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马注

 作者:佚名  来源:360百科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7-03-24 21:34:24




t019023b8603d0a3c2b.jpg


    经名优素福,晚号指南老人,南明·宝山(今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易畴村)人。中国清初伊斯兰教著名学者,清代云南第一位穆斯林学者。出身于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自称系穆罕默德45世后裔,圣裔元代赛典赤·瞻思丁15世孙。南明·永历九年(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16岁时中秀才。历官南明·永历帝小朝廷中书,锦衣侍御。康熙八年(1669年)30岁时开始学习阿拉伯文和波斯文,专攻伊斯兰经训典籍,对佛学和伊斯兰教义颇有研究。明末清初著名伊斯兰教学者,用汉文译注的开拓者之一。


人物生平


   南明时期


    7岁丧父,家境贫苦,由祖父抚养。祖父殁后与兄渥依姆耕织为生。幼年笃学,"十五而业文章,学为经济"。南明·永历九年(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16岁时中秀才。永历十一年(顺治十三年,1657年)18岁时在永历帝小朝廷任中书,后改任锦衣侍御。南明政权瓦解后,清军入滇,遂"辟隐教读,笔耕自膳",钻研儒学和佛学。


   清初时期


    清·康熙四年(1665年)结识并师从滇中名士何观五,从此"文益修,学益进,弟子益盛"。写成《经权集》、《樗樵录》两部文集,阐述修齐治平之道,希望有裨于治世。康熙八年(1669年)30岁时,鉴于政治变乱,即离家北上至北京,受到清宗人府掌印亲王召见。开始学习阿拉伯文和波斯文,专攻伊斯兰教经训典籍,并与当时京中伊斯兰教学者切磋教义。回滇后潜心研究伊斯兰教义,向门弟子讲授"心性之学",从者日众。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将其研究成果撰成《清真指南》1卷,在阐述伊斯兰教的创世说时,从"真主运无极而开众妙之门"人手,讲述无极而太极,而火风水土,而天仙人神,最后得出"无始无终者乃真主独一之有",丰富和确立了伊斯兰教认主"独一"概念。在阐述伊斯兰教的"体认"说时,将"乾坤万物"、"古往兴废"、《古兰经》与人的"身体性命"等一并看作世界的"四部真经",而以"身体性命"为"古籍",把客观世界飞历史都纳入认识范围,突出了人在认识中的主体作用,使伊斯兰教的认识论具有更高的思辨性。在比较儒、佛、道三教的异同时说,"儒知而言浑,玄知而不切,释不知而自认",认为"三教之理,各执一偏",得出了"明德之本,莫先于认主",维护了伊斯兰教认主独一理论的地位。数次把自己的著作、家世和对伊斯兰教在整治世道人心、施行教化过程中可能发挥的作用等看法进呈康熙皇帝以求御览,目的是为凭借朝廷力量,推进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但均未成功。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离开北京,取道山东、江苏、浙江、安徽、陕西、四川,进行考察,广交各地经师,并设帐讲学。所到之处,人称"仲翁马老师"。将《清真指南》稿本就教于山东马延岭、南京刘三杰、湖南皇甫经、陕西舍起云等。返回家乡后,对《清真指南》进行修订。以"圣裔"名义约集滇部分伊斯兰教人士,呈文云南武进府,主张革除从印度传入的"革烂得之属"(苏菲海兰达尔)等"左道异端",并提出"约束教规",由官府颁行云南穆斯林,因此在穆斯林中享有较高威望。晚年"坐困穷愁",郁郁而终。所撰《清真指南》内容丰富,"上穷造化,中尽修身,未言后世"。内容涉及伊斯兰历史、教义、教法、哲学、天文、传说等,对后世伊斯兰教学者影响较大。

 

t01a5e5883c18d67fc1.jpg

马注名句



    清·康熙五十年辛卯(1711年)病卒于宝山,终年71岁。著有《臣权》、《樗樵》、《清真指南》等;


