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刘家坝三部曲(三)----塃 老 板(二)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7:09:15

见爹的脸色好瞧些后,周老三像叙家常一样讲了今天的捐款座谈会后,说:“爹!大哥为我们周家,也为你们两老增了光,在他的带动下,才散会就有不少人主动到镇上来报名捐款,看来依林镇很快就会形成一次捐款高潮。今天下午镇领导班子针对上午的捐款成功召开了会议,除了这种捐资方式立为创举外,对大哥的行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并初步定下了大哥为本年度的精神文明模范人物,定我们的家庭为精神文明之家,将选择适当时机来送锦旗。

“爹,看来我们要另眼看待大哥了,他确实是您的好儿子,是我的好兄长,是全依林的楷模。大家都要向他学习,我也要向他学习。他买来孝敬你们两老的礼物,应该收下。”

说着他向大哥努嘴示意。周老大立刻开箱子把礼物递了过去,周志坚无可奈何地瞟了一眼,单手把礼物接过去,随手丢到凳子上。

说真的,他是见三儿子的情,并非买大儿子的帐。

尤其使周志坚想不通的是:为周家争光的怎么会是大糟柴?而不是三儿子。而且把精神文明模范的帽子让大糟柴戴上,合吗?称吗?这一夜,周志坚一直没睡好。

这一夜,素平也没睡好。白天丈夫散会回来,就领着镇上的出纳,把准备拿上矿山的五万块钱提走了。等出纳走了以后她一看收据是捐款,不由张大了嘴巴,质问丈夫,问他是不是疯啦?一次捐那么多钱。他眼下正倒霉,矿山前途未卜、再说家里也没多少钱了,为什么不想想孩子,想想这个家?

丈夫笑眯眯地对她说:“你放心,我在矿上又发了!大大地发啦!发得比前次大,如果你不信,我下次提很多很多的钱回来给你瞧。”

对这个说话不真不假的丈夫,她简直拿他没办法。

睡下后她问他:“你把那五万让人提走了,那矿山需要的钱呢?”

他轻飘飘地说:“明天另取五万不就得了?”

她着急地说:“你哪里还有什么五万?只剩四万了。”

他随即改口说:“那就拿四万!”

素平没好气地质问:“有四万拿四万,家常不用了?”

“那就拿三万。”

素平叹息一声,翻身过去,自寻和这种粗人打交道的烦恼去了。

周老大呢!也觉得这五万的玩笑开重了点,以至让家里都感到吃紧。但汉子人做事,做了也就做了,以后不再开这种玩笑就行。

这一夜,周老三更是没有睡好,他整个地浸泡在成功的喜悦里。

自从回到家乡后,他从来还没有这样兴奋过。过去他仿佛已经为家乡、为党做过许多事,但回过头来细细一想,又觉得空落落的,似乎一件也没做成。

初回乡时,为了让社员们充分了解人民公社的优越性,他利用大字报、黑板报、戏剧、广播等形式,从生产力的发展到生产关系的变革以及生产关系反过来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做了旷日持久的宣传。

特别是在东山坡上写了“人民公社好”五个大字,每个字见方四十米,相距一二十里就能看清。这是他带领社员苦干了好几个月才完成的杰作。当时他想:间隔两三年上山打理一次,让这五个大字万古常青。谁料这五个字经不住风雨的摧残,时间的考验,渐渐黯然失色,加上畜踩人踏,早没了踪迹。

后来的相当一段时间,他的主要精力是教育培养社员爱社如家的思想。他十分重视榜样的力量,把每年“五好社员”的评选工作做得深入细致,有声有色。

不料,记不得是后来的哪一年,评选揭晓后,有几个面黄肌瘦的五好社员一道来问他:“周同志,如果我们不要这‘五好社员’的称号,可不可以每人绐我们五斤米?”

这么严肃神圣的一件事,被他们弄得不值五斤米。认识在哪里?觉悟在何方?当时他为他们的愚昧急得流下了眼泪。他多年的心血白费了。

为了提高生产队长的领导能力,他独出心裁地办了一期又一期的队干部培训班。一年又一年,他找教材,拟讲稿,组织到外参观学习,回家开会讨论。

队长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为了叫社员出工,每天清晨喊破喉咙。然而喊开了一家家的门,却喊不醒一个个小院里愁吃愁穿的梦。……

正当他感到无比空虚时,土地分下去了。大变小,公变私。一个队长消失掉,成百上千的队长钻出来,一个积极性变成了千千万万个积极性。自己耕自己种,自己想办法。起早贪黑干一久,潇潇洒洒玩几天。无拘无束,日子过得舒心极了。过去亩产千斤算放卫星,如今卫星多如满天星斗。

