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锐评 | 回族文学要想拔节生长,必须传播在时代的前沿

 作者:佚名  来源:寺前 寺前 文艺创研 民族文化  点击:  评论:0 时间:2020-10-31 20:58:55

编者按


最近,编者的一位喜欢阅读本民族题材文学的回族朋友,交流读书心得时,显得郁郁寡欢,愁眉不展。原来,他在阅读欣赏时,忽然意识到,在这个方兴未艾的自媒体时代,回族文学基本上从未在族群外的公共综合性文化媒体中传播。朋友觉得,这个现象颇值得警惕,经过与朋友的交流,编者也赞同朋友的看法。那么,到底为何值得警惕呢?新媒体时代下回族文学的发展前景与媒介现状,又存在着怎样的关联?


微信图片_20201031205956.jpg



传播在时代的前沿

方可成就拔节生长


——回族文学的媒介反思


最近,我的一位喜欢阅读本民族题材文学的回族朋友,与我交流读书心得时,愁眉不展、郁郁寡欢。为此,我们深入交流了很久。


原来,这位朋友一直都在关注和阅读一些回族文化类的微信自媒体。这些自媒体分别侧重于回族的信仰、美食、古代语言与历史、时事、文化与文学。在这些百花齐放的自媒体中,朋友最为关注的就是回族文学类的内容。他每期必读,还分享到朋友圈、微信群,向朋友推荐。在平时见面交流中,他分享的最多的,也是自己的回族文学阅读心得。对很多优秀的民族题材作品,他都大加赞赏,还能把赞赏的理由说得头头是道,对一些仍有较大进步空间的作品,他也能找到其中优点,并有针对性地分享给朋友。


然而,在最近,他慢慢意识到:这些回族题材的佳作,涌现于本民族的媒体中,社会中大部分的文学爱好者、文化建设者,能读得到吗?回族文学中的佳作可能也是中国文学的佳作,在民族读者关注的同时,也应该作为社会公共文化,为所有华语读者共有。在非回族的自媒体中,如果能发表回族题材的文学作品,不仅有利于中华文化的交流互动,还可以让回族作家在国家、时代的舞台上接受检阅,有助于作家更好地了解读者反馈,拓宽思维,提高创作水平。听到朋友的想法,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我们必须高度肯定回族自媒体在本民族文化发展中无可替代的突出意义,高度肯定回族自媒体人为此付出的智慧与辛劳。仅就回族文学类自媒体而言,这些自媒体人无不精心策划、选取、编辑着本民族题材的作品,任劳任怨,无私奉献。这些媒体,团结了广大作家和民族文学爱好者,让回族文学参与者有了阅读与创作的港湾。有的自媒体,版式精美,文采出众,点开公众号,即可看到数不尽的原创佳作,有的还带有动听的配乐朗读。这些佳作无不铭记着民族人物,书写着民族生活,表达着民族心情,还批评着自我,有如回族文学的数码宝库,珍藏着,也生长着我们的文脉。


但是,脍炙人口的回族文学自媒体,也带有其天然的局限性。当前自媒体环境下回族文学的传播,在媒介选择上,带有民族单一性或地域单一性的特征(地域单一性,实际上也是民族单一性)。回族自媒体无法将回族文学佳作,送达族群之外更广阔的社会读者的屏幕,未关注回族自媒体的绝大多数社会读者,在媒介的限制下被遗憾地隔绝在外。这就意味着,对于中国自媒体文学而言,回族文学在媒介上,限于族群一隅(更确切地说,是族群文化关切者一隅)。方兴未艾的自媒体时代,大大小小的文学类媒体已然办得异彩纷呈,社会公共(非民族)的自媒体上见不到回族文学的影子。作品隐遁于世的同时,更值得警惕的是,我们的民族文学形象、民族文化特色也烟消云散了。各族儿女都是时代文化的参与者,如上的现象,阻碍了自媒体时代下文学爱好者对回族的文学阅读、理性认识与文学理解,更侈谈精神信仰层面的互动。坦言之,在众所周知的时代环境下,我们必须为此负有一定责任。


读者读不到,让一部分作者耳也不聪、目也不明。一部分作者囿于作品传播局限,不能听到更深远的意见,得到更深远的批评,其本人的创作志向和水平,自然也就随之止步于一隅了。由此形成一个循环:愈是封闭在一隅的作者,愈能熟练把握一隅读者的胃口,就愈要做好一隅的作者。诚然,把一隅生活书写好也是时代所需,且“一沙一世界”,文学史上也不乏在一隅生活的书写中,写出的极具时代和世界意义的经典。然而,也正是“一沙一世界”的道理告诉我们,如果不能前往更复杂的人群去歌唱自我,不能深入更辽阔的土地去拥抱世界,也就不可能真正洞察、写好一隅。由此,这一现状无疑阻碍了回族文学的发展。文学的创作,又是民族文化意义的创造,继而,也阻碍了回族文化的进步。


由此,我们建议,在坚持办好回族自媒体的同时,鼓励部分佳作在社会公共自媒体中登台亮相。尤其是带有浓郁民族风情的,更可到各大以保护非遗历史记忆为己任的文学人类学媒体上崭露头角。非虚构写作,可到深度书写时事的媒体中一试。我们相信,各类自媒体汇集着各领域事业的关注者,在家国天下、时代前沿里,去讲好回回民族的中国故事,当是我们民族发展的必由之路。


家国天下、时代前沿,也为回族自媒体文学提出了新的要求。有志于此的作者朋友,需先成为社会公共话题的关注者、思考者,培养好自己的公民意识、大局意识。当然,这些关注、思考与培养,也正是在实践的反复磨砺中得以完成的。


同理,在广大纸媒中,也是如此。民族类报刊,固然是国家培育少数民族作家、服务少数民族读者的惠民之举。如到更多类型的报刊中发表,也必有其无可替代的意义。


我们期待回族文学可以传播在国家时代的前沿,用文学筑起中华儿女团结友爱、文化交融的心桥,让回族文学在崭新的环境里,成就拔节的生长,迈向光明的未来。



2020年10月28日

北京定福皇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