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朝 觐 日记

 作者:王正恩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6:50:48



 


    2012年9月29日


   9月29日虽是家乡本届每位准哈吉及其家属所期盼的日子,但这日子真正到来时又有些割舍不下,因为这是一次写了遗嘱的离别,不同于往次的出差旅游。失声痛哭使不得,家人在为我忙碌的同时暗暗落泪还是避免不了的,因为我是家中重要成员 ,当之无愧的家主。


  这一夜,一家人都不可能睡好。凌晨4点,家人就把我围坐在堂屋里逐一询问我应带的东西落了没有,模糊的还要为我复查。


  凌晨5点,政府为准哈吉们包租的大巴车就候在大寺广场。我说准哈吉似乎多余,因为举过意的人遇上不可抗拒的因素没去成,真主也准成他了。


  5点半,准哈吉们在分团长的指挥下按分团集好队静候出发,5点40分,192名准哈吉在各清真寺教长、哈里发、亲朋好友们的祝福中,在家人的唠叨中依依惜别了,乘上四辆崭新的大巴,踏上了朝觐的征途。约9点到通海县吃早点。


  说是早点,实际连中饭已包在其中了。这是一次特殊的私人宴请,是一位名叫马继培的教亲在公路边的一家清真餐厅为准哈吉们饯行。我虽不知道在迎接我们的人中宴请我们的教亲是谁,我却通过接待我们的人的行动和表情知道这位教亲的“尼也贴”。见我们来,餐厅内外的男女穆斯林全部出动迎接;见我们走,又都夹道欢送,那脸上的喜悦和激动,仿佛是这次行动的最大受益者。然而意在奉献的马继培哈吉分文不收。要说收获,是心理上得到了一次了不起的满足,因为他和餐厅里的人们所请到的不是192名普通人,而是192位高贵的哈吉。据说这种做法这位老哈吉已沿袭多年了,别的回族老板为他的这种捷足先登的举动羡慕得要死。


  这是一次丰盛的宴请,除早餐是地地道道的家乡口味给人吃个够外,还供一份任人选择的中餐带走,饭菜品种近似长街宴,以人为本,味道绝对一流,量也是各取所需。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种非亲非故的接待方式说不上绝无仅有,也称得上不可多见。在商场看惯了分文必争的我,提着这份世人不肯相信的免费午餐,一言未发,如痴如呆地来到机场。


  新建的长水机场距城很远,省、州的有关领导同往年一样,赶来机场送行,交代注意事项,恭祝大家圆满完成功课。


  进入机场后,分团长们为每个哈吉发了出国护照、登机卡,随后进入安检。安检过程本来很复杂,不允许带的物品很多,诸如化妆品及药用针水。但由于准备工作充分,带队的领导经验丰富,变通能力强,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北京时间下午2点,飞机准时起飞,途经成都机场加油1小时,共14小时。沙特当地时间晚上11点,北京时间9月30日凌晨4点(时差5小时),飞机在麦地那机场平稳降落。


  我们所住的宾馆距圣寺约两公里,走路近半小时。


    9月30日


  我们是夜间进入这个伊斯兰第二大圣地的,等进入宾馆安排了住处已是当地凌晨两点。近20小时的折腾,大家已万分疲劳,但考虑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要到闻名已久的麦地那圣寺去晨礼,还要做小净,生怕睡过了头,所以谁也不敢落枕,一直等着晨礼时间的到来。


  麦地那大学里有几位乡亲在留学,这次的导朝任务就由他们负责。


  还不到凌晨5点,我们 192名哈吉在留学生和分团长的带领下排着整齐的队伍,高声念着大赞词,朝着圣寺走去。近200人的队伍,在此时的麦地那大街上只算得上沧海一粟。从各个巷道里涌流出来的人汇集到大街上,就像千川百流汇集成的长江黄河,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自己的目标涌流。这种气势别说参与者,就是旁观者也为之所动。再加上那令人心悦诚服的应召词:主啊!我们来了,我们响应你的号召来了……


  声音虽然低沉,但都发自肺腑,又是从几十万人的口中同时呼出,便形成一道频率不高,但冲程巨大的声浪,如天上的闷雷,震得大地发抖,牵动着普天下人的神经,使那些再硬的汉子也把控不了自己情感的闸门。


  带着哭声和着泪水的应召词徘徊在麦地那上空。  


  在中国,有十个少数民族信仰伊斯兰教,一般的清真寺可容纳成百上千人,可供上万人礼拜的清真寺可不多见。而麦地那这座金碧辉煌的圣寺连同20多万平方米的广场,可以容纳近百万穆斯林同时礼拜,真是奇观。光是规模的宏大,气势的雄伟就能把几多七尺男儿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和我的同行者也都是普通人,个个热泪盈眶。只顾脑子翻江倒海,一时说不上话来。


