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宗教文化建设与调适是民族团结示范区建设的 重要内容和必

 作者:纳文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7 14:28:06

宗教文化建设与调适是民族团结示范区建设的

重要内容和必要保证

纳文汇

 

把云南建设成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和面向南亚、东南亚开放的辐射中心”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考察时对云南提出的三个定位。而民族和睦、宗教和顺、社会和谐是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重要内容和必要保证。其中宗教和顺的关键之一是宗教文化的和谐,没有宗教文化的和谐就不可能有宗教和顺,也就不可能实现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目标。所以,加强包括宗教文化和谐在内的宗教文化建设理应成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重要内容。

 

一、宗教文化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宗教文化对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有重大影响

 

我们知道,在文化大系统中,宗教文化是子系统,而且是文化系统中极其重要的内容。同时,宗教和宗教文化也是不同文明或文化冲突的重要因素之一,当今世界范围内的许多矛盾和冲突就是由宗教文化或宗教问题引发的。

宗教不仅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客观的社会存在,也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文化现象,是人类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宗教本身就是一种以信仰为中心的文化。宗教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通过与社会生活的全面结合和渗透,形成、积累和沉淀了丰厚的宗教文化。宗教文化的内容十分广泛,涉及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涵盖了理论、信仰和实践多个层面。长期以来,宗教和宗教文化不仅对信教群众的物质生活及精神文化生活有其重要影响,而且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民族关系、社会稳定,以及经济社会发展也会产生深刻而重大的影响。

云南是全国少数民族和宗教种类最多的省份,形态多样、特色各异的宗教文化是云南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汉族在内的26个世居民族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宗教生活,世界五大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天主教)以及原始宗教、民族民间宗教等多种宗教并存,宗教形态多样而各异,宗教文化多元而厚重。全省约有400多万信教群众,有宗教意识和宗教情结的人就更多。有的民族几乎全民信教,宗教与各民族的社会生活密不可分。加之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陲,有20多个县(市)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接壤,边境线总长为4060公里;与泰国、柬埔寨、孟加拉、印度等国地缘相邻,历来就是中国与东南亚、南亚各国连接的陆路通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渠道。16个民族与境外相同民族跨境而居,民族同根、文化同源、信仰同一;有的宗教与东南亚、南亚有着渊源关系,历史上宗教文化交流就很密切。如云南西双版纳州和德宏州的傣族全民信仰的南传上座部佛教(俗称小乘佛教),历史上就是从印度向南传入斯里兰卡、泰国、缅甸等国,再由缅甸传入云南西部地区的,是傣族、布朗族、阿昌族、德昂族等民族共同信仰的宗教;现居住在泰国北部的许多回族穆斯林就是历史上随着马帮贸易及清咸丰、同治时期杜文秀起义失败后从云南迁移出去的,与云南回族穆斯林有着割不断的血脉联系和历史渊源。这些民族、国家和地区由于宗教信仰相同、宗教文化相通,长期以来宗教文化交流密切,对少数民族的社会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对民族团结、边疆繁荣稳定、社会和谐、邻国关系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此外,中国传统宗教如儒教、道教,以及世界性宗教如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在东南亚、南亚和 “三胞”中都有较多的信众和较大的影响,宗教文化历来就是联系海内外炎黄子孙的重要精神纽带,在对外拓展人文交流的渠道上,宗教文化起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①]

同时,宗教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离开宗教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不完整的。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汉文化是中国传统的主流文化;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本土文化,对中国文化有一定影响;而佛教在传入中国后,成功地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并成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与儒道文化一起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并以其深邃而博大的理论体系和慈悲济世的宗教情怀,为中国文化中的和谐理念、价值取向提供了信仰支撑和心灵关怀,使中国文化的和谐特征更加突显。而之后传入我国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又更加丰富了这种文化。宗教文化资源是云南民族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再从云南的历史和现实考察来看,充分表明:云南各族人民和各宗教界人士以及信教群众在云南的历史进程和社会发展中曾发挥过积极的作用,是云南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力量,因此,同样也是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重要力量。

 

二、全面认识宗教社会功能的正负作用,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发挥宗教和宗教文化在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中的积极作用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战略的实施和云南改革开发的不断深入,云南作为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战略地位将日益凸显,特别在边疆民族地区,境内外各民族之间的交往更加密切,民族文化的交流日趋频繁,其中宗教和宗教文在对外人文交流中的作用愈加突出。但我们也须清醒地认识到,宗教毕竟具有意识形态属性,任何一种宗教其社会显隐功能都有正负两重性,有其积极的一面,也有其消极的一面;而有些消极因素一旦缺少科学、理智和法制的制约,就可能走向极端,失控膨胀,形成巨大的破坏力,与主流文化相冲突,对社会产生负面作用。在特定因素的激发下,甚至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特别是云南这种多民族、多宗教的特殊边疆省份,一直都是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和宗教文化向我渗透的重点地区。边疆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国家文化安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阵地的争夺十分激烈。而在宗教文化对外交流、互动的过程中,丝绸之路沿线有关地区和国家会互为影响,其中有沟通、有融合,对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但同时也有摩擦、有碰撞,甚至冲突,对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带来负面影响。加之民族问题往往和宗教问题交织在一起,形成民族和宗教问题互为影响和转化的复杂状态。再由于历史和社会的多种原因,云南民族地区发展极不平衡,在经济发展和现实社会生活中还存在着诸多问题,有的问题还相当严重,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不相协调,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有较大差距,这些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和阻碍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进程,甚至影响云南的社会和谐稳定和全省经济社会的发展。因此,云南边疆民族地区既是民族文化的富集地区,也是文化建设的薄弱地区,更是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重点地区。

党和政府历来重视宗教和宗教工作。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以来,历届党的大会对宗教、宗教界人士构建在和谐社会及其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都予以高度的重视,在其报告中或决议中都有其专门的论述。十八大更进一步明确提出:“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中央关于“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发挥宗教和宗教界人士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的一系列科学论断,就是根据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时代任务和社会主义条件下宗教存在及发展的新特点,以及我国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新情况下提出的,这也是新时期我国宗教工作的主要任务。


三、宗教文化建设与调适的几点思考

 

宗教既然是一种社会存在、社会文化现象和社会意识形态,就必然形成和生存于一定的社会土壤,就必需要与一定的社会和时代相适应、相融合,这样才能生存和发展。离开了特定的社会,任何宗教都不可能存活,更谈不到发展。所以,宗教为了自身的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也会主动地与所处的社会以及这个社会的制度、政治、经济和文化等进行调适,不断地修正、改良、完善和提升自己,从而来适应社会和时代的需要,这种调适有时是主动的,有时是被动的,但不管是主动或是被动,都是必需和不可回避的,也是是宗教主动适应社会和自身发展的需要。因此,民族团结示范区建设中,宗教要主动地调适自己,以适应时代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其中,宗教文化建设与调适至关重要。

历史和现实证明,任何一种宗教,只有与特定的时代和社会相结合、相适应、相和谐,才能生存和发展;国兴教兴,只有国家和民族的发展才有宗教的发展,只有国家和民族的兴旺才有宗教的兴旺。如何处理宗教与宗教、宗教与民族、宗教与法律、宗教与社会、宗教与国家、宗教内部、信徒与非信徒之间等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是一个宗教能否与社会和时代和谐发展的关键。尤其是当国家和民族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社会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