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经堂教育】 蔡巴巴小考

 作者:纳巨峰  来源: 西安回坊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7-13 14:14:37

IMG_3244.JPG


蔡爸爸(?年-1693年)是清代康熙年间云南经学的中流砥柱。关于蔡爸爸的记载,今天能见到的首推其墓碑,该碑是其门人王从云、张人杰同两营教亲于康熙五十九年(西历1720年)所立。立碑人是其门徒,立碑时间距其归真仅27年,故碑文弥足珍贵,史料价值极高。关于蔡爸爸的口碑资料,一直在两营教亲中流传。其中以民国大阿訇沙哈只(1879-1956)的讲述最具代表性。1940年白寿彝先生 (1909-2000) 据此录以成文,以《蔡老师祖》为题,收入 《滇南丛话》之中,遂广为流传于世。

 

纳家璧老师——据我所知是当代第一位关注研究蔡爸爸的学者。1993年他撰写了《辛劳跋涉意虔诚,明师不负纳古心》以纪念蔡爸爸归真三百周年,载在《纳古乡史通讯》第二期;《云南回族早期的伊斯兰文化教育》一文,是参加全国第十四次回族历史研讨会(1998)提交的论文。纳老师以饱满的热情,深厚的史学功底,辨析了传说中的蔡爸爸与历史上的蔡爸爸;我们两营三百年前教门的情形;并考证了清初云南经堂教育世传师系表。其研究嘉惠后学尤多。在此基础上,今天我想作点补充,以就教于乡内外方家。

 

一、关于蔡爸爸的师承。


记载蔡爸爸的第二份文献,是成书于蔡爸爸归真四年后的《经学系传谱》(康熙三十六年)。该书堪称我国经学最珍贵的史籍,系经学大师舍蕴善爸爸及其弟子赵灿阿訇所记。可惜书中仅载七字而已。下面结合碑文来开展。

 

蔡碑云:“先师蔡爸爸,讳璿,号至衡,乃大理府赵州人也。原自受业黄爸爸教下。奋志勤学,颖异超凡。。。先师概大道之失传,毅然以止亡传后为己任。闻楚之四爸爸学识精通,超前轶后,遂宿楚游粤西,纡道就学于武昌。立雪攻苦,尽得真传。”

 

1. 业师黄爸爸


《传谱》提名两位黄姓云南人,二人学成皆返滇南。一为观海黄师,一为云南黄师。前者在海文轩先生帐下穿衣,为胡太师二传弟子;后者在冯伯庵先生帐下穿衣,为胡太师三传弟子。是哪一位黄爸爸呢?此容后讨论。

 

2. 业师楚之四爸爸


《传谱》为两位湖北学者立传,巧的是外号皆称“四爸爸”:一是宝庆府张四爸爸,一是江夏马四爸爸。前者在冯伯庵先生帐下穿衣,后者在冯少泉先生帐下穿衣,二人都是胡太师三传弟子。是哪一位四爸爸呢?《马明龙先生传谱》记载了门下九位高足的芳名,其一云:“韩师,蔡师,俱滇南人氏。”而《张行四先生传谱》中没有提及蔡姓弟子。倘若就此确定为马四爸爸,还需排除一种可能,即蔡爸爸求学于张四爸爸,但未被《传谱》留名。仔细查看《传谱》,可以看到张四爸爸“其学将成,先生坚意不归。盖吴楚街衢,而多屠肆溷猪,心厌弃之,故不愿返耳”。他继师设帐同心城直至归真。据蔡碑,蔡爸爸乃于武昌求学,并未到同心投师。马四爸爸开学,则“馆于家”。其家在江夏,即今天武汉三镇之一的武昌。至此我们可以明确断定:蔡爸爸的第二位业师,正是武昌马明龙先生。

 

下面,我们回头讨论黄爸爸是哪一位?首先《传谱》明确指出“云南黄师,非观海黄师也”。观海黄师有小传:“初从伯庵冯先生,后归(文轩海)先生,成全其学。。。”至此我们发现,两位黄师与马明龙先生均曾投师冯伯庵先生帐下。也就是说两人回滇开学,因同学关系,皆有可能推荐弟子至马四爸爸处深造。那么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呢?据《清真教大教宗海老太师身后追思碑》(立于康熙四十三年)之记载,海文轩先生是胡太师嫡传弟子。观海黄师初学于冯伯庵先生,后又再投“通天彻地海文轩”而全其学。从常理看,海氏比冯氏师承高一倍,年龄当长一些,故学问更精深。故观海黄师才再投海氏。其年似当长于云南黄师。而云南黄师与马四爸爸年龄当相仿。故两人同堂受业的可能性很大。当蔡爸爸求学时,或许观海黄师已不讲学了,而投奔云南黄师。假使前者尚在开学,就交往机缘而言,观海黄师与马四爸爸交往的可能性、幅度、相知性均要小于云南黄师。那么推荐弟子至武昌深造,云南黄师的可能性当更大。因此,我以为蔡爸爸的第一位业师,最有可能的就是云南黄师。

 

