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论朝觐精神(二)

 作者:张金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02 15:30:49

在霸权语境中的文化自觉

是当代穆斯林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




伊斯兰教不仅有入世和务实的教义思想,还有能融化任何一

个人文社会的业务和谐理念,伊斯兰教是追求和平、崇尚和谐,

谋求两世幸福的宗教,是超越时空、地域、文明、民族等界限,

不断适应时代要求,顺应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宗教。真主启示: 


“你们是为人类,而被培养的最优秀的民族,你们劝人行善,止

人作恶,并信仰真主。”(3∶110)安拉为拯救人类,降示了《古

兰经》派遣了先知穆罕默德。穆圣受命后,认真遵循真主的启示,

以其高尚的道德,完美的品行,超众的智慧和光辉的形象,强烈

的影响着他周围的人们,一批忠勇,无私的信士经过穆圣的引导,

彻底的接受了安拉的启示,领悟了伊斯兰教义,成了忠贞的穆

斯林,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团结一心,发展教育,培养人才。


在真主的默助下,穆圣成功的建立了伊斯兰的社会和国家,

这种社会完美的体现了伊斯兰的理想,道德与伦理;文明与文化;

友谊与博爱;团结与合作;社会公正与社会平等的思想。伊斯兰

教义不仅是理论条文,而是成了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现实。她

使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人们的人生观、价值观、


伦理观、生活方式都彻底的变了。以至逐渐改变了人类历史的

进程。


穆斯林——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形成了。这是一个具有全新

公共道德的民族。他们的信念和思想完全是伊斯兰的,他们的

宗教由于对真主的崇拜和敬畏而高尚。他们的集体生活完全是

以伊斯兰的原则为指导,每个成员都保证实施真主的准则,这

就是穆斯林民族的集体理想。


优秀民族——穆斯林的忠贞信仰和优秀品行推动着伊斯兰欣

欣向荣,往日先知和圣门第子们很重视教育,当时以古兰圣训

为指导的伊斯兰教育、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穆斯林精英,他们

为主道而战,勇于牺牲,不畏艰难,开疆拓土,让“万物非主,

唯有真主”的旗帜在亚洲、非洲上空,高高飘扬,随着疆域的

扩大,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稳定,穆斯林文化出现了繁荣,因

为古兰经中八分之一的启示是号召人们去宇宙中探求安拉的迹

象,展开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研究,伊斯兰教人文科学既能

为宗教信仰服务也能为社会建设服务。从八世纪到十三世纪的

五百年内,穆斯林兴办学校,发展教育,人才辈出,群星灿烂,

穆斯林在天文学、地理学、医学、数学、几何学、逻辑学、植物学、

哲学、法学、史学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内在全世界占领

先地位,穆斯林社会科学发达,文化昌盛、经济繁荣、政治民主,

社会稳定,团结进步,是全世界学习的榜样,是真正的优秀民族。


但是,从十二世纪以来被强化作为统治地位的经院教义学的

历代学者对古兰圣训,有所曲解和误导,形成不容争辩的权威性

的禁区,森严壁垒,应该说这也不是学者们主观的错误,而是客

观上由于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对教义、教法的理论和诠释具

有历史局限性,这些理论随着时间的推移已无法面对新的挑战,

更无法推动伊斯兰的发展,而一种约定俗成,相沿成规的整体

系统,又被各个时代的伊斯兰权威人士奉为金科玉律,原封不

动的照搬照用,使伊斯兰文化固有活力被抑制,形成窒息状态。


曾经的辉煌变成了眼前的衰败。曾经的核心变成了目前的被边

缘化。三大圣地,《古兰经》与先知穆罕默德相继受辱,历史的

创伤,记忆与现实生存困窘共同积淀了一种顽强的集体潜意识、

文化自觉——复兴伊斯兰,再现昔日辉煌。全球化背景下的文

化衰落与被边缘化让无数的信士心痛。眼前阿拉伯——伊斯兰

世界。外受战争、制裁之苦,内遭人口、失业重压,饱受内忧

外患,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强大帝国,在战乱中裂变为不同

的利益阵营;伊斯兰精神与物质版图四分五裂,西方传媒散布的

“恐伊症”肆虐全球,阿拉伯——伊斯兰在世界上的名声受损。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穆斯林世界从保持近千年的世界领导地位,

下降为一个落后,无力和被边缘化的地区。阿拉伯国家教育落后,

科学落后。失去了往日优秀民族的辉煌。一个被特选的优秀民

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丧失了昔日安拉赐予的恩惠,按照真主

的启示: 

“我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以便我看你们怎样工作。 


(10∶14) 

“真主绝不改变任何民族的状况,直到他们自我改变。”

