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黄保国:云南回族人物传记(二) 一丝不苟,恪守教规——田家培阿訇传记

 作者:黄保国  来源:km海原 9007777我们的家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9-05-18 19:52:09

黄保国:云南回族人物传记(二) 一丝不苟,恪守教规——田家培阿訇传记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17.jpg

田家培阿訇

在我阅读史料时发现,在民国和民国之前,我们民族中出现过许多影响后世的大师、学者和阿訇,但关于他们的资料又很少,这也激起我想要记录他们的动力。后来发现关于他们的资料不仅少之又少(包括我之前写过的“纳本慈阿訇”),即使有也是错误百出。例如,我在寻找田家培阿訇的资料时,就发现有些记录在年份上出来严重错误,包括由云南出版社出版的《马联元经学世家》一书中都出来了年份上的错误,就连田家培阿訇的墓碑上也出来这样的错误。如:在马联元阿訇主持的刻版《古兰经》的时间上就有出入,马联元阿訇主持的刻版《古兰经》的准确时间是1893年开始到1895年结束,历时三年。而在有些关于田家培阿訇的记录中,却把时间错写成“在1924——1926年间”,在田家培阿訇的墓碑上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在《马联元经学世家》一书中,关于刻版《古兰经》的时间却出现了“1901年开始,1903年完工”的描述,殊不知马联元阿訇在1903年已经在印度归真了。记录上的错误,给我的写作设置许多困难,只能通过长时间的走访和幸存者的口述。当然,口述中也有错误的,因为口述者都年事已高,这就需要我大量的过滤和筛选,在这些过程中还一定错误难免,敬请广大读者批评和补充,以便作品更加完善。

书香门第   经学世家


田家培,字植卿,经名苏莱曼,云南民国四大阿訇之一(田家培、王家鹏、马安义、马安康)。公元1870年(清同治九年)出生在云南河西县(现通海县)下回村的一的经学世家。其曾祖父田永和,系清咸丰年间的进士,官至九品。其父田彩文,曾经师从中国著名阿訇马复初门下,很受马复初阿訇的器重,后成为马复初的得意门生。田彩文阿訇不仅经学深厚,而且酷爱书法,阿拉伯语书法尤为见长。虽然饱读经书,并练就一手好书法,但生不逢时,正值杜文秀起义失败,咸同事变,世事无常,云南回民受到前所未有的灾难。田彩文阿訇虽有满腹经纶,却无报效之地,终不得志,他将全部的希望寄予儿子田家培的身上。在田彩文阿訇的碑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次子家培即植卿主講也秀異清奇饶有父风……公指植卿日继吾志述吾事端赖此子命之就傅师事合正国纳復世马致本诸先生青出于蓝文名籍甚歛谓彩文公後之一人……”

田家培阿訇曾祖父田永和阿訇的墓碑

家培自幼受家庭的熏陶,又受有其父的言传身教,从小就在家就读书、念经、练书法,这也为他后来抄写《古兰经》打下坚实的基础。年青时其父先将他送到开远大庄当时的著名经师合正国门下学习阿文的词法和文法。后又送他到砚山县田心清真寺师从纳复世阿訇、马致本阿訇学习经典和修辞学。最后来到新兴州(今玉溪市)龙门村(今大营村),拜当时滇南最著名的经学大师马联元为师,勤奋刻苦,苦学多年,深得马联元阿訇的赏识。他不仅汉语、阿语、波斯语以及伊斯兰教经典等各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其阿拉伯语书法下笔刚劲有力,形体优美、笔法流畅、清秀,字体饱满,给人以赏心悦目,非常有功力。由于有这样一位会写书法的得意弟子,才有了后来马联元阿訇打算主持做刻版《古兰经》的计划。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31.jpg

田家培的父亲田彩文阿訇的墓碑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34.jpg


大书法家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虽有一千多年,却一直没有一部通行的《古兰经》全本,即使有也只是极少数人手里珍藏的手抄本《古兰经》。在民间流传最广、也是各地清真寺最为通行的就是小本《亥听》(《古兰经》的短小章节)。在那个科技并不发达,印刷业非常落后的时代,刊印整本《古兰经》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件。再加上在当时的中国穆斯林中有“维皇真言,不可轻亵”的错误观点,在很大程度上限制的《古兰经》的出版。


