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赡思

 作者:史作杰  来源:古今回族名人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4-19 15:59:37


理冤泽物,公正执法


    赡思(1277~1351年),又名沙克什,字得之,是元朝后期一位既能认真执法又能体恤百姓的监察官。


    膽思的先辈是大食国人,大食国被蒙古军队征服以后,赡思的祖父兽坤率领家人东迁来华,在窝阔台汗时代,鲁坤因为有才干被授予官职,在真定、济南任盐课税使,便在真定安了家。赡思的父亲叫斡直,从小就跟着老师学习儒家经典,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重义轻财,不求做官。


    青少年时代的赡思,在乡里就很有名气,他聪敏好学,对四书五经钻研颇深, 刚进入青年时期,便投师正任翰林学士承旨的王思廉门下。在王思廉的指导下,他博览群籍,深钻细研,学业大进。在深刻领会儒家经典著作的基础上,还学习研究了天文、地理、音律、数学、水利等方面的知识,并且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当时, 他的家境比较贫寒,有时甚至无米下锅,但他不以此为苦,而以研究学问、著书立说为乐,曾写出了大量著作,如《四书阙疑》《五经思问》,《奇偶阴阳消息图》则写出了对易经的研究成果。此还有许多史学方面的著作,如《镇阳风土记》《续东阳志》《西周图经》《西域异人传》《金哀宗记》《正大诸臣列传》以及水利方面的《重订河防通议》等,由此足见其学识之广博。


    赡思虽博学多才,但他不像—般读书人那样通过读书来谋求官职,也不同于另 一种读书人那样独自清高、不问国事。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元仁宗曾下诏实行荒废多年的科举考试,有人劝赡思前去应试,他只是一笑了之,不予答应,而此时,他已是声名远扬了,侍御史郭思贞、参知政琪王士熙、翰林学士刘赓等高级官员纷纷向皇帝举荐贿思。泰定皇帝把赡思召至上都,接见于龙虎台,对他很亲切,给他很好的待遇。当时,回回人倒剌沙把持朝政,权势很大,很多回回人都去依附他, 贍思则例外。倒刺沙多次派人去招引,赡思干脆以奉养亲长为由,辞别皇帝回家了。元文宗时,赡思应召到京,任应举翰林文字。文宗曾在奎章阁与他谈话,问他有何著述,他把自己写的《帝王心法》呈上,文宗看了后大加称赞。文宗为了借鉴前辈治国经验,令由奎章阁侍书学士處集、中书省平章政事赵世延负责,将本朝前代一些事例典故编选为《经世大典》,并要赡思参与。赡思因为有些观点和见解与赵世延不一致, 又不愿意苟同,就要求辞官回家。文宗派虞集前去转告挽留之意,赡思以母亲年老为由坚持辞归。文宗知道留不住他,再通过虞集传话给他说:“爱卿可以暂时还家, 不久我还要召卿来京。”


    从赡思这段经历可以看出,他个人不主动谋求做官,不肯依附权势做官,不愿意违背心愿凑凑合合做官,可是做官的机会总是找上门来。1336年,在他已经六十多岁的时候,出任陝西行台监察御史,后又到浙江布政廉访司任职,这一回出山,他切切实实地做了两年多的官。


    赡思刚开始做官,就向元顺帝陈述了十条建议,即“法祖宗,揽权纲,敦宗室, 礼勋旧,惜名器,开言路,复科举,罢卫军,一刑章,宽禁网”。这十条可以说都是切中时弊,很有针对性的。比如,第一条的“法祖宗”,是希望元朝的末代皇帝像开国的几代先王那样,具有雄才大略和创业精神,而不是只贪图享乐;第二条“揽权纲”,是要皇帝牢牢掌握国家权力,扭转一个时期以来接连出现的倒刺沙、燕铁木儿和伯颜等权臣把持朝政的局面;第三条“敦宗室”,是建议皇帝应该处理好皇族内部的关系,再不能为取得皇位激烈争斗,甚至互相残杀了。这些都是群臣想说又怕惹怒皇帝而不敢说的话,赡思的这些建议像针灸那样针针刺中处于衰败之中的元王朝的要害穴位,因此深受人们的赞扬。


    赡思到陕西任上开始正式执行监察职务时,正遇上他的乡亲在陕西行省当宫而依仗权势胡作非为,已经触犯了法律。赡思不徇私情,坚持査清其犯罪事实,准备将其绳之以法,吓得这位乡亲趁黑夜弃职逃跑了,赡思以杖刑处置了的私党。赡思受命巡查云南时,发现数名省级官员滥用职权,便依照法律追究责任,使很多不规官员受到震慑,不得不谨慎一些。

赡思做官,不求名利,而是以“理冤泽物”为己任。


    “理冤”,即让受害者的冤屈得到昭雪,从而打击犯罪。他数次深入核杏已定案的案件,为一些被误判死刑的人平了反,保住性命的人想报答他的救命之恩,都被他谢绝了。咸宁地方有个妇女名叫宋娥,与一位邻居男子私通。这个男子为了双方来往更方便,对宋娥说:“我打算把你丈夫杀了,宋娥回答说:“你不必动手,张子文就要杀他了,第二天,宋娥的丈夫果然被害。官府追査了十来天,未査明凶手, 这时宋娥把真相告诉别人,案情始暴露出来。赡思参与了对张宋二犯的审理,有的官员认为不是合谋,主张释放宋娥。赡思说:“张犯杀人,宋娥事前是知道的,张自然认为宋是允许的。而且宋娥在她丈夫死后十来天才说出真情,是因为知道再不能隐瞒下去才说的,岂不是合谋?”旁边的枢密判官说:“为案犯平反,使其免于一死,是积阴德,请御史灵活一点。”赡思说:“把有罪的硬说成无罪,这不叫平反。 考虑在活人身上积阴德,又如何向被害的死者交代?”赡思把案情上报刑部,最后还是按刑律治了宋娥的罪。


    “泽物”,就是造福于百姓。赡思在浙江任职时,发现当地有些奸猾之徒在寺院里挂上名号,逃避徭役,而把负担转嫁到一般百姓身上。膽思在嘉兴就查处二千七百多人,经朝廷同意后,进行了清理,从而为一般百姓减轻了负担。


    赡思一共做了两年多监察官,便因病去职回家,后来朝廷曾两次征召他出来做官,他都以有病为由拒绝了。他做官时间虽然很短暂,但能把权力用来“理冤泽 民”,秉公执法,在封建时代,这是难能可贵的,值得后人学习。他74岁去世,被追封为“恒山郡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