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冯增烈 ‖ 西安赛典赤衣冠冢

 作者:冯增烈  来源: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8-03-16 21:26:40


西安赛典赤的遗迹




640.webp (1).jpg
冯增烈


冯增烈遗稿

640.webp (2).jpg

 

西安市东郊十里铺之米家崖南村,原为赛典赤衣冠冢一座。周约三公尺见方,是本市仅有之一处回族遗冢古迹。1962年陇海路修双轨时,新轨穿墓而过。仅掘出靴子一双。墓前石案当时亦被民工砸碎做铺路石子出卖,故遗冢至今不复存在。陕西与云南等地回民要求,希望铁路当局能另行购地一方偿还,以便加以重建,省政协委员,亦有提案提出声请。因为这位回族知名之前辈,同陕西还有一段可述的因缘。

 

清真大寺《三世王碑》

640.webp (3).jpg

西安回坊清真大寺《三世王记碑》


穹顶石碑,碑阳文字,明仕元平章政事行省云南故封咸阳王赛公之铭,卢鸿撰,富平刘世禄刻,马赐图书,该碑记述咸阳王赛典赤“次纳苏剌丁”(次子)拜陕西行省平章政事、赠中书左丞相、封延安王暨孙伯颜平章政事封淮王等事迹。西安化觉巷清真寺,一面,青石,楷书,阴刻,阳面刻170×72 cm,汉文,25行,行48字,碑心有石旋,石面有漫漶,字迹清楚。


元代回族大政治家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尔,(1211—1279年),是元朝廷“军国重事,无不由之”的重臣。至元元年到七年(1264—1270年)曾出任陕西四川行中书省平章政事,经略川陕。他的长子纳速拉喇丁至元28年也任此职,次年死于陕西任所。另一儿子忽辛,大德元年(1297年)任陕西省台御史中丞。因为赛典赤被元朝廷追封为“咸阳王”,故化觉巷清真寺内至今还有“咸阳王三世碑”一座,记其三代(实际两代三人)事迹。赛典赤在川陕任内,积极发展生产,兴修水利,据《元史传》记载,3年之中增加了军民户21820户,屯田粮9721石,另外还增税钞6225锭,节省和买钞331锭。

《三世王碑》拓片

640.webp (4).jpg

西安回坊雅平轩藏碑拓

 

他还为解决西安城内用水问题修复了龙首西渠,原来龙首渠本是隋唐长安的水源之一,由城东南马登空引浐河水入渠,到长乐坡遂分流为二。

 

东渠西流到城东北通化门外,然后再沿城北入内苑和大明宫,西渠则由通化门以南流入城内。唐哀帝天佑元年(904年),朱全忠毁长安时,从此龙首渠便遭淹废。直到宋真宗大中祥符7年(1014年)方由陈尧咨奏请修复。

清代《三世王碑》拓片

640.webp (5).jpg

西安回坊雅平轩藏碑拓 

所以赛典赤于至元元年所修之龙首西渠即陈氏旧渠。西渠在城内最长的一支,系经今建国路北由东羊寺市街西流,绕今滴水河十字,(今大街东西木头市十字)再北流至钟楼附近,然后西向经广济街以北分数支流入今莲湖区。此支西流者又经梁家牌楼、白鹭湾出城,汇入通济渠中。赛典赤如此关心国计民生,无疑为当时城内居民饮、用水带来了方便。另外一件事,便是至元6年,他又带头捐俸银白金20锭,以修坝河石桥,石桥于其离陕经营云南后之至元15年竣工,计长600尺、宽24尺,“两堤隆峙,洞门十五,以泄水怒”



古籍善本

640.webp (6).jpg

 

赛典赤由川陕调入云南平章政事后,10年中建屯田,省徭役,兴儒学,利交通,修水利,扩滇池,调和民族关系,德化边疆,是元代于云南厥功至伟之开发者。如有元一代云南之军民屯户共28194户,屯田计98707双(一双约4亩)。而赛典赤当政时便发展屯田户16277户,屯田49658双。至元16年,赛氏因病逝于任所,送葬时“百姓巷哭”,交趾王亦遣使致祭,遂葬于昆明东北之松花坝,至今其墓犹在。

 

西安市之衣冠冢,当地回族称之为“咸阳王巴巴坟”,直到解放初,每年农历7月13日忌辰或开斋节、古尔邦节,回民多结伴前往,于石桌前跪诵《古兰经》追思默祷。


哈德成阿訇至咸阳王赛典赤之墓探望


            民国二十六年,“(西安特约专讯)上海浙江路外国回教礼拜堂教长哈德成氏,原为陕西汉中人,生于江南,为中国回教师资中之有名学者,曾到汉志埃及各地游历,近因考察西北回教文化,藉便指导进行方针,曾于日前来陕……哈教长至咸阳县渭城湾胡家沟胡太师坟墓诵经……复至咸阳王赛典赤之墓探望。”