在中国最早刊印全本《古兰经》的是在清同治元年(1862年),由云南大理“总统兵马大元帅”的杜文秀出资,中国著名的大阿訇马复初巴巴负责监制,出版了中国第一部完整的木刻版《古兰经》,当时将《古兰经》命名为《宝命真经》,这部刻本《宝命真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完整的木刻版阿拉伯文《古兰经》,开中国木刻《古兰经》之先河,此经总计30卷。每卷独立成册,每册28至30页不等,均为线装本,整部经书置于一个特制的木匣内,装帧十分精美。随着杜文秀起义的失败,那部木刻版的《宝命真经》和版片也随之化为焦土,能偶尔在民间保存的也只是极少的断卷残本,让人无不为之惋惜。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38.jpg

经历了那场血雨腥风的灾难之后,云南回民经过二十年的艰苦创业,经济状况有所好转。光绪十九年(1893年),云南商人马启元兄弟(马联元阿訇的胞弟)发起第二次刻版《古兰经》,并敦请著名阿訇马联元主持,开展刻经事务。


其实马联元阿訇早有这个打算,只是缺少资金支持,现在有人出资,他立即安排自己的得意弟子田家培阿訇,让他书写《古兰经》,又从四川请来20多位雕刻工匠,将田家培阿訇写好的《古兰经》雕刻出来。


当时的刻经处设在昆明南城清真寺内,由“兴顺和”总经理马启元总揽一切,并制定了严格的操作规范。


刚刚二十出头的田家培阿訇,深知抄写《古兰经》是一件神圣而又伟大的事情,是一件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对他而言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不仅是他个人的事,也在完成他父亲一生未完成的遗志。他既激动又有些胆怯。每次在抄写之前,他都要去洗个小净,然后礼两拜,等自己心平气和之后才开始下笔。在抄写每一段经文之前,他总要在草稿纸上反复练习,直到书写到自己满意,才开始在专用的抄写纸上抄写。每天抄写完之后,再有专人将田家培阿訇抄写的手稿送到玉溪大营清真寺,让马联元阿訇审阅、核对,确保抄写无误后,又送回昆明南城清真寺让雕刻工匠在木板上进行雕刻。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42.jpg

最初几本,田家培阿訇在抄写时还不够熟练,但后来就越写越好,字体也越来越优美,越来越流畅,慢慢的开始得心应手。在正式抄写每段经文之前,他都必须在草稿纸上练习十多遍,每段经文反复抄写的过程,同时也是他背记的过程,当他用两年多时间抄写完《古兰经》后,三十本《古兰经》他也背熟了。在后来的教学过程中,每次讲解《古兰经》时他几乎不带经书,因为《古兰经》已经被他熟背于心,他应该是云南最早通背《古兰经》的人了。他不仅抄写了《古兰经》,而且还抄写了经堂教育中阿语和波斯语其它教材。如直到今天还在引用的《门台西各》(文法精华)、《满拉》(文法大全)、《哲拉莱尼》(古兰初解)、《白亚尼》(修辞学)等等。由于长年累月的伏案抄写,不仅食指与中指夹成老茧,就连胸脯也压出一条厚厚的老茧,后来这块老茧一直陪伴了他终身。


这部《古兰经》他用两年多时间抄完,抄写的格式仍然采用了杜文秀时期的版本格式,整部《古兰经》分三十本,经书名称同样采用《宝命真经》,并采用传统线装工艺装订成30册。由于书法精湛、印刷精美、装帧典雅、价格不贵,刚一面世便销售一空,在云南和中国西北穆斯林中广为使用,受到广泛赞誉。


光绪刻本《宝命真经》是目前海内外已知的唯一完整保存至今的木刻《古兰经》孤本,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而当初刻经时的近2000片雕版至今仍完好无缺地保存在昆明南城清真寺内,已成为中国最为珍贵的伊斯兰文化遗产之一。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45.jpg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现代科技的发展,印刷业也已经不是原来的刻版印刷了,《古兰经》也已经有了世界通行的版本,但许多清真寺仍然保留着木刻版《宝命真经》的传统,每到节日,都打开经匣子,每人一本进行开经(诵读《古兰经》)。无论时代如何起步,田家培阿訇抄写的这部木刻版《古兰经》给当时的穆斯林社会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它对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