  下午2点30分,云南朝觐团召开第二架包机分团长会议,朝觐团副团长王国庆说:“中国朝觐团副团长李革对今年云南哈吉的精神状态、出行秩序比较满意。”会议还传达了在麦地那期间应注意的事项,以及安排明天组织参观的内容。


    10月1日


  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是伊斯兰的三大圣地,麦地那排其二。这里不仅有穆圣和几位大贤的墓地,还遍布着穆圣及圣门弟子的足迹,大多数朝觐者都要来缅怀。这里最大的清真寺是圣寺,穆圣亲自奠基,又称“先知寺”。雄伟高大,富丽堂皇,举世闻名。不含广场的建筑面积近十万平方,广场用花岗石和大理石按伊斯兰风格的图案铺就,每天多次保洁,一尘不染,随处都可席地而坐。礼拜前后数十万人就这么席地而坐,场面十分壮观感人,为世界所独有。


  为让做礼拜的人舒服,近十万平方米的寺内大厅,处处装有空调,室温控制在宜人程度,广场上装有50多把现代化的遮阳巨伞,每把可遮地数百平方米,据说每把造价上百万美元。伞全部自动控制,夜落昼展。真所谓“夜落擎天柱,昼展巨树冠”。沙特气候干燥,广场上安了若干处喷水雾的装置,让人感到湿润舒服。


  吃过午饭,哈吉们在住地做过晌礼,1点30分就出去参观,傍晚才回到住地。一路参观了库巴清真寺、双向寺、主麻清真寺、壕沟战役和吴候德战役遗址等。特别是吴候德战役,由于士兵骄傲麻痹,忙抢战利品,中了敌人奸计,转胜为败,伤忘惨重,穆圣的几位得力将领都阵亡在这里。这充分说明穆圣当时征战的确不容易。我认为穆圣迁都麦地那既是战略转移,也是无奈之举。不过通过这些波折,显现了穆圣的指挥才能,提高了他在各部落的声望,鼓舞了穆斯林的士气,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最后收复麦加统一阿拉伯半岛。


    10月2日


  在这次的朝觐队伍里,我已成了体力上的弱者,受照顾的对象。参观穆圣陵墓,因特别拥挤,一般年老体弱的人都不敢去冒险。今天同宿舍的王哈吉为满足我的心愿,自愿冒险护送我去参观穆圣陵墓,我想难说终生就这么一次机会,豁出去拥挤一回(在这里拥挤踩踏,踩死人的事屡见不鲜)。


  一般的宗教仪式,除礼拜外,很少用排队来约束,这样才能尽情发挥。离瞻仰门口还有几十公尺,人们就像蜂房门口的蜜蜂一样,一堆一堆地在蠕动。来到这里,挤入其中,人的主动权几近为零,你被裹挟在涌动的人流里,不由自主地东倒西歪。要是你在此时倒下,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人群甚至会把你踩成肉泥。当然即便如此也是心甘情愿,“死不反悔”用在这里再确切不过。人流缓慢地在向前移动,路经穆圣和两位大贤陵墓时,速度突然放慢,人人都想多在这里待一会儿,可以理解,但这就急坏了心急如焚的后边人,一慢一挤,拥挤程度达到了顶峰。有的人踮脚攀肩,被挤得足不沾地。就这样,我汗流浃背地钻了出来,握着护卫我的王哈吉的手说,这次参观,我因人挤个小,眼里没有留下多少东西,但心里装下的内容却不少。


  整个下午和晚上,在留学生丁玉平、林思源、马依桌的带领下购买仙枣。


  仙枣,又叫伊拉克枣,我幼儿时就吃过,甚为稀奇,心想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是生长在土地丰肥、气候湿润的地方,可万万没想到这寸草不生,气候恶劣,雨水稀少,土壤珍贵得要命的地方,便是仙枣的温床。逢到朝觐季节,这里的数十万吨仙枣便要源源不断输送到世界各地 ,通过哈吉们的手伴着带回的仙水一道,去接待那些到家来祝贺自己完成一项主命的男女穆斯林,让这些穆斯林一边吃着仙枣一边喝着仙水,津津有味地听哈吉们讲解这次朝觐的神圣与艰辛。


    10月3日


  才来了3天,朝觐的路还长,为不拖累哈吉,让其轻装上阵顺利完成自己的功课,带队的领导为哈吉们的仙枣办了托运手续,每件30公斤。虽出了几个钱,但很省心。


哈吉们的身子虽然轻了,但生病的人却多了起来,特别是我,得了重感冒,遍身酸疼,脚如铅铸,每天到圣寺礼五番拜共五个来回,真有点够受。平时运动很少的我,脚开始起泡了。庆幸的是这次的伙食除省伊协招待了大家一顿西式餐以外,多数办的是家乡口味,基本还吃得惯。这对生病的哈吉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对维持体力抵抗疾病至关重要。听说明天就要离开麦地那了。我认为这几天对我来说很重要,是朝觐的前期准备,按时拜功,看守舌肉,适应饮食,适应气候,适应环境,磨合队友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