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事小难忘

 作者:王正恩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7:02:50

   我喜欢买带皮的青包谷,这除了它营养丰富、鲜甜可口外,还有一种考眼力、考知识、考水平的乐趣,同时还夹杂着一点淡淡的隐私。


  今天我又到菜市场上买青包谷,我在一大堆青包谷面前停下,信手拎了一包,杂耍般地将包谷腾空翻了一个筋斗,敏捷地单手接住使其要检验的要害部位对着自己,十分在行地看着。质量不错。又丢了一包,可以!于是就一边蹲下一边挑拣一边问着价钱。


 “包谷咋卖?”就在这时,一只背箩紧擦着我的身放下,来人是个半老头,他问明价钱后将一包裸体包谷用指甲试了试,随即丢进自己的箩里,然后一边说着我要磨粑粑,一边把外叶包裹紧贴的、认为老的包谷枪林弹雨地丢了进去。我笑眯着眼问:“大爹,你莫不是买给刚冒牙的小孙孙吃?”老头停住了手向我眯起了反击的眼睛:“活到我这把年纪,老嫩都分不清不如到尖尖的石头上去砸死。”“当真?”我在他箩里撕开一包,凑到他的脸前用指甲一抠,浆液溅了他一脸。老头不忙揩脸,不服地说:“再来一包!”我由大堆子上拿了一包,动气地给了他:“你要的是这种!”老头看看哈哈地笑起来了:“那一包算你瞎猫碰着死老鼠,这一包算你瞎了眼。”我反而不动气了,坦然地付了钱,提起包谷直起身,眼睛斜视着老头将要出现的惨败。胜利的我故作地向老头挤挤眼睛,傲慢地离开了尴尬的他,心中荡起了丝丝得意,但得意之情顷刻消失,另出现的表情却比老头狼狈……


  读高中的一个假期里,叔叔为招待帮他盖房的一群朋友,叫我帮他一道去掰青包谷。来到地里,叔叔说:“大学生,读书写文章我比不赢你,这如何掰青包谷——你还得学学。不要掰些‘红娃娃’回去。”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当时小看知识分子的风气正浓,我心中早就不服。现在面临这么简单的事,只要动动脑筋,由一点可见一斑,再说还可以用两包来解剖麻雀。“解剖麻雀”这名词恐怕叔叔连听都没听到过?


  叔叔一边掰着一边讲解着。我哪里听得进去,哼哼鼻音,提上一只空箩到地的另一头去了。我不想让叔叔知道过程,只想让他看看结果。


  我凭着想象,掰下大大的一包来“解剖麻雀”撕开一看,果然籽粒均匀饱满。我暗暗可怜,肚里只有粪水没有墨水的叔叔,连这种小即嫩,大即老,一眼就能看出的“经验”都要拿来知识分子的面前抖威风,真是班门弄斧。


  被小瞧后产生的动力,加上“知识就是力量”的信念,我勤脚快手地工作起来,不一会儿箩被装满了。我对才掰了不到半箩的叔叔说:“我背回去先煮,等你掰满回来,刚好可以接上煮二锅。”叔叔忙着挑拣,不经意地问:“你有没有好好地挑挑?”


  我自豪地说:“连挑选点青包谷都不会,我这些年的书算白读了!”后边这句话是我跳出沟埂,跨着豪迈的步伐才说的。


  读书人行不行?事实胜过雄辩,我要用今天我和叔叔的成绩作个对比,所以,当叔叔背着一箩青包谷姗姗来迟时,我的一箩干柴加猛火的熟包谷已提到了院中。我高声对房顶上工作的人喊:“歇晌啃包谷啰!”人们看到热气腾腾散发着香气的包谷,猴子下树似的飙下来,围住箩筐,一人一包地拿到手中撕起皮来,我笑眯眯地等待着大家的恭维。不料去了皮的包谷像扔手榴弹一样一包包扔回了箩筐,我一看,糟了,包谷棒上粘着的都是圆泡米,一个中年人风趣地说:“大学生,你以为我们才刚刚冒牙?”我不服气地一大一小地又撕了两包,都不争气。正在我眼不知怎样望手不知怎样放的时候,叔叔过来了,他看了看满箩的包谷,皱皱眉说:“真对不起各位了,我忘记告诉他,大不一定老,小不一定嫩,请大伙多饿一会儿,下一锅很快就熟。”


  回到厨房,叔叔告诉我:“鼻子生疮是肺热,嘴巴生疮是心火热,眼睛发红是肝火旺。这包着的玉米籽的老和嫩,要看露在外面的玉米须的干和潮……”天呐!这不是近几天我正学的“表和里的辩证统一”的关系吗?原来叔叔也懂辩证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