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刘家坝三部曲 第一部 (一)

 作者:王正恩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17 15:18:36

蒋子成的房子盖好了,大家都来贺新房,高秀英也来了,她要叫蒋子成带她一间一间看,当看到有新床新被的一间时,高秀英说:“我就要这间,快上床。”苦等了多年的蒋子成哪里听得,立即抱住了高秀英,并频频挺动自己的小腹。强烈的刺激把蒋子成弄醒了,由梦回到现实,自己的家,自己的妻子高秀英就在身边,而且被自己紧紧搂抱着。由于家事不顺,二三十天未得满足,所以他温柔地摇晃妻子的肩膀悄声道:“转过身来,转过来嘛。”

玉兰被摇醒了,她轻轻翻过身,面对着这个曾经把自己和孩子从阎王那里拉回来的男人,感受着他的鼻息,和将自己紧紧搂抱着的双肩,想想他的宽宏和纯善,想想他这些日子以来很难得到的温暖与柔情,现在叫她转过身来,她知道他要什么了,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她转过身来只梦呓般地叫了一声“他大爹!”然后亳不犹豫地把身子凑了过去,用她的脸和口,用她的胸和腰,——这其中,既包含着补偿,也包含有渴望。心想,刘四会原谅她的,因为她和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身边的这个男人给的。

尽管‘他大爹’的呼喊朦胧梦幻,尽管玉兰叫得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他大爹’的呼喊如似一声惊雷彻底把蒋子成震醒了,不听则已,一听大惊失色,原来这不是自己的家,身边的女人也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玉兰。就像触到电流一样,他立刻把手和身躯从玉兰的身上断开,语无伦次地说:“我叫你转过身来,商量明天怎么个走法?”

玉兰也知道自己误解了,急忙就锅下面:“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他们继续等候。中午时分,一个须发雪白的老人走出下边的森林,时隐时现地向他们坐等的地方爬上来。近了,近了,再近了。老人发现这一男一女便戛然停脚,用警惕的眼光看上来。玉兰看清来人,“爹”的一声呼喊,就冲下去扑到老人怀中。老人把玉兰的脸推远些看,当看真之后,才抖动着胡子把玉兰的脸重先拉到自己胸前。时隔多年父见女,老泪横流湿衣裳。

玉兰在爹爹的怀里哭诉了好一阵,这才把蒋子成叫到身边介绍说:“他大爹,这就是我的亲爹。爹,这就是救我的恩人!现在,他儿子蒋学书得了怪病,会用头去撞墙砸地。”

疑难仙拍拍蒋子成的肩,半晌才问:“你儿子以前害过哪些病?”

蒋子成想想说:“普通病害过,怪病好像没有。”

玉兰提醒说:“他下地前母亲摔倒在地,出生时婴儿假死。我用你教过的办法救活过来的。”

疑难仙说:“这就对了,‘脑心疯’!三国时候的曹操得的就是这个病!真是这样,我也不用去了,吃两付药就会好的。你们等着,我去拿。有两味药还要到林中现采。”

挖药回来,日已偏西。老人作了些交待后对蒋子成说:“我不唠叨了,玉兰懂得一些呢。她呀,要不是娃娃拖累,早就是一个名医了。唉,祖祖辈辈传下的东西怕就从我这代断了。今后还希望你多多担待我这苦命的女儿,把她看成是你的妹妹。你这个好心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辞谢神医后,蒋子成心急如焚,与玉兰连夜往回赶路。

第一付药煨三道,头道喝下,学书病情就有好转,不哭不闹,二三道喝下,就开始下地走动了。以后的几付药更为神奇,除医好学书的病以外,天眼顿开,眼亮耳聪,头脑一下子灵起来,灵得反常。

福中祸所伏,祸中福所倚。学书的开窍本来是福,但同时也给他和他的家庭带来了弯曲得像拐棗一样的命运。受害最重的是他的家

庭和胆小漂亮的姐姐。

 

第五章

 

神医的药神奇而简单,叫扫把甘药,研成粉末后撒在饭中有一股特别的清香味,学书十分爱吃,天天吃,隔一餐都不行,饭量越来越大,比成人吃的还多。一个月后学书开始脱皮,苦皮能从身上一层层撕下,暂时撕不下的地方,便会形成口袋状,学书能把父母给的纸币装入这个人皮口袋中。渐渐学书满脸遍身变得一片花白。姐姐和他开玩笑说:我们家里养了一只蚕豆花鸡。

两个月后学书如似使了变脸术变得又白又胖,还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有人开始叫他小胖子了。

过去学书最怕读书。瞌睡不够就把人叫醒实在烦人。一天,蒋子成的早粪已经拣回来,见儿还在睡,便把儿子拽坐在床上,还把被子掀了。训道:“起起起!太阳都晒屁股了,老子有你这么大就去帮人吃工钱了。”等蒋子成把粪倒入厕坑搅拌了一阵折回来,儿子又蒙着被子睡着了。他想打又舍不得,只得在半睡半醒中为儿子穿戴好,強行背着向学校走去。然后看着还没全醒的儿子歪歪倒倒的走进教室。

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学书总是张着嘴巴,为此吃了不少苦头,老师不是打手心就是打屁股。学书在家被扶龙捧宝,在学校被人小瞧,有的同学不叫他的名字,只叫他留级生。

有一次考试,同桌的运初说他偷看他的卷子,他说运初的手拐超过他用粉笔画的界线还压着他的卷子。两人的争斗被老师发现怒吼道:“蒋学书,刘运初,你俩干什么?站起来!”

