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创新回族学研究的平台,全方位展示回族文化的窗口!

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的现状调查及问题研究

 作者:纳文汇  来源:  点击:  评论:0 时间:2016-09-17 14:23:53

大理五里桥乡的“大理穆斯林文化专科学校”是我省办得较为成熟的阿文学校之一,它于1991年3月经有关部门批准成立。该校立足大理,面向全国回族聚居区招生。学校的宗旨是:坚持《古兰》、圣训,坚持教育的三个面向,促进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提高回族文化素质,培养具有较高宗教学识、信仰虔诚、热爱祖国,具有阿拉伯语听、说、读、写能力和大专文化程度的爱国爱教的伊斯兰教新型教职人员。经过近20年的探索和发展,现学校已初具规模规模。大理穆斯林专科学校的办学质量、教学成果和学术成果得到了各级领导好评和社会各界的认可。

寻甸的经堂教育历史悠久,早在1925年就创办了怀圣中阿学校,是当时全省唯一的一所伊斯兰经堂教育大学。1995 年,寻甸县政府正式批准恢复怀圣中阿学校,几年来毕业学生200余人。会泽县新街回族乡的经堂教育比较活跃,其中大梁子清真寺1980-2007年开办阿文班五届,共毕业学生180多人。曲靖城区西门清真寺自2006年来开办有经堂教育中级班,2008年已有学生毕业。[2]

昭通市的经堂教育自改革开放以后得到了较大的发展,1989年鲁甸开放了清真寺56座,昭通开放了清真寺60座,有学生600余人。但近几年来,昭通市的经堂教育的数量和质量呈下降趋势,2004年全市开办有经堂教育的清真寺或办学场所共有79所,2006年为59所,至2010年递减为35所,比2004年减少了55%;经堂教育在读学生也大幅减少,2002年全市在读学生约4000人,2004年减少到1113人,至2010年只有778人;学生的整体素质也有所下降。[3]

自2007年开始,根据云南省委宗教工作领导小组下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中央五部委<关于进一步加强对阿语学校和伊斯兰经文学校(班)管理工作的意见>的实施意见》的要求,全省各地在民族宗教职能部门和伊协等有关组织及广大回族穆斯林的指导关心下,大多数经堂学校都改为经文学校或经文班,并设立了相应的诸如董事会、校长办公室、教务处等管理机构和督学机构,产生了校长、副校长、教务主任等行政、教学管理人员,实行校长负责制;有的学校还成立了基金会,这就为经文学校科学、规范、有序管理和教学质量的提高,以及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制度性的保证。

 

二、当前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

 

在我们的调研中我们也注意到,当前我省经堂教育也还存在诸多问题,有些问题甚至很严重,这些问题如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不仅会影响经堂教育的办学水平和质量,也将影响到回族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和社会稳定。当前,回族地区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普遍办学,学校规模小,管理不规范和教学质量较差

长期以来,云南回族地区凡有清真寺的地方都有经堂教育,大多数经堂学校特别是初级班采取的是清真寺教长或阿訇自主招生、自己教学的“私塾”模式办学,教长、阿訇既是校长,也是老师,甚至是一师一校、一师一班,即兴讲课、随口教学,没有教材或自己编教材,没有任何规章制度,没有建立相应的现代规范的教学体制和督学体制,办学和教学资源分散,形成到处办学,遍地开花的结局。在我们调研的近20 所清真寺中,全部都办有经文学校,但除了少数几所学校规模较大、较规范外,大多数经文学校规模都较小,或多或少存在着管理不尽规范、不到位,教学质量不高的情况。

2、教师的学历、知识、文化水平参差不齐,综合素质有待提高

目前在经文学校任职的教师来源主要是:一是经学院毕业的(约占20-30%);二是传统经堂学校毕业(包括教长、伊玛目、阿訇兼任教师和本校毕业留校的,约占30%-50%)的学生;三是从国外各类伊斯兰学校留学、进修回国的(约占20%-30%);四是国内国民教育学校毕业的(包括退休、返聘的教师,约占20%-30%)。教师来源不一,学历普遍偏低,知识水平、素质参差不齐,特别是汉语水平和现代科学技术知识普遍不高,这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和制约了学校的发展和教学质量的提高。

