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一双布鞋

 作者:王正恩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20 16:46:37


    丈夫释放回来以后的那种苦法,令人揪心。每天从田园里抢分回来已够累的了,傍晚还要上山挑一担柴,天天如此。柴堆齐房子高了,还在挑,劝都劝不住。


  他知道,离家的五年间,瘫痪在床的老父亲和三个小吃米虫的担子全都压给了我,他心中不好受,现在用拼命来回报。何必呢,大家得以团圆我就心满意足了,他那样苦反倒使我放心不下。


  昨天说得好好的,今天他拿着扁担又要上山了。看来,说,说不赢;拖,拖不住,我只得另想办法了。“喂!他爹,我跟你说个事。”“什么事?”“进屋来嘛!”他看着我瞅着他一个劲眨眼,还以为……于是傻乎乎地跟进屋来。乘他不备,我一把将门朝外关上。他急了,乒乒乒!乒乒乒!一个劲拍门:“翠莲,翠莲,你听我说嘛……”我背靠着门,捂着两只耳朵同他赛叫:“我不听!我不听!”我那七岁的小女儿缩着脖子顽皮地笑着,懂事地向我连连摆手。


   “翠莲!翠莲!……”他还在一个劲地求:“昨天柴好找,剩下一大堆,挑上就走,准保太阳老高就到家。”“你骗我!”“不骗,赶快放我走,让人挑了多可惜!”耳朵虽然捂着,他的话还是一字不漏地钻了进去。捡够一挑柴是要出几身汗作代价的,于是我的心软了,叹息着把门打开,假装生气地不看他。他讨好地凑近我讪笑着说:“明天保证休息一天,不骗你,保证!”我狠瞅了他一眼,这一瞅又把我的气提上来了:“你看看!你看看!你那帮破底通的鞋子,跟你说过一万回了,你——”我横下一条心,上前逮住了他的扁担:“今天你不把它换掉,我就是不让你走!”这一回,他卖乖了,顺从地从屋里换回了一双半新的布鞋,来到了我面前刻意地跺了跺脚:“报告队长,可以了吧?”我讨嫌地在他背上擂了一拳:“滚滚滚!”


  背影已在大门口消失,我的声音还在尾追着他:“少挑些——回来早点——”


  四点不见,五点不来,我的心慌了,一堆作业半天才改了两本,还屡出差错。实在按捺不住了,我把甑子顿到锅里,加了把火,匆匆向山脚走去。


  在山脚,我久久地仰望着那山间的小道。眼望花了,脖望酸了,盼来的是归来的牛,回厩的羊;听到的是没有,不见。我的心碎了。我真后悔,为什么老让他骗?


  日落西山了,他仍没来,我手捂胸口把头倚在山石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担子重?跌跤?戳着脚?——不会!好在他今天穿的鞋子结实,不是那双帮破底通的鞋子。的确,我就这么一点点安慰了。


  夜幕降临时,他终于挑着沉重的担子来到我的跟前,我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气:天哪!那双半新的布鞋挂在柴头上,而他却打着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