《震宗报月刊》民国二十六年,五月号第三卷第七期


西安回坊赛氏家族

640.webp (7).jpg赛典赤后裔西安回坊已故赛仲达老人(贾清贤 摄)


目前,西安回族中仍有赛、宝等姓数户,但其后裔大部分均在云南,而江苏、河北、宁夏、青海、甘肃等地也有分散者,大多以赛、纳哈、忽、撒、喇、保、闪、木、沙、马、苏、郝等姓。清康熙年间,其后裔《清真指南》作者马注,曾携妻子前来西安扫墓,见茔前尚有三冢,不知是否有其长子纳速喇丁之墓?今均不复存矣。


西安晚报

640.webp (8).jpg

《西安晚报》1992年8月1日


寻找赛典赤衣冠冢

640.webp (9).jpg

2007年8月2日,西安回坊民间人士赴东郊赛典赤衣冠冢现场进行实地考察640.webp (10).jpg

在当地农民引领下找到衣冠冢具体位置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640.webp (14).jpg

640.webp (15).jpg



赛天赤修灞桥

          当时平章政事赛天赤(赛典赤)行省陕西,听到刘斌修桥的事迹后对左右说,桥梁不修,乃是地方官的责任,今远方之人来倡建灞桥工程,你们岂能坐视不管?老百姓将怎样看待你们这些当官的?随后他带头捐钱一千缗(一千钱为一缗),又调用民工200人帮助刘斌。于是陕西地方官吏纷纷捐款,加上老百姓的赞助,大大加快了工程进度。经过30多个春秋的艰苦努力,一座坚固的大石桥终于在灞河上建成。



《安西府咸宁县创建灞桥记》

安西府咸宁县创建灞桥记
(元)张养浩
灞桥者,堂邑民刘斌所修;而图之者,臣下归美之意也。
    初,斌业轮舆,尝游关中还,偕二客道灞上。水卒至,一死于溺,一几殆,而斌独先济。
   乃辞亲庐灞上,以所业易材于人,又募工采秦陇诸山。
    遂于故迹稍七十举武,酾渠以杀湍悍,夷阻以端地形,下锐木地中而席石其上。然后累石角起,高仞余,若门而园其额,俗为砼者十有九。先尝为九砼,水来不能制,至是始益其十,砼广二丈,其隙则锢以铜铁。
    经途三轨,中备辇路,栏楹柱基,玉立掖分。柱凿一狻猊于上。合柱凡五百六十。
    桥两端虑其峻甚,又复石各八十丈。礲甃雕饰,殚板诸巧。
袤四十丈,广如干,崇如广而省三丈。
    至元三年肇工,溃成于二十五年,绵历二十五年不为迟。
    石以车计者五千有奇,木以株计者二万五千,灰以石计者千有五百。始卒靡褚币十万缗,轮舆之酬不列也。
     先是,平章政事赛天赤行省陕西,渭僚佐曰:“桥梁不修,乃有司责。今远方之人,来倡斯役。坐视不为一应,民将谓何?”遂捐褚币千缗,调丁二百佐之。
    会行省废,嗣至者诡谣以言,冀其中辍。而斌不懈益虔。
    未几,流声朝廷,驿召斌图上其制,且问所需洎兴创之由。入对大称者,凡有所请皆报可。寻召近臣伯胜驿送褚币二万五百缗。皇子安西王始闻斌役,赐褚币五千缗。合前后赐凡三万五百。
    后讫工,斌报京师,且为近侍言:“安西始割隶潜邸,实圣上畴昔九旒所经之地。前代有天下者若周、若秦、若汉唐,皆尝为都焉。地腴户羡,非他郡比,桥必称是为宜。今幸告成,系国家之力。斌何有焉。”乞文志石以昭悠久。近侍以闻,上曰:“此斌功也”。乃敕尚书省下翰林国史院为辞。臣某忝当执笔。
      撰文:张养浩(1270~1329)元散曲家,诗人,字希孟,济南人。曾任监察御史,礼部尚书等。天历二年,关中大旱,出任陕西行台中丞,办理赈灾,积劳病卒)。


640.webp (17).jpg

西安市政协副秘书长李健彪陪同江苏省郑和研究会理事郑自海参观赛典赤衣冠冢原址上建起的米家崖小区640.webp (18).jpg

640.webp (19).jpg

清代窑洞遗址

640.webp (20).jpg

清代窑洞遗址

640.webp (21).jpg

清代窑洞遗址

640.webp (22).jpg

640.webp (2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