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改琦

 作者:董凤鼎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5-27 23:12:54

t013de1d191b58c7c21_size=335x429.jpg

清苦居贫,画坛一帜


    改琦(1773-1828年),字伯韫(又作伯蕴),号香白,又号七多,别号玉壶外史。先祖为西域人,来华后世居北京,祖父和父亲以武官供职于江苏松江(府治华亭),遂为松江(今上海松江)人。他出身于世代官僚家庭,是清代中晚叶卓有影响的回族画家。其绘画、书法、诗词造诣颇深,时人称之为“三绝”,在清代画坛上堪称—派。

改琦的家族,世胄相承,若推本穷源地算起来,至少有十几代出任过武官之职, 改琦祖上三代都曾官居二三品的显职,然而改琦却成了一名寄生涯于“笔耕砚耘" 的文人画士,而且一生清苦居贫,漂泊无定。.


    改琦从小“柔弱善病”,舰于以八股文求取功名表现出异常的淡漠,出于性之所好和受人文环境的濡染,改綺从小游志于艺,在华亭雪巷居中读书习画,平稳地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代。


    由于他天资颖悟,才思敏捷,在青少年时代,就曾受到一些名流、达官的揄扬和倚重,特别是受益于当时在上海任“苏松太兵备道”的李廷敬的特殊赏识和器重,李廷敬是改琦的一个重要知遇。1792年,改琦20岁,正是年轻气盛之时,加入李廷敬平远山房的艺事活动,开始在松江艺坛崭露头角。此时,他做了一次北上远游,来到都城北京,寓居京师春明馆。


    在北京,他寻访了先祖的居地——宛平乍村,并瞻仰旧居,拜扫祖墓,圆了他探本寻根之梦。期间,他画出了《会文图》,取材于戏曲“苏小妹三难新郎”一折,改琦发挥大胆想象,将故事以延伸拓展,没有限定在小说的情节范围之内作一般化插图的平庸构想。全图描绘得细致古雅,深入谨严,人物神采飞扬。这是改琦早期人物画的代表作,此画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改琦在京都居住了一段时间后,深感北京虽是显要聚集之地,却并非自己理想的处所。自己作为—名刚刚出道的青年,阅历尚浅,又没有稳固的靠 山,很难将“居大不易”的京城作为光耀前景的托身之地。同时,改琦在与京城仕宦的游处中,还感受到一个值得回味的现象,即仕女画虽然受到朝野上下的喜爱,但从事仕女画创作的画家却受到当道者的歧视。改琦认为京城绝非久留之地,所以,不久他便束装放舟,南下回到松江,此后的大半生再未进京。


    改琦虽然终生没有入仕,却不同于那些孤介寡偕的隐士,也没有像明清之际或扬州画派的某些画家那样愤世嫉俗,而是以比较现实和冷静的态度来面对世俗。他很注重广泛的社会交往,交往之人,年龄不一,身份各异,既有艺林前辈,又有后起之秀;既有官宦缙绅,又有寒门儒士。他除了与同里的一些师友相善以外,还经常利用外出的机会结识四方名士,同他们登山临水,吟唱往还。他之所以结交如此广泛,除了因其艺术为外界所看重之外,也与他待人的诚笃谦和有关。 他不以贵贱远近论亲疏,既敬重前辈,又能勉励后学,还不断关心亡友的身后之事,这在历代文人画家中是较为罕见的。


    为结交四方名流,广览风物名胜,开拓眼界和胸襟,同时出于谋生的需要,改琦在中年以后,常常终年游历在外,“出则扁舟孤棹”,“岁暮旋里曾先后到过杭州、吴兴、苏州、常熟、无锡、金陵、润州、宜兴、溧阳、当涂、刊上(扬州)、袁浦(淮安)等地,或客居数月,或作短期游览,游兴之浓,足迹之广,使他有机会接触江浙一带的名山胜景,开阔了视野,丰富了想象,拓展了画境。


    改琦作画非常勤奋刻苦,终年笔耕不辍,走到哪里画到哪里,笔囊、画稿、诗卷无时不在身边。改琦的绘画创作以仕女人物为主,兼能花竹、山水等。画法宗的是李公鱗、赵孟颂、唐寅、仇英诸大家。改琦学习传统并没有囿于一家一派,而是从多方面汲取艺术营养。


    改琦三十岁时所绘《临仇十洲百美嬉春图》长卷,是一件有代表性的仿古作品,全图有十三段情节,共绘一百一十余人。整个画面气势连贯,丰富和谐,富有韵律感和装饰趣味。


    在改琦的笔下,塑造了许多有着不幸遭遇的古代下层女 子的形象,尤其以《红楼梦图咏》为多。《红楼梦》行世不久,改琦便开始了绘制《红楼梦》题材的作品,在后世流传的众多 《红楼梦》插图绘画中,改琦的 《红楼梦图咏》堪称最为出色的绘本。


    改琦在《红楼梦图咏》中所精心塑造的人物,相貌特征,精神气质和年龄身份,都深刻地把握了人物的性格内涵,特别在表现意境上,尤见不凡,给观众以较强的艺术感染力。从《红楼梦图咏》的绘制规模水平和反映的思想深度来看,它的确是改琦的苦心孤谐、呕心沥血之作。《红楼梦图咏》不但为当时的文人、学者所赞赏,就连当今的红学研究者对之亦有较高的评价。


    《红楼梦图咏》共四十八幅,它不仅描绘了人物的形貌外表,更注意用典型环境 来烘托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其中《林黛玉》一幅,置人物于潇湘馆修竹丛中, 以象征其清高不合流俗;《史湘云》一幅,描绘了她醉眠芍药轩的娇嗔天真形象;《尤三姐》—幅,则从人物手把青锋的形象显示其刚烈的性格。其他传世作品有《金鼎和羹图》《少年听雨田》《玉鱼生像横轴》《仕女轴》《百子图》等等,皆为清代人物画之精品。如《百子图》十二幅,通过玩龙舟,吹吹打打、放风筝、演戏、荡秋千、耍杂技、骑大马等场面,表现出儿童的欢乐,落笔洁净,线条流畅,设色清雅。此外,改琦作的山水、花卉、兰草、小品等也都有很高的艺术造诣,他的水果作品,每每惹人“馋涎欲滴”。


    改氏一门三人(其子和其女)均为清代画坛名家,他们的风格被誉为"改派“。


    改琦还擅诗词,他的诗词淸新隽永,潇洒脱俗,不拘成格。他题写在绘画作品上的书法,意态奇逸、精神飞动。由于他“诗词书画并臻绝诣”被誉“当世之郑虔”。他一生写过大量的词稿,题画也多用长短句,近年来,《全清词钞》《全清词》《清家名词》等书都选了改琦的词作,说明他的词已经引起后世研究者的重视。改琦的诗, 成就逊于词,流传作品较少,且没有专门的诗集行世,题材也比词涉猎的范围狭窄。 存世的诗作,题画诗占很大比重,兼有一些记游诗、即事诗和赠答诗。总之,画、诗词、书法都显示了他所具有的多方面的才华。


    改琦一生留下很多珍贵绘画作品,中国各地以及英国、日本博物馆、美术馆都收蔵有改琦的珍品。


    道光八年(1828年)三月,改椅卒于上海松江华亭,终年5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