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回族人民爱国的光辉历程(四)

 作者:张金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11-02 14:57:52

天山,东南至海,其间一大帝国,昏蒙沉暗,

佥日“睡狮”……自 

19世纪中叶以后,凡逆旅过客,秉烛夜游,

辉光接天,吾人方酣眠,何殊聋聩……苟振衣起视,则见危

楼飞阁,则天神仙子之居,而回顾同济,多处于濯淖淤泥中,

初不谓我境内之公园蹊径,经彼设施,独摈吾地主游踪,恐

泣蕙路,殆不齿吾于人类焉。曾游沪上云有心人莫不悼为含

垢蒙耻也。……呜呼 

!噫嘻 

!谁作孽耶 

?其天也 

?亦人耶 

?奈

何我皆醉而彼独醒也 

?


这段话具体描述了鸦片战争后,中国人民饱受列强侵略,丧

权辱国,任人宰割,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痛苦与愤慨,字字血泪,

句句真情,感人至深。该刊进一步强调,中国各族人民休戚与共,

血肉相连,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应同舟共济,共赴国难。认为:


甲午战败,庚子再创,外国人之入我国中者,未闻为我

区别日:“某也满,某也汉,某也回,某也某。而惟肆行杀

戮,同归于尽,盖同国如同舟也。乘组员之种类,无论其为


黄为白,至于舟坏覆没,则其被难一也。以是而言,种族虽

殊,以同国之故,则一国之盛衰强弱,莫不直接同受影响。”

欲唤起回教同人,当知回教与中国之关系,发奋兴起,实力

担负中国国民之责任。愿我教青年子弟、志士仁人,作尔气,

奋尔力……上而报效国家,下以授拯苍生。


该刊还缅怀穆斯林历史文明,回顾昔日的辉煌,感叹近代以

来的衰落,用以激励后人,指出:“当中世纪文明垂绝的时代,

为欧学继往开来之津梁,文化彪炳,照耀全欧。 

”“所谓几何学、

天文学、解剖学、医学、砥砺专攻,为一时欧洲学界之先导。 

对于近代以来伊斯兰世界的衰落,该刊也从文化方面寻找原因,

说:“降自纪元十二三世纪,基督教人倾心研究回教种种科学,

田悉夺其学问,回教由是渐衰。”


在总结了伊斯兰世界兴衰规律和经验后,该刊提醒国人从中

吸取教训,说道:“吾中国,非素号称世界文明最古之国哉……

若长此因循……又安知其后不与回教之文明同一绝响,久之而遂

及于湮没也。”


该刊批评了有些穆斯林对教育“漠然无动于衷”的态势,认

为发展新式教育,提高国民素质,是当务之急,说道:“有教育

者昌,无教育者亡;旧教育者死,新教育者生。”并对新式教育

的方针、内容、方法以及如何筹款兴学等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

的主张,至今仍有参考价值。


《醒回篇》所提倡的民族团结和爱国主义主张对孙中山先

生的“民族主义”思想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众所周知,

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近代民主革命运动在早期是以民族革命为

号召的。1894年兴中会成立时,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的革命目标。1905年同盟会成立之后,“革命排满,建立共和”

又成为当时的中心口号。它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满清贵族的积

极意义,但毫无疑问,它也助长了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大汉族


主义情绪。在当时宣传革命的报刊中,一般都是笼统地提倡“排

满”、“仇满”,有的还用侮辱性的语言攻击满族及其他少数民族,

有的还在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老调,有的甚至把满族

的发源地——东北,竟然看作“化外之区”。在这种社会舆论氛

围中,留日穆斯林知识分子在他们的刊物中,旗帜鲜明地提出

民族团结,同舟共济的主张,说道:“中国今日之形势。四面皆

敌,非协力同心,化除种族之界,化除宗教之界,化除疆域之界,

合四百兆人之脑髓而为一大知识,合四百兆人之资产而为一大经

济,合四百兆人之体力而为一大陆军,否则分崩离析,将有瓜

剖豆分之患。”在一片“排满”“仇满”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声中,这种提倡民族大团结,共赴国难、同雪国耻、振兴国家的

主张,充分体现了留日穆斯林知识分子的博大胸怀和远见卓识,

显得十分难能可贵。


这个时期同在日本的孙中山先生也提倡“五族共和”“民族

平等”。他对以回族为主的中国穆斯林也刮目相看,深情地说道:

“中国民族运动,非有回族的参加,难得最后之成功;打倒帝国

主义之工作,非有回族的整个结合,亦势难完成也。”


