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九皋

 作者:史作杰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5-22 21:35:47


    官场失志,散曲寄情


    马九阜(约1268~1350年),又名薛超吾,字昂夫,元代回回散曲作家。


    马九皋取名于《诗经•小雅•鹤鸣》“鹤鸣于久車,声闻于天”。超吾,即所谓"超越自我”。昂夫,也有高扬的含义。总体来说,取名全都体现了超举向上之意。的确,在诗词散曲领域,马九皋取得了较高的成就,可算是出类拔萃了。


    马九皋的父亲当过御史大夫,其兄九宵,能作诗,善书法,也做过职位不太高的官。他的家既是官宦之家,又是书香门第,受家庭的影响,马九皋从小喜欢文学, 并且也有志于“功名”。


    马九皋很早就开始诗词创作,他三十一岁的时候,就有诗集问世。他的诗作得到了当时诗坛上萨都剌、赵孟頫等名家的好评,赵孟頫评论他的作品是“激越慷慨, 流丽闲婉,或为累世为儒者所不及就是说他在青年时写的诗,就超过了许多读了—辈子书的人。可惜他的诗集已经散失,仅有几首流传下来,其中《送僧》一诗,语言清新流畅,意境超妙高远,很有韵味。诗如下:


    游遍匡庐紫翠冷,片云吹影浙江东。

    昙花贝叶春三月,布袜青鞋山万重。

    禅性若灰终有味,机锋挚电本来空。

    问师此别知何处,笑指天边月正中。


    诗中以“片云吹影”比喻僧人行踪的职忽无定,身形的超然尘上,不为任何世俗亊物拖累,凭布抹青鞋可以踏遍万里山川。最后一句,可发人想象,与王维的 “山深不知处”有异曲同工之妙。


    马九皋中年步入仕途,做过江西行省令史、秘书监郎官、池州路总管、衢州路达鲁花赤(达鲁花赤为行政长宫),属于中下级长官。在他任职期间,一直重视文化教育,关心读书人。然而,他从政的历史环境却很不理想。那时,正是元王朝内部争权夺势最为激烈的时期,二十五年中换了八个皇帝,毎个皇帝平均在位不到三年, 其中英宗被臣下杀死,明宗刚即位就突然"暴死”,宁宗刚做了四十三天皇帝就得病身亡。皇族争夺帝位,必然要倚仗心腹,一些官员也利用插手皇帝废立之机扩大势力,接连出现了铁木迭儿、倒剌沙、燕铁木儿、伯颜等权臣把持朝政的局面,当然他们也都相继在权势争夺中身败名裂了。那是元王朝政治最混乱也最黑暗的时期, 现实使马九皋日益厌倦了官场,功名之心逐渐淡漠了,对政治感到心灰意冷,于是,就把兴致转到诗词和散曲的创作上。


    他的诗歌、词曲表明了他对现实政治和国家前途的看法,《折桂令•叹世》写道:


    人生尔尔堪怜,

    富贵何时,又待问舍求田。

    想昨日秦宫,今朝汉阙,

    呀!可早晋地唐天。


    意思是说富贵不会长久不变,时代也在不断更替。以古喻今,暗示元王朝也将成为另一家天下,实际上等于宣告元王朝末日到了。作为封建王朝中的一名无多大权力的官员,看到了元王朝灭亡的征兆又无法改变现实,《中吕•阳春曲》表现了他的这种心境和政治态度:


    胸中太华身难撼,

    舌底狂澜口且缄。

    看他暮四与朝三,

    呆大胆,榑有酒,且醺酣。


    “暮四与朝三”,形容皇帝上台与下台,权臣兴起与衰败,变换急促,如在朝夕之间。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则坚定个人信念,不去过问政治,且尽惝饮酒,天塌下来也不去担心了。

    对政治的失望,促使马九皋认真地审视自己,仿佛这时才君淸自己原是"为功名走遍天涯路”的名利客,而功名是什么?也好像现在才俺得"青镜看勋业,黄金买笑谈"。就是说,建功立业不过是镜中之影,荣华富贵、金玉满堂不过是将来他人谈笑的资料,他对自己误入名利场进行了自我嘲笑:


    浪淘淘,看渔翁举网趁春潮。

    林间又见樵夫闹,伐木声高,

    比功名客更劳。

    虽然道,他终是心中乐。

    知他是渔樵笑我,我笑渔樵。

    渔樵辛苦劳碌,功名客奔波不停,到底谁更可笑?渔樵“终是心中乐”,当然是功名客堪笑堪怜了。

    马九皋不仅嘲笑自己,也嘲笑比自己更不能自拔的其他功名客,如《塞鸿秋》:

    功名万里忙如燕,

    斯文一脉微如线。

    光阴寸隙流如电,

    风霜两鬓白如练。

    尽道便休官,林下何曾见。

    至今寂寞彭泽县。


    诗中说一些人追求功名,急急惶惶,不顾斯文,可是转眼之间已年老白头,都在口头上说不愿做官,但又留恋官位不肯退身,使得陶渊明辞去彭泽县令后孤身无伴,至今还寂寞着呢!


    马九皋却真的退出官场,因为他不仅厌倦官场,而且知道“早勇退身无患",便从此寄情于山水,沉迷于诗酒。


    马九皋写了很多散曲,写景、抒情、议事,内容和形式都比较多样化。他有一组较出名的《朝天子》小令,都是评述历史人物的。第一首是:


    沛公,大风,也得文章用。却叫猛士叹良弓,多了云游梦。驾驭英雄,能擒能纵,无人出彀中。

    

    后宫、外宗,险把炎刘并。


    评说刘邦虽然本窜很大,但大功告成之后,疏远英雄,宠信吕后,差点被吕后及其宗亲夺走江山,意思与萨都剌的《登歌风台》诗相近。


    写帮助武王“一怒安天下”的姜子牙,“争些老死向天涯”。因为有“武王任不差”,才使他得到机遇,有了施展才能的历史舞台。


    写伍员报私仇过分,而"不见包胥恨”,结果落了个“可怜悬首在东门”,批评他不知进止。


    写卞和献玉,因楚王不明,被砍去双足,反不如无此宝物。有宝反倒招祸,因而“传国争符,伤身行货,谁教献于他。切磋琢磨,何似偷敲破?”


    写韩信,因“良弓不早蔵”在未央宫丢了性命,不算智者。


    写董卓是“万恶终须报,一挤燃出万民裔”“贪心无道”的理应落个“难买棺材料”的下场。


    写杜甫“踏雪寻梅去”,虽然寒冷,但比只会在“暖阁红炉”边贪杯饮酒更高雅。


    写孟母,"如此三迁,房钱无数,方成一大儒”,说明环境育人的重要,更称道孟母的明智。


    这样一口气评说了二十多个人物,爱憎分明,富于哲理,发人深思。在这套散曲的最后,以“世情嚼蜡烂如泥,不见真滋味”,“早勇退身无患”,表明了他厌倦官场,决意隐退的心迹。


    总的看来,马九皋在元王朝日益腐败的现实面前,采取了消极避世的态度。当然,我们不可能要求他挺身而出来改变元王朝的黑暗政治,更不能要求他组织民众扯旗造反。作为封建时代官僚阶层的一员,能放弃功名,不随波逐流,不攀附权贵,不与贪宫污吏同流合污,也是值得肯定的。他的词曲能反映现实,揭露矛盾,评说是非,并以流畅清丽的语言写了不少写景、抒情的作品,为人们所喜爱。一个回回出身的人,对中国传统文学形式有如此高深的造诣,确实令人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