个人作品


   马注诗


    马廷瑞 古砀叫领至人辞世已千秋,瑞绕天方紫气浮。七万含灵通圣讳,六千蝌篆露真修。功垂万世囹烟熄,德迈三才崇羽愁。四十余传闻仲子,蚩泥又见活人舟。


    马之骐 金陵明经


    六书聊倩译清真,钳舌相看不易陈。故掷夭桃泻春意,欲通消息捕鱼人。理当至妙书须火,毒雾犹蒸可废针。从此石开衡宝焰。不阿专待客来寻。


    其 二


    孤另无干曰真一,却于数一示机权。双池宝砚开能有,一滴生泉宠圣贤。大笔运时规备,多妙灵鉴日鬓眉全。明明绮蹩丙乾坤,几个人窥半点玄。


    郑士昌 金陵博文


    文章海内几如君,标旨天经阐静真。椅马方名开后学,图麟家世绍前勋。一帆短掉君程远,万里遐思我梦频。归到故园衡泌乐,莫辞锦宇寄江陵。


   冯通宇 西安明经


    认主须凭认己躬,己躬既证更参穷。始终天地权衡内,生灭人神掌握中。贯彻微尘非渺细;包罗宇宙岂宽洪。要知水活纯清净。超越形容不类空。


    李延龄 山东明经


    至人出世在天方,瑞满乾坤草木香。仙拥玉鞍悬石古,神愁金碧倒流狂。指分圆月奇征异,顶覆灵云紫气芒。绳武至今闻仲子传灯指上日月光。


    古之瓒 广陵明经


    历尽名区独著书,笔端锋誉满皇都。栽成子弟中原满,散尽文章腹未虚。岂是乡关无乐土,却缘知故尽鸿儒。他年归到长生府,为慕童颜玉弗如。


    自 惜


    久辞蓟北入滇南,带得残经马上删,推倒太行体兔笔,拨开云雾唤驾还。理当至妙云空谷,道得真传月满栏。傀搬旬俄老。梦魂犹自忆燕山。


    其 二


    当今圣主慕真传,丹诏频颁迹未于个万里孤忠春梦杏,九重何啻隔天渊。秦书屡上嗟裘敝,燕墨频磨悼砚穿。跳飞知遇晚。垂竿犹恋钓鱼滩。


马注撰题联


    马注题赞伊斯兰教《圣经》联


    化洽人神;诚感鸟兽。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圣德化入人心,至诚感动鸟兽。


    仙神称颂;庶汇咸瞻。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仙神称颂圣人,万物都来瞻仰。


    命立天地之前;诞生千圣之后。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圣人奉命屹立在天地之前,诞生在千圣之后。


    感神光于鼻祖;肇元命于先天。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神圣之光辉的感应在鼻祖(鼻祖即阿丹,人生母腹鼻先形成。所以阿丹称为人的鼻祖)第一个生命的开端在先天。


    大道于是方兴;智人因之始悟。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于是伊斯兰的正道蓬勃向前发展,明智的人因而开始醒悟。


    教阐千古之后;道彻天地之原。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穆圣所阐明的教义传到千年之后,他所宣扬的道理达到天地终始。


    圣心明彻高厚;感化达及神人。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圣人登霄如登山岭,视地为视竹筛,白天劝人,夜晚劝神。


    道传千圣之宗;忠竭万天真主。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圣人伟大啊!道传自于千圣的宗师,忠竭尽于万天的真主。


    咽怒气于丑蟆;掩尘埃于巧骨。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上联说:吃下丑蟆,咽下怒气。昔日圣婿尔哩与法图墨相互生气。告到圣人面前,圣人命他到一个地方去,并说:"在那儿不管见到什么,你就把它吃掉。"你哩遵命前往,到了那里,见到一只丑蟆,他便取来吃下。那蟆虽丑,但甜如蜂蜜,回来禀告圣人后,圣人说:"这就是你的忿怒了,咽它虽难,吃后却美,所以要拂去心中之怒,没有比忍耐更好的了。"下联说:昔日撒哈白见到圣人,希望圣人给他一个指点。圣人说:"你荒郊拾一物来。"撒哈白遵命前往。到了那里,见一枯骨,约重数钱,他便取骨回禀圣人。圣人说:"你放在称盘内,用金银和它相互比较,称一称,看什么最重。"他把金银放在盘上,重量怎么也不能胜过白骨。圣人又命他取土加于骨上,还未加到金银的重量,巧骨就不能胜过金银了。撒哈白惊经疑不定,向圣人请教,圣人说:"人生天地之间,贪得无厌。即使积玉堆金,也不能满足他的嗜欲。若是死亡之土掩来,即使金玉满堂,他那躯体半文不值。"撒哈白听后,十分拜服。