3、教师的待遇普遍较低,影响了教师教学的积极性

从我们调查采访的情况看,目前经文学校教师的工资一般是每月800-1200元之间,高的是1500-3000元,如沙甸特格瓦阿拉伯语学校最高每月1800元,鸡街老清真寺希达教育学院最高每月2000元,开远开远阿拉伯语中等专业学校最高每月3000元;最低的是每月500-800元,如建水县回龙清真寺经文学校最低每月500元,甚至200元(代课老师)。此外大多数学校没有为教师办国家规定的“三险一保”,即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就是像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这样的最高学府也存在类似的问题:现有编制15人,但在编的只有7人,在一线工作的都是合同制用工;教师的工资、住房、福利待遇也较差,工资在800-1500元之间,退休后的生活没有保障,此外还不能评定职称。再有就是为数不少的教师本身就是各清真寺的教长、伊玛目、阿訇兼任,由于其社会地位得不到应有的承认,待遇太低,没有工资保障,所以他们不得不每天忙着去了乜贴、念经,忙于生计,这样就不可能去主动学习。长期如此,既影响了教师的积极性,也影响了教学的质量,对学校的发展极为不利。

4、教材不统一,影响了教学质量的提高

现在经文学校普遍使用的教材,除了部分学校阿拉伯语课统一使用北京外国语学院编写的教材外,其他课程使用的教材都不尽统一,各行其是,各取所需。有的是任课老师自己编写的。特别是必修课的教材不统一,如针对中老年人开办的经文班或补习班,有的还在使用解放前的教材,学阿拉伯文还在按照传统的老办法拼读(俗称“割字”),老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极大地影响了教学质量的提高。

5、学生来源不一,就业门路窄,影响了学生的学习的积极性

目前各地经文学校招收的全日制中级班和高级班的学生大都是初中毕业的学生,少部分是没有考取大学的高中生,他们大多是本地人,一部分来自省内各州县,少部分来自省外的四川、贵州、甘肃、宁夏、广西等地。这些学生在国民教育学校时大多不爱学习、成绩不好,考不上高中或辍学才不得已来接受经堂教育,因此,调皮、厌学、逆反往往是他们的性格特点。很多人往往坚持不了,中途退出。要对这样的学生进行有效教学和管理困难是很大的。这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学的质量和学校的声誉,另一方面是学生学成毕业后除少数到国外或经学院继续深造,一部分到广州、义乌、上海、福建等沿海地区当翻译、打工或到其他回族地区清真寺任教外,大多数是回家务农和打工,就业难,没有多少出路。学生看不到自己的前途,直接影响了在校学习的积极性。很多年轻人都不愿到清真寺学习,生源严重不足。

6、办学经费普遍不足,限制和影响了学校的发展

从我们调查的情况看,云南回族地区的经堂教育从过去到现在,其办学经费主要是靠回族穆斯林捐资,这其中有回族群众的捐资,也有回族穆斯林挂的功德,还有回族企业家的资助,第一种情况和第二种情况比较普遍,云南大多数回族地区都是如此,如玉溪的大营,峨山的大白邑、文明村,建水的回龙;第三种情况如沙甸特格瓦阿拉伯语学校,其经费主要由沙甸企业家提供。但三种情况不是截然分开,也不绝对,而是彼此交叉,大多数是三种情况并存,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由于回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经济发展同教育密切相关,一般是同经济发展成正比,经济越发展的地区,捐资办学、建盖清真寺的人和钱就越多;经济发展较慢、较落后的地区,经费来源有限,靠群众捐资办学就很困难,经堂教育发展就慢,存在的问题也较多。而且,作为一种民间自发行为,群众办学的自觉性、可持续性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缺乏必要的制度保证、法律保证和社会保证,因此,办学经费的不稳定和相对不足也是制约和影响经堂教育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三、进一步办好经堂教育的对策和建议

 

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对伊斯兰教的传播和回族的发展,以及伊斯兰文化和回族文化的传承起到了积极的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作用,伊斯兰文化和回族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这种民间的自我教育的形式一代代传承延续下来,回族穆斯林也是靠这种教育一代代生存和发展起来,如果没有这种遍布全省回族地区的伊斯兰教经堂教育,云南回族穆斯林不可能生存发展到今天,伊斯兰文化和回族文化也不可能保存发展到今天,更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和辉煌。同时,经堂教育还是回族地区国民教育的一种有效补充,它招收的对象主要是考不上高中或考不上大学的年青人,它让许多游散在社会的年青人有了自己的归宿,有了接受传统文化教育的机会,为党和政府解决