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刘家坝三部曲 第一部 (一)

 作者:王正恩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2-17 15:18:36

目  录390

 

第一章,    2

第二章     15

第三章     27

第四章     38

第五章     47

第六章     62

第七章     71

第八章     92

第九章     105

第十章     118

第十一章   130

第十二章   141

第十三章   155

第十四章   164

第十五章   173

第十六章   182

第十七章   192

第十八章   202

第十九章   213

第二十章   218

第二十一章 228

第二十二章 242

第二十三章 254

第二十四章 268

第二十五章 274              

第二十六章 288

第二十七章 299

第二十八章 310

第二十九章 320

第三十章   328

第三十一章 348

第三十二章 357 

第三十三章 361

第三十四章 371

第三十五章 389

 

        刘家坝三部曲(第一部)

王正恩著

  

第一章

 

蒋子成的女人高秀英挺着个大肚子坐在堂屋前,眼睛频频投向大门口,家里养着一群鹅,在圈里咕嘎咕嘎的叫着。

女儿蒋学珍蹲在她身边拉着她的衣襟说:“妈,我肚子饿。”

“唉,你爹他们怎么了,往日早就该到家了,怎么今天还不见回来?”她心里不甘,又朝门外看了一会,除了一条黄狗跑过外,什么影子也没有,她叹了一声,拄着膝慢慢站了起来,拖着脚向灶房走去,揭开甑盖,伸头看里面还有一点剩饭,便添了一碗抓了一撮腌菜递给女儿,怜爱地说:“妈身子不方便,你先吃点冷饭,打打底,等你爹来了再煮饭炒菜给你吃。”

高秀英看看还有半盆鹅食,便小瓢小瓢地把食舀到食槽里,快要满时,抬起食槽,腆着肚子艰难地走到鹅圈边。那群鹅见主人来开门,一只只欢得要命,圈门一开,便咕嘎咕嘎地叫着拼命往外挤,它们力量挺大,把来不及让开的秀英挤倒在了圈门口,鹅群一只接只的踩着她的肚皮冲出来,等她艰难地站立起来后,肚子立马疼痛起来,使她无力再回到房间,无奈地躺到地上,两只脚不由自主地张开来。

“妈妈!妈妈!你怎么啦?”女儿丢下手中饭碗,跌步连跤扑到妈妈身边。母亲扭着身子有气没力地说:“怕是要生了,你快去叫人。”

蒋子成天将破晓就和长工刘四挑京白菜到矿区卖去了。他栽的京白菜又大又好,几乎成了种菜专业户,有人调侃他说,蒋麻子,你又黑又麻,怎么栽出来的菜又白又滑?

蒋子成儿时害过一场天花,病愈后脸上便成了雨打灰堆满脸的坑坑洼洼,直到少年时也没能长平。蒋子成身子矮小,又有一脸的蜂窝,担心长大后媳妇难找。殊不知这家伙脑袋灵活脚手麻利,又会勤俭过日子,胡子还没长出来,穷皮便脱光了。起房盖屋,置田买地,房子盖成后,大大方方地热闹了一回,引得媒人们接踵而至,赶狗都赶不赢。几番相亲后,蒋子成挑了外村一个水灵灵并高过自己半头的姑娘高秀英做女人。一年后生下一女,取名蒋学珍。这女儿也像他栽的京白菜让人看一眼爱一眼。弟弟称赞说;大哥,我看这侄女眉清目秀,生下来就是一朵花,这些年你栽菜又成器,真是锦上添花啊!

蒋子成连说带笑地回答弟弟的恭维:“他叔,西洋镜,朝后看,好戏还在后头,先生个姐姐,好领后边的弟弟,你信不信?”

三年后,蒋子成在外耕耘的结果是又购田又买地还请了刘四这帮手,在内耕耘的结果是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能不能先开花后结果?能不能从女人的肚子里收获到一个金果子?能不能实现在弟弟面前的豪言壮语?蒋子成焦急地等待着,掐指算算,预产期还有5天,他想再卖4天的菜就歇手。

山路崎岖,重担压肩,蒋子成和刘四一边喘息一边时不时地聊着。当歇气时,刘四总要哦——哦地长呵一声,喧泄出失重后的快感。此时山间常有的砍柴声突然终止了,不远处林子里传来了一个男人山歌不像山歌,调子不像调子的声音:

有钱的大哥莫大意,有人来砍你山上的干柴啰……

刘四耍着同样的腔调大声问:“嗨,你个杂种,是哪个叫你来砍?”

对方大声回答:“不怕天不怕地是我自己来砍的!”

蒋子哈哈大笑,问身旁的刘四:“是哪个,竟有这样大的贼胆?”刘四笑笑说:“还会是哪个?帮刘争奇家放羊的羊老五。”

“他吃住在刘家,不烧火做饭,来砍什么柴?”

