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刘家坝三部曲(三)----塃 老 板(二)

 作者:佚名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7:09:15

顾及他是她的丈夫,往他的要害处狠捅了一刀。

周老三的心情的确是矛盾的:大哥出事固然于他不利,但倘若大哥无事,货真价实地在经济上超过了两人拿工资的他家,无论自己嘴上怎样说,心中毕竟不是滋味。因为他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领域,什么场合都应该比大哥强,这是父母和众人所公认的。自己也深信这一点。

“钱”这东西就是奇怪,虽说“没有钱万万不能,有了钱不是万能”,但钱毕竟是企业的润滑剂,是家庭和睦的“甜白酒药”,是满足女人虚荣心的有效单方。

有一次,镇上调来四套组合音响,照顾周老三一套。周老三接过购物卷后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权衡再三,决定把票让给大哥家。

素平听见小林叫三叔,连忙从厨房中钻出来。周老三和素平虽然同处一个院子,却很少有单独接触的机会。所以两人才一见面都有些尴尬。素平用高卷着袖口的手捋捋额前的头发首先招呼说:“老三来啦?”

平时在公开的场合她都依着小林叫三叔,今天不知不觉中徒然叫出老三,不禁使她的脸腾地红起来,连忙把小林拉到身边,低头说:“还不叫三叔!”

周老三笑笑说:“才一进来,人家就叫了。”

是的,她真傻,她不正是听到小林的声音才出来的吗?她又改口说:“到冰箱里拿几筒健力宝给你三叔喝。”

小林开冰箱去了,素平招呼周老三坐下。

周老三说:“不坐了大嫂,镇上给了我一套组合音响票,东西不错,进口货,比外面占着两千多块的便宜,放弃了有点可惜。你们有能力就去买吧。”

素平接过票看看说:“这怎么好意思?还是你们买合适些,他三婶也肯定爱,钱不够我可以借你们。”

周老三说:“量地步打筋斗,我们过两年再说。再说,你把声音放大了,我在对面一样能享受。”

这时小林的健力宝拿来了,周老三开了两筒给他娘俩,都不要,他只得一人受用。

素平接上说:“东西还是你们买,这边只有我喜欢听,你大哥不会欣赏什么音乐,我放放录音机他都嫌吵。”

周老三听出了素平有顾虑,解释说:“春菊方面,你不必顾虑。至于大哥,你完全可以培养培养他的兴趣,衣食足而知礼仪嘛。”

……音响买来了,是周老三亲自为素平安装的,装好后还教她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

从此以后,这边娓娓动听的音乐声,就会欢快地传到那边去。尽管这边的音量调得很小,尽管那边的门窗紧闭,甚至春菊烦得把两耳蒙住,那挑逗的声音依然无孔不入地钻进她的耳朵。

周老大在经济上翻身,对春菊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她不是一个对党的富民政策有抵触的人,外面的富户有千有万她不怕,富户们起房盖屋添置豪华家具她不眼红,甚至还会赞扬和恭维。唯独这个被他历来看不起的老伯竟富到了她的眼皮边戳她的眼睛。她希望他倒霉,落寞,甚至默愿党的政策来一次大变更,像地主富农碰到解放一样,叫他们抬不起头,这样她的心理才能得到平衡,也才符合周老三十倍地强于周老大的公众评价(包括她自己的评价)。

她很少到对门去,过去是看不起,现在是不愿去。但不论过去和现在,对门的一举一动她都显得十分敏感,哪怕对门炖了一只鸡煎了一尾鱼都逃不过她的视线和嗅觉,更不要说增加了这么一套价值昂贵的尽硌她的耳朵的组合音响了。

终有一天,她从镇上弄清了这台音响的来历和周老三大吵了一台。

“我问你,对门那台音响是怎样来的?”回到屋里,她气乎乎地问周老三。

“……一则我们没钱,再则你不是嫌硌耳朵烦吗?”周老三平静地述说了音响的来历后解释说。

“两三千块钱的便宜你也居然让给人家,你是什么大款,大亨?这恐怕不是一般的情谊吧?”她挑衅地质问。

“当然不是一般的情谊,弟兄情,手足情。”周老三气鼓鼓地准备应战。

“还有呢?”

“啪!”回答她的是周老三的一记愤怒的耳光。

植物学有尖端生长优势之说。即是说有了尖端迅猛发展,其它部位相对压抑。人群里,家庭中也有一个恶一个善之说。

既然春菊对大哥的致富如此刻骨仇恨,周老三出于逆反心理就反过来支持大哥了。何况,上边已经找了他谈话,就要提他为副镇长了。要搞好镇上的工作,如今已经离不开大小老板的支持。当然,大哥的思想境界和为人他心里清楚,根本不能指望大哥做什么时代的先行者,或是指望他在某一次行动中来个一马当先起一次带头作用。他只希望大哥不要出他的洋相,拖他的后腿。所以要逐步开导大哥已成了他工作内容的一部分。

今晚大哥主动上门,又有知书达理的素平在场,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打算先扭春菊的偏激,再正面谈集体的兴旺和个人致富的关系。

不料,话才一开头,周老大站起来揉揉他的头说:“老三不要哆嗦了,报告留着以后作,今晚我要跟你商量别的事。”他打开包包拿出一捆布料放到桌子上对春菊说:“春菊,这是我买给你的一套衣料,看看喜不喜欢?”