    救炎灾于御问;熄狱焰于长桥。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上联"救炎灾于御问",昔日圣嗣夭亡,被违抗主命的讥讽,圣人忧虑不宁。者白勒依勒天仙,奉主命指示圣人说:"你要求子,主能赐你。要不然,主赐你一潭考赛尔池,到了拷问场中,救济你的教生。人饮了此水,从炎热上获得清凉。"圣人自思,予少而教生众,我宁可要他,也不要子。真主当即命下,指示圣人说:"我将考赛而池赐你,那些诽谤你的人,他们倒是确实要绝嗣。"所以万物之后,第一复生者是至圣,在后世拯救一切罪人,急先者也是至圣。下联"熄狱焰于长桥",《登霄传》中的一段故事。真主启示穆罕默德:"你不要为你的教生们担心忧虑。后世当你同你的教生们经过色喇特桥时,桥浮在地狱之上,狱火在下燃烧,直冲桥面。只要你大喝一声,火焰就会全部熄灭灭。"穆罕默德听了,感谢真主的指点。


    做两世之首领;为万天之模范。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说:做今世后世的首领;是每一重天的模范。伟大对圣人,困苦时能施舍,富贵时不骄傲,地位高不自满,年虽迈而能动。


    功同天地之能;道冠人神之表。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悬石作千年之证;烹鱼杜众庶之疑。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上联"悬石",指穆圣当年登着石头上马,石头也随着飞起,天仙们立即制止了石头的上升。至今,在摆依尔勒目敢得思那个地方,这块悬石依然还在,高约三丈,这就是穆罕默德登天宫时留下的遗迹了。


    照临之下,影不留尘;覆载之中,心非住世。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上联"照临之下,影不留尘",指日月照耀之下,圣人不留身影。圣人行于日月之下,任何人也见不到他因日月而留下的影子。因为无极是圣人的本体,一切光明都是从这里发出。所以日月之光,不能照出本体之光。譬如用阳燧取火,本来能够燃烧它物,但一见太阳,本体的作用就不同了。下联"覆载之中,心非住世",言在得意失意之中,他都不贪恋尘世。圣人虽居于很高的地位,仍日日协功,不随便说笑。穿的只是布衣,吃的只是粗食,时时习学真主的清净。一心要与普世众生同登天境,所以居于尘世而一尘不染,身住世而心不住世。


    孰谓能文,佥云天授;毋曰人子,普颂钦差。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说:谁说圣人能懂文辞?大家都说天经是真主亲授的。《古兰经》说:"圣人不识字,不能写,天经是真主命天仙传授给他,让他印于心而发于口,吐字为经。天下古今才人志士,对它都不能增损一字。所以《真诠》说:"假设主命圣人识字,能写,就会有人说真经必定是圣人所作。仅仅用来聚集起天下万世的一切疑难问题,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经就不是真经,教就不是真教,圣就不是真圣了。仅此一事,圣人便超越了一切圣人。所以说是天授。


    明非日月,所照者远;恩非雨露,所泽者深。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上联说:光辉不是日月的光辉,但他照耀得却很远,圣人前能通晓天地之始,后能通晓天地之终,明能通晓人物之理,幽能通晓鬼神之秘,上能通晓天堂之乐,下能通晓地狱之苦。所以说他所照耀的地方很远。下联说恩惠不是雨露,但他润湿却很深。我们的圣人之道,与天地共存,与日月争耀,虽然诸教所走的道路不同,但下愚这一点是不变的。


    圣哲天纵,钟灵异于初生;德化神奇,兆祥光于东土。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联意云:圣人是真主造化降生下来的,聚集的灵秀之气比一般出生的婴儿大不相同。圣德造化的神奇,化为五色祥光,从西方照耀到东方,预先显示了光辉的圣迹。


    道不吾行,弃墨克之溺土;德犹可眷,采几杖于枣株。


    --题赞伊斯兰教《圣经》


     上联说:圣人知道自己的道路在这里不行了。于是便放弃墨克而迁移到默底纳。下联说在恶劣的环境中,他还是没胡忘了教化的传播,从枣树上他毅然断刺为杖,为宣扬圣道而不遗余力。圣人最初出来宣扬教化,常常站在一棵枣树之下。后因听众增多,难以普遍让大家听明白,于是建悯白尔楼(宣讲台),站在商处宣讲。枣树流出汗液,象对圣人依恋不舍的样子。圣人命断枣为杖,每次对穆民劝诫时,就拄着它登上悯白尔楼。至今念虎土白时,手执拐杖,就是圣人留下的遗迹。