严师出高徒



也许是长年抄写经典的原故,田家培阿訇养成了严谨自律,非常注重生活细节,注重外表形象,平时日常生活极有规律。由于田家培阿訇家庭丰裕殷实,他穿着很讲究,每件衣服都是板板正正的,他穿的长袍从不打皱,每次出门都必须衣冠整齐。他同样用这种方式严格教导他的学生。例如:平日里,经常有坊民请他和他的学生做客,当他带领学生在走出清真寺前,他总要回头观察一下学生中有没有衣冠不整的,或头发胡须乱糟糟的,如有,就对他说:“你今天就留在寺里,不用跟我去做客了。”因此,从他门下走出来的弟子大多生活都很有规律,也都很长寿。如他早期的学生纳忠先生,活到99岁。田应福阿訇也近百岁。他最后一位关门弟子田顺喜,今年整整一百岁,身体还非常健康。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50.jpg


他不仅在平日的生活中严格要求学生,而且,在教学方面更是非常严格。


首先,在招收学生时就非常严格,对学生的智力、勤奋、节俭等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我在采访他的关门弟子田顺喜时,他告诉我:“田家培阿訇学问很高,经书两通,他早上给学生用阿拉伯语讲一节经典课,第二节课就用波斯语授课。下午两节课都是汉语课,他讲解刘智先生的《天方典礼》和《天方性理》,田家培阿訇的古汉语非常好,他不仅要求我们会讲解,而且要求我们背诵。我一生跟随过好几位阿訇,就数田家培阿訇学问最高,我很有幸成为他的关门弟子,也成就了我后来的事业。”不仅他的学生评价他学问高深,就连他任教过地方的乡亲也这样评价他。我在开远大庄采访时,有位81岁的老人刘应才跟我讲了一件在当时流传的一段佳话:“田家培阿訇在这里任教时,他的老伴归真了,不久他又娶了一位大姑娘,有很多人不理解,一位漂亮的大姑娘为什么要嫁给一位上了年纪的老阿訇呢?她的回答是:我不是嫁给老阿訇,而是嫁给阿訇的学问。”由此可见田家培阿訇学问已经让年轻的女孩都羡慕不已了。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354.jpg

 

由于他的严格要求,因此他每到一处开学时学生并不多,多至十个左右,少则三五个。就因为他的严格教育,在他门下学习过的学生,后来往往都能成为大师。如:后来成为世界级大师的历史学家、阿拉伯语泰斗纳忠教授;成为翻译家的纳训先生和林兴华先生,著名学者林松教授;还有为各地穆斯林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伊斯兰经师、阿訇。如纳明波、许兆文、马品一、马合斋、周善芝、沐光慈、沐光品、田应福、田顺喜等百余人。


田家培阿訇先后在昆明南城清真寺执教五年(1904年)。民国三年(1914年),被广州南胜里清真寺聘请为阿訇,在广州任教五年,卸任后,于民国十年(1921年)从广州出发,前往沙特麦加朝觐,一年后回国。朝觐回国后,于民国十一年(1922年)又被昆明南城清真寺聘请为教长,在此主持教务10年整,在些期间,他还担任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会振学社高等中阿学校的阿语老师,当时林松教授就是他的学生。1932年再度朝觐麦加,朝觐回国后又在沙甸大清真寺任教八年,最后到开远大庄任教,1944年归真于开远大庄,享年74岁,并安葬在大庄坟茔。

田家培阿訇墓碑

在近一个世纪之后,我们怀念田家培阿訇,不仅仅是因为他抄写了影响巨大的《宝命真经》,更重要的是他个人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严格的教育方式所培养出来的那些影响后世的大师和知名阿訇。我常常在想,在清末民初,无论是国学还是经学,都能培养出如此多的大师和学者。而现如今,教育如此先进,学校如此之多,投入的成本又如此之高,怎么会培养不出一位大师呢?尤其是在经学教育方面,人才奇缺。是缺少像田家培阿訇这样经书两通、严谨治学的阿訇吗?还是缺少富有天智的学生?是缺少良好的社会环境,还是缺少…………?


这是我们这代人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这一人需要解决的问题。



特别鸣谢

由于时间有些久远,他的孙子都已经老了,他的弟子也仅存在一位,而且年岁已经过百,现存田家培阿訇的资料太少,我只能通过走访他的后人,他曾经的学生的学生,他曾经任教过的地方,通过口述的方式来记录。这次采访特别感谢田家培阿訇的后人田华女士,田家培阿訇的关门弟子田顺喜阿訇,大庄清真寺的金绍波阿訇,感谢他(她)们给予的大力支持,求主慈悯他(她)们。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405.jpg

在大庄清真寺金绍波阿訇的陪同下采访刘应才老人

微信图片_20190518195408.jpg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