春菊连看都不看,不无嘲讽地说:“周老板买的东西能不喜欢吗?不过——

没等春菊说完,周老大抢上说:“不过什么,喜欢就收下,明天就去缝。”

春菊轻蔑地撇撇嘴说:“我还是要把话说完。不过,这是一种礼尚往来,你送我们这样重的礼物,你不怕老三——

又不等她说完,周老大又抢过来说:“什么往不往的?老三不要他往了。我也买了他的礼物。”

他拿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小方盒,在手中扬扬说:“这玩艺卖得很滑稽,兴卖对数,一大一小硬要搭着卖,你们猜是什么?”他打开盒子给大家看,自问自答地笑着说:“手表,手表也兴搭着,一大一小。小的我给了你大嫂,这大的给你——我已经戴着一个海霸了。”

这时,四双眼睛都盯着这个装裱的盒子,除了周老大以外,其余的人都明白,这是一对“情侣表”。他居然送给了素平和周老三。

素平红了脸推说娃娃没睡转身走了。

春菊暗骂乌龟头,做作地离开了堂屋。

老三啼笑皆非地望着大哥。

周老大满无所谓地按着老三的肩膀坐下,说:“来来来!我要跟你商量个事。”

……

 

第二十章

 

正当周老大提了五万元现金准备回矿山的时候,他接到了镇上开座谈的邀请。

他把烫金大请帖看了一阵对素平说:“除了做客以外我从没有接过帖子。更没接过这样大的帖子,大得像本书,不知要开的什么会?”

素平接过贴子看看笑着说:“这叫大饭票,要请你做客,既是做客,就少不了要送人情。”

周老大也笑笑说:“废话!人情是办婚丧喜事才兴的,这镇政府也兴接人情?我倒不送。”

说着把身上的钱一分不剩地掏给素平,接着说:“过去开会不仅办会议伙食,还给误工补贴呢!弄不好今天我还会得钱。”

素平拍拍小林的肩膀开着玩笑说:“听到没有?你爸要去拿开会钱了。”

依林镇镇政府的会议室里,坐着全镇的个体专业户和大小老板。由于到会的人多,除了八张茶几构成的长条桌居中外,四周还用学生的课桌椅一层桌子一层凳地围了两圈。桌上摆满了饮料、香烟和吃食。整个会议室里烟雾弥漫人声鼎沸。

周老三把全部窗子掀开后,走到台子上点点人数,大声说:“诸位!诸位!”立时会场静了下来,有的坐正身子,有的熄灭了烟头,都一致望着周老三。

周老三说:“我看已经到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开会。本来今天的会是由镇长来主持,后来镇长有别的会议,就委托我来主持了。”

他清清嗓子说:“刚才大家谈得很热闹,这也难怪,我们虽然同在一个镇,平时各忙各的,没有碰面的机会。今天首次聚会,大家一看都是些生意人,老板,有的还有着一定的业务往来,甚至是同行,彼此都有许多事要打听,有许多话要说,这是很自然的。今后我们将选择适宜的机会让大家交流。

“今天把大家召集来做什么呢?”他望望满桌的食品随和地笑着说:“一是要大家动手,二是要大家动口。现在请大家先动手:满桌子的东西就是供你们动手用的。倘若有人袖手旁观拒绝动手,就不够意思了;后动口:要请你们说话,请你们发表高见。倘若来开一次会,大家沉默寡言一言不发,也不够意思。我呢,先开口后动手。大家一边吃一边听我讲。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依林后,依林复苏了,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到处都是春的气息。短短几年,成效显著,战果辉煌。我们桌上摆的荔枝,象征着依林的各条战线、各行各业都结出了丰硕的果实;香烟升腾的烟雾显示出依林的勃勃生机;各类糕点糖果意味着依林人民的日子甜如蜜;瓜子和花生代表着油水;苹果嘛——也就是今天我要做文章的话题。中学里,我们唱过一首歌,叫‘可爱的苹果’,苹果是园丁栽培的,苹果成熟后应该去慰劳园丁。今天我们在座的都是依林的佼佼者。说佼佼者一点不夸张:你们是致富的带头人,是依林繁荣富强的支柱。但不管你们现在何方,身居什么要职,拥有多少资产,请不要忘记,我们同是依林人,同是喝家乡的水,吃家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