“肯定是来砍树叶去喂病羊,刘争奇用他来放羊算用合啦。这小子爬树神得很,跟猴子差不多。”

蒋子成说:“无娘无姨的,还真可怜。”

说完,两人又挑起沉重的担子,吱格吱格的向松树垴矿区走去……

卖完菜,从松树垴归来已是下午,途中蒋子成口渴了,指指左边百米高的大陡崖对刘四说:“走,到腊鸭汤喝水去。”

常走这条路,知道这个大陡崖的最底处,有一个常年晒不到的小石窟,石窟里一年四季都存有五六个人喝的泉水,不多不少,喝干后不到一袋烟功夫它又出满了,不减少也不外溢,真是神奇!由于晒不到太阳,即便是酷暑天也清凉爽口。所以背柴打草负重流汗的人来到这里,总会掀开草帽,抹一把脸上的汗,像拜天地一样双脚一跪,把嘴凑到水边,“咕咚咕咚”一直喝到喘不过气来,所以人们赞它为腊鸭汤。

蒋子成让刘四先喝,刘四哪肯,不由分说地把蒋子成推上前。当蒋子成双脚跪下嘴巴刚触到水面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妈妈――”的呼喊声,这是一声童声,声音清脆,透着惊恐和无奈。声音时断时续,像是被人捂住了嘴巴。

蒋子成蹭地站起来侧耳再听:“来人啊!救命啊!”又是女人呼救的声音。

蒋子成和刘四对视了一眼,马上循声跑去。,只看见山路上两个中年男子正在强行地撕扯一个青年妇女的衣服,她的衣裳已被撕裂,一双大乳房在剧烈的反抗中颤抖着。

“住手!大白日天,你们——!”蒋子成一声顿喝。

两个汉子停住了撕扯,手却紧紧地逮住女人。一壮汉恶狠狠地说:“你们算哪棵树上的虫虫,敢来管闲事!他男人都同意,你们多个鸡巴嘴!”

刘四和蒋子成一时语塞。

另一瘦汉把蒋子成和刘四打量了一番,话中有话地说:“两个莫不是看上她了?”“你!”刘四冲动起来,却被蒋子成拽住。他看到壮汉在腰间摸什么,急忙解释说:“两位不要误会,我们是过路的卖菜人,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想问个根源。”

瘦汉冷冷一笑说:“不要背着牛头不认脏,你看你那兄弟老把眼睛往人家要命处看。我没心思跟你们罗嗦,你们要当好人也行,要把她拿回去红烧清炖也可以,你们只能不能替他男人把钱还了?”

蒋子成大致明白了,是因为钱的事,缓步上前问:“合多少钱?”

瘦汉指指前方:“那是他男人,你去问他!”

顺着瘦汉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男人蹲在前方的山崖下,一只手搂着一个小男孩,另一只手紧紧捂住男孩的嘴巴。

女人一边挣扎一边呼喊:“挨千刀呢,你好歹是他爹,你要是把他捂死了我跟你没完!”

这个畏缩的男人刚才只注意到交涉着的四个人,现听到女人呼喊咒骂,才猛然低下头来看孩子,不看则已,一看大惊失色。他立刻松开捂嘴的手,一边拼命地摇晃着,一边鬼哭狼嚎般呼喊着:“精通!精通!你醒醒,你醒醒啊!”看到软绵绵的孩子已无气息,只得悠悠地把他放下,无望地坐到地上。

两个汉子看见孩子死了。控制女人的四只手出现了松动,女人终于挣脱开来,发疯似地扑向儿子。女人一把抱起儿子,狠命地摇晃着,呼喊着。之后又逗着孩子的嘴做起人工呼吸,站在一边的男人知道这场祸的份量,呲牙咧嘴地耷拉下脑袋。

精通的爹是贵州人,带着钱领着女人来红水县松树垴走厂开矿,眼看塃眼越来越大,品位也越来越高,希望露头了,他开始觉得在这能让人暴富的锡矿山上,背后一定要有人支持,如果没有,即便你祖坟再高干挖到塃了也守不住,不是被强行霸占,就是遭人设局诱骗。何况自己是一个外来人,阴沟泥是盖不住本土的。

还没等他寻朋覓友展开笑脸,几个知情人流着口水张着大网,温柔地向他靠拢来了。设骗诱赌人家很有耐心。不去急于求成,甚至大度到大把大把的输钱给他人家也是笑呵呵的,放水养鱼嘛,养肥了再收获。若收获不成就恶来,刀棒侍候。

矿山就是梁山,没有打砸的吼声就像唱歌没有音乐伴奏一样。这一瘦一壮的两个汉子要演这场戏不想省去“过门”,他们先想着法儿认识他,脸熟后便约他推牌九。千方百计做手脚让他赢.初来乍到你总要让人家对赌产生兴趣继而上瘾,最后再来收拾才会顺理成章,才会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一连几天精通爹都赢了,对赌来了兴趣,甚至遗憾和赌相见恨晚。他感叹大丈夫立世,何必只在一棵“苦”树上吊死!这十多天里他也输过,但赢多输少。很快他赢得钵盆外溢。像这样下去不要两个月他便可以起房盖屋,甚至置田买地了,他乐啊。人一旦有了信心,有了目标,胆量和魄力就会来拢身。

这天中饭后,两汉子又来了,牌九拍在桌上,三人便玩起来。与往常一样,轮流做庄。壮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