写信给胡宗宪说:“大人曾经视察地方,命令所过州县一定要节俭,不许迎送,不许铺张浪费。近日淳安来 了个姓胡的人,自称是您的儿子,竟毒打驿吏,指责招待不周,这和大人的明令不符,这人一定是假冒的。因此,我已经惩治了他,请大人放心。”胡宗宪见信又气又恼,却又不好声张出去,只好吃了个哑巴亏。


    另一件是挡了都御史鄢懋卿的大驾。鄢不仅是朝廷大员,而且是权相严嵩的干儿子,贪污受贿,穷奢极欲,非常骄横。一次,总理八省盐政的巡盐都御史鄢懋卿带着妻妾和很多奴仆家丁途经浙江一带,以钦差的名义前去上任。一路上, 浩浩荡荡,威风凛凛,所经之地,地方官员为了不得罪这位权贵,尽力招待,驿站布置讲究,宴 席上摆满山珍海味,临走时还要奉送大量钱财礼品,而这些都要向地方上的百姓摊派,一迎一送,加重了人民的负担。海瑞不做任何迎送准备,只给鄢懋卿写了一封禀帖,说:“卑职见到大人宪牌,规定迎送从简。但是听别人说您所过之处供应十分奢华。淳安县又小又穷,想要按传闻办事,不仅劳民伤财,还怕违反了大人的宪令;想耍按宪牌规定办事,又怕得罪大人,担待不起。卑职左右为难,务请大人明确指示。"鄢懋卿看后十分恼火,但是又不能说违反自己宪令的话,况且抓不到海瑞的把柄,只好暗怀恼怒,避开淳安,绕道而去。后来,鄢懋卿唆使爪牙袁淳罗织罪名弹劾海瑞,把他降职调为江西兴国州判官。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十月,海瑞调任户部主事。当时明世宗在位已久,深居西苑, 崇信道教,炼制丹药,专求长生,多年不上朝 理政。为讨好皇帝,总督巡抚们争相禀报吉祥的征兆,掌管礼仪的官员随即上表祝贺。朝廷大臣杨最、杨爵抗疏直谏,竟获治罪,此后, 没有人敢于议论朝中大事,政事更加混乱。对此,海瑞又难过又气愤,不顾自己官皁职小, 决定给星帝上奏折,规劝世宗改过自新,好好治理国家。


    海瑞以忧国忧民的激情写出奏折,许多朋友都劝他不可呈递,以免招惹灾祸, 但海瑞义无反顾,决心冒死直谏。他委托朋人为他安排死后之事,毅然把奏折递交给通政司长官,独自回到朝房,坐等皇帝降旨治罪。


    世宗接过海瑞的奏折,一看内容,通篇都是指责自己过错的话。疏中直接贵备世宗听信小人谗言,沉迷道教,搜刮民脂民音,滥兴土木,又“以猜疑诽谤,戮辱臣下”,致使“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扉时,盗贼滋炽”。最让世宗生气 的是疏中竟敢引用民谣说:“嘉者,家也;靖者,净也。‘嘉靖’就是‘家家都净’,穷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步。……皇上的错误实在太多了,请陛下幡然悔悟改弦更张……”


    奏疏内容如此尖锐,措辞如此激烈,立刻触怒了世宗,他狠狠地把奏疏摔在地下,拍着龙案喊叫:“快把海瑞给我抓起来,别让这家伙跑了!”宦宫黄锦在一旁奏道:“海瑞根本不想跑悼,听说他上疏前就把家属和随从都遣散了,连自己死后殡葬都安排妥了,现在他本人正在朝房等待治罪呢。”世宗听后一愣,顿时无话可说, 仔细一考虑,认为海瑞说的有道理,冒死进谏是出于对他的忠心,但他终不能容忍臣下的批评,下令将海瑞逮捕押进死牢。海瑞早有准备,从容入狱。直至世宗死去, 穆宗(年号“隆庆”)即位,海瑞才被释放复官。