“他偷看我的卷子”

“他用手拐压着我的卷子”

“是你偷看”

“是你压”。老师走下讲台动气地把学书的试卷抽了,口中骂道:“考什么试?留级生!回家当你的少爷得了”受到这种偏护,学书的嘴瘪动了几下,便哇哇嚎起来。他不敢把矛头对着老师,直骂运初:“贼日呢,你害人,贼…”他一边哭一边把运初桌上的砚台砸得粉碎,运初也哇哇哭起来,顿时,课堂秩序大乱,老师只得扭着学书的手叫运初拿上打碎的砚台,后边还尾追着几个看热闹的同学冲到学书家。

蒋子成一看这样子,知道儿子又打架了,急忙迊到门口说:

“刘老师,请进家来坐,是不是我那不成器的角色又闯什么祸了?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做娘老子的害羞啊!”        刘老师生得一张瘦脸头发直竖,加上那瞪大的眼睛和毫无表情的面孔使人畏惧三分,岂不讲情面。他生硬地说:“蒋子成,你的小娃是怎样教的?怎么养得这样糟糕?品行差,成绩又不好,还特别牛。”接着,把考场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蒋子成听了急得团团转,四处在寻找打人的棍子。等他找到一根细细的竹棍时,儿子已没了综影。

“刘老师,真对不起!我无文化没把娃娃教好,但我认得养儿不教父之过,我给老师下跪了 ”学书爹一边说话一边还真跪下了。他接着说:“砸烂的砚瓦我现在就去买来赔,小娃我晚上狠狠教。”

老师并不领情,皱着鼻子鄙弃地说:“你跪有何用?快去找你的宝贝儿子吧。”说完把一份成绩通知书砸在桌子上。

蒋子成一看儿子名次,大喜过望,儿子已由去年的45名上升到30名。“这——这”蒋子成一边指着名次,一边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可把刘老师逗得哭笑不得:刘老师冷冷地说:“得意了不是?”他把嘴凑到蒋子成脸前压低声音说“今年全班人数就30人,今后你想了解班上的人数,只要问问你儿子是几名就行了。你儿子的名次,就是全班的人数,听懂了吗?”这最末一句是高声吼出来的。说完后,带着几个蒙着嘴笑的学生转身走了。

老师走后,一脸胀红的蒋子成痛心疾首地对女人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看来这娃娃真没指望了。

令蒋子成奇怪的是,从解放以后,儿子突然变了,懂事了,话少了。有时塞点钱给他吃早点,他总是不声不响地丢回桌上,弄得父母都有点尴尬。蒋子成暗暗好笑,难道这儿子只服共产党来管?特别通过这次大病之后,儿子变得白白胖胖,大家都叫他小胖子。小胖子不仅可爱,还聪明得惊人。一天蒋子成把语文课本翻开,手指一篇问:“老师教到这课没有?”学书说:“明天刚好要上这一课。”于是蒋子成便带儿子读了一遍,当蒋子成要带他读二遍时,他抢来了课本草草看了一遍,然后把课本推给父亲,朗声背读起来:

十四,露和霜。早晨,板桥上积着一层浓霜,小黄狗走过踏上

了许多脚印,姐姐说:‘你看,小黄狗还会画梅花。’一会儿,大公鸡走过板桥,也踏上了很多脚印,妹妹说:‘你看,大公鸡也会画竹叶。

蒋子成在心里说:这孩子简直像吃了仙丹,一下子亮开了。第二天学书领读的声音从他们的教室里传了出来,和别的教室里传出来的歌声遥相呼应:

懒东西你不争气,天天上课都迟到,常常误课又缺席,考起试来瞪眼睛,什么你也不知道,爹妈姐妹都不理,同学朋友看不起。

快努力要争口气,天天上课都早到,永远不要再缺席,考起试来快又好,什么你也都知道,爹妈姐妹喜欢你,同学朋友来巴结。来巴结!

无论解放前和后,学校的鼓励办法没有变,不管家庭富与贫,考在班上前三名的都要得奖品。今年四年级,学书以第一名的荣耀在一片掌声中上台领了一张奖状和一只在条型方盒里装着的自来水笔。当他领完奖品转身要走时,两年前把他爹弄得脸红筋胀的刘老师举步跨到学书跟前对台下说:“前年我去家访,告诉蒋学书父亲:你要问我们班上有多少同学,只要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