《醒回篇》的创刊,吹响了穆斯林文化觉醒运动的号角,从

此以后,各种报刊在全国各地陆续问世,百花齐放、各领风骚。《清

真月报》(1920年)、《清真汇报》(1921年)、《清真旬刊》(1922

年)、《清真铎报》(1929年)、《清真周刊》(1921年)、《穆声

周报》(1924年)、《穆友月刊》(1925年)、《振宗报》(1927年)、


《穆光半月刊》(1929年)、《月华》(1929年)、《成达学生会

月刊》(1930年)、《北平伊斯兰》(1931年)、《正道杂志》(1931

年)、《醒民》(1932年)、《穆声》(1932年)、《西北》(1933年)、

《成师月刊》(1934年)等先后在北平创刊;《明德月报》(1924

年)、《明德报》(1924年)、《伊光月报》(1927年)、《回教青

年月报》(1930年)、《伊斯兰学生杂志》(1931年)、《改造》(1934

年)、《人道月刊》(1934年)等在上海与读者见面;《天山月刊》


(1934年)、《突崛月刊》(1974年)、《文化周刊》(1934年)、


《晨熹》(1935年)、《回教青年月报》(1936年)等相继在南京

出现;《天房学理月刊》(1929年)、《穆民》(1921年)、《塔光》

(1936年)等先后在广州问世;其他还有西宁的《昆仑》(1935

年)、《回教青年》(1936年),西安的《陕西回教公会月刊》(1930

年),河南的《开宗月刊》(1933年)、《伊斯兰》(1935年),湖

南常德的《回民》(1932年)、《穆音》(1933年),山东泰安的


《东光》(1933年),辽宁的《伊斯兰青年》(1931年),桂林的《醒

蒙月刊》(1933年),南宁的《广西回教》(1934年),湖北汉口

的《华族周报》(1935年),江苏六合的《灿烂》(1933年),香

港的《穆斯林》(1930年)等。


在上述报刊中,由马福祥、唐柯三、马松亭在北平创办的《月

华》影响最大,办刊时间最长(20年),它以“发挥回教适合现

代潮流之精神,增进中国回民知识与地位,提倡中国回民教育

和生计”为宗旨,设历史研究、经典探讨、教育发展、宗教事务、

各地穆斯林通讯、文艺等栏目,内容丰富,不仅发行到全国,而

且远销海外十几个国家。《上海回教学会月刊》、《云南清真铎

报》、《伊光月报》、《成师月刊》等以知识性、学术性见长。在

南京的青海籍青年知识分子穆建业、穆成功、马继周等创办的《突

崛》以关注边疆发展和时事评论著称。总之,绝大多数报刊旗

帜鲜明,旨趣高雅,文风活泼,在关键时刻,分析问题,引导舆论,

把握方向,充当了穆斯林大众的喉舌。尤其在清末民初风雷激荡、

社会变革的时代和抗日战争国难当头之际,爱国爱教,维护祖

国尊严,维护民族团结,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动员

广大穆斯林抗日救国,表现了穆斯林知识分子高度的爱国主义

精神和忧国忧民情怀。至于在唤起民众、开启民智、提倡教育、

研究学术、提高素质等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则是重大而深远的。

这些报刊是中国穆斯林的一笔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至今仍有

重要的参考价值。


需要补充指出的是,这个时期,除了上述报刊外,穆斯林还

办起了自己的出版机构,以便于有关书籍的出版发行。这个时期,

全国有穆斯林的出版机构约十几个,其中影响较大的应推 

1930

年买俊三创立的上海“中国回教经书局”,该局曾影印出版了大

量的伊斯兰教典籍。此外,还有“北平清真书报社”、“上海伊

斯兰文化供应社”,抗战期间在桂林、重庆的“回教文化出版同

志会”,1947年由赵明远、马松亭、庞士谦、马坚、周仲仁等创

立的“北平伊斯兰出版公司”,马松亭、庞士谦等创办的“月华

文化服务社”等等。这些出版单位曾先后出版了大量穆斯林学

校教材、参考书及伊斯兰教经籍译著,对繁荣中国穆斯林文化

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3.提倡新式教育

中国穆斯林的教育经历了几个阶段:从零散的家庭教育到经

堂教育(清真寺教育)再到新式学校教育。新式教育的产生有

一定的社会和背景。


经堂教育在弘扬伊斯兰教、培养宗教人士,维系穆斯林社会

方面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但是,经堂教育毕竟是在明清封建统

治者“汉化”政策的压力下,由穆斯林群众自发办起来的一种

民间教育形式,因而,它自诞生之日起就带有一些先天性的不足,

比如它为了抵制封建统治者的民族同化政策,只是本能地消极地

关注对人进行宗教信仰和伦理道德方面的灌输,而忽略或无力

顾及人的科学文化素质的全面提高。久而久之,随着时代的发展、

社会的变迁、科技的进步,它的局限性越来越显现出来。对此,

穆斯林的许多教育家都有深刻的认识,中国穆斯林现代教育家

马松亭阿訇指出:


这种保守的教育,中国回教也凭着它待续千余年的生命。

不过课程方面以文法居多,于义理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