    海瑞刚直不阿,严以执法,不畏权势的精神为百姓所深深敬仰,也极大地震慑了不法官吏。隆庆三年(1569年)海瑞调升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钦差总督粮道, 兼巡抚应天等十府,治所在苏州。任命刚刚发布,应天十府的官员听说连皇帝都敢得罪的海瑞要来,都感到心惊胆战,罪大恶极者连忙自动请求解职,有些横行乡里的豪绅巨富匆匆搬迁到应天十府以外的地方,以避惩罚;有的权贵刚把府第的大门漆成大红色,闻讯海瑞要来,赶紧连夜将门改漆黑色,以免显眼;一贯飞扬跋扈的监江南织造太监,也连忙将自己乘坐的八抬大轿改成四抬小轿。


    明初,便出现了土地兼并,朱元璋曾再三诏令,加以禁止,但收效不大,嘉靖、 隆庆年间,官僚地主兼并之风更盛,无法遏制。土地问题是封建社会的根本问题, 广大农民失去土地无法生存,怨声四起,社会矛盾尖锐激烈。海瑞巡抚应天时,到松江査勘,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接到上万份控告官僚地主霸占民田的状纸,海瑞十分愤慨,决心按照法令的明文规定,强迫一些官僚地主退田。


    在南直隶境内,最令小户百姓痛恨的是前内阁首辅徐阶一家,徐阶及其兄弟子侄大放高利贷,巧取豪夺,侵占民田,勒索钱财,受到华亭县农民的控告。徐阶不仅官大、势大,且对海瑞有救命之恩。嘉靖年间,海瑞上疏劝谏皇上,被打入死牢,多亏徐阶从中幹旋,才免去死罪。嘉靖帝驾崩时,也是徐阶草拟遗诏,使海瑞得以出狱。在此情况下,海瑞毅然把有关备家的诉讼封送徐阶,责成他设法解决,强调最低限度要退田一半。徐阶见海瑞不肯徇私,被迫接受了带强迫性的要求,忍痛退田一半。在大量调査核实的基础上,海瑞认定农民所控徐氐子弟放债盘剥、家人横暴等事均属实,便采取断然措施,逮捕徐阶之弟徐陟,遣散徐府数千名家奴中的十之八九,又将徐阶的长子徐璠、次子徐琨以及十多个豪奴充军边远之地,将徐阶的三儿子徐瑛革职为民。再一次证明他秉公断案、执法如山,也体现了他无私无畏的勇气。


    海瑞大刀阔斧抑制兼并、惩罚豪强,触动了众多官僚地主的根木利益, 他们群起攻击诋毁海瑞。海瑞身单势孤,反击乏力,最终被革职。应天十府的百姓听说海瑞丢官离任,哭声载道,有的人家绘制了海瑞像,虔诚祭祀。海瑞家居十几年后,神宗推重海瑞名望,安排海瑞复出为官。万历十三年(1585年)正月,召海瑞为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在就职道上又改为南京吏部右侍郎,当时海瑞年纪已经七十二岁了。


    年迈的海瑞壮心未已,不改初衷,坚持以峻法治吏,他上疏给神宗,尖锐地指 出:“陛下励精图治,而治理国事、教化百姓有不能达到的,就是因为对贪官污吏刑罚轻了。”同时,他举出明太祖朱元璋对贪宫剥皮囊草以及洪武三十年(1397年)的 定律,贪赃枉法八十贯论绞的法规律条,他认为,应当用这一法律严惩贪官污吏。


    海瑞最后任职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


    海瑞一生自奉俭约,反对腐化,为世人所称道。他在南京时,制定《教约》,禁止学生送礼;在淳安任县令时,他穿的是布袍,吃的是糙米饭,与家人种菜自给。 一次给他母亲祝寿,也只买了 2斤肉,被传为佳话。革职在家闲居时,遇清丈土地, 地方官员给他少算了一亩八分田,他知道后立即声明,予以纠正。他病危时,衙门发柴薪时多给了七钱银子,他叫人立即退还。


    万历十五年(1587年),海瑞病逝于南京职守。消息传出后,百姓奔走相告,痛苦异常,如失亲人。海瑞丧期,南京市民罢市数日,当护送海瑞遗体归葬的船出现在江面时,穿白戴孝、酹酒祭奠的人百里不绝。


    海瑞故后.明神宗賜衔“太子太保",谥称“忠介”。


    海瑞还是一位学者,生平著有《备忘集》《元祐党人考》《海刚峰先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