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刘家坝三部曲(三)----塃 老 板(二)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7:09:15

粮长大的依林人。依林是我们的摇篮,我们的母亲。母亲把我们抚育成人,让我们鹏程万里展翅高飞。没有母亲就没有我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现在母亲在呼唤自己的儿郎了,叫你们回来一趟让母亲看看,叫你们回来一趟为母亲做点事。现在,大家都来了,都来依偎在母亲的身边了。我代表母亲——依林,向大家问好,祝大家身体健康,事业兴旺,合家幸福。”

周老三带头鼓掌,接着台下响起一片掌声。掌声过后,周老三用大量的数据和事实说明了依林的巨大变化和人民生活的提高,并展示了依林未来的锦绣前程后又说:“我们依林,不仅要做物质文明的先锋,还要做精神文明的模范。精神文明的内容很广,兴办教育,开展健康的娱乐活动,讲话文明,尊老爱幼等等,都属于文明的内容。今天我们着重要谈的是尊老敬老的问题。

“现在我们依林有数以千计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数百名无依无靠的孤、老、残。有数十名因各种原因不愿意同家人同住的老人。这些人不一定是我们在座的人的父母,却是整个依林的父母。我们要让我们的父母老有所养,老有所乐。为此镇政府决定办一所敬老院,经报请有关部门,已获批准,并拨得部分资金。但资金远远不够。

“我们需要外援,但决不依靠外援。有外援我们要干,没有外援我们也要干!我们当代依林人,有信心有能力来克服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困难,否则就不配做一个依林人。前些天,镇政府召开了一次筹措敬老院资金的专题讨论会。通过讨论确定了多渠道筹措资金的方针,其中一项渠道,就是发动群众捐资办院。今天把大家招来开这个座谈会,就是这项工作的开始。希望大家开好这个头,积极捐资办院,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一百不嫌少,一万不嫌多。下面就捐款开始。”

依林镇召开这种形式的捐款会议尚属首次。到会者谁也摸不清开的哪门子会。有的以为是要来听文件传达党的什么政策;有的以为是要来评选先进人物;有的担心着自己曾逃避过几次税收是不是要来清理,抓他为典型;有的希望着镇政府有钱了,好好请他们嘬一顿……总之没有任何一个猜中是叫来“割麝香”“锯马鹿角”、“打绵羊毛”的?

过去支援灾区,捐过衣服捐过款,那是单家独户地进行,不兴这么聚拢来整。

唯一猜得八九不离十的还是素平。她说了“大饭票”、“请客”和送“人情”,这些粘得着边的话。为此,周老大暗暗佩服她的聪明,猜得真准。

不过,周老大嘲笑周老三是一个傻瓜:“有病要扬有钱要藏”,哪个愿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中来亮自己的家底?除非他是傻瓜一个。再说公私要分明,公是公,私是私。政府是公,老板是私。哪有私人把钱白白丢给公家的?所以他料定,老三的这次捐款活动行不通,必败无疑。

然而,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周老三的话才一结束,周老大还正在这样下断言的时候,一个养鱼专业户蹭地站起来,大声八气地说:“我捐五百元!”会场上响起了一片掌声。

五百元不简单,在人们的印象里,依林还没有人捐过这样大的金额。于是都用赞赏的眼光看着他。

黑板上,周老三还把他的大名和金额亮了出来。多光彩!

由于有了这个养鱼专业户的带动,相继又有几个老板报捐了五百元。

有个众所周知的早期万元户,看看不能丢脸,报了一千。得到的掌声当然比五百元激烈。并且在他之后又有几个跟着报一千。

有个运输专业户想了想:自己每月近四千元的纯收入,豁着拿出一半来维持一下面子,便报捐了两千。

至此,后边未报的老板们,一个个心跳加剧,脸开始发烧了。捐款虽然属于自愿,但形势和情景十分逼人。领导的目光,已经报过数的老板的目光,像一支支利剑往他们的身上射来,让他们无处躲藏。不报个数不仅无地自容,还觉得无脸见人了。

而且更令人难堪的是:现在报的数,只能顺应上涨的潮流。如果那个养鱼专业户首报五百后,他们跟着来个六百七百,肯定会落得比先前热烈的掌声,现在既然有人报了两千,那么即使是你报到一千九百九,人们不仅要说你是倒回龙,无人鼓掌,还要喝你的倒彩,好意思吗?