三级管理的干部成了多余的婆婆,他一下子闲下来了,好像没有多少话说,似乎没有多少事做。

直到今天,才像像样样地做了这一桩事。说像样,一点不假。它是当地农村中的头一座敬老院,这一举动将会带动其他地区。再说能发动群众捐资办院,就意味着也能发动群众捐资办学、办其他福利事业。

促使周老三高兴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对国富民强还有了新的看法。过去他把国富民强看得太机械太对立了,只以为大河有水小河才会满,没有考虑到大河的水是由千流万溪的汩汩流淌汇合而成。国家的强盛离开人民的富有只能是一句空话。

现在老板们的万贯家财,表面上看是个人的,实际上是国家的,社会的。试想想,那些亿万富翁,尽管他们一再挥霍又能挥霍多少呢?一千万?两千万?到头来当他们口眼紧闭的时候,剩下的钱同样丢赔了国家,丢赔了社会。再说他们挥霍的那部分,不管用在何方,同样产生了社会效益。钱,依然在社会上周转,“肉烂在锅里”用在这儿再恰当不过。

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民富才能国强,他这个未来镇长的工作重点就应该转移到如何使人民富起来,富起来后如何引导他们来支持家乡的建设才对,自己的前途也应该和这些人的前途结合起来才对,特别是大哥,应当看成他今后搞好镇上工作的一个有利因素……

天将破晓了,周老三已经有些困倦,但那睡意仿佛被兴奋关在牢里,钻也钻不出来。

 

第二十一章

 

周老大慷慨解囊的举动带给周家的光彩与周老三当干部的荣耀已难分高下。周家的大门头上挂起了一块一米多长的大匾,上书“精神文明之家”。周老大的堂屋里挂了一面锦旗,写着“一朝行善,功在千秋”。父亲周志坚的贡桌上,新增了民政局送的老寿星塑像。周老大本人成了风云人物,人们啧啧称奇,报纸上、电视中、广播里,都在宣传他的事迹,赞扬他的精神。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认出他:“喏!这就是捐款盖敬老院的周老大,上电视啦!”“哟!这就是周老大啊?人家娘老子能耐,养得这么个大孝子,值!”

即便在消息相对闭塞的矿山,也常有陌生人跟他开着善意的玩笑:“周老板,电视上站在你旁边的那个是不是您老婆?”

这时,周老大便会不无得意地反问:“你看像不像?”“嗬!好家伙,漂亮嘛!有点像林道静,但比林道静漂亮。”“哎!周老板什么时候领上矿山来我们看看嘛!”

 

“没问题!”周老大非常自信地说。其实周老大早就知道素平很漂亮,只是天长日久地看来看去,就又不觉得怎么了,特别在愁吃愁穿的日子里,他几乎把漂亮忘记了,偶尔想起来,也觉得当不了饭菜吃。可这次她跟着他上了电视,特别是经过大家这么一议,这漂亮才又官复原职,并空前地亮了起来,而且敢拿到桌面上来跟人比,敢抬出来在众人面前炫耀。因此,他早就想把素平带上矿山来,让大家见识见识,饱饱眼福,甚至过过干瘾。可他答应了没问题后,又担心起来,一旦有问题呢?素平可不是那么百依百顺,容易打发的人,一旦他牛起来怎么办呢?吐出来的唾沫还能回到嘴中吗?不行!汉子人说话还得算数,哪怕骗也好,跪着求也罢,无论如何要叫素平给回面子跟他上一回矿山。

出乎周老大的意料,没费一枪一弹就“和平解放”了。素平十分乐意跟他上矿山。自丈夫前次捐款后,素平很想上矿山摸摸他的真实底细,而且心情比他迫切。

班车在盘山公路上迂回曲折,兜了无数圈子,转了许多弯拐,才来到曙光矿。由曙光矿到周老大的工棚还有一段山路,周老大带着素平在等上矿拉塃的空车。见一时没有车来,他把妻子带到制高点观看锡城景色。素平惊讶地发现,她们坐了一早上的车,事实上并没有离开锡城多远,整个锡城全景仿佛还在她的脚下。周老大说:矿山一大怪,坐车没有走路快。

素平笑笑说,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必等车了,走走路对身体也好。周老大指指矿山土路上被过往汽车卷起的一阵阵灰尘说:“我怕把我们的白汤圆变成了豆面汤圆。”开玩笑能作出这样生动的比方,素平感到满意。

见到远远地来了一张车,周老大叫素平到公路边抬手。素平不卖帐地说:“你这矿山老板人熟都不抬,为何要由我抬?”周老大说:“吆上矿山的货车,女人比老板管用,漂亮女人比车队长更管用,不信,你到路边抬手试试。”素平不愿放下架子,死活要拖着丈夫一起去。丈夫认真地说:“女人旁边站着男人最难吆车,因为司机本来就是男的,还要男的上车来干什么?”说话间,车已临近跟前,在周老大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