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经堂教育研究文集(二)

 作者:张金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02 15:00:01

.第四时期:清代


这一时期不仅有派别的分流,内容和方法的变革,而且培育

出一批堪称经学柱石的精英,“学者之众、人才之盛,宛如列星”。

有陕西派、山东派、云南支派、金陵支派等等。其中有的派系

提倡并实践“中阿并授”。在后来的发展中,它成为主流。这不

能单纯地视为方法和内容上的革新——本质地反映了价值取向


的变化。就后一点而言,在中国伊斯兰教发展史上有影有声的

经师或学者(教义学家),大多出身于“中阿并授”的“经堂教

育”。他们通儒通经,成就了中国伊斯兰教的“汉刻它布”(“汉

文经典”化)。这是在中国伊斯兰教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大事。正是“搏通四教”的王岱舆、马注、刘智、马复初等人

煅铸了具有本土特色的“中国伊斯兰教宗教学体系”或称“中

国伊斯兰教义学体系”,是为中阿文化的融通共济的书面形式。 



..第五时期:近现代


经堂教育在历史上对培养宗教人才,促进回族文化教育,起

过相当的促进作用。随着时代的发展,到民国时期,它已不能

适应回族文化发展的需要,创办新式宗教学校已经成为历史的

必然趋势。于是 

1907年王宽(1848 

—1919)在北京牛街礼拜寺

创办清真第一两等小学堂,揭开了中国伊斯兰教教育史新的一

页,旧的经堂教育逐渐为新式宗教学校所代替。它出现于本世

纪初。形成发展于本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穆斯林中一批受


“五·四”前后新文化运动影响的回族知识分子和社会贤达,以

发展回族经济文化为己任,试图探索一条以文化教育推动民族

发展之路,他们先后在北京、镇江、上海、四川、云南等地创

办伊斯兰学校,施行现代式伊斯兰教育,学生既学宗教又学科

学文化。较早的有江苏镇江的穆原学堂、北京牛街的回文师范

学堂;稍晚的有北平成达师范学校、上海伊斯兰师范学校、四川

万县伊斯兰师范学校、云南昆明明德中学、云南巍山的兴建中

学、宁夏云亭学校和北京的西北中学、新月女中、燕山中学等,

这些学校都是这种教育形式的代表,它们曾为培养具有现代科

学文化知识、经汉两用人才开辟了新思路,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他们把中国伊斯兰教带入了崭新的发展阶段。更值得指出的是,

这些具有现代意识的穆斯林教育家从三十年代起不断地把中国


穆斯林学子有组织地送往伊斯兰文化发达的埃及等国学习深造,

这一创举使中国穆斯林青年的视野更加开阔,也使中国现代伊

斯兰教育有了新的内容,学成回国的学生在宗教教育、普通教育、

外语教学和翻译与学术文化研究等领域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第六时期:当代


新中国成立后,在人民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于 

1955年在

北京成立了全国性伊斯兰教高等专业学校——中国伊斯兰经学

院。它是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主办的我国现代伊斯兰职业教育的代

表。以培养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具有较高

伊斯兰学识文化和阿拉伯语、汉语水平的伊斯兰教专业人才为

宗旨;它坚待“在教言教”的办学原则,采用现代课堂的授课方

法,课程设置分为伊斯兰教专业课和大学文科基础课两大类,学

员来自全国各地,统一考试,择优录取,为了适应穆斯林的需要,

学院采取多层次办学,除设立科班外,还举办大专班、留学生补

习班和在职阿訇进修班。学员除研读伊斯兰教经典、教义、教法、

教史等课程外,还要学习历史、地理、政治、汉语等社会科学知识,

校方要求学员毕业后不仅能够胜任清真寺教务、外事和教育工

作,而且还要具备一定的政策理论水平和科学文化知识,成为

适合现代社会需要的高级宗教人才。


八五年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民族宗教政策

得到全面贯彻落实。为了培养更多的爱国爱教的高级宗教人才,

北京、沈阳、乌鲁木齐、西宁、银川、兰州、郑州。昆明等地

先后成立了 

8所地方伊斯兰教经学院,同时各地穆斯林有识之

士创办了有一定规模学校他们分别是——大理南五里桥经文学

校、张家川穆斯林文化专科学校、临夏中阿学校、广河中阿学校、

河南疙瘩店中阿学校、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昭通毛货街中阿

学校、红河希达教育学院、开远阿专学校、沙甸基金会中阿学


校、松毛坡中阿学校、茂克穆斯林文化专科学校这些院校为中

国伊斯兰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当前,中国清真寺的教长,

多数毕业这些学校。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些学校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逐