二、马明龙先生(1596-1678)


武昌大师马明龙先生,据《马铨华表碑记》(康熙二十二年立)先生名铨,以字行。万历二十四年生,康熙十七年殁。据《传谱》自幼从父习经兼书,应对明辩,敏达逾人。及长赴同心投冯伯庵先生帐下苦学三年,后再投冯少泉先生帐下四年而成。为胡太师三传弟子,深得陕学真传。抵家足不履户,费钻研而学始大成。后设馆于家,各方学子“游其门者履长满”。是胡氏经学在两湖地区的奠基人。门生遍及两湖、陕豫、滇桂。先生兼通阿、波、汉三文,深研理学。曾译述波斯理学名著《米而撒德》,著名回教史家、哲学家傅统先教授(1910-1985)评价说“明末有马明龙者武昌人,学问渊博,著有《认己醒悟》一书,颇脍炙人口。”——《中国回教史》(1940)。碑文称赞道:“楚有先生,秦之诸公不得独美与前也。”《传谱》记录了清初我国经学界之盛况。时人以先生同济宁常蕴华先生、西宁李定寰先生、南京马君实先生为东土学者之四镇,即当时中国的四大阿訇。

IMG_3245.JPG

相传蔡巴巴的经

 

三. 关于蔡爸爸在滇开馆授业


蔡碑云:“。。。奉命回滇阐扬正教。。。西迤之名耆宿学,无不造而以请。。。门人云集,英才济济。。。而咸奉为指南焉。”蔡爸爸学成回乡在滇西开学,广收门徒;同时阿訇名士纷纷造访。故在滇西穆民社会中享有越来越高的声望。“因而东迤众娃,慕其德教,不辞跋涉之苦,再再谆请。议以口口之纳家营,为时中之地,故口口于口云。时邻村之人,多修馆受业,品学被全滇。受其教化者,不知何如其众多也。未几四载,忽于康熙三十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告终”迤东的纳家营慕其盛名,再三敦请,蔡爸爸东下设馆授徒,弟子遍及全滇。

从碑文可知,蔡爸爸开学主要有两个地方,先在滇西,最后四年在滇南。滇西开学历时最长,是其教经生涯的最主要部分;开学的具体地点,其晚年小弟子《纳之秩碑》(乾隆四十一年立)有所提示:“讵料未久,蔡爸仙逝。公知蔡爸有高徒王爸在赵州代师开学,不惜千里负笈。。。”据此可知,蔡爸爸原在大理赵州开学,离任时留其高足王爸接替。赵州之外,有无在滇西它处讲学,尚待新材料之发现才能论述。顺便提一下,蔡爸爸的籍贯据纳碑之记载,极有可能就是大理赵州。

 

蔡爸爸弟子众多,遍布三迤。其门人留有芳名者,首推立碑人王从云、张人杰两位阿訇。结合纳碑来看,代师在赵州开学的王爸,乃蔡爸爸高足之一。与27年后赴河西立碑的王从云阿訇当为一人。属于胡太师五传弟子,为纳家营培养了一位知名经师纳之秩教长。张人杰阿訇无考。

 

纳之秩教长(1676-1739),据其碑记,父为前代海梯。“自幼从学蔡爸爸教下”,四年后蔡爸归真,学业中断,时年十七岁。乃“不惜千里负笈”西赴赵州投师王爸门下,“立雪多年,深窥堂奥”。纳师未在蔡爸门下穿衣,故蔡碑未留芳名。因此从师承来看,纳师当属于胡太师六传弟子。学成回乡,被迎为教长。于是开馆授徒,“远近来学,训迪严切,讲解精详。不惟东土受其教育,及迤西名族亦皆普化。”可见纳师颇得陕学真传,故连蔡爸爸之孙蔡坤亦在其帐下穿衣。纳碑在其归真37年后立,一共提名十一位弟子:其中蔡坤、马品上、纳安、纳万兴、纳之芹五位阿訇俱授职设教,即在各寺任职或开学;嗣子纳彦学成,接任纳家营教长一席(乾隆年间)。



蔡巴巴系谱


胡太师 → 冯二先生 → 冯少泉先生 → 马明龙先生 → 蔡爸爸 → 王从云师 → 纳之秩师 → 纳彦师



大理蔡爸爸以止亡传后为己任,千里跋涉投奔武昌大师——清初我国四大阿訇之一的马明龙先生,刻苦攻读,尽得陕学真传。赵州设帐,誉满三迤。我河西教亲再三敦请,蔡爸东来开馆授业,使河西教门渐渐步出低谷。而河西学子如纳之秩师同样以止亡传后为己任,千里负笈投赵州蔡爸高足王从云师。立雪多年,深窥堂奥。返乡开学授徒,使河西经学振兴,河西教门重入黄金时代。我想三百年来,正是有蔡爸爸这样的学者,和纳之秩师这样的教长,历代薪火相传,我们的经学和教门才能不绝如缕发展到今天。他们的英名和业绩永远值得后人缅怀。

 

注:急盼知蔡爸爸事迹或后人的教亲,不吝赐教为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