保山回族情况


    老辈人一代一代传述,乾隆时永昌有近百个回族村寨,永昌城内回族近万人。中国当代民族的分布格局已基本奠定。回族"大分散、小聚居",人口众多,在清代社会经济生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为强化对回族的统治,乾隆朝根据政治形势的变化以及回族的某些特点,通过谕旨、判例等形式产生了为数较多的处理回族犯案的特别法令。其内容涉及回族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婚姻制度诸多方面。灵活性大、效力高、处刑重、针对性强。这些特别法令,充分地反映了乾隆君臣"以法治回"时"刑用重典"的基本精神。暴露了统治者在"盛世"光环下仍然实行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的本质。 清朝中后期,统治日渐腐败,各地人民反抗不断,为了镇压太平天国和其他的农民起义,清政府允许地方创办团练,各族地主乘机扩充势力,残害百姓,永昌汉族地主团练"香把会"就是一个代表,道光二十五年,迤西道罗天池为首的官兵哨练以城内回民"图谋不轨"为借口,屠杀城内回民,回民死伤数千人,这就是"永昌惨案"。"永案"立刻激起回民中强硬派的反抗,张世贤与赛白袍等组织回民暴动,但由于力量不大,寡不敌众,很快被镇压。"永案"没有引起云贵总督贺长龄的重视,他竟派罗天池自己前去查办"永案",罗歪曲事实,把自己为首的官练大规模的屠杀保山城内回民的惨案说成"永昌回匪滋事",城内百姓则成了内应,官兵为此才进剿。贺长龄对此深信不疑,他根本不认为罗天池虚报事实,令人气愤的是,他认为罗天池护城有功,给予保举,在保举奏折中称:"罗天池从优叙议,恒文尽先补用,赏顶带花翎,刘桂茂先开升补授普洱中营游击,沈聚成拨补千总,先受顶带,并授黄翎"(《回民起义》,第一册,第122页),刽子手竟然还能升官受赏,回民不服,反抗事件经常发生。 清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九月初二,保山发生震惊全国的"永昌惨案"。杜文秀侥幸脱险。惨案中城内4000多人被杀,死亡人数达8000多人,52个村寨被踏为平地。他悲愤填膺,遂约劫余之人丁灿廷等进京告状,欲伸这血海奇冤。回滇后,杜文秀在巍山等地与马金保等秘密建立忠义党,积极开展反清活动。1856年,杜文秀率领回、汉、彝、白等各族民众在蒙化(今巍山)骤然举起义旗,很快攻占滇西重镇大理,并众望所归地被推为"总统兵马大元帅",遂建大元帅府,设文武百官,宣布"遥奉太平天国之号召","联汉联夷","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斗争锋芒直指腐败的清王朝。 公元1872年末,起义失败。整个保山的回族又遭到毁灭性屠杀,死亡人数达10万多,只有少数外逃。易畴村只有丁府君丁悦老祖一人伪装成汉族得救,丁氏家人才有幸存活下来,马注的后裔也逃脱。马注后裔一分为二,一支在永昌街易畴村马绍清一家,另一支在板桥镇板桥街马德龄家。 丁氏家族在元明清三朝,有将领、举人、进士,有教师、商人、农民,丁氏又是元明清三朝经学世家,有爱国爱教的精神,被清政府和中华民国召回分田分地,分山为坟山。此证现存。封丁府君老人丁悦老祖为和平公,墓碑现存。还有清皇帝御赐墓碑,现存(见附图3)。丁悦老祖经历并见证了易畴村的血雨腥风。后来又搬来两家马姓回族。故有易畴村"回三户"之称。1947年从西山杨柳搬来一家赛姓回族。解放后又来了两家马家。据祖上一代代传至丁悦、丁发聪、丁发祥,再传到我们大爸丁荣讲:马注近祖原居大理,自其祖上六辈开始移居永昌易畴村、板桥,屯田在易畴村建立了马家庄园、茶花园,又名马家庄,现还有回族坟地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