所以他们在暗暗责备自己先前不够当机立断的同时,毅然不再重蹈覆辙。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咬紧两千的尾巴,不要让想超过两千的人插进队来,否则,自己还得死要面子活受罪地跟上。所以,两千两千的声音像连珠炮似地响了好一阵。

这情景使一个号称吝啬鬼的屠户大动情怀了:平时人们充七充八,说他们如何出手大方,到头来如何?还不是鸡肠小肚。忙报两千忙得跌步连跤,生怕有人突破防线要跟着多挨。这点小心眼他早就看出来了,他才不愿学他们呢!这一回,该他扬眉吐气了,他要当着众人的面来打那些说大话的人的嘴巴;他要当着众人的面来争口气,让大家重新来评价他,认识他。

人争一口气,佛求一柱香!他有一笔将要到期的定期存款,光利息不下五千。他想,就当银行帮他保管了三年的钱不给利息,而他的本一点没有什么损失,所以声如宏钟地站起来吼道:“我出四千!”

会议室里欢声雷动了……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周老大平静得像个局外人,悠闲自得地在观赏着这一幕幕。当头一个报了五百的时候,他暗暗笑他傻瓜,这么多人不报,光他一个报。可是后来像玩找朋友游戏一样,一个挨个卷进去了——都报了数,而且玩得十分开心,这时他不再觉得大家都是傻瓜了。连他也看得眼热。看着看着,就像看“迪斯科”一样,先是脚动,跟着身子也动,最后是忍不住跳进了舞池,跟大家赛疯。

这是一场很有味道的竞争游戏,靠哗众取宠来获得胜利,谁把群众逗得越疯,他的得分便越高。周老大不仅爱瞧素平惊讶的模样,更爱瞧众人吃惊的样子,爱听那情不自禁的激动掌声。屠户报了四千以后引起的欢声雷动,使他看得十分过瘾,他想,如果超过四千这个数,会是什么情景呢?他好奇地笑了。

等了好一阵,见再没有人敢跟上来,他才懒洋洋地站起来,向台上的弟弟笑笑,当确认弟弟和全场的人都看着他了,才缓缓地抬起一支手掌,并把五个指头伸得互不粘连。

“好!好!好!”人们在疯狂鼓掌的同时,一阵又一阵地吼开了。

疯狂程度是报四千时所达不到的。吼声更是报四千时所没有的。

周老三也一样激动,但他有超前意识,就在粉笔即将落到黑板上的当儿,他的手缩回来了,激情也在这时消退。

等他折转身来,台下还在一味鼓掌,一味吼,有后排把头伸向前排的;有同排半扭着身子打手势的;有前排扭折身子对着后排的。他挥手弹压了几次都无济于事,只得让其自然停歇。

等到掌声吼声稍微小了些后,他问台下的大哥这一掌代表多少?

他这一问,把大家提醒了,意识到掌声和吼声实在荒唐。只以为先前报的四千,按今天的惯例,伸出的一只手掌必然是五千。现在大家才觉得周老三问得并不多余,谁敢说周老大报的就一定是五千?而不是五百,甚至是五十。

于是,大家的眼睛就死死地盯着周老大,静静地等待着他的裁决,等待着他的宣判发落。

周老大拿出一副视大家为傻瓜笨蛋的样子,又笑又皱眉地环视了会场一圈,然后趾高气扬地公布了只有他才知道的正确答案:“五万!”

会议室反倒鸦雀无声了。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望望周老大和周老三。

周老三呢!更是不敢落笔,他担心大哥是在儿戏,于是严肃地看了大哥一眼,那意思在说:大哥啊大哥,在这欢快中包含着严肃的场合里你千万不能闹着玩,军中无戏言呀!

周老大看出了弟弟的疑虑,笑着说:“不放心?不放心散会后就到家里拿。趁我从矿山拿回来的钱还没有存银行。”

刹时,暴风骤雨般的掌声响起来了,响得经久不息,到了大家鼓掌鼓累了的时候,便又不约而同地合到了一个节拍上,一下一下地鼓着。

在有节奏的掌声中,周老三疾步走下台来和大哥紧紧握手,又大步回到台上拿起粉笔先写上大哥的名字,名字后面写一个“5”,后边大大地添了4个“0”。

由周老三组织的捐款座谈会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这是他登上副镇长宝座之前,给依林镇的一份很有价值的见面礼。

吃过晚饭以后,周老三兴冲冲地来到大哥的屋里对大哥说:“大哥!你带上给父母亲的礼物,我和你一块送去。”

“我怕父亲想不通。”周老大提起皮箱后迟疑地说。

“没问题!”周老三一边说,一边拉着大哥的手,亲热地向父母亲的正堂屋走去。

周志坚见大儿子又提着皮箱来了,嫌恶地把脸别朝一边,要不是周老三甜甜地叫他一声爹后接着为他捏肩膀松腰杆,他那脸死人肉是无法泛活的。

见爹的脸色好瞧些后,周老三像叙家常一样讲了今天的捐款座谈会后,说:“爹!大哥为我们周家,也为你们两老增了光,在他的带动下,才散会就有不少人主动到镇上来报名捐款,看来依林镇很快就会形成一次捐款高潮。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