(13∶11)改变现状的根本途径是拨开云雾看清历史,明确使命,

努力实现文化自觉。依据古兰经的精神建立一种代主治世,发

展科学文化的“思想体系”,用于支撑各类、各门科学文化。



曾经对世界文化作出卓绝贡献,产生巨大影响的阿拉伯——

伊斯兰文化,在历经阿拔斯王朝的辉煌顶峰后,渐逐走向保守

和封闭,尤其是十三世纪,在遭受“十字军”和成吉思汗的蒙

古军的铁蹄摧残后,伊斯兰的发展受到了遏制,伊斯兰世界的

政治和思想陷入了停滞。阿拉伯——伊斯兰在与西方的相互较量

中,由于疏忽对古兰经代治精神的理解,漠视科学文化的繁荣

和科学文化的进步,因此,由强变衰,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的位

置发生了调换,伊斯兰世界从世界最辉煌的文明顶峰走向衰落,


西方则跃升为全球最强盛的霸权。西方在强盛的伊斯兰世界的

影响和冲击下,走出愚昧的中世纪而变得强盛,伊斯兰则在欧

洲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影响和冲击下走向衰落。并在复兴过

程中直面欧洲的接替者——美国及其代表的西方霸权冲击。


西方通过工业革命,在教育、科技、军事上取得了空前的发

展。在全球形成了霸权,在宣传上形成了霸权语境。西方霸权

语境中畅行的“文明冲突”论,对世界民主格局所产生的干扰

已日趋严重。尤其是:“文明冲突”论既被霸权者利用为发动战

争的方略,也被传媒爆炒为国际舆论中的强势话语。曾几何时,

伊斯兰教在很多人眼里变成了很难理喻甚至与恐怖主义联系在

一起的宗教,从本拉登、奥马尔、萨达姆、霍梅尼、卡扎菲、到

巴勒斯理的哈马斯、黎巴嫩的真主党、俄罗斯的车臣、中亚新

疆的东突、直到菲律宾的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印尼、马来西

亚的圣成军、伊斯兰捍卫者阵线,似乎伊斯兰激进组织一直在

给世界添麻烦,被有些人称为“绿祸”,有人甚至认为恐怖主义

=原教旨主义 

=伊斯兰复兴运动 

=伊斯兰教。西方国家尤其是美

国在绝对的硬实力的支持下,通过其手中掌握的强势传媒,掌

握了当前全球舆论的议程制定权,使全球的话语体系为美国利

益和霸权利益服务,在这种大的背景下,伊斯兰教主张和平的

本来面目很大程度上被有意无意的歪曲了,在描述伊斯兰现象

的时候,就有选择的挑选实施,以偏概全、望文生义、断章取义等,

最终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种被拷贝的“二手现象”,人们经媒

体了解到的伊斯兰教,不是挑衅,便是侵犯。


因为,以传媒为武器宣传自己、争取民心、贬低别人,这是

自古以来霸权主义者惯用的伎俩。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消

息传播之快,受众之广、影响之大更是今非昔比。在传媒过程中,

美欧国家处于垄断地位,发展中国家难望其背项。美国政府秘

密资助阿富汗境内的三十多家电台,电视台和杂志,并通过各

种媒体平台妖魔化伊斯兰教,将自己标榜成“受害者”、“解放


者”。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中的阿拉伯人被认为是以色列和西

方的扰乱者,因为他们是以色列建国的障碍;1967年第三次中

东战争中的阿拉伯人被认为是无能的,因为大片的阿拉伯领土

被以色列占领;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阿拉伯被定为原教

旨主义者;“9·11”事件后伊斯兰教又被贴之恐怖主义的标签。


穆斯林中的一部分人包括干部、知识分子和阿訇。由于受到

传媒的影响,自觉、不自觉的接受了西方传媒的宣传,从而背

离了古兰圣训,为此,穆斯林在了解西方霸权语境存在状况的

基础上,要有忧患意识,真主启示: 

“你们应当留心在你们前面

的和在你们后面的,以便你们获得慈悯。”要认真学习古兰圣训,

明辨是非,努力实现文化自觉,不能受西方霸权语境的左右。唤

醒穆斯林弟兄:遵经守训、消除分歧、解放思想、团结一致、重

视教育、培养人才、发展经济、再现伊斯兰的辉煌。



广大穆斯林应明白:话语不但是一种言说方式,而且意味着

对言说者地位和权利的隐蔽性认同。话语霸权就是权势集团通过

权利体系压制其他话语的表达,同时使隐含自身价值的话语通

过教育、媒介和制度等方式渗透到大众中去,使其逐步丧失自

我意识而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从而将一种外在的强制变为内在

的认同。西方传媒夺得了话语霸权,压制他人的正常表达,竭

力将西方文化价值强行加入不同文明传统的非西方世界的行为,

导致它们处于无言或失语窘境。“由于长期的殖民统治,许多殖

民地的传统语言文化遭到了西方殖民者的野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