步加以解决。一是要加强领导,重视各经学院、学校的组织建设,

建立和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建设一支信仰虔诚,能够从事伊斯

兰教育的干部、教师队伍。二是注意选拔和培养有较高宗教学

识的专业教师,逐步提高现有的教学水平。三是加强经学的教

材建设,尽快组织编写一套适合我国国情的全国统一的经学院

教材。四是加强各校的课程设置规划,宗教专业要配套,要有

较为完整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确保正常的教学程序。五是

进一步明确培养目标,尽量做到学生毕业后能够及时充实到宗

教教育工作第一线,确保学生能够胜任伊斯兰教各方面的工作。


经过几百年的努力,伊斯兰教育在中国获得成功的发展,其

成就和贡献是中国各族穆斯林向人类文明史。教育史所交的完好

答卷。首先它使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在中国获得了传播

和发展。并为这一世界性文化思想体系增添了新的内容。人类

的生存与进步,社会意识形态的进化,教育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

中国穆斯林的先师正是把握了教育的这一重要属性,并通过各

种形式的伊斯兰教育把先知的宗教主张和伊斯兰学术文化推广

于中国社会,传播于各民族穆斯林群众之中。这就是伊斯兰教

育在中国的最大成功。


遵循经训,重视教育,培养人才


——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回顾与展望


摘 要:2010年 9月 21日,在大理州回族学会马国盛会长的

带领下,我们一行十五人,赴西北考察学习并参加回商大会,22

日我们前往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发祥地——古都西安北大寺,

纪念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奠基人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拉·伊

利亚斯胡太师(登洲,1522 —1597),缅怀他为中国的伊斯兰教育

做出的丰功伟绩,而且北大寺的教长马云亭阿訇是笔者当年在北

京大学的同窗好友,面对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拉·伊利亚斯胡

太师办学的北大寺,我们思绪万千,共同关注着近、现代伊斯兰

世界和中国伊斯兰教育的改良与发展,中国经堂教育当今的改良

与前景。


关键词:伊斯兰 ·经堂教育·回顾·展望 


..一、伊斯兰的教育观


2010年 

9月 

21日,在大理州回族学会马国盛会长的带领下,

我们一行十五人,赴西北考察学习并参加回商大会,22日我们

前往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发祥地——古都西安北大寺,纪念中


国伊斯兰经堂教育的奠基人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拉·伊利亚

斯胡太师(登洲,1522 

—1597),缅怀他为中国的伊斯兰教育做

出的丰功伟绩,而且北大寺的教长马云亭阿訇是笔者当年在北

京大学的同窗好友,面对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拉·伊利亚斯

胡太师办学的北大寺,我们思绪万千,共同关注着近、现代伊

斯兰世界和中国伊斯兰教育的改良与发展,中国经堂教育当今

的改良与前景。


伊斯兰崇尚知识,鼓励求知,奖励有学问的人。《古兰经》

中,有关这方面的经文举不胜举,真主启示: 

“你说:有知识的

人与无知识的人相等吗?只有理智的人才能觉悟。”(39∶9) 

“真

主将你们中的信教者和有学问的人提升若干级。 

”(58∶11) 

“只


这些譬喻,)“7∶3”(有真主和学问精通的人才知道经文的含义。


我为众人而设,只有学者才能理解它。 

”(29∶43) 

“真主的仆人

中,只有学者敬畏他。”(35∶28)类似的《古兰经》文有几十处,

这里不一一例举。


穆圣说: 

“求知对穆斯林男女都是天命。 

”“求知须从摇篮到

坟墓。 

”“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圣训是对《古兰经》

的阐释与补充。从以上《古兰经》文和圣训中,我们认识到,求

知,即学习、接受教育对穆斯林是一种强制性的天命,而且,要

求穆斯林男女从小到老,终身学习、接受教育。因此,父母对子女,

社会对个人,国家对公民必须提供学习、接受教育的机会和条件。 



“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这段圣训有些圣训学家

认为其传达系统不十分可靠,但其文字非常驰名,一千多年来,

在阿拉伯穆斯林和中国穆斯林中口耳相传。不管这段圣训是圣

人亲口的还是圣门弟子说的,我们可以断定圣人是知道中国的。

圣训中,我们可以得到如下几点启示:


1.穆圣知道中国,而且知道非常遥远而有文化因为穆圣早

在青少年时期,曾到叙利亚经过商,而早在伊斯兰之前,中国

的丝绸、瓷器、茶叶等商品,通过海上、陆上丝绸之路到达阿

拉伯市场